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卖花王妃 > 正文
第一章 离开
作者:扶家花花  |  字数:3545  |  更新时间:2019-11-21 16:24:15 全文阅读

冬日下的镇南王府,一片寂静。俨如王府门前的石狮,静立在这大好江山的南面。

三日前,王爷在外郡娶侧妃的喜讯传来,这偌大的王府就瞬间静了下来。虽然上面一再强调,不许议论王爷娶侧妃之事,但还是有人在偷偷议论。

王爷与王妃之前的恩爱终究抵不过一个戏子的婉转柔情,许是王爷腻了王妃的正直彪悍,想找些温柔乡。更有知情的人说,王妃此去京师,已与当今圣上行了苟且之事,天下哪有男子不在乎自己妻子的声誉,王爷又不是圣人,没有休了王妃就已经是宽容了。

“王妃,你已多日未食,身子是自己的,多少吃点吧!”玉兰端着膳食到了床前,劝在床上躺着的人吃饭。

床上的人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许久才说了一句。

“我吃不下,玉兰,你端下去吧!”

“王妃,不吃饭你的身体怎么受的了!”

唤作玉兰的女子将膳食放在了窗前的桌上,搓了搓手,将床上的被子掖了掖,轻轻地拉开捂住王妃脸上的被子。

被子拉开的一瞬,玉兰呆了,这哪是她家王妃?双眼框已经凹陷,眼睛里没有半分昔日的光彩,脸色泛白,就像病了许久的人。

“姐姐,你这何必呢!王爷他就算娶了侧妃,你还是她的妻。”

不等她说完,床上的人起来抱住了她。在她的肩膀上,放声大哭,她以为他是她的依靠,不料只是风雨交加。

“王妃。”

玉兰欲劝说,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让她哭,让她知道什么是爱而不得的感觉!”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进来,两只手里各牵着一个娃娃,两个娃娃是王妃的孩子。

玉兰将肩膀上的人放下,从床边下来,而床上的人又钻进了被窝。

“见过夫人。”她与王妃一同进宫,知道这女子是王妃的挚友,也是当朝的贵妃,至于贵妃为什么充当丫鬟和她们从京师来镇南王府,她不知,也不问,不过王妃吩咐过她们叫她宋夫人,像对自己一样尊重。

“起来吧!小平,小安。”宋夫人松开了两个娃娃的手,朝他们使了个眼神,两个娃娃迈着小短腿,跑向了床上的人。

两个娃娃是双胞胎,许是冬天的缘故,两个娃娃穿的多了,更像两个雪球。

宋夫人在桌前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看这两个雪球怎么叫起他们受了情伤的母亲。

两个雪球很快脱了鞋,爬上了床。

“母亲,我和哥哥都很想你。”唤做小安的娃娃在王妃的耳朵旁小声的说,又亲亲母亲的脸。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母亲,你给我和小安讲的自己都忘了?母亲,再难也要吃饭呀!”小平相对于小安更沉稳些。

床上的人睁眼了看两个孩子,又开始哭了起来。

宋夫人从凳子上站起来了。

“果真是当局者迷,老林,你好歹也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女子,怎么就看不开走不出来呢!这些可都是你给我说的,到自己就忘了?你就算恨他,这俩娃娃可是你生的,你怎么也得吃点,他们俩可是几天没见着你了,都饿瘦了,而且还未去上学。”

躺床上的人听到这,是啊!我林远鸢一个现代人,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苦苦坚持什么,他既娶了别人,我挽回也无用,倒不及好好抚养自己的孩子,离了男人又不是活不下去,好歹也是一王府的女主人。纪羽非,你我夫妻缘今日便尽了,过去的三日,是为我们那段过去做了一个终结,从此,阳关独木再无瓜葛。

“玉兰,带两位公子下去,将膳食热一下,伺候本妃梳洗更衣。”林远鸢从被窝里起来,朝两个孩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小平,小安,去致远斋跟着先生读书,母亲收拾好去看你们。”

“好,母亲。你要多吃饭。”

“好的,母亲,你要来哦!”两个娃娃,两个回答,性格也一目了然。老大沉稳,老二活泼,有这两个孩子就够了。

林远鸢送走两个孩子,从床上下来,梳洗一番,与宋夫人在桌上吃饭。

“老林。”

“嗯!”林远鸢低着头吃放,在想开的瞬间,发现自己已经饿的不行了,要想保护两孩子,就得吃补充能量。

见她叫了许久自己却未再出声,林远鸢又说了句。

“思雨,你放心,明天的事我记得呢!”

“你有没有想过?”

“没有!我走了小平小安怎么办?”

“哦!”听见老林说的,袁思雨也有些动摇了,她有了孩子,孩子便是牵挂,现世中有多少父母,为了孩子强行在一起,到后来受伤的是两人还有孩子。

这顿饭,林远鸢吃的五味陈杂,与思雨一起来的这个朝代,她如今要回去了,自己为了孩子要留这,不知是对还是错。

“王妃,王妃,京师的大太监吴常侍与禁军统领梁川前来宣旨,老王爷已经在前厅了,让这边通知您去!”

“好知道了,我更衣后便去!”林远鸢冷笑,他到底还是变了。

坐在林远鸢旁边的贵妃,心里早已经如同水一样平静,对那个男人早已经失去了信心,剩下的只是恨,只是憎恶。

林远鸢放下手中的碗,坐在了妆台前,玉兰服侍着穿戴王妃品阶的衣服头饰。

“如果,如果他悔过想寻你回去,你回么?”林远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身后的人儿说道。

“不回!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回到自己原有的生活中,想将这一切都忘掉。”袁思雨说的很决绝。

“哦!”

王妃的品阶服饰,玉兰穿戴过很多次,很熟练的穿戴好了。

他到底想要什么?上一次想要两个孩子去京师,无非是押孩子为质子,这次,究竟是为了什么?于弛原,你已经当上了皇帝,已经拥有了一切,为什么不放过我与思雨。

“来了,镇南王妃来啦!”还未进前厅,便听见一个尖细的嗓子喊道。

林远鸢认识吴常侍,也知他是什么样的人,不觉眉头一皱。

进厅便见厅上的人,表情各一,她的公公老王爷脸上的皮在笑,肉却在颤抖,梁川满脸的心事,吴常侍则是眼脸具笑。

“既然儿媳已到,吴公公请快宣旨吧!”老王爷早等不急了,羽儿不在家,这时来圣旨无非好事。

“镇南王妃及镇南二代王接旨。”

“老臣(臣妇)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皇后思念亲姐,召镇南王妃进宫······”

林远鸢听见让自己进宫陪皇后,再也听不见后面的内容了,倒了下来。于弛原,你到底想怎么样?

“王妃,王妃。”旁边的玉兰将林远鸢扶了起来。

等圣旨宣读完,老王爷接下了圣旨。

“吴公公,儿媳她已经病了数十天。”林远鸢此时的容貌也让吴公公相信。

玉兰将林远鸢交给了身后的人,便跪在了老王爷的面前。

“王爷,王妃她已经卧床三日,从京师回来王妃的身子一直不好,为了不让王爷及老祖宗担心,一直瞒着。王爷,求求你替我们求求皇上,王妃的身体真的禁不住长途跋涉,公公,我家王妃的时日不多了,求您们别带王妃进京师了。”

玉兰不断的磕头,眼泪也不断的往下流。

吴常侍看这个丫头面熟,是当日陪王妃进宫的丫鬟,是她的贴身丫鬟,她都如此,难道王妃真的?不对,上次王妃都是用生病的一招蒙混过关,这次决不能,可是王妃的脸色、形态都不是妆容能够解决的,难道?

见吴常侍犹豫,梁川终于开口了。

“吴公公,皇后娘娘病重,思念长姐,镇南王妃进宫陪伴也是人之常情,如今镇南王妃的样子,未免让天下人笑话,皇上太宠皇后,完全不顾镇南王妃的性命,这样的罪责你我可担待不起。”临行前,皇上一再交代,护好镇南王妃的性命,吴公公也在场,所以他加重了语气。

吴公公是个精明的人,皇上要镇南王妃进宫陪皇后不过幌子。

“是,是,是,梁统领说的极是,既然如此,梁统领与咱家在这住几日,请神医圣手为王妃治病,治好了再护送王妃进京。”

“好,那本王带公公与统领先去休息,玉兰,带王妃回去。”

从前厅回来,林远鸢脱了衣服,躺在了床上,既然装病就要做全套,当玉兰跪下的那一刻,她便猜到了,可是,自己也不能这么的一直下去,得想个办法。

深夜,林远鸢穿了件丫鬟的衣服,去了松苑。

“老祖宗,孙媳有件事情想拜托你们,求你们务必答应。”

松苑的两位老祖宗一早听说了宣旨的事,她不是生病了?难道又像上次一样。王太妃在坐上狐疑,这女子脑子里又装了什么坏路子。

“你放心,我们定会照顾好两个孩子的,你有什么想做的就去做吧!”太王爷知道眼前的女子,即使他的孙儿背叛了她,她也不会做出损害王府的事,不是太自信,而是了解这个女子。

“孙媳先谢过了,若将来那位······侧妃有所出,还往老祖宗多加照顾两个孩子。”

“放心吧!镇南王府的正妃永远是你林远鸢!”

林远鸢磕了头,去了趟竹苑,见了两个熟睡的孩子,抱了会便回了自己的兰苑。

长灯下,林远鸢写了四封信,一封是给远在外郡变了心的镇南王纪羽非,一封是给高高在上的皇上,另外两封是给两个孩子的。

“王妃,该休息了!”玉兰拿着剪刀来剪灯芯。

林远鸢拉着玉兰在床上睡下,从她们相遇聊起,聊到了将来,林远鸢将要交代的事情夹杂在聊天之中,等玉兰睡下,她将神树结的两个果实放在了玉兰的旁边,下面压着一张纸条及四封信,字条是神果的使用,四封信分别写了名字。

推开房门,与门口的袁思雨碰上面,两人相视一笑,朝王府后面的山上走去。

夜深人静,圆月当空。

一个白衣似雪,一个青衣如婵娟,朝山上的神树走去。

按照时间的算法,现在就是十五夜。

林远鸢将右手伸向了神树,冬季的神树,有绿叶,却,没有花,在林远鸢的手触碰的瞬间后,神树渐渐出现了花骨朵,花骨朵变成了花苞,慢慢绽放,散发出迷人的芳香,随着花的绽放,三朵花全开,出现一道白光。

“老林,你现在后悔还来得急!”

“不后悔!我们走吧!”

两人随着白光进入了时间隧道,她们的双手是紧握的,因为她们不想再失去彼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