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废柴五王爷 > 我本异世一女子
第一章 何处望神州
作者:杜宇内  |  字数:2226  |  更新时间:2019-11-17 00:42:11 全文阅读

 天宝七年,年逾花甲的女帝执政五十一年终于喜添嫡长女,遂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嘉裕,并且立马赏了君后无数珍宝。

  对此,貌美如花的君后面无表情,安静地躺在御塌上发呆。

  他的目光锁在挽起的纱帐上,透过纱帐,他仿佛看到了一只飞禽迅速掠过,不过一支穿云箭更加迅猛的插入飞禽的翅膀。

  君后听不到射箭者被护卫恭维时的欢呼声,可是一想到那场景就不由得莞尔一笑。

  御塌旁,女帝欣喜万分,她从乳夫手中接过小皇女,亲自抱着。

  “轻衣,我们的孩子取什么名字好呢?”

  “全凭陛下定夺。”

  笑意褪去,他闷闷的应和女帝。虽然他刚刚产下这个国家唯一的嫡女,而且是嫡长女,可是他看起来并没有多么开心。

  与之相反的是在他身边的女帝,平日里严肃刻板的女帝如今却欣喜得像初为人母的少女,抱着熟睡的婴儿满脸幸福。

  “单一个毓字如何?毓,长也,稚也。朕要让全天下的子民得知道朕的毓儿,朕要立马封毓儿为王爷,哎,真希望毓儿快点长大,好给朕分忧解难。”

  君后收回视线,茫然的看着女帝,有点害怕的打断了女帝道:“陛下,孩子太小,担不起那么大的责任……”

  女帝在位几十年后位一直空虚,故偌大的帝国迟迟没有嫡女降临,他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被女帝带进宫已经让他诚惶诚恐,且不说后宫各妃虎视眈眈,如今成年的皇女已经好几个了,陛下再如此偏爱他的孩子,他怕是连孩子成年都活不到。

  “轻衣只求孩子一生平安。生在帝王家她已经可以一辈子富裕无忧,轻衣不敢再有奢求。”

  一旁起草的文使停了笔,小心打量女帝的神情,他第一次见敢驳回女帝恩赐的人,可是与此同时他从女帝脸上见不着半分怒气。

  “那朕给毓儿的封号改成富裕的裕可好?不过名字还是钟灵毓秀的毓好听。”

  君后只得虚弱的谢了皇帝陛下的恩赐,而生性多疑的女帝此时完全沉浸在得了嫡女的喜悦中,根本没有觉察到君后的冷淡。

  连平日里的虚情假意都没有,君后一句“累了”轻易地打发走了女帝。

  “好好好,轻衣你好好休息。”女帝立马退出内室,大步走到宫殿的正殿,俯看着底下跪拜的各司宫人朗声到:“直接拟旨!”

  说罢女帝便抱着宫毓离开了后宫,她还有奏折没有处理完,可是她也舍不得离开她的好女儿。

  “是。”各司宫人立即忙碌了起来。

  起草的诏书要尽快昭告天下!

  君后居住的宫殿外,三皇女提着自己的战利品向五皇妹邀功。

  “姐姐好厉害!”

  坐在凉亭里一直咔嚓咔嚓啃青苹果的五皇女把吃剩下的苹果放回盘子里,立马起身跑向她英勇神武的三姐。

  我的天,这也太帅了吧!

  一支箭狠狠的钉穿了鸟的翅膀,这在穿越而来的宫祁眼里这简直不可思议。

  “小意思!”三皇女满脸得意。母皇重文轻武,从小就偏爱文采飞扬的二姐宫韫以及成熟稳重的大姐宫䧇,对尚武的她素来是不闻不问,只有五妹经常来看她舞刀弄枪。虽然五妹毫无练武天赋,舞文弄墨更是能把夫子气得辞官还乡,可是她还是抵不住自己对这个废柴五妹的喜欢。

  跟五妹在一起时,平日里暴躁鲁莽的她只感觉到内心的平和,手里的箭就是手里的箭,上了弦的弓就是上了弦的弓,眼里的猎物也只是猎物,不再有其他杂事纷扰。

  五皇女宫祁摸摸箭上被剪得尖锐的羽毛,又捏捏鸟儿可爱的小脑袋瓜子,惊呼道:“三姐,你是怎么做到的?!”不伤及猎物的性命,可是径直穿过猎物的翅膀,这难度系数也太高了吧!

  “姐姐教你?”

  “不了不了,妹妹我看看就行了,还是苹果好吃。”

  宫祁自叹不如,又想起来了三姐宫梵死命传授她武艺时,她吃不消腰酸背痛,还在床上哼哼唧唧躺了好几个星期才能下床行走,往事不堪回首……

  这让宫祁不由得感叹,废柴的还是废柴,厉害的还是厉害,真的无所谓男权女权,有的只是特权。即便她生在女尊王朝,没有实力的她就是个国家蛀虫,唯一的差别就是曾经瞧不起废物男性的她,变成了在这个世界里被瞧不起的那一类人,万幸,她是特权,不仅饿不死,没准还一辈子大富大贵。

  “噗哈哈哈哈,你啊!过几天姐姐去城郊狩猎,一起?”

  “好啊好啊!我们去还野餐不?”

  “当然野餐!”

  宫梵跟宫祁叽叽喳喳的正讨论在兴头上,就看见宫人进进出出的,从刚才起就没停过。

  “怎么回事?”

  宫梵随手拦下一个小宫人,那小宫人哪里跟皇女说过话,立马吓得跪在地上,唯唯诺诺的答道:“回三皇女五皇女,君后产女,陛下高兴,封了尚在襁褓里的十三皇女为裕王爷,府邸珍宝更是不在话下。现在陛下让六宫的人都去拜贺,贵君让奴等好好准备贺礼。”

  “知道了。”宫梵不耐烦的打发走了小宫人,她不想知道关于虞轻衣这个男人的事,尤其是宫祁在场的时候。

  她小心的打量宫祁的神色,宫祁则茫然的轻轻一挑眉,“怎么了?”

  “哼,要不是那个恶夫,妹妹你怎么会落下寒症?”

  原来宫梵还记着这些事,宫祁虽然心里暖暖的,可还是无奈的笑了笑:“这都多久的事了,我都记不清楚了,没准是我得罪了君后……”

  “哎对!妹妹你以前是不是跟那个人有过节?”

  “我不知道,我印象里没有这个人。”宫祁苦笑,她跟君后怎么可能有交集。

  “不过我们也准备准备吧,宫里新添了小妹妹,我们做姐姐的不去不合适。”

  “本皇女才不要去给那个恶夫贺喜呢?!而且本皇女成年了都没有封王立府,刚出生的小娃娃就是王爷了,哼,母皇也太偏心了。”

  “梵儿,”梳妆打扮完毕的容贵君温柔的唤他的宝贝女儿到他身边来,点了点她的额头嗔怪道:“你呀,休要胡说。多给你妹妹学一学,一点规矩都没有。”

  宫梵瘪了瘪嘴,嘟囔道:“这里是德仁宫,不是他的正晏宫,我才不怕那个恶夫。”

  “君父。”宫祁毕恭毕敬的施了礼后,安安静静的站在他们父女俩身边。

  “你们俩快去换衣服,跟我去拜见君后。”

  “是”

  “知道了。”宫梵怂拉着眼皮没精打采的回房换衣服,宫祁则乖乖的跟在宫梵后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