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废柴五王爷 > 我本异世一女子
第三章 问女何所思
作者:杜宇内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20-04-07 20:45:02 全文阅读

 西窗外,月色如水,静静泄在正宴宫的偏殿里,微风拂过,涟起一地白光。虞轻衣把宫毓哄睡着后就来到这个空荡荡的地方想一个人静一静。

  从南渡小镇到神州皇宫,差别万千,恍若隔世。他觉得有些东西需要准备一下。

  德仁宫偏殿里,宫侍们都退出去后,宫祁准备沐浴。清风拂过,撩起几缕流苏。宫祁把头枕在浴桶边上,闷闷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宫宴上的不欢而散,浪侍君的不请自来,以及容父君的冷眼旁观,这些她都没有想到。她厌恶这些纷争,从小到大她都当一个鸵鸟,选择明哲保身,可是她知道,她逃不掉,也躲不掉。

  有一个绳子把她拴在一颗她从来没有回头的大树上,她拼尽全力向前跑,不回头,可是绳子阻止了她,强迫她回头,强迫她解开绳子,而解开绳子的方法在树上。

  浴桶里水渐渐冷下来,宫祁双手搭在浴桶上,看着远方白玉一般的圆月发呆。很久很久以前,她好像最喜欢坐在树杈上望着宫墙外的地方发呆。

  “殿下,水要凉了。”

  杜倾已端着干净的衣物轻轻的推门进来,他听宫梵说,浪尊在宫宴上针对了殿下。那个浪尊这么久没出自己的宫门,怎么一出来就跟以前一样张牙舞爪的,真该让女皇陛下把他废了,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宫祁闻声回头看向杜倾已,双目交汇,杜倾已突然红了脸。

  “殿下……”

  “嗯,你还没睡?”

  宫祁起身,走出了浴桶,杜倾已立马给宫祁披上锦衣。

  “殿下,要入秋了,小心着凉。”

  杜倾已轻柔的给宫祁擦干后,把沾湿的锦衣换掉。

  “倾已,你先去歇息吧,我这就睡。”宫祁背对着杜倾己,想把他也打发出去。

  杜倾己跟宫祁从小玩到大,今天宫宴上发生的事太窝心,宫祁不想让杜倾己知道,更不想让杜倾己担心,可是跟了宫祁这么久,杜倾己怎么看不出来宫祁想干什么?赶他走?想得美,宫祁你这辈子都别想!

  “殿下,头发还没干呢。”杜倾已给宫祁系上中衣衣带,起身去关了窗户。他回头看着披头散发的宫祁嗔怪道:“殿下又着凉了伦家怎么办嘛?”

  宫祁无奈笑了笑。

  杜倾已从衣架上抱起一块棉布打算给宫祁擦干头发。他把宫祁推倒在软榻上,将长发湿漉漉的撩起搭在扶手上。

  宫祁看着杜倾己倚在软榻边小心擦拭的样子情不自禁伸手捏了捏杜倾己的脸。

  杜倾己害羞的低下了头,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宫祁一下,给宫祁擦头发的手更加轻柔。

  “殿下的发质真好,又浓又密,像南域进贡的丝绸一样。”

  “嗯。”宫祁轻声应答,枕着双手静静的看着杜倾己。她很好的遗传了父君的美貌,这绝好的发质也不例外。想必以她现在头发的长度编成辫子会跟父君当年的辫子一样美,犹记得小时候,她经常帮父君梳头,那如瀑布一般的头发披散开,单单一个背影就可以让皇宫粉黛尽失颜色。

  “殿下,擦干了!”杜倾已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望着宫祁,满眼的期待,看得宫祁小脸一红,想背对杜倾已。

  杜倾已怎么可能让宫祁溜走,脱了绣鞋也上了软榻。

  “倾已,别……”宫祁有点头大的看着胸前的杜倾已。她一直拿他没办法,小时候是,长大了更是……

  “殿下不给倾已赏赐,那倾已只能自己讨要了呀。”杜倾己眼巴巴的望着宫祁,看着她羞红的脸蛋,躲闪的眼神,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倾已,我……”宫祁更加窘迫了,丝毫没了刚才摸人家男孩子家家脸时的胆量。她想推杜倾已下去可是又怕弄疼他,只好无奈的闭上眼睛,不去看得意洋洋的杜倾已,这个没羞没臊的家伙还不快下来!

  杜倾已满意的看着宫祁通红的耳朵,问道:“殿下,有心事?”快给我说说,我可是你的人,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没……”给你说了也解决不了问题,你知道了还会不高兴,你还是别知道了。

  “又有事瞒着我?”呜呜,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不敢……”小祖宗我哪敢对你不敬……

  “是不是宴会上君后刁难殿下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宫梵都跟我说了。

  “没有……”明天得跟宫梵说,不要让她告诉杜倾己。反正宫人们不敢多嘴,父君以及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只有宫梵会大嘴巴说出去,只要宫梵不开口,杜倾己就不会知道。

  “那还能是谁?”这么暗示你你都不告诉我,要不是宫梵说出来,你是不是都不会让我知道?!

  “没人。”一个头两个大……

  “你不告诉我,那我明天去问宫梵好了。”哼!

  杜倾己不高兴的滚到一边,背对着宫祁,不理她了。

  “生气了?”宫祁无奈的拉拉杜倾己的衣角,连殿下都不叫了,怎么可能没生气?

  “没有。”快哄我!!!

  “那你下来。”哎,怎么才能哄好这个小祖宗?

  “我不!”不哄我还想走?!

  宫祁想挣扎着从杜倾己下面出来却被杜倾已直接抱住。

  “宫祁,我饿了!”

  “我晚膳也没怎么吃,你这么一说我也饿了,我这就唤子狸传膳。”

  死死抱着宫祁的杜倾已立马松了手,坐起来凶巴巴的说:“宫祁你个木头,不许!”

  宫祁哪里会放过救星,对着屋外唤道:“子狸!”

  屋外立马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殿下,有何吩咐?”

  杜倾己不高兴的嚷嚷道:“子狸你下去,什么事都没有!”

  子狸憋着笑站在门口,一动也不敢动,虽然他不想掺和小两口的事,可是他还是得等着宫祁的吩咐。

  宫祁想了想说:“我饿了,准备点吃的,点心就好。”

  “要小蓉包。”杜倾己不高兴的添了一句。

  “是。”

  “殿下,邢公子来信了。”门外突然传来子狐的声音。

  刚才宫祁一声不吭的把所有宫侍都赶了出去,子狐自然不敢打扰宫祁,不过殿下不是心胸狭窄之人,在宫宴上发生的事殿下应该很快就忘了。虽然现在殿下挺窝心的,可是倾己弟弟进去哄一下估计就会好了。

  “邢公子?!哪个邢公子?宫祁,他是谁?!”杜倾己一听到宫祁身边出现了他不认识的公子立马炸毛了。宫祁是他的,虽然不可能只是他的,可是他一想到宫祁对别的公子也好,他还是会忍不住吃醋啊。

  子狐也挺诧异的,殿下跟邢公子书信往来已经好几个月了,倾己弟弟不知道的吗?他好像闯祸了……

  “这……”宫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杜倾己解释她跟邢殊涟的笔友关系。

  “他……不知道我是皇女,只知道我家在京城。我也只知道他是商人,我们俩认识于上次的南巡,互通书信,仅此而已。”宫祁一板一眼的交代清楚她跟邢殊涟的关系,生怕这个小祖宗瞎想。

  “是的呀,倾己弟弟。邢公子诗词歌赋俱佳,难得男子如此才华横溢,殿下对文墨的喜欢有目共睹,跟邢公子惺惺相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宫祁听完子狐给自己的开脱满脸黑线,听起来怪怪的,这怕不是越描越黑……

  闻言,杜倾己忍不住讽刺道:“哦?那岂不是好一场才子佳人的金玉良缘?!”

  “倾己,我……”

  宫祁还没有来得及再仔细解释一遍,子狸端着晚膳回来了。

  “殿下,晚膳已经准备妥当。”

  门外,子狸偷瞄了一下愁容满面的子狐,嘴上一本正经的回禀宫祁,心里泛嘀咕,子狐这小子又闯祸了?!

  “子狸快快进来。”宫祁忍不住感慨,子狸又一次救她一命。

  杜倾己听到子狸的声音立马闭上了嘴,他不想让子狸看到他争风吃醋的样子。

  “倾己弟弟,你的小蓉包来喽,快来尝尝。”

  子狸有些诧异那么喜欢小蓉包的倾己弟弟现在居然规规矩矩的坐在塌上纹丝不动。莫非,闯祸的是子狐,可是矛盾在殿下那里?那么说,是殿下身边添了男人?没有呀。男人?对了,今天中午有邢公子的来信,莫不是这个邢公子让倾己弟弟误会了?怎么可能呢,小小的商人之子怎么可能高攀殿下,一定是殿下没有解释清楚,如果倾己弟弟认识邢公子,知道他姓甚名谁,又怎么会吃他的醋?!

  这边子狸心里弯弯绕绕转了好多圈,那边宫祁安安静静的吃饭。

  宫祁的举动着实气坏了杜倾己,他又不好发作,只得气鼓鼓的坐到宫祁身边,抓起小蓉包狠狠的咬了一口。

  宫祁很快吃饱了,子狐进来帮子狸收拾桌子,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又说错话了。

  子狸:子狐快打圆场,殿下跟倾己弟弟又闹别扭了。

  子狐:你又说啥了啊……

  子狸:我明明没说什么啊……

  子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