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回忆和你都很美 > 正文
第1章
作者:黑暗山鸡  |  字数:2022  |  更新时间:2019-12-06 19:42:45 全文阅读

窗外,阳光一片灿烂。

  已经是八月中旬了,可毒辣的太阳似乎并没有丝毫想要减弱它炙烤一切的想法。

  它高傲地挂在天上,像是一个悲悯的死神般,鸟瞰着他脚底下的这个混乱而又匆忙的世界。

  有人离开。有人到来。有人怨天恨地。有人喜笑颜开。可人生百态似乎于他都只是一出无关痛痒的默剧。

  他是真正的旁观者。他是百分百的看客。他是名副其实的局外人。

  有时候,只是有时候,好想自己也是太阳。

  我的名字叫邺引,今年二十八岁了。青葱岁月的稚嫩已经渐渐从我的身体上剥落成尘,而三十而立的成熟对于现在的我,似乎还有些恍惚的陌生。

  站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年龄驿站,回首前尘往事,我不禁想起了陈奕迅的一首歌——《十年》。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十年前的这个时候。一样的八月。一样的阳光。一样的我。似乎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和以往的形态一模一样。

  可是如果你非要找出一样不一样的东西来,花点心思还是可以找到的。

  而我能想到的就是,刚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的我,已经不再是未成年的十七岁,而是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可以承担责任,可以遇事自己替自己做主的,真真正正的成年人了。

  虽说这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改变大差异,但在当时,也还是着实让我兴奋无比。

  可是,当时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作为大爱无疆的伟大父母,送给我的成年礼物会是离婚。作为青梅竹马的无猜女友,送给我的十八岁祝福,竟是分手。

  如果一个人的一生中,总有几天对于自己是个特别的日子的话。我想,八月十四,对于我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天了。

  因为从这一天起,我的生活终于从虚焦镜头下的模糊幸福中,走进了真实的悲伤的大海里。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当我像往常一样把钥匙捅进锁孔里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其实是在打开通往灭顶灾难的门扉。

  门开了。

  映入我眼帘的不再是父母其乐融融地坐在饭桌前等我吃饭。而是换成了倾倒碎裂的茶几。散落一地的瓷杯和水果。还有一把带着血液的水果刀。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事物组合。这样的仿佛抽象油画般的物象。仿佛只有在梦魇的最底层才预见过。而如今这么真实的映在我的眼底,我觉的我的头要爆裂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个巨人把他的手掌按在了我的头上。头骨快要捏碎了吧。脑浆快要喷出飞溅了吧。老天啊!让我去死吧!

  无声的沉默里,墙上的石英钟秒针不停地旋转着。

  死一样的安静里,我甚至恍惚地听到了齿轮咬合齿轮的声音。

  在这种似乎时刻都能火山爆发的氛围里,我无法想象这里刚才到底经历了怎样歇斯底里的争吵和怎样不念恩情的搏杀。我的心里乱极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我以为我长大了,可当我真正面对一些我始料未及的事情时,我发现我依旧只是个孩子。

  “滚!你们都他妈给我滚!”

  母亲突兀的话语像是一把刀子一样刺破了我的耳膜。

  我转过头看向母亲。我甚至恍惚了好一阵子才确信那个坐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女人就是我的母亲。

  记忆里的母亲总是那么温文尔雅那么端庄贤淑。即使面对臭无赖臭流氓的时候,她也总是显示出她受过高等教育的涵养和修为。

  可现在,她放下了内心所有的不可以。她骂出了口。可是她不知道,她的那些刺耳的字眼放进儿子的耳朵里时却像是一颗颗图钉般深深按进了我的耳骨里。

  “好!林惠兰,咱们好聚好散。房子存款都归你。我每天要接小雅上下班所以车子我开走了。至于儿子,他也长大了,他愿意跟谁就跟谁。实在不行就听法院的判决。这样安排你同意吗?”

  父亲的声音听起来依旧那么的冷静,那么的没有温度。仿佛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被风雪吹寒了之后才送进耳朵里一样。

  我看向父亲,他的脖子上一条长长的刀口还在不停地往外冒着血。有的血液甚至顺着脖子流下来殷红了他灰色衬衣的胸口。

  这时,有人递了一块丝巾在父亲的面前。我看过去。也是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这个屋子里不是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儿。

  还要一个人在,一个女人在。

  一切都明了了。一切都清晰了。也应该就是这样吧。

  “邺建国,你他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王八蛋!”

  母亲异常的激动以至于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金属摩擦时发出的声音一样尖锐。她的背斜倚在墙壁上,眼睛里像是藏着一座冰山般寒气逼人。她的嘴唇不停地翕动着,不知道是在念叨着什么还是因为颤抖。

  “行!我是王八蛋。我今天就王八蛋给你看看。咱们现在就去离婚登记处。谁不去谁是孙子。”说着,父亲站起身就要朝门口走去。

  这一下兔起鹘落简直让我措手不及。我刚要叫住父亲,可是

  “爸”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扑通”一声巨响,沉闷地从身后传来。

  我转过身,眼睛顿时像是刚从冰水里捞出来的松鼠般,瑟瑟发抖。

  母亲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而她的肚子上,是那把划破了父亲脖子的水果刀。

  “惠兰!”父亲一个箭步蹿到躺在地上的母亲面前,把她的头死死地抱在怀里。“你这又是何苦呢?不值得,不值得啊……”

  我也实在受不了眼前的刺激,放声大哭。“妈!妈!妈……”

  就在我和父亲慌乱一团的当儿,那个叫小雅的女人从沙发上站起来说了话。“建国,你们先冷静一下。我看还是先送去医院吧。”说着她掏出手机拨通了120……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