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你做专访 > 正文
第一章 两个小生命的出生
作者:夜叶语  |  字数:5755  |  更新时间:2020-01-26 21:41:31 全文阅读

夏日的雨总是来的如此突然,可能刚打了两个闪电就开始刮风下雨,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此时震耳欲聋的雷鸣之声却没有掩盖医院产房里传出来的嗷嗷大叫声。

“疼,林建华,老娘这辈子都不会再給你生孩子了。”此时的林氏紧咬牙关用尽全力想要把肚子里的孩子挤出来,就算如此疼痛的同时却还不忘朝产房外大喊,看来还是不够疼,据说生孩子时那个疼,足足让你痛不欲生,哪还有时间骂人。这不躺在旁边的鹿氏幽幽的看了一眼林氏:“这位大姐,你还是省省力气吧....卯足劲生孩子吧。”鹿氏说出此番话时,也是着实花了一把劲。

雷雨声嗄然而止,产房里传出大夫说话声“用力,快了,头已经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恭喜恭喜陆夫人,喜得麟子。”这边鹿氏终于花光自己最后一丝力气,顺利产出一子。

“大夫,我家孩子到底什么时候出来啊。”林氏眼看着旁边的鹿氏进产房进的比自己迟,出去竟然还比自己早。

“我说,李产妇,这个生孩子的力气是用到身子下部,不是用到嘴上,你要是在学不会用劲,我们只用给你破腹产了。

“大夫别急啊,我用劲,用劲。”林氏急忙说道。林氏在怀娃时就查了很多资料,大多的专家都是建议产妇顺产的,书上说临产时有节律的子宫受缩、舒张,使胎儿的胸腔也发生有节律的舒缩,从而使胎儿的肺得到锻炼,为婴儿出生以后的自动呼吸创造有利条件.在挤压作用下可将在子宫内吸进的羊水及黏液挤压出来,因此能减少新生儿并发症,并且顺产后母亲恢复也比剖腹产的快,为了孩子为了自己林氏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顺产。终于在鬼门关饶了一圈后,林氏顺利产下一女。

虽然林氏已经用尽全力去生孩子,但是池家的女娃娃还是比陆家的男娃娃迟了4个小时来到这充满未知的人间,虽说是4个小时,但是却相差一个学期。鹿栩笙出生时还是8/31日,但是到了林蔚岚出生时已经是9/1日凌晨1点半了。至于上学的话,委实是要迟了一个学期。

(1994年这个夏季的尾声,在一座小城市中降生了两位小朋友,谁也不知道这两位可爱的孩童会如何绘制自己的世界。就像我们这些老电影谜一般,不曾想在1994年堪称是电影史上最不平凡的一年。时至今日,再也没有哪一年有94年那样能有那么多的经典电影了,永远的94年。《肖申克的救赎》、《低俗小说》、《阿甘正传》、《这个杀手不太冷》、《狮子王》。而在这一年华语影片也有很多经典之作!《大话西游》、《东邪西毒》、《活着》、《饮食男女》等等。)

幸而,林建华那时已经在湖泽县担任县委书记,利用的一点小关系,林蔚岚还是很顺利的与鹿栩笙同年上学。林建华家住在县委大院里,里面就有一个县委幼儿园,而鹿栩笙的父亲中当时在粮站也是一官半职的,当时双方老婆都是在一个产房生出的孩子,自然彼此都算上是有一些交识了。并且粮站家属院与县委大院相隔看一个座小型的公园,青山公园,这个公园主要便于在这附近居住的人平时里在里面锻炼身体的,当然也是平日里,孩子们你追我赶,游乐的地方。于是乎,两家的小朋友不仅在同一家医院出生,之后也很自然的在一个幼儿园上学,甚至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后来家庭变故,才分开两人。

鹿栩笙3岁开始上小班,鹿氏与鹿卫中因为都是双职工,家中无人带孩子,之前孩子小必须得有人带,鹿氏停薪留职在带孩子带了3年。

而林蔚岚的母亲是一位全职太太,所有的时间都是放在孩子和家庭上,当年林氏也是因为觉得林建华权高位重的,赚的钱足够养活一个家庭,所以才嫁给给林建华,当然林建华娶李慧慧一是觉得是李家当时在县城也算是个书香门第的家庭,李慧慧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相处起来也会比较讲道理,而且对于一个做官人员来说,家里有一个贤内助还是很重要。

李慧慧在林蔚岚3岁时本不打算送去幼儿园的,自己有的是时间,可以在家教育孩子,孩子太小了上幼儿园怕是无法自己照顾好自己,可看看身边一般大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自己的孩子又不是王孙贵族何必搞特殊了,孩子们也有自己的圈子,一旦脱离这个圈子,想要融入进去也难。

在上幼儿园前夕,园长并召开了家长会,告诫各位家长在第一天开学时,切记淡定冷静,你们只是在送孩子上学,而且大部分的家长的家就在大院内,勿需过分担忧甚至是不舍,园长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那场面岂是一个惨绝人寰就可以形容。

园长把自己之前在开学时见过的种种场景绘声绘色的描述给家长们听,“开学那天,校门口随处可见的画面不是妈妈抱着孩子哭的,便是妈妈与爸爸相拥而泣的,要不就是爷爷奶奶站在围墙边迟迟不肯离去的,一步三回头的,那种场景比上战场还要惨。”当时开会的各位家长的心里还是不以为然的,真到开学那天了,悲情的故事总是来得让人措手不及。苏园长站在二楼走廊上看着一年一度的场景,不禁摇头。

但是还是有让苏院长眼前一亮的,一位看起来穿着素雅的母亲拉着一位表情甚是淡定的小男孩,朝着校门走去,一路上孩童只是好奇的看着周边相拥哭泣的场景,满脸的好奇。鹿栩笙抬起头好奇的问道:妈妈,我们真的是来上幼儿园的吗,不是来医院的吗?为什么这些小朋友们哭的这么伤心?”

“小笙,那是因为这些小朋友是第一次与自己的爸爸妈妈分开,心里难免难过,才会哭泣的。不过还是我们小笙勇敢,今天一定要加油哦。”鹿氏说完,并把小笙的手交给小班的班主任陈老师手上。

“陈老师,麻烦您费心了,鹿栩笙平日里是非常的听话,若是犯错了您尽管教训。”

陈老师笑眯眯看着眼前清秀可爱的男孩,既没有哭丧的表情也没有胆怯的表情,只是微笑的回望着自己。陈老师不禁满意的点点头,心里想着百年难得奇才,日后定要好好培养。

“鹿夫人,你放心,小笙就放心交给我吧。‘’

并低头说道“小笙和妈妈说再见吧,下午放学时,妈妈就会来接小笙回家了。”

“妈妈,再见,要按时来接我哦”想来鹿栩笙的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安,毕竟上幼儿园这件事也是他今生第一次啊。就此鹿氏成功完成送鹿栩笙上幼儿园任务,鹿氏环顾四周那些还沉浸在悲伤的家长和孩子们,不禁心中升起一丝自豪,鹿氏其实没有想到自己会生个那么乖巧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痴迷泥巴沙子时,自己的儿子已经开始对各种儿童读物入迷,鹿氏甚至一度认为自己的儿子是古代状元转世投胎。

然而林蔚岚小朋友在家里就拖延了半小时,本就是起床困难户的林蔚岚,在知道今天是去幼儿园的日子更加不愿出门,最后李慧慧不得强行抱着林蔚岚往幼儿园走去,到了幼儿园大部分的孩子都已经到班级报道了。路上还遇到了鹿氏,听到鹿栩笙很是乖巧的入学,林氏心里不禁一番感叹。自己的女儿着实让人头疼,林氏送女儿去幼儿园的第一天,林蔚岚并一直坐在幼儿园门口哭,抱着林氏的大腿不放,林氏不知犹豫多久,下了多少次狠心才撇下女儿毅然决然的背对女儿离开,留下林蔚岚独自坐在门槛上哭泣。陈老师一直安慰着林蔚岚。

“蔚岚啊,陈老师告诉你啊:只要等到下午4点,妈妈就会来接蔚岚,蔚岚就可以回家了。时间刷的一下就过去了,我们去找其他的小朋友玩,大家第一天来幼儿园,都需要彼此认识一下的对吗。”此时的陈老师心里是委屈的,眼前的小祖宗已经让自己口干舌燥的说了2个小时,然而这小姑奶奶硬是闭着眼哭了2个小时,那白皙的小脸蛋,已是通红,弯弯的小眉毛紧蹙在一起。看着委实让人觉得怜惜。何况这小姑奶奶可是县委书记家的千金,这让谁也不敢放任不管。此时是小休时间,本不是很大的幼儿园,处处充斥着林蔚岚的哭声。

鹿栩笙,手里拿着妈妈为他准备的棒棒糖,这是奶奶去台湾玩带回来的,别人家孩子可都是没有的,但是妈妈说,今天林蔚岚也会来上小班,而且这附近住的人,没人不知道这丫头就是一霸。平日里,在青山公园,在自家大院,都是散养惯了,乍去幼儿园上学,肯定收不了,果不其然,这丫头已经哭了2小时

“小岚,糖,给你吃。妈妈说,小岚今天也会上小班,而且肯定会哭,所以让我...”

孩子毕竟是天真的,林蔚岚一听到妈妈加上哭这个几个字,本已经是低吟的哭声,在静止3秒后,又一次的放声大哭。

“陈老师,我做错了什么吗。”鹿栩笙甚是委屈的眨着他那圆溜溜黑乌乌的大眼晴。

“小笙,没有做错什么哦,这么关心同学,做的非常好。”陈老师很是温柔对鹿栩笙说。

握在鹿栩笙手里的棒棒糖,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林蔚岚的手里,红彤彤的脸颊依旧挂着豆般大的泪珠。眼珠子却不时好奇的往手上的棒棒糖瞅着。

林蔚岚在幼儿园的第一天是连幼儿园的第二道门坎都没有迈进的。脸上的泪痕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望穿秋水的等着自己的妈妈来接她回家。

讲来也是奇怪,李慧慧也是书香门第出身,为什么教育岀来的孩子就此时看来定不会大家闺秀的模样,李慧慧之后也想过,可能自己小时候总是被自己的父亲关在家里学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想想自己小时候情形,自然不会对林蔚岚过多的约束,想让她有个快乐的童年。

而此时的鹿父一心忙着粮食进库的事宜,压根想不起今天是自己儿子上幼儿园的日子。9月份,部分的早稻已经收割完成,粮站也开始陆续的收粮进库,这个时期的鹿父确实忙到忘记自己儿子的存在。

相比较,林建华算是个合格的父亲了,工作都不做了,在自家的阳台拿着望眼镜看着一个较小的身躯一抖一抖的哽咽着,每哽咽一次就揪疼一次池父的心。

“这孩子,有啥好哭的,不想去幼儿园就不去,回头我找人直接让我家小岚上小学。”说着便准备出门领孩子回来。

“老林,你准备干吗去?”刚准备出门就碰到表情凝重的李慧慧。

“我要把孩子接回来,你没看到她哭的有多伤心吗?”林父愤然的说道。

“这才多大的挫折,就让孩子不上学了吗,凡事开头难,孩子都没有放弃,你个做父亲的怎么可以轻易说放弃。”

“可是,我家宝贝女儿现在哭的多让人揪心啊,我实在放心不下。”

“放心不下就拿着你的望远镜去阳台继续盯着。”林氏没好气的说道。

“最毒妇人心啊,自己的女儿哭成这样也不见你皱一下眉头,哼...”林父虽然心里明白李慧慧是为了自己女儿好,嘴上还是要嘀咕两句。

“那你说,中午我们要不要做点好吃的送去给孩子?”池父继续说道

“不用,你这人怎么这么多事,孩子在幼儿园还能吃不好吗,你放心吧。饿了她自然会找老师要吃的,今天不吃,明天肯定会吃,自己姑娘什么性格你不了解吗。”林氏嘴上虽这么说着,其他早早就准备好了晚上的饭菜,想必孩子一天放学后肯定是饿惨了。

等到林氏去接孩子时,看见自己的女儿已经哭累,沉沉的睡在陈老师的怀里。陈老师开学的第一天啥也没做,就负责陪着林蔚岚,看着她哭,哭累了的林蔚岚也会找老师要水喝要东西吃,吃好喝好继续哭。这孩子的性格还真是倔。

林氏连连致歉“陈老师实在抱歉,我家这闺女性格确实有些难搞,回去我再好好和她说说,上幼儿园又不是打针,怎么如此排斥呢。”

“没事,没事,小岚妈妈,第一天上学难免会有一些不适应的,慢慢来,不能给孩子太大的压力。快回去让小岚好好休息休息吧,再战明天。”陈老师虽然心里也是疲惫的,但是作为老师只能给家长信心,不能让家长和孩子一起打退堂鼓。

林氏抱着睡着的林蔚岚回家后,林蔚岚由于哭了一天,安安静静的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林母精心准备的晚饭,林蔚岚是一口也没吃到。

而鹿氏去接鹿栩笙放学时,老师对鹿栩笙第一天的表现赞不绝口,没有哭闹还把好吃的分享给其他的小伙伴,还会安慰哭泣的同学。鹿氏满心欣慰,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如此优秀。

自然鹿栩笙顺理成章变成小班里的小班长,虽说没有什么实质权利,但是老师说了,小班长要比其他的小朋友勇敢,要学会照顾好其他的小朋友,特别是同班的林蔚岚。那家伙,每天就是坐在门口哭,哭累了就是吃,鹿栩笙每天都要带一根棒棒糖给她,有一次因为家里的棒棒糖吃完了没带给林蔚岚,可把这小姑娘气坏了。

“喂,鹿栩笙,你不知道我每天哭的很累吗,棒棒糖的事还要我叮嘱嘛?快拿给我。”林蔚岚今天在门口等了很久都不见鹿栩笙拿糖给自己,是因为近期自己哭少了嘛?林蔚岚于是开始假惺惺的哭起来,可是除了老师几声安慰外并没见到鹿栩笙的声影,林蔚岚迈着小短腿,往鹿栩笙的二楼教室爬去。站在门口,看着鹿栩笙正在看一本儿童故事书大声喊道,鹿栩笙缓缓抬头望向门口的林蔚岚,正在气鼓鼓的朝自己喊着名字。

“林蔚岚同学,我家的棒棒糖已经吃完,我和妈妈已经说过,她说今天会买好,明天带给你好吗”鹿栩笙一早就有预感,这丫头肯定会来找自己要糖吃,果真如此。

“你...好吧,明天你要带2个给我,把今天的补上哦,今天我就暂且原谅你一次。”林蔚岚奶声奶气的说道,毕竟吃人的手短,也不好多发脾气。

鹿栩笙无奈的瘪瘪嘴,这回倒好了,带糖给这个大小姐吃变成自己的义务了。

“你在看什么啊,可不可以读给我听啊”林蔚岚被鹿栩笙手上书的封面吸引了,一个戴着皇冠的小男孩站在一个小小的星球上。

“我在看《小王子》,你想听就在我身旁坐下,我读给你听。”鹿栩笙拉着林蔚岚的小软手,一同在教室的后排坐下。眼看两个小人的友谊因为一本故事书再次得到加深。

“好了,今天就读到这里吧,明天继续”虽然鹿栩笙识字不少,但是读《小王子》着实有不少字不识的,幸好,鹿氏从鹿栩笙小时候就发现他记忆力惊人,教他的东西基本不会忘记,3岁最起码可以识百字以上,之后鹿氏索性教会鹿栩笙查字典学拼音,遇到不会的就自己查,所以鹿栩笙从小便展现出三好学生的大好前途,小书包永远有一本儿童读物一本新华字典,当然还有一根每天必带的棒棒糖。《小王子》也是鹿栩笙第一次读,一下午的时间两个小家伙紧挨着一起,林蔚岚静静听着,并且可以很有耐心的等着鹿栩笙查字典,看着鹿栩笙紧蹙的眉头查着字典的样子,林蔚岚自此下来决心,日后一定一路跟着这个家伙,有这家伙照着,什么作业什么考试都不在话下。从小就有此觉悟,不得不说两个小人都是有超乎一般人的思想啊。

“鹿栩笙,明天我还在这等你哈,我好想知道小王子最后去了哪里”林蔚岚软软的靠在鹿栩笙身上,一双闪闪大眼睛望着鹿栩笙。眨呀眨的,甚是让人觉得可爱。

“读给你听可以,但是从明天开始,你要答应我不准再哭了,你把你哭的时间用来听我读故事如何。”鹿栩笙挺挺身板说道。

“嗯...好吧,那以后我就不哭了,可是鹿栩笙你要说话算话哦,以后每一天都要给我读故事听,要一辈子哦。”林蔚岚两只小肉手紧紧的抱着鹿栩笙的胳膊,生怕眼前的小人儿消失了。

“好,我鹿栩笙保证,以后有我在的一天不会让你缺故事听的。”鹿栩笙学着电视机里的画面誓言旦旦说了此番话,然而誓言就此简单定下,至于如何完成此项任务是否可以顺利完成都是一个未知的谜。

当然不得不说说鹿栩笙智商就是高,随便一件小事就搞定了林蔚岚爱哭的问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