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你做专访 > 正文
第二章 手足口症
作者:夜叶语  |  字数:4055  |  更新时间:2019-12-22 16:45:09 全文阅读

一晃眼,鹿栩笙给林蔚岚读了半学期的书,对于鹿栩笙来说,自己不仅仅认识很多字,又解决了林蔚岚爱哭的问题。对于林蔚岚来说,自己每天都可以听到新鲜的故事,而且不用花力气哭,特别是靠在鹿栩笙身上,静静听着他读着故事,自己甜甜美美的进入梦乡委实是件让人欢喜的事。

每每在林蔚岚午饭后不肯入睡时,陈老师的大绝招就是摇醒鹿栩笙,让鹿栩笙读故事给林蔚岚听,直到最后陈老师为了省事直接让鹿栩笙挨着林蔚岚睡,有什么问题,你哥俩自己解决得了。

鹿栩笙心里也是挣扎过的,原本自己可以安安静静的读书,玩耍,现在好了,身边永远都有一个粘人的跟屁虫。甚至连自己的周末也要搭进去,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的母亲经常教导自己做人一定要守信用,男子汉必须要有担当,说话定要算数。

“喂,我说鹿栩笙,明天礼拜六哦,我中午吃完饭去你家找你玩,你准备好我听的故事书,都是因为你,最近不听你读书我都无法入眠了,哼...”林蔚岚朝鹿栩笙凶狠狠的说着,然后小屁股一扭向站在门口接自己的母亲跑去。

“妈妈,今晚有什么好吃的啊,我肚子饿死了。”林蔚岚小跑到李慧慧的身边,开口就是问吃的,也不是中午没吃饱,就是饿的快,明明才下午4点,林蔚岚的小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还好意思吃,中午把我鸡腿抢去吃的人是谁。”鹿栩笙从林蔚岚身边走过听到她说的肚子饿,心里甚是委屈。

鹿氏也是觉得奇怪,自己的儿子最近长身体长得急嘛还是为何,儿子每天回家吃晚饭都是用他自己的小碗乘上满满2碗,鹿氏也是好奇问过陈老师,陈老师说鹿栩笙的中午吃的饭从未剩过,也询问过小朋友是否吃饱,都说吃饱了。

想必有些乖巧的孩子,在一些强盗般的孩子淫威之下定是不敢发声的。

“哇,今天有我最爱的炸鸡翅吃啊,我要吃咯”林蔚岚刚到家,一进门就发现餐桌放着李慧慧下午买菜时顺带的炸鸡翅。手也没来得及洗,顺手就抓起一个大鸡翅往小嘴巴里塞。

“妈妈,鸡翅真好吃...妈妈真好”林蔚岚边吃边不忘刮奖自己的母亲。

“小岚,春天到了,一定要洗手才能吃东西啊...”林氏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抱着林蔚岚往洗手间走去,然而林蔚岚手中的鸡翅已经被吃的只剩骨头。

“这几日,我们县委大院里有好几个小朋友因为不爱干净生病了,虽然你们幼儿园还没有发现生病的小朋友,但是爱干净的小朋友才有资格交朋友知道嘛?”李慧慧甚是担心,这几日大院里有好几家的孩子得了手足口症,甚至有一家孩子初期得此病时送到医院,医生一开始误以为是口腔溃疡,直到后期高烧不退,医生才发现误诊,开始急救,但是已经并发症到脑膜炎,虽说可以治好,但是会有后遗症,李慧慧想想就觉得一阵后怕。

春天,虽是处处鸟语花香,但是对于4岁左右的孩子们来说,那些活跃着的细菌是可怕的。

经过漫长的周末等待,林蔚岚终于等到了礼拜一,一个愉快又不失霸凌好朋友的日子又到了。

李慧慧因为考虑自家的小祖宗周末在家里肯定是锁不住的,介于考虑到大院里的处处滋养着手足口症的病菌,毕竟整个大院孩子是不少的,得了这个病的也是不少的,光自己得知就有3个,还有那些不敢说的呢。所以李慧慧礼拜六一大早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李慧慧爸妈退休后就回老家安养晚年了,这对中老年夫妻想的甚开,回老家养养花花,练练太极、书法,甚是神仙活法,所以说人要活着不累就得学会放下,牵绊一些自己已经无法掌控的东西,委实累了些,儿孙自有儿孙福。

林蔚岚这个周末是索然无味的,不是和外公缓缓打着太极,就是和外婆静静的给那些长得奇形怪状的盆景修枝剪叉,甚是枯燥。李慧慧也是佩服这对老娘口,难得有个孩子可以耍耍,尽然依旧如此怡然自得。大家,都是大家啊。

尽管如此,李慧慧还是熬住了林蔚岚的吵闹,拖到礼拜一才急急送林蔚岚去幼儿园。

幸而,政府幼儿园还是不一样的,毕竟都是领导家的孩子,万一出个什么事谁都担待不起。幼儿园园长还是花了大价钱请了两名儿童专家医生在门口坐着,给每个来幼儿园的孩子进行口腔检查,一旦有点异样,都是劝退回家的。

李慧慧见到这一幕,本来还是有些担心幼儿园会不会也有传染源,现在放心多了。

陈老师见林氏带着林蔚岚,连忙把最近手足口症严重性告诉李慧慧,李慧慧连连点头表示认可幼儿园的做法,林蔚岚看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笑眯眯的盯着自己,手里拿着消过毒的小木棒,准备着撬开自己的嘴,转头就准备百米冲速度。

“啊,我不要看牙,我以后再也不吃糖了”

“往哪跑啊,小祖宗”李慧慧一把抱住想要逃跑的林蔚岚。

“妈妈,蔚岚答应你,以后我再也不吃糖了,宝宝的牙不痛”林蔚岚眼泪汪汪抬头望着林氏,去年冬天李慧慧带着林蔚岚去医院看牙的恐怖画面还依稀历历在目。

“林蔚岚,你要是如此不听话,不让医生检查,我告诉你,你以后都别想见到鹿栩笙,再也没人给你读故事书了”林氏抱着已经张牙舞爪的林蔚岚。

本还是大喊大叫的林蔚岚一秒就安静,委屈的憋憋嘴,怯怯的看了看医生,又委屈的望了望林氏。

然后迈着一副即将英勇献身的步伐走向医生,心里还凶狠狠的念着鹿栩笙,小子你玩了,今天我林蔚岚受到的苦难日后定会双倍奉还。为了见到鹿栩笙,林蔚岚也是拼了。

林氏甚是感叹,女大不中留啊。这姑娘到底随谁呢。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是,鹿栩笙恰恰就在今天没有现身。可想而知,林蔚岚基本上等于把整个幼儿园掀个底朝天。

“蔚岚啊,陈老师刚刚接到鹿栩笙家里来的电话,说他生病了。可能要请半个月的假,所以啊你就不要这么着急的往老师桌子下面钻了,他真的没有来学校。”陈老师一边拉着往自己办公桌下钻的陆蔚岚一边无奈的说道,也是刚刚鹿栩笙的母亲打电话说鹿栩笙礼拜五回家后就味口不好,然后夜里就发烧不止,到医院已检查说是手足口症。

“生病了?怎么会呢,那小子可是和我保证过每天都要给我读故事书的,骗子,大骗子。”说完林蔚岚便倒地不起,嗷嗷大哭。

“我的小岚雨啊,行行好吧,陈老师这头都要炸了,要不这样,以后鹿栩笙读故事书的事交给陈老师我了,老师保证读到你满意,好不。”

“陈老师,你不是鹿栩笙,你无法给我带来快乐。”林蔚岚泪眼朦胧的望着陈老师,嘤嘤的说道。

“好吧,孩子你哭你的,老师我在旁边守着,不打扰你,免得惊破气氛”陈老师深深叹口气,好一幕儿女情长啊。

孩子毕竟是没有那多力气用来哭的,林蔚岚哭着哭着便沉沉的睡了过去,白嫩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迹。一旁的陈老师见状,赶紧轻轻的抱起林蔚岚,安放在林蔚岚带着奶香味的小床上。

即便是到了中午,陈老师也没胆子叫醒林蔚岚,心想着等孩子醒了再吃,毕竟刚经历过一场生离死别,难免会伤心过度了。等林蔚岚睡醒后便是幼儿园午睡的时间,林蔚岚的小眼珠的环顾了四周,心里还惦记着鹿栩笙。脑子闪过一个念头,于是乎,麻溜着起身下床。蹑手蹑脚的跨过熟睡过去的陈老师的头。

不费吹灰之力,林蔚岚尽然顺利逃出幼儿园,迈着愉快步伐向鹿栩笙家跑去,这孩子对认路这块不得不承认还是厉害的。也就去过几趟鹿栩笙的家,竟然熟记于心。(其实那个年代的我们,3、4岁在大院里跑,去隔壁大院跑都是常事,也不知道那时的家长咋就那么放心孩子自己在外面玩耍。)二十分钟过去后,只见林蔚岚气喘吁吁的站在鹿栩笙家门口,大力的拍这门“鹿栩笙,我知道你在家,你给我开门,别躲在里面不出声。”(这桥段怎么如此耳熟呢)

幸好,鹿栩笙周六周日已经在医院吊了两天水,鹿氏怕医院病菌多,又担心孩子在医院睡不好,一大早并把鹿栩笙接回家里了,医生开了药,并且嘱咐鹿氏每天都要去医院做检查。林蔚岚才得幸见上一面鹿栩笙。

林蔚岚在门口喊了良久,才把刚睡着的鹿栩笙唤醒,鹿氏也是见着孩子睡去了才安心出门说去附近菜市场买些菜回来给鹿栩笙调调味口。

“林蔚岚,你...”鹿栩笙紧皱着眉,踮起脚,缓缓的打开门,没想到站在门外的竟是林蔚岚。本来还有些犯蒙的脑子,看到林蔚岚更是一脸蒙圈了。

“你什么你啊,我说鹿栩笙,你这个大骗子,不是说好每天都给我读故事书的吗,怎么为了不给我读故事,还学会在家装起病啦。”林蔚岚一副大人口气说着话,却还是小心翼翼的盯着鹿栩笙有些发白的脸瞧着,想着这家伙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毕竟还是个孩子,鹿栩笙虽然知道自己是生病了,但却不知道自己得的手足口症传染的速度是极快的。

“我不是故意要生病的,林蔚岚同学。”鹿栩笙用着有些干涩的嗓子艰难的说着。

林蔚岚见鹿栩笙模样看起来确实有些精神不振,小小的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好啦,好啦,看你这样不像是骗我,本姑娘今天暂且信你一回吧,不过你得给我把剩下的小王子读完咯。”说着林蔚岚便自觉的爬上鹿栩笙的小床,稳稳的坐着,等着鹿栩笙读书给自己听。

好在小王子不是长篇小说,也不中长篇小说,好在上次已经读完了一大半了。

鹿栩笙捧着书紧挨着林蔚岚,小声的读着“如果你驯养我,那我的生命就充满阳光,你的脚步声会变得跟其他人的不一样。其他人的脚步声会让我迅速躲到地底下,而你的脚步声则会像音乐一样,把我召唤出洞穴...”

林蔚岚听着鹿栩笙的声音越发的沙哑,着实也没有听下去的欲望。

“鹿栩笙,你要是不想读书给我听,就直说嘛,干嘛读的声音越来越小,还槽的很,哼!本小姐今天不想听你读书了,我走了。你呀,就好好在家装病吧。”林蔚岚说完便蹦下床头也不回的拉开没锁上的门一溜烟的功夫就消失在鹿栩笙的眼前。(也不知道这孩子是真的体贴人还是真的体贴人呢)

鹿栩笙心里头想着这小丫头就这么独自一人来自己家又独自一人回家,心里竟还有些不放心,赶忙跑到阳台上,看看林蔚岚跑远没。

鹿栩笙刚往阳台上一站,就听到林蔚岚响彻云霄的哭声。

鹿栩笙寻声望去,只见林氏一只手拎着林蔚岚,一只手狠狠的往林蔚岚屁股上打去。

“你这孩子,就是这么不听话啊,你说这鹿栩笙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能把你迷成这样啊。”林氏不曾想到自己夜防日防,却最后还是没躲过这一劫啊。

不出意外的,林蔚岚同学在万目瞩目之下得了手足口症。当林蔚岚身患此症后,才深深体会到为什么鹿栩笙给自己读书时声音会越变越小,嗓子会沙哑。想想自己的无知,林蔚岚同学在被病痛折磨的同时,也暗暗下来决心,日后定会记住鹿栩笙的好,定要一辈子记住鹿栩笙不顾病痛还要读书给自己听的大恩大德。

此时的鹿栩笙不自觉的拉高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总觉得不知从哪儿的刮来一阵凉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