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洛城湖畔镯玉碎
作者:白残无香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0-05-31 18:35:03 全文阅读

宏远六年,元宵佳节洛城湖畔,万人空巷,满街灯火,绚丽烟花漫天而绽,洛城湖面无数泛着红烛光的莲花灯照应着彼此,无数在湖面流动的烛光倒映于湖水之中波光,粼粼潋滟生辉。

  “芫茜你快来呀!”

  “凌霄哥哥,你等等我!”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个约六七岁的小女孩带着轻快而又童稚的笑声追在哥哥的后面,芫茜充满了天真和灵动目光不停地转悠。

  芫茜称凌霄为凌霄哥哥并非他们有血缘关系,只是因为白府和凌府往来密切,芫茜和凌霄接触的机会颇多,你来我往,日久生情,算得上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虽然两个府上还没有给他们订娃娃亲,但是两家都有意撮合他们的婚事。

  然而凌霄跑的太快,芫茜根本追不上他,直到凌霄是在人群里,芫茜停下脚步,茫然无措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哥哥…”他不确定,自己的凌霄哥哥跑哪里去了,只好在人群的缝隙中慢慢寻找。

  芫茜嘴里不停地喊着“凌霄哥哥,凌霄哥哥!”

  但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她愈发的有些慌张…

  芫茜走到湖边的时候恍惚看见一个酷似凌霄的男孩,那男孩不知怎么的,一不小心失足落入湖水中,贱起水花无数,一时弄出不小的动静,男孩大喊着救命,周围站满了,围观的人,大家伙都惊呼着,想要救那个男孩,有的人拿着竹竿,让那男孩抓紧了,想借着竹竿将那孩子拉上来。

  那男孩一直在水面上扑腾挣扎着,水浪一阵又一阵翻腾着。

  芫茜以为是凌霄哥哥落水了,马上跳入水中,冰凉的湖水瞬间让芫茜感到刺骨的疼痛,然而她从背后抱住酷似凌霄的男孩“你别怕,哥哥!有我呢!”

  芫茜虽然贵为千金,但是他的爹爹从也没有将她当千金来养,该学什么救急的技能,必须学,还有一些基本的武术,也必须学。

  五岁到十岁期间,她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跟着爹爹一起武剑,学习一些简单的招数。

  本来那男孩在水中一通乱挣扎,显然他不会游泳,落在水里的时候十分恐慌,突然感觉到有人抱住自己,落在一片柔软的怀抱中,而且那女孩说话声清脆悦耳,像风中轻轻响动的风铃,让他平静了一瞬,但也只是那么一瞬,他又开始挣扎起来,连带着会游泳的芫茜也跟着一起沉沉伏伏,水一口接一口的呛。

  “咳咳咳…别,别咳咳咳哥哥,别怕咳咳咳…”

  在这种随时要窒息的情况下,男孩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女孩的劝慰。慌乱挣扎中,竟然抓住了女孩的一只镯子, 他将这镯子当做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握着。

  情急之中,湖边上的大人们递了根竹竿过来,让两个小孩抱住竹竿,他们借着大人们的力被拖上了岸。

  “唉,这是谁家的孩子啊?真是把我们给吓着了!”

  “就是!就是!”

  “大人也不看着,小朋友们,赶紧回家找爹娘,可别让他们担心啊!”

  “嗯!”芫茜大口吸了几口气之后,朝他们点点头,芫茜的状态比那男孩好很多。

  那男孩却一直在咳嗽,一边咳一边吐出水来。

  有个男人,使劲的拍着魏星韩的背部,帮把他喉中呛进的水给拍出来。

  直到众人们确定这两个小孩已经平安无事,嘱咐了几句让他们快点回家,赶紧换身衣服之类的话,大家都纷纷散去。

  被救上岸以后两个人面面相觑。

  “谢谢你!”

  “……”芫茜这才看清了男孩的面容,凌霄哥哥?

  哦!不是凌霄哥哥…

  不过不管是不是凌霄哥哥,自己好歹也救人于危难之中。

  “你没事就好!”芫茜有气无力地笑了笑,满头湿漉漉的黑发,有些凌乱,贴在额角的几缕发丝,还在滴着水珠。

  男孩看到了女孩澄澈的双眼,那女孩笑起来时,两颊酒窝深陷,两颗虎牙展露出一点洁白的牙尖,甜美至极。

  霎时间,魏星韩心跳落了一拍,魏星韩不知道这微妙的感觉是什么,这是有别于同公主相处时的感觉,有别于同其他女孩,甚至前所未有。

  他从那女孩手腕上不小心扯下的镯子,瞬间从手中滑落,他一直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将那女孩的手镯给抹下,更没有察觉到自己还握着那镯子,直到镯子从手中滑落。

  镯子和青石板撞击发出清脆的破碎的声音,在瞬间四分五裂,碎落成了三四节散落在地上。

  “我的镯子!”她双面圆睁充斥着惊惧,眼睁睁的看着镯子摔碎在地上。

  四分五裂,清脆如银玲相击奏乐。

  这是五年前她生日的时候,凌霄哥哥亲自选了送给她的!她的心情仿佛跟着那镯子碎了一地,只觉得万般痛惜。

  魏星韩本来想谢谢这女孩,然而手中镯子滑落,女孩满脸的惊奇,嘴巴张的大大的,下巴都要掉了下来,他知道他又闯祸了。

  “对对、对,不起…”

  “我的镯子…”瞬间芫茜鼻子一酸。

  “我…我再赔你一个吧!”

  “你陪不了这是独一无二的!”

  刚说完这句话,芫茜眼泪就如同不间断的珠子一颗又一颗的从眼睛里面滚落下来。

  魏星韩虽然只有十二岁,但他的思想相比于同龄人已经很早熟了,他明白出了皇宫离开他三皇子的身份之后将没有谁能够这样不顾一切不求回报的去救他。

  “我…我…做一个和这个一样的,还给你行吗?”

  芫茜也不再顾着和眼前的陌生男孩说话,开始蹲下来捡地上的镯子碎片,魏星韩也蹲下来帮她捡。

  捡着捡着。他看到了一小节镯子上刻着一个“茜”字,便将这小块藏到了怀里。

  将剩下捡到的还给了芫茜。

  “芫茜!芫茜!”芫茜听见了远处有人在喊她,他知道凌霄哥哥来找她了!

  “有人来找我了,我得先走了。”

  芫茜哭也不是气也不是,只是觉得心头伤心,捧着镯子的碎片就往回跑,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回头对那陌生男孩说道:“你还是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吧!容易染上风寒!”

  魏星韩笑了笑,看着那女孩渐渐地消失在人群里,心里想道:“以后我还会再见到你的。”

  凌霄看到芫茜湿漉漉的一身跑来,一边跑一边哭。

  “怎么回事?去我家换一身衣服吧!”

  “刚刚不小心落湖里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没受伤吧!”

  ……

  凌霄等芫茜换完了衣服之后,他俩一起从凌府出来。

  凌霄摸摸芫茜的头“芫茜!都怪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是我到处乱跑,到处看热闹才会落在你后面”

  “怪我…”凌霄抱住了芫茜。

  “哥哥,我想去河边放河灯,然后一起许愿。”芫茜不愿意看到哥哥自责,于是转移话题。

  “嗯嗯”

  凌霄想拉着她离开,去找芫陈可怎么也拉不动。

  “哥哥…”一想到凌霄哥哥送给自己的镯子已成碎片,心中憋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怕镯子的破碎代表着他和凌霄哥哥会分开。

  在她的记忆里大人们一直都切忌碎东西,怕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难道碎了镯子,她和凌霄的感情也会碎吗?

  “怎么了?”

  “镯子…碎了…”芫茜小心的把用手帕包好的镯子拿出来给凌霄看。

  凌霄明白了,他把芫茜拥在怀里“等回去,改天我亲手给你雕一个镯子,一定比这个还好看!”

  “好!”芫茜点点头。想到大人们对碎玉的禁祭,她有些后怕“凌霄哥哥,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凌霄轻轻用食指敲了敲她的额头笑了笑“傻丫头,你脑袋瓜里在胡乱想些什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听到这句话芫茜也就放宽心了,如果不想离开的话,她想她有一天会嫁给他的。

  “嫁”这个字虽然还很遥远,但一想将来某一天会和凌霄同床共枕,还是会让她脸红耳赤。

  年纪尚小却也明白了“羞涩”之心。

  两个仆人随着凌霄进入了凌府,夜深气寒丝丝小雪从天而降,转眼已是十年后。

  父亲在五年前便驾鹤西去,府中的一切事宜都开始由凌霄打理。

  在大门关上之后的一个随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折叠好的信偏偏递给凌霄。

  “主子让我转告您,切忌不可动情!影响日后行事”

  凌霄“知道了!”

  凌霄暗中收于广袖中“你们都下去吧!”

  “是”两个随从便退于黑暗。

  “西疆外敌入侵,皇帝病危朝不保夕,政务动/乱,白氏倾向保皇派,有意与我为敌,愿君暗中助力,助我统一大业!”

  烛光摇曳暗影浮动,凌霄看到了信之后将信纸对折,置与烛光火焰之上,那信纸便被火焰吞噬。

  茫茫夜色,凌霄一袭黑衣,傲然挺立于窗前任寒风舞动衣袂,十年历练他终究是等到了他筹划山河帝业的年纪!窗外白雪肃然,而在这片静谧的夜晚之后又将有数不尽的日夜辗转与山河涌动风起沧澜的变幻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