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逢不相知(一)
作者:白残无香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20-05-31 18:59:04 全文阅读

彼时的芫茜已经出落成别致的大小姐,照爹娘的说法,她应当出嫁找个好人家了。

作为白府唯一一个女孩,父母对芫茜自然也是宠爱有嘉,哥哥芫陈因为戍边立功,成为朝廷重臣,手握三十万兵力,成为大皇子器重的大臣,这大皇子又深得皇帝喜爱,将来执政天下的必然是大皇子。

白家同大皇子关系十分要好,白嘉诚自然想将女儿送到大皇子那里,促成一世良缘与此同时白家便在朝廷中有了一个稳固的靠山。

这自然比凌府更有优势,凌府的凌霄虽然执政延州,虽然年纪轻轻,但执政延州两年延州人口增加了二十多万,政治清明百姓安居,凌霄也深得民心。

即使是这样,白嘉诚早知道凌霄在朝廷中同其他皇子并无过多往来,只同三皇子有一点交际,看不出巴结讨好之意,想来他们没有深交。

强者生存,官场人心难测,凌霄并非一个合适的靠山。

原来三皇子深得皇帝心,可近几年不知为何,朝中大臣都能看的出来皇帝和大皇子都有意在削弱三皇子的权力,很多原本飘摇不定的大臣看出势头以后都开始倾向与大皇子,如今皇帝感染风寒卧病龙榻日久不见好转,呈现一种日落西山只势,而暗中各派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况且白嘉诚需要辅佐无论皇帝还是新帝治理江山大业,他都需要得到未来新帝的信任。

因为这他曾与皇上并肩作战征战沙场,生死相随患难与共只为这江山,他现在的任务就是辅佐君王治理江山,另外因为有家人在背后,他必须给他们一个坚固的后盾。

风雨飘摇,红灯摇曳,皇城之内笼罩着一种寂静与惶恐,宫女们低着头匆匆的从长廊边走过,在皇帝的寝宫之内,几个人面色凝重贵在皇帝的病榻前,一声声沉重的喘息和咳嗽的声音打破了皇宫的寂静。

太医跪在龙床前,收好了药箱,将手中的药方递给了旁边的太监张公公。

“皇上并无大碍,这药方一日三次,考虑到龙体虚弱,这方子温和但药性较慢,但五日之后应当会有所好转”

张公公接过药方,太医便背着药箱匆匆离开。

皇帝缓和了一口气说道“你们都到了”

他使劲的想坐起来,站在一边的皇后见状惊慌的走到龙榻弯腰想要帮助皇上扶正身体。

“皇上,您龙体欠安,起坐不利于病情恢复啊!”皇后关切满眼心疼说道。

皇上一抬手“朕自知时日不多,朕还有诸多事宜要交代呢!”

“皇上!您可不要瞎说啊!”皇后轻轻地拍打这皇上的背。

“皇上切不可龙言失度啊!”白嘉诚再次叩首。

“父皇,儿臣相信父皇的病会很快痊愈的!”大皇子双手抱拳跪在地上意切情深。

此时只有皇后,大皇子和白嘉诚在房间里。

“好了,说正事吧,朕做皇帝这么十四多年来你们都是朕最信任的人,白将军你随我一起征战沙场十年,辅助朕朝政二十年,朕视你如亲兄弟,希望将来新帝登基你也可也尽心辅佐他朝政之事。”

“请皇上放心,臣之忠心日月可鉴!”

“越儿你现在是我最看中的儿子,记住,今后待白将军就如同你的叔父”

“儿臣谨记在心!”

“再者便是三皇子的事,当年无论以后三皇子做什么,朕知道你的心思。平日里你们在朝廷上多有争执,只是不希望你们自相残杀,虽然他有过错,但并非大错,只是他太不顺我心了,多年前我本寄希望于他,可他为了一个只有一年之缘的女人同朕闹不和,感情用事只会坏了大事!二皇子就不说了”

至于二皇子天天沉迷于酒池肉林或者醉纸迷金的时候生活。

“三皇子不是还没有立妃子吗?怎么为了女人同皇上闹不和?”

“因为方面吴国求和,想要将二公主之镜公主嫁给三皇子,吴国虽非大国,但吴国在我们西南地区是交通和军防的要塞,同吴国联盟有益无害,将其二公主嫁过来可显示他们的诚心,谁都知道当时三皇子受我器重,可这三皇儿太令我失望了!竟然连纳妾都不肯!”

“咳咳咳…”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似乎被鬼神上身,不断折腾…

“皇上!”

“这…咳咳几日朝政大事…皆交给咳咳…你处理!”

“父皇,您别说话了,这几日只求父皇安心养病,朝中大事,皆有我和二弟三弟们处理!白叔父提出的建议儿臣也会采纳!请父皇放心安心养病!”

“朕…还有一事想请求诚将军”

“皇上您经管说,臣一定办到!”

“朕知道你膝下有一爱女,朕想给她赐一门婚事,大皇子可有异议?”

“儿臣并无异议!”

“臣…明白!”

……

“你想将女儿嫁给大皇子!”白氏夫人张彩心满眼睛惊异。

“我女儿嫁过去也是享福的,你担心什么?”

“不!你难道当真不明白我们的女儿喜欢凌霄?!”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她享受她这个爹爹给她带来的荣华富贵也要担当得起兴旺家庭的重任!”

“白嘉诚你不可以这样!”张彩心被激怒了,往桌子边走去一拂袖一屁股坐在了木凳上,一副赌气的样子。

作为母亲,曾经答应芫茜她想嫁给谁就嫁给谁,毕竟这是女儿的幸福,如今白嘉诚这样做岂不是再毁了女儿的幸福的同时,也毁了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承诺!

“这件事情,由不得我们!我也是为了我们家。”说完之后,白嘉诚对着房门低头叹息。

“白嘉诚,你这样让我如何看好你?”

“放心,这事,我自然不会强硬施加在女儿头上,十日之后皇上要给大皇子生辰盛宴,请了各大臣和皇子去参加,我也会带我的女儿去”白嘉诚微微停顿看着彩心,慢慢说道“你应该明白,我还是会尊重女儿的选择。”

“但愿吧。”听完白嘉诚说的话,彩心顿有所悟,明白了白嘉诚的意思。

“当初你答应我的时候,我说过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给你幸福!包括我的女儿!”白嘉诚带着微笑朝着彩心走了过来,就如同当年在战场上他们并肩奋勇杀敌,取得胜利那一刻他对彩心回首那一笑。

那时的彩心还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而白嘉诚比他大十岁,因为战争四处流亡,白嘉城变在征途的路上遇见了张彩心,为了报答白嘉诚的救命之恩,此后几年张彩心一直跟随在白嘉诚的身后,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潜入敌人内部。

虽然张彩心都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当年倾国倾城的风韵任未减,白嘉诚将妻子打横抱起,能娶到在他怀里的女人是他白嘉诚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两日之后,白嘉诚将自己的女儿唤来。

“爹、娘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啊?”白嘉诚与张彩心在白府的后花园流觞亭中闲聊,见到女儿走了过来,便将身边端茶倒水的丫鬟们也被遣散下去。

芫茜走到爹娘身边,一屁股便坐在石凳上,心里琢磨着爹娘为什么找她,爹娘掂量什么事情还轮不到她来参与,虽然是个大家小姐可是在父母面前芫茜和大家闺秀完全不沾边。

张彩心看着女儿困惑的双眼对她说到“茜儿你想不想去皇宫看一看?”

“进宫做什么?虽然我近日在府中憋的苦闷,但是进宫还不如出去玩呢!这样我也可以找凌霄哥哥玩”

张彩心看了白嘉诚一眼,无奈的笑笑“你看你女儿这性子野的唉!整天就知道找凌霄那小子玩”

“哎!你这话不对了,什么叫野呢?我女儿本性善良,又比别人家的姑娘聪慧机灵”

“你这白嘉诚站在哪一边的呀?”

“好了好了,爹娘你们别吵了,说正事吧!”

“茜儿,听好了,五日之后皇上给大皇子的生辰大典,各大臣都会去皇宫为大皇子贺礼生辰,爹娘想带着你去玩一番,去不去,一切意愿全在你。”白嘉诚说完以后,胸有成竹的一笑将周边的茶水端了起来悠悠然的抿了一口。

“去自然要去!”大皇子的生辰,凌霄哥哥肯定会去。凌霄哥哥虽是独善其身的小小郡守,可是他背后凌府的力量却不容小视。凌府可以说是同白家齐头并进的一大家族,因为当朝太后的弟弟便是凌霄的父亲,凌府也是太后全权保护的对象,而且凌家府上之人向来做官清明深得太后的信任。

“茜儿明白,那我就不多言了!”

芫茜略微想了一下,这皇上不是病危了吗?怎么还有心情给大皇子过生辰?难不成在为大皇子登基做准备。可是这大皇子继承还未不应该是名正言顺的吗?为何皇上还要不费心思的显示对大皇子的器重?难道有对策封不满之人在朝中?

这一切只能是芫茜的猜测罢了。可别问芫茜为什么知道皇上病危了,父亲在皇帝手下做事,芫茜的脑袋可是闲不下来的,平日在府里无聊,打听一点消息挺有意思的,而平他们白家的势力打听消息毫不费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