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媚道无双 > 第一卷 女冠
序《墨侠.道》《节鞭》之引
作者:赫赤焰  |  字数:2663  |  更新时间:2020-02-04 22:05:20 全文阅读

天暮渐弱~

西边是落日残照,美的绚灿,东边是淡淡的寒辉,即将要占据美的残像,美的醉人。

一颗流星滑落日月之间,着实耀眼,照亮了七情岭峰巅的树杆上的灰影~

夕下一人,头顶黑墨裹巾带,身着墨袍素衣长衫袖,灰布草鞋八边丝,长得五官端正气非凡,剑眉溜眼脸边痣,名曰:冯佳秀,字:一秀,江湖人称:鞭三儿。

对面战马之上骑着一人,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平眉勒着盘龙一抹额,身穿双色红战盔,赭石色箭袖,脚踏紫金小潮靴,牛眼鱼齿,三寸连鬓胡,尚上将军,陈天,字:天宇,江湖人称:尚品将军。

陈天将军极为好战,他烧杀掳掠,无所不为,真是恶贯满盈。

近日迷晕了一群坤道,不听话的女冠们独行其是,不好款待。

陈将,生杀意念!

一秀得知自己的心上人就在当中。

匕书生死决,定入陈府门柱,状书内有一条件便是放了坤观众冠。

陈将看此匕书似笑非笑,点头离去~

一秀与陈将约好在看到书信的第三天,在万物朦胧万物昏黄的戌时,在七情岭峰对决生死。

陈将如约而至。

一秀早已来此七情岭峰许久,闭目盘坐于树干之上。

马蹄之音渐进。

一秀之人跃下树杆,对立僵目。

目前之人手握方天重戟耽耽虎视,勒马而定,这陈将还算是小有风范,一人前来。

跃下马身~

当啷~

将方天画戟定立于地。

陈将问道:“你便是一秀侠士乎?”

一秀不答,伴着月光夕照,冷暖的微光,打量陈将一番,随记抛鞭引路,直刺陈将印堂~

“看鞭。”

银光弯出七条折印,寒耀逼人,似一条蜿蜒颤动的银龙扑面而来。

陈将紧握重戟,身觉冷风袭来,推戟遮挡袭来节鞭,拨挑开来。

后势一跃,端戟一震,来了一个赤龙抖鳞,勾膝抖把,退步仰身弓步。

一秀之人虚实并用惊敌胆,紧接着窜步上前,来了一个仙人抛球快出鞭。

持戟之人,翻身行步,欲身先退,来了一个横扫千军威猛把式。

“哈~”

一秀见状,踏踏踏,三步上前,躲避重戟方天刃,节鞭走势不停一气呵成,在侧面力度驱使下画出个半月弧度,钢锥击打陈将的后脑。

二人僵持近身,陈将似觉一秀无法施展击技,又感觉后脑恶风袭来,深感不妙。

“咦~!?”

陈将怪蟒翻身,将重戟,倒轮出个大弧,将画弧而来的节鞭钢头击飞,毒手尊掌,左手用力出掌拍去一秀胸膛,打出个闷哼。

“嘿——”

“好一个右旋扫千军,一技拍苍狼。”

一秀节鞭一走,用脚那么一踢,直接又来了一个童子拜佛单脚点,顺势又来了一个降龙伏虎旋风鞭。

舞动击打纷飞的银鞭,看的陈将是眼花缭乱,面目狰狞,手一急,管他是何招式,来了一个怀中抱月。

“我去你的。”

乒乒乒~

顿时间火花迸溅,是凛冽风声啊,夜空之中除了月色星芒也就是这,碰撞四溅的火花了,映出了二人的身形面容。

几声脆裂之音过后。

斜抱之戟的井刃被节鞭硬生生给破碎。

陈将惊目不定,恶声恶气道:“这是何物啊?竟碎了我得战戟~。”

陈将到托戟迈步来到战马身旁。

啪~

朝着马臀就是一掌。

战马奔去山下。

一秀不绝何意。

一秀落地节鞭,手一抖及收鞭:“陈将可有听说过这砷石?此鞭就是它不错了。”

古有一石,名曰:“砷石”,石出巅峰,一药师雪山之巅寻得灵物,后老子看上这等其物亮泽神奇,便买下收练,因道祖老子久炉炼金丹,填其砷石,一砷出八块,取物融于铁器和铜器之上,后铸造,将其七块砷钢制作精美七连环,配上一个把柄,“七节钢鞭”就此出世。

陈将诡异微笑,大惊赞道:“我久经沙场,从无破兵碎刃,汝器乃老子所练神物也,还真是非同凡响啊。”

火把光亮四腰颠来,千军万马,重甲飞骑嘶嘶而进,蹄声混杂,声势浩大,震撼不已。

关是铁骑就把“七情岭”围了个水泄不通,却还没能看到隐秘在周围和暗处的刀、弓、斧手,好大的阵势。

陈将一脸奸诈道:“我说——你的老祖可能来救你?你赢了我,我便答应你的要求,可本将军还是留不得你呀,你若放下兵刃我便让你死的好看些。”

“你若能放了“坤观”一观之人,一秀死不足惜。”

说完弃鞭投降,头脑一闪,心略有刺痛之意。

陈将视人命为草芥一般,提前设令,马下山峰,必杀坤道众人,马回身旁以为万箭穿心一秀。

陈将背身与兵卒道:“与那群处死的坤道们,一同焚了吧。”

陈将踏上马鞍,重戟一挥。

拉弓绷线~

顶峰周围暗箭飞来,画出亿万个箭羽弧度,射杀一秀。

咻咻咻~

一秀转耳侧听,极目一望,见漫天箭羽朝着自己射杀而来,当机立断,一个前滚翻,拾起地上的宝鞭,盘龙金鞭威风显,如火如茶疾当先,一个避跃梨花梅雨斩,霹雳雷声响九天,七响连三,二十一。

七情岭、七节鞭、七响连儿,这不是秀一偶然的选择,是他早就在这地利之地用着一招神威,驱风顺耳,嘘言入觉,已经听到陈将的对话,做出了反应。

七节鞭似一条七节儿绣球,引箭如秀龙。

来多少箭羽驱使多少箭羽,如同一人秀箭龙,九转乾坤道,威武的很那。

除了箭羽的声音,就是这似钢棍的嗖嗖的燥风之音。

轮出个车轮,四项八面,又舞动出个圆球,五行八法内中玄,收放随意随心变。

弓箭似已经伤不了他了,斧、刀手一跃而来,矛、戈死士围截又到。

一声大喝:“哎——!!哈~”

狂风大作天地变,飞沙走石,吹的众人睁不开眼睛。

乒乒乒乒~……

风摆莲花三道关,千夫万夫败退来。

碎盔灭甲断兵刃,丈侠七节连环鞭。

狐猫打滚过身鞭,跃上死士碎天灵。

……

即便是武功卓越的侠士,却也是敌不过这千万勇士与铁骑战兵,以及陈将抛出去的毒物“迷神”。

死士们最后一只火把被抛出手心,第一缕朝阳射出红光,照射在七情岭的惨状山顶。

死亡使一个伟大鞭侠沉寂了,对一秀来说华丽的死亡,只不过是伟大的重生。

可惜

临死前居然没能手刃了陈将。

七节银鞭就此失踪。

有人说这七节钢鞭与一秀一同丢进火堆,有人说被陈将挂在帐重被手下私自偷取,还有人说这七节神鞭随着一秀的死而断成烂铁粉泥。

  墨者教,侠客行。

  爱恨恩愁,剑起风云。

  侠情峙魔心,道者摇曳癫狂怒。

  智明异端凌云起,赤血惨白雪域流。

  道、法、阴阳者,墨者不湮,道者为尊,独尊墨学。

  扶弱天地间墨者也。

  仗义勇为、打抱不平者,侠也。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墨侠之道起于江——湖——,墨者武力也,精神而柱。

  墨庄而道,故在内心有墨意与道尊的说法。

  庄子以“齐物”的观点提出了“逍遥”的人生态度,又以“逍遥”得出与“墨侠”的逍遥观点,又推出“道”的思想主张,从而得到这孤本《墨侠.道》。

  因为“墨侠.道”内,道者的思想掺杂着墨家思想,违背庄子本身的思想理念,不予世出,后来这本书被门徒藏匿在塞外冰雪洞穴深处的夹缝之间,无人知晓,另外还附带一本一秀著的《节鞭》秘籍,秘籍内著还有玄妙节鞭的铸造方法。

  备受武术界的尊崇,有“使棍者圣也、使鞭者侠”之称也。

  这也算是庄子的一个心愿所至,侠道而合,也是体现他对《墨侠.道》最好的寄托。

《墨侠.道》与《节鞭》一洞置两处,后来白道只仅仅寻到《墨侠.道》这一本传给绣珍而已。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