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辞凤难归 > 正文
陈赤炎:还如暗香
作者:书行哇  |  字数:3247  |  更新时间:2020-05-05 18:13:11 全文阅读

陈赤炎:还如暗香

  “诶,陈大哥,挑水去呀——”

  “是呀,小炎马上去学堂了,还得烧水做饭……”

  清晨天还没亮,一处小村落里,已经忙碌起来了。各家各户都依次摸黑起来,要给自己的快要去上学堂的孩子,提早做一顿热气腾腾的早饭。

  黑夜还朦胧着村庄的影子,而其中却已经炊烟袅袅。

  陈赤炎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小地方,许是受到环境的影响,整个人的性格就是那样不瘟不火,既不会轻易生气,也不会轻易上心。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一旦喜欢上了,才最为致命。

  但说来也奇怪,王小六和祝九九也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虽然祝九九和陈赤炎性格差不多,但是却有温柔地一面。而至于王小六呢,就完全跟他们俩不一样,古灵精怪的,经常带着村里的孩子们,到处打打闹闹。

  本来三人在同一个学堂,每天都一块儿去上学。然而就在某天。王小六却不愿愿再和陈赤炎一起走了。

  因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心里就对祝九九生出了不一样的感情,他怕跟陈赤炎走的多了,他的祝九九就不再是他的了。

  而且陈赤炎还生得的一副人见人爱的好皮相,王小六是不得不提防。

  但陈赤炎本身好像就习惯了独来独往,就算身边一下没了两个伙伴,对自己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对他这种天性本就凉薄之人,心里唯一的一次悸动,可能就是祝九九及笄宴会的那会儿。

  但是在那之前,他的身边先出现了一个城里来的大家姑娘,跟王小六一样,都古灵精怪的,而且似乎根本不懂的女儿家的娇羞。

  陈赤炎已经记不得那个姑娘的名字了,记忆里只存留着,她第一次跟随家人来到他们村里时,第一眼就看上了陈赤炎,没几天还在全村人的面前夸下海口,说此生非陈赤炎不嫁。

  此话一出,每每她兴高采烈来找他的时候,若是旁边有其他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会一副了然的样子,笑着看着陈赤炎。

  更有些大人,更是在那个姑娘来找他的时候,在一边大声笑着:“哟,小炎,你小媳妇儿又来找你啦?”

  此时那个丫头也不做解释,只是回头对那人甜甜一笑,然后走到陈赤炎身边,娇羞地要去扯他的衣袖。

  陈赤炎总会被这莫名其妙的舆论,给彻底搅乱了心里的安宁。

  他总会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将那丫头一把拂开,然后冷眼看着在一边打趣的人,冷声道:“她不是!”

  那会儿陈赤炎就觉得,怎么会有这么不害臊的女子,连自己终身大事都能当作玩笑。

  可就算他再怎么说的明明白白,那丫头就好像从来没当回事儿似的,反而还仗着自己家大业大,经常给陈赤炎买来各种小零食。

  她们家的大人好像很宠她,就算她已经在大家伙儿面前夸下了这样没有一点儿矜持的海口,可他们好像就觉得,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玩笑罢了,也就任由她胡闹。

  丫头那边跟着胡闹也就算了,让陈赤炎更加气恼的是,他的父母亲,好像对这桩婚事也是极其满意的样子,看到丫头来的时候,不止一次笑呵呵地将她迎了进来。

  起初,陈赤炎也没有多在意这件事,他想着,左不过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一时生了兴趣罢了,几日不去理她,估计小丫头自己就打退堂鼓了。

  可事实证明,这从来就不是个玩笑。

  丫头的毅力不像他想的那般脆弱,就算他每次都拒绝的干干脆脆,她还是依旧高高兴兴、叽叽喳喳地跟在他后面。

  小姑娘后来甚至没有跟着她家的大人回去,反倒跟着一位将近半百的爷爷,就这样住在了这里。

  她的眼里好像就只有陈赤炎,只要她一得了空,陈赤炎去哪儿,她便跟着去哪儿。

  祝九九及笄那天,她家小院子里很热闹。

  屠夫大叔看着这样一片热闹非凡的场面,亲自杀了自家喂养了好几年的大肥猪,用来招待来客。

  陈赤炎本来是不想来的,最后硬是被王小六那个小混子给拖了过来,说是要让陈赤炎在旁边给他壮胆,实则自己却笑呵呵地将自己准备的礼物当着大家的面送给了祝九九。

  被遗忘的陈赤炎,也不恼,只是在人群外面站着,悠闲地一口一口吃着肉。

  可就是在人群中不经意的一瞥,陈赤炎的心,就像那初春刚化冰的湖面上,一尾锦鲤,突然跃出水面,转眼又“噗通”一声,没入了水中,溅起一圈圈的涟漪,难以消散。

  安静地站在人群中的那个姑娘,穿着和一直烦他的那个丫头差不多,估计是祝九九从外村请来的某家深闺里的小姐。

  她就站在人群里,温柔地笑着看着祝九九,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静静地鼓掌。

  许是隔得太远,以至于这一面之后,陈赤炎再也想不起来她的模样。

  但印象中只有一身粉色的姑娘,站在他的对面,在阳光的辉映下,周身散着一圈金色耀眼的亮光,一下就吸引了陈赤炎的视线。

  她好像还对他笑了,像春日里的暖阳,瞬间融化了她的心。

  陈赤炎就这样着了迷似的,在人潮散去后,想要去寻找那个让他怦然一动的姑娘,可她却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但是她身上仿佛有一种淡淡地幽香,他总觉得自己曾在哪里捕捉到过。可就是这抹暗香,让他久久沉浸于自己给自己编织的梦中。

  一眼惊鸿,过后还是常态,只是他在自己的心中,悄悄埋下了心悸的种子。

  后来听说军队招兵,陈赤炎就这样跟着王小六跑路了。

  一方面是想出去见识一下,一方面却又藏了私心,想要摆脱那个“烦人精”。

  谁知道去了军营里没几日,他就忽然有些莫名想念身边那个叽叽喳喳的丫头了,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出来,他就立马断了这念想。

  他以为只要他来了塞外,那丫头就会这样彻底放弃对他的喜欢。

  谁知道在某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他正好在值岗,老远就看到雪地的尽头,渐渐出现一个一摇一摆的小身影。

  是她,她独自一人跨过了山川河流,在寒天雪地中,最终在他的面前,不住地搓着被冻红的手,却冲他笑道:“边关天凉,我给你带了些厚衣服,还有一些你爱吃的小糕点。”

  本来他知道自己是不该接受的,可是看到在雪天里瑟瑟发抖的她,他就觉得心窝一暖,鬼使神差地就受着了。

  包括后面她一个月来一次,他渐渐都觉得习以为常。可是在其他将士面前,他总表现地很不在意地样子。甚至在听说,她在来的途中,遇到了山贼,他都当作无关紧要,冷着眼摇头道:“小姑娘罢了,终究是受不住苦的。”

  别人这样问他,你难道不担心她是死是活吗?

  他说了什么呢?他一边忙着擦自己的枪,一边冷着声音说:“和我没关系。”

  别人听了只是唏嘘几句,但也幸好只有旁人听见。要是姑娘在的话,说不定就在那个冬日,彻底寒了心。

  可是陈赤炎又从来没有对旁人说过,在听到她遇到山贼的消息时,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要亲眼看看那个姑娘是否还健在。

  他想念她的笑容,可是他谁也不愿说。就连对自己,他也不愿承认。

  于是来年,他就迫不及待的回了小村庄。他和王小六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凯旋而归,王小六和祝九九诉说着思念之情时,他问旁人,她呢?

  自从看到大家的那一刻,他就着急地在人群中寻找着那张熟悉的脸。

  然而方才还大声笑着的人们,听到他的话后,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

  他们有的人眼神躲闪着,打着“哈哈”说她回家去了。可是陈赤炎不依不挠,依旧坚定着眼神问,她呢?

  她死了,就在去给他送东西的路上,被一伙儿山贼,逼下了悬崖。

  有人道出了真相,可陈赤炎一点都不相信。直到他把整个村庄都翻遍后,才发现那个丫头就像从没来过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陈赤炎一直以为自己心动的是那惊鸿一眼的姑娘,可是等到后来没了丫头,他才发现自己却是那么思恋。

  他这一生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后来在成为沉衍的时候,能想起来春日里那抹幽香。

  他早该知道的,丫头本就是大家闺秀,而祝九九认识的大户人家的小姐,也只有丫头一人了。

  丫头就是让他心动的那个姑娘,只是他不敢承认罢了。

  而这世间,能那样奋不顾身爱他的,从来都只有丫头一个人。

  所以从来就没有其他人,他自己以为心动的是旁人,自始至终都只是凤兮。

  在这场爱情里,相比于凤兮的炙热,他就是胆小的那一方。对于凤兮毫不保留的诚炽爱意,他犹犹豫豫,心动却又不敢接受。

  纵使他是万人瞩目的上古战神,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怕的就是自己对凤兮的感情。

  上天给了他两次机会,一是陈赤炎,而是沉衍,他不肯珍惜,所以凤兮越走越远。

  直到他真正看清自己的内心时,却怎么都回不去了。

  这带有救赎的爱情,好像注定了不会圆满。

  在他以自己的灵魂汇聚散落世间的凰魄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好久以前,仙魔大战的时候,天地间,凤兮小小的身躯扛着他,一步一步走向水源……

  好像又闻到了那一抹熟悉的幽香,他伸手想抓住,却怎么都没了力气。

  如果能来有来生,他希望,还如当年暗香,没有救赎。

  (番外完)

书行哇
作者的话

可以看了哈哈哈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