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承蒙时光不负你 > 正文
第036章 寒假&方向
作者:橘苗  |  字数:3312  |  更新时间:2019-12-11 14:02:49 全文阅读

“很谢谢你们听到有关我不好的话,站在我这一边,帮我跟其他同学解释。”

“很谢谢你们看出我的不高兴后安慰我,给我讲笑话。”

“很谢谢你们看见我很高兴的喊我名字。”

“好!”阙梦佳带头鼓掌,“苗,你说得真好,咱们是朋友嘛,当然要喊你啦。以后我们走在路上都要打招呼啊,这个一定要的。”

“就是,尤其是你哦,分了班,路上碰见了可别假装不认识我们这群疯子哦!”龙菲指着鱼礼苗笑道。

103寝室嗨到零晨大家方才钻进被子里面睡觉。

周三午间——

文理表格全部都已经上交。

鱼礼苗和顾赢几乎没有悬念选择了理科,纪蓝选择了文科,陆小密和她的好闺蜜一起选了文艺。

学校办事很有效率,第二天下午吃饭的时间就广播通知各班老师带着学生一起重新分班和寝室。

这天很冷,还下着雨,大家都穿着羽绒服,或是戴上帽子或是围巾,穿梭在寝室走道上,来来回回,其间无不是抱着一大堆东西。

看见室友时候的心情是复杂,就如同看见前任那般。

各班的老师也会帮忙,但也会掐着时间催促,无非是希望大家能够在预备铃敲响之前,都能够回到教室。

雨声滴答滴答,颗颗粒粒落在地面上,冒出一个泡泡。宿舍门口的两棵合欢树随着风摇曳,雨中还有人打着伞进进出出。

崭新的寝室,不会像开学那样每一个床铺都贴上了同学的名字,你我她之间或许认识,或许根本不认识,有人的会一起商量,一个萝卜一个坑。

有的寝室则不同,没有商量,谁的动作快,谁就可以睡到自己想要的铺。

鱼礼苗觉着自己是幸运的,她的新室友虽然不认识,但属于前面哪一种。

洪玄和她同班同寝室,两人相视一笑,都想起了昨晚阙梦佳所说的缘分二字。

新的班级,班主任还是牛老师,鱼礼苗登时觉着她看起来特别亲切。

晚自习大家都在相互认识,相互八卦,坐在靠边前排的鱼礼苗还是一如既往的慢热。

离假期越来越近,不少同学提前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箱带回去,等到真正放假的那一天,仍旧有不少学生左肩挎着书包,右手拎着大包小包,还要提着笨重的行李箱中宿舍拖到车站站牌下。

鱼礼苗之前带回去不少东西,离校也没有多少负担,倒是走在路上她看见纪蓝一手提着一只行李箱,身后还跟着陆小密。

“嘿嘿,看什么呢?”顾赢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非但没有带上任何东西,就连学生最基本的书包都消失不见。

鱼礼苗扭头看了眼他的背后,“不知道人还以为你这是来学校玩呢。”

顾赢耸着肩膀,很大方承认自己的懒惰,“苗苗同学,咱们又是一个班哦。”

“嗯。没什么好奇怪的。”鱼礼苗说完,伸手绕过伸手托起书包的底端。

顾赢见状,干脆利落夺过她的书包背在自己的胸前,“哇握,看起来挺轻的,原来这么重啊。”

“我自己可以背,你还给我。”

顾赢偏不还,倒着跑,还一面冲着鱼礼苗做鬼脸,“你来追我啊。”

“顾赢,你停下来,还给我。”鱼礼一只手抱紧了自己的二呆,一只快一米长的史努比,生着气跑起来,“顾赢你还给我,顾赢。”

“啦啦啦,你来追我啊,追到我就还给你。”

陆小密和纪蓝已经站在车站牌底下,两人几乎同时小幅度扭头看见对面正在追逐的两人。

“他们两个看起来好配哦,蓝蓝你觉着呢?”

纪蓝撇着嘴:“哪有?”

陆小密侧过头龇牙瞪了眼纪蓝,“哪儿没有?他们现在还是同班呢。”

“我知道。”

陆小密心想:至于这样不爽吗?都不问问我还适应不适应现在的班级,就知道看鱼礼苗,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哇?

“哎!纪蓝,你们比我们早耶。”顾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手扶在纪蓝的肩膀上说道。

纪蓝没好气推开他的手,“你也是的,抢鱼礼苗的书包干什么?”

“你想什么呢?”顾赢要笑不笑,回头拉过鱼礼苗的手,“你都不知道这只书包有多重,就她那个小胳膊小细腿的背它不累死啊。”

鱼礼苗小脸通红,“顾赢,你把书包还给我。”

“不还就不还。”

鱼礼苗歇口气,不跟顾赢说话。

纪蓝:“车来了。”说罢,他拉住鱼礼苗的手朝着公交车小步跑去。

“哎,你们犯规,说都不说一声。”顾赢抱着沉甸甸的书包追上去。

陆小密一个人在寒风中凌乱,她突然很不想和他们一起挤公交,干脆留在原地,掏出手机联系老头子,让他马上来学校接自己回家。车路过她的时候,她不忘挥着拳头对着后车门的纪蓝。“哼哼!蓝蓝你等着,可恶!”

凌霄霄拖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出了校门,艰难走完上坡,发现陆小密竟然破天荒等公交车,逆着风,心想:哎,也是够拼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什么才知道这个道理咯。

那年的冬天很冷,来得也很早。

寒风无处不在,缩进被子里面双手双脚要好久之后才会有温度,或许一宿都是冰凉。

鱼礼苗想,或许自己是冷血的动物,所有才不容易有温度。

她想念雪,不禁想象,若是自己还住在曾经的小镇里面,十二月初就会下雪,那雪很软,由风飘在脸上,发丝上,和画中的模样相似,就着糖果还可以吃。

在梦里面她被掩盖在一层厚厚的雪中,呼吸逐渐变得急促,大脑开始缺氧,她闭上眼睛试图用手去抓住周围的东西,可握在手心内的雪很快变成了水滴。

等她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同时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其实自己在做梦。她抱着并不暖和的被子坐起来,对着空气开始笑。

假期开始了,在一场梦里面鱼礼苗更加想念下雪。

母亲在超市上班,基本上没有节假日,依旧按照以往的班次上班,而父亲学校的初二生要补课,所以也不在家。

鱼礼苗享受一个人在家无拘无束的时光,想写作业就写作业,想看电影就看电影,饿了就随便吃点,渴了就冲上大一杯牛奶捧在手里面一边暖手一边喝进去暖胃。

能够宅在家里面她万万不会出门,就算是嘴馋想要吃点水果或是和酸奶什么的,她断不会为了嘴巴的寂寞妥协。

和同学约着一起出去嗨皮,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打开电脑看电影她很少会打开QQ,所以就算漏看了数百条顾赢还有纪蓝发送来的消息也是一件对她来说很正常的事。

全世界,小世界里面鱼礼苗只有她一个人。

处在外面世界的纪蓝,暗自揣测鱼礼苗在家干嘛,为什么迟迟不回消息,难道是跟着叔叔阿姨一起回小镇了?

再一想,他不安地转动椅子,手不由自主敲着桌面,“听爸妈说,小镇划到开发的地区里面,现在都已经被挖了一半,应该不会回去才对。”

想归想,纪蓝披上了一件外套,打算登门去找鱼礼苗。

电梯迟迟不上来,等到它终于开门,陆小密从里面走出来,手托着两顶类似圣诞老人的帽子,笑嘻嘻拦住纪蓝。

“送给你。”

纪蓝没伸手,偏头望着窗户,“外面又没有下雪,戴什么帽子?”

陆小密拉着他的手走到窗户边,“你自己看,昨晚就开始下雪了,你居然不知道。”

纪蓝惊呼了一声,满眼都是雪花在飘,“我还要写作业,帽子就不要了,你回去吧。”

陆小密把准备给送纪蓝的那一顶帽子塞进他的怀里面,“不要也得要,才放假呢,你就知道写作业写作业,我和胖子他们约好了,今天去万达看电影,一起去吧。”

“我不爱电影。”

陆小密揭穿他的谎言:“你明明就很喜欢看电影,为什么非要骗我?”

纪蓝无力解释,轻描谈写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在影院里面看电影,你别闹了。”

“蓝蓝,你可以不可以不要这么讨厌啊!”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刚刚一定是准备去找鱼礼苗。”陆小密盯着纪蓝关上门也不请自己进去坐坐,迫不得已走进了电梯恨恨地想着。

外面世界那么大,我才不会因为你放弃一切呢!

这是陆小密警告自己的话,也是一种心愿,但心愿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就像是她很少能够做到不把纪蓝当一回事去玩和朋友玩耍。

胖子还有凌霄霄都是纪蓝和陆小密共同的朋友,尤其是胖子,平时用零食诱惑几下,陆小密就可以知道很多关于纪蓝的事情。

可现在不同,用陆小密的话说,他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抛弃纪蓝居然选理,更离谱的是和鱼礼苗一个班。天知道这个是孽缘还是怎么滴。

胖子耸着自己肥硕的肩膀表示无语。

而凌霄霄直接忽视。她与陆小密截然相反,中性这个词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似得,穿衣打扮还是谈吐之间跟男孩子几乎没差,比男孩子还要直接。

每每听到陆小密强拉着胖子聊感情的事,她都嗤之以鼻,假装自己耳聋什么都听不到,埋头认真啃薯片。

三人聚在一起,十有八九都是被陆小密逼疯了才松口答应。

可这些陆小密从来都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就好像她自己从来不会承认纪蓝对待自己只不过比一般的同学好那么一丢丢而已。

她的固执,让纪蓝很头痛。

“不可以,我已经习惯跟在蓝蓝身后了,他就是我的方向,没有他,我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

陆小密常常在心里面重复这句话,重要性可以参考菠菜对大力水手的作用。

有趣的事情新鲜程度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只有三分,过了这个度,或许你就不爱了,或许爱得就不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