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凰权至上 > 正文
第1章 回京
作者:南州花主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19-12-02 16:37:48 全文阅读

东暖阁里,当今皇帝建元帝正在批阅奏折。

建元帝虽然年过三十,就连膝下的太子也已经娶妻,但一张英俊、刚毅的面庞却看不到半点岁月流逝的痕迹,一双墨眸精光内敛,龙章凤姿,蜂腰猿臂,渊渟岳峙,天威难测。

内监冯会悄默声走进来附到建元帝耳边低语:“陛下,雍和县主的车驾已经进城了,此刻应该到大长公主府了。”

建元帝批改奏折的手一顿,吩咐冯会:“前两日高句丽进献的贡品,挑些好的送到姑母府里去,还有内库里的两株红珊瑚盆景,也一并送到姑母府上。晏和舟车劳顿,今日就不必进宫谢恩了,让她休息好了明日再来见朕。”

“是,陛下。”冯会领命而去。着人准备好了赏赐,冯会亲自领着人前往大长公主府。

陛下恩宠雍和县主。

世人都以为陛下是因为太子悔婚觉得皇家亏欠了雍和县主,只有冯会知道,陛下对雍和县主藏了不可说的心思。

以前碍着太子,碍着辈分,陛下藏得很好,但自从陛下得了江南的消息,知晓顾家老夫人动了亲上加亲的心思、有意聘外孙女为长孙媳,这势在必得的心思就再也不想掩藏了。

一辆跟着数十护卫的翠盖朱鸾马车停在大长公主府正门前,谢晏和撩起车窗上挂着的棉布帘子,望着大长公主府门前悬着的朱红牌匾,阔别三年,竟有几分陌生之感。

府门外的下仆拆下门槛,马车长驱而入。到了二门前,谢晏和上了小轿,由婆子们抬往平安大长公主所住的春晖堂。

谢晏和下了轿,一眼看到大长公主的贴身女官秋姑姑亲自候在门外面。

秋姑姑见了谢晏和下轿的身影急步迎了过来:“县主怎么瘦了这样多?大长公主见到您还不心疼坏了。”

秋姑姑从大长公主幼年起就陪在大长公主身边,一辈子没有嫁人,身上还有正四品女官的封号,谢家上下都要敬这位姑姑几分。

“秋姑姑。”谢晏和没想到会是秋姑姑亲自迎了出来,因此福了福身,行了半礼。

秋姑姑连忙侧身避过:“哪敢当县主这样的大礼,外边冷,快随我进去吧。”说着亲自撩起帘子。

谢晏和进了屋,烧着地龙的屋子里,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丫鬟上前替她解了白狐狸毛大氅。

谢晏和顺势环顾了一下花厅,只见春晖堂里挤满了人,大伯母崔氏,三婶母孟氏,大堂嫂小崔氏,三堂嫂韦氏,四堂嫂杜氏,五堂嫂郭氏,两个堂妹,甚至就连出嫁的大堂姐蔡国公世子夫人、二堂姐长兴侯夫人都在。

只怕还是为了三年前那桩事,唯恐她想不开。

谢晏和心下酸涩,乍见亲人的疏离感被冲淡了不少,她跪在侍女铺着的软垫上,一双明眸含了泪:“祖母万福金安,孙女不孝,让您挂心了。”

大长公主这一生就没掉过几次泪,见到弱质纤纤、仿佛风一吹就倒的孙女,眼眶一红,顫着声儿道:“好孩子,快起来。”

秋姑姑连忙上前将谢晏和扶起来,拿着帕子为谢晏和擦泪。谢晏和情绪稍稍平复,和厅里的亲人们一一见过礼,就被大长公主搂在身边。

“可怜的孩子。”大伯母崔氏拿着手帕拭泪:“这一趟出去受苦了。”

谢晏和摇摇头:“大伯母,外祖母对我很好,我只是想家。”

顾家远在江南,谢晏和从父母去世后就被大长公主接到身边教养,和外祖家的人并没有见过几面。

三年前,太子悔婚另娶,谢晏和沦为了上京城的笑柄,大长公主怕她受不住那些闲言碎语,将她送去江南外祖家。她虽然和顾家血脉相连,在这三年里,她在顾家倒更像是个客人。

如果不是这次要回京备嫁,祖母或许根本不会让她回来。想到这里,谢晏和泪落纷纷,哭成了一个泪人。

大长公主见她哭成这样,虽然心疼,却毫无办法。

悔婚的那是太子殿下,国之储君,未来的天子,大长公主不是只有这一个孙女,就算辈分上占着优势,也不敢去跟储君讨公道,为了这一大家子人,也只能委屈孙女了。

平安大长公主虽是皇室公主,为人却慈和公正,宽严相济,又不像是别家婆婆喜欢磋磨儿媳,也不爱给儿子塞人。

府上的三位郎君包括已逝的二郎君都没有妾室,就连孙辈们也只是守着妻子一个人,因此府里人亲如一家,平日里连个磕绊都没有。

对着父母早逝的谢晏和,全家人都和大长公主一样,对她怜惜不已。

屋子里顿时好一阵嘘寒问暖。

就在这时,大长公主身边的婢女芳草领着冯会过来:“殿下,圣人有旨意。”

屋子里的人共同一怔,谁都没想到皇帝身边的第一红人冯会悄无声息地就进了府里来。自从儿郎君去后,这是府上多久不曾有过的荣光了。

还是大长公主见机快,连忙从罗汉榻上起身,对着芳草低斥道:“冯中贵过来怎么也不差人通禀,怎么当的差。”

大夫人崔氏是最能猜透婆婆心意的,连忙接话道:“冯中贵,下人失了礼数,有所怠慢,还望中贵见谅。”

“殿下和崔夫人太客气了。奴婢怎敢当殿下您如此大礼。”冯会微微含笑,视线落在一旁扶着大长公主手臂的谢晏和身上,心下就是一惊。

三年不见,原本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豆蔻少女彻底长开了,雪肤花貌,美艳绝伦。

看上去虽然弱质纤纤,楚腰不盈一握,但那挺翘的胸脯、修长的双腿竟是不输给花信年华的女子,真是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此刻垂眉敛目地站在大长公主身边,犹如美玉盈光、明珠生晕,衬托的整个内室彩绣辉煌。

“雍和县主接旨。”冯会打了一下手里的拂尘,开始宣读礼单上陛下一长串的赏赐。

等他念完了,谢晏和领旨谢恩,冯会亲手把人扶起来:“县主,陛下念您舟车劳顿,让您今日暂做休整,明日再进宫谢恩。”

谢晏和一双眼睛红红的,听到冯会所言,她低垂着一双明眸,轻声说道:“冯中贵,我身份尴尬,还是不去宫里讨人嫌了。”

大长公主没想到孙女这么大胆,连建元帝的旨意都敢拒。

建元帝那是什么人,当年他起兵勤王,太和门的血洗了三天三夜,兄弟、侄儿全被他杀了个干净。虽说他登基为帝后内固皇权、外平四夷,却穷兵黩武、杀伐任性,朝中重臣都不敢掠其锋芒,任是几朝元老都一个个把自己缩成了鹌鹑,自己孙女却当着建元帝的亲信冯会的面儿公然抗旨,这是、这是要招祸啊!

县主离宫三年,这是和陛下生分了。然而这等贵人的事,冯会可不敢擅专。

出乎大长公主意料,冯会的态度却是尤其的和蔼,甚至言语里带着几分不着痕迹的恭敬:“县主多虑了。陛下说了,这内宫并非太子和太子妃的天下,有陛下在一天,无人敢为难您。”

大长公主心下一惊,眼神顿时和冯会撞上,冯会眼睛里透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味道。

那一瞬间,大长公主的衣裳都被冷汗湿透了,她不敢深想,连忙点了点孙女的额头,含笑嗔道:“眠儿,陛下这样宠爱你,你不可任性。”

祖母发了话,谢晏和知道自己逃不过去,只能点点头。

见谢晏和不再拒绝,冯会脸上露出笑意,跟大长公主告辞。

长媳崔夫人亲自将人送到府外,目送冯会上了马车,才步履匆匆地回府。

到了内堂,堂上静寂无声。

大长公主让婢女送谢晏和回房休息,又屏退了几个小辈,堂上除了秋姑姑之外只有三夫人孟氏。

大长公主闭合着双目,由秋姑姑捏着肩膀,保养精细的脸庞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崔夫人亲自给婆母沏了一盏茶,和三夫人孟氏交换了一个眼神,略带犹豫地开口:“母亲,陛下近来对太子很是不满,冯会今日又说了这样的话,陛下他……”

大长公主睁开眼睛:“圣意难测,太子之事,谁都可说,只有我们谢家在太子之事上不能多说一个字,谨言慎行,才不会为家里招祸。”

“母亲,太子和晏和自幼订婚,却在三年前悔婚另娶,那陈蓉除了是先雍王妃侄女、太子表妹,又有哪里比得过侄女。更何况,太子生母陈氏陛下至今没有追封,陛下天下至尊,先雍王妃却还是王妃之位,这不得不令人思量。”

三夫人孟氏是大长公主外甥女,生母乃是长宁大长公主,在婆母兼姨母面前一向得宠,即使明知婆母不悦,有些话仍是不吐不快:“陛下登基之后虽然并未采选、纳妃,可膝下还有一个三皇子,晏和嫁不成太子……”

孟夫人话还没有说完,大长公主手里的茶盏已经摔到孟夫人脚前,清脆的碎瓷声吓了孟夫人一跳,她刚要开口说话,却在大长公主阴沉的面色下噤了声。

“孽障!太子和二皇子也是你能议论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