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执梦入凡尘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还你自由(二)
作者:苏小九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57:17 全文阅读

“瑾,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还有……你心里的想法,我似乎也感受到了。”豆豆边说就边在竹瑾身上使劲地来回蹭着,仿佛怎么都蹭不够一般。

“你说,你听到了我内心的想法?”

“隐隐约约的,也不是特别清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了……”

“我能告诉你,我也是因为感受到了你内心的想法才找到这里来的吗?”

“还说呢,之前你明明就在这里停顿过,你是真的没看见我吗?”豆豆有些埋怨道。

听到它这么说,竹瑾确实有些惊讶:“啊?我太着急了,真的没有注意到。你知道吗?我都以为你去了菜园子,还特意进去转了一圈的。”

“噫~那里的黄瓜好恶心,我才不要去!”

“知道啦!我们走吧,外面有些冷。我们回去讨论一下‘解契’的问题。”说完,竹瑾抱着豆豆的手又紧了紧,生怕再次把它弄丢了似的。此时的豆豆对要与竹瑾“分开”这件事已经没有那么抵触了。其实它冷静下来后仔细想了想,竹瑾也说的也没错,谁没有需要独处的空间或时间的时候呢?不过,它还是想趁机再敲她一笔。

“那……今天这事,你打算怎么补偿我?”此问一出,豆豆的眼中便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光。

相处十年,竹瑾哪里会不知道它的小心思。不过本来就是件小事,它既有要求,自己去满足就好啦,何必非要与它较真呢?接着,她便宠溺地问到:“那你想要什么补偿?”

“鱼!”豆豆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就讲了出来,然后就是好一顿的唠叨:“你不知道,来这里两个月了,没有哪一天不是素斋。即便大师傅们做的味道再好、口感再逼真,那素的始终还是素的嘛!你看,你看,人家皮毛都没以前那么光亮了。”

“好好好!那我们明日捉鱼去如何?”

“这寺里的鱼不是不让碰嘛?”

“傻猫。寺里的不让,寺外的可由不得他们哦!”说着,竹瑾就在豆豆的脑门上轻轻点了点,然后它脑门上的毛就这么被竹瑾戳出了个小窝窝,像极了第三只眼睛,既可爱又好笑。

“傻瑾。我们还在天慈寺的结界内,但凡是这结界内的地界,那可都是属于他们寺的。”被戳了脑门的豆豆这下也不甘示弱地伸出了小肉垫子按到了竹瑾的脑门上,可惜竹瑾脸上没毛,戳不出它那样的效果。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我说的寺外可不就是结界外嘛!明日我管师父要个进出结界的法子,咱们不就可以去寺外捉鱼了么?”

“对哦!这个好!这个简直太好了!”说完,豆豆就不由自主地咂吧了下嘴,它实在是太想念那鲜美的味道了……

回到禅房后,竹瑾又马不停蹄地去找来了她的两个师父,在师父们的帮助下,她与豆豆成功的解除了契约。

“原来,我与你真的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结了契啊?现在你感觉如何?反正我感觉我的灵力容量瞬间小了许多。”

“回来了!我的灵力回来了!”放下了被抛弃的心理负担的豆豆在拿回灵力之后高兴得直转圈圈,它围着竹瑾与她的两个师父不停地跑动着、跳跃着。

“要不你现在出去跑一圈试试?记得离我远些,这样才能验证你的灵力是不是真的回去了。”

“得令!”豆豆嗷嗷叫着就冲了出去,只不是这次的它是欢呼雀跃着出去的。

没一会儿,小旋风似的豆豆就回来了,在它的脸上写满了兴奋:“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我一口气跑去了凉亭,还特意去捉弄了那些小虫小兽,灵力都丝毫未减!瑾,你真的太好了!”接着,它就一个虎扑跳到了竹瑾的肩头,然后又跳了下来,在地面上噔噔噔噔地来回跑动着,没一会儿又蹿到竹瑾的身上,稍稍待一下又继续跳下来东跑跑西跳跳……

没有了豆豆灵力的加持,明天起可要加紧扩大自己灵力的容量喽~!竹瑾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乐不可支的豆豆一边在心里为自己定着新的任务目标。

很快就来到了次日清晨,兴奋了几乎一晚上没睡的豆豆此时依旧没有任何睡意。

“瑾,准备好了吗?进出结界的法子你问到了吗?我们要不要出去溜达溜达?”

晨练结束的竹瑾刚睁眼就听到了豆豆一连串的问题,还见到它凑近过来的大脸,那急切的模样又傻又可爱,让人忍俊不禁。

“法子早就问到啦!昨夜你出去那会儿我就问过师父了。等下我们吃些东西就出去。吃饱才有力气捉鱼嘛,你说是吧?”

“是了是了。瑾说得对!”取回了灵力的豆豆简直是片刻都消停不了,听得竹瑾还要吃了东西才出去,它迈着小碎步哒哒哒哒就又跑远了。反正它是要留着肚子吃鱼的,饿这么些时间不碍事,趁着这个空档不如再去玩一会儿。

在与师父们打过招呼后,竹瑾便寻了豆豆一同出了结界。

不得不说,天慈寺的结界是真的做得好。竹瑾与豆豆才将踏出结界,那可以上山进寺的入口就消失不见了。明明山还是那座山,可上山的路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变了。

从结界出来之后,竹瑾与豆豆便直奔主题。就在豆豆大快朵颐之时,它与竹瑾同时发现了山林中的异状,一人一猫对视之后立即寻了个隐匿的位置躲了起来。

“你们幕天寨还真是不要脸!怎么?照你说的,你们见到的就都是你们寨子的,那这大河山川都是你们的,你们也搬回你们寨子去呀!”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正在咒骂着,同时兵戎之声也不绝于耳。

幕天寨?这三个字竹瑾在这十年里听了不知道多少次,从来就没听到过它们与好的词沾过边的话,要么就是强取豪夺,要么就是欺男霸女,要么就是臭不要脸,要么就是野蛮至极……总之,一个“坏”字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斑斑劣迹。

这时,一个十分无赖的声音打断了竹瑾的思路:“小娘子,你骂吧,你骂得越难听,我就越高兴!看来,你对我们寨子了解不少嘛!我看你生得细皮嫩肉,你身边的这个小白脸也是细皮嫩肉,你跟了他有什么好?不如你俩都跟了我,说不定在我心情好的时候还能放你和你的小白脸卿卿我我一番。”

竹瑾循着声看去,一群家丁护卫与幕天寨的人正打得不可开交,在他们的圈子里正站着一个十五六岁光景、身着粉装、气急败坏的小女子,她的身旁立着一位与她年纪相仿、书生模样的男子,在他们对峙的一边是个满口黄牙还癞着头的男人。

“你!你臭不要脸!”那着粉衣的小女子气得想要冲上前去教训那无赖,可是小书生一直将她拦着,生怕她过去了就是羊入虎口。

“我是不要脸啊,可我要你就行了呀!来吧!你过来啊!我的小娘子,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敢当着大家伙的面将你扛了回去。我跟你讲,你要是跟了我,我保证你每天都能吃香的喝辣的穿漂亮的,你想要什么丹药我都给你!过来吧!我就喜欢你这种投怀送抱的!”说着,癞头就张开了双臂向那女子扑了过去。

“呸!”女子狠狠地啐了那癞头一口,接着将小书生往身后一拽,掏出一柄短刀就往癞头胸口刺去。癞头一看刺来的不过是把短刀,心道这小娘子怕是不知道你癞爷我擅长的就是近战,看你那柔弱无力的模样,恐怕刀都不怎么会使吧?因此他躲也不躲,继续往前冲了过去。他计划着等那小娘子快要近身时自己就打掉她手里那把短刀,趁机还可以将她顺利揽入怀中。

一想到下一刻就可以温香软玉在怀,那小手……那软软的腰肢……啧啧啧……妙不可言呐!

谁知道,那女子手里的短刀就在快要近他身时突然化作了长剑,又快又狠又准地插进了他的心脏。在那剑身刺入胸膛之后,癞头明显感觉到剑身上立即探出了一圈倒刺。只见那粉衣女子将剑一抽,癞头的心头血就像喷泉似的洒了遍地。癞头在倒地时还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女子,可惜他再不敢相信也只能认命了。紧接着,就见他从喉间咯出一口鲜血,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粉衣女子身边的小书生还是一脸震惊模样时,还在与护卫打斗着的一个蓝衣女子突然停了下来,喊了句:“徐癞子!”接着就冲到了那已经死得透透的的癞头身边,在他身上摸索起来。

她边摸索还在边骂着:“真没出息,跟他娘的没见过女人似的。老娘早就说过你的命会丢在女人手里,果不其然吧?”只见她一只手在癞头身上摸索着,另一只手还拿着武器游刃有余地跟护卫对抗着,竟连一丝慌乱都没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