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贺礼全毁了
作者:橘酒酒  |  字数:1467  |  更新时间:2020-01-02 18:33:08 全文阅读

她水汪汪的杏眸眨了眨,又眨了眨,终于眨出几分无辜。雪白柔弱的手一松,细心地帮他抚平衣服上的皱褶,假笑着道:“奴家救了公子,您一定要以身相许呐。”

一向讨厌女人的司辰夜脸色霎时变黑,像看到了什么怪物,猛地拍开她的手,起身将她掀翻在地,低喝道:“放肆!亦珩,将这……”

“公子!”白雁回立马打断他后面的话,从地上爬了起来,把破皮出血的手掌伸出来展在他眼前,傻兮兮地讨好道:“为了救你我手掌都受伤了,女孩子毁了容以后会嫁不出去的,你不答应我就算了,怎么还想责罚我啊?”

“……”呵,还能看懂人脸色呢,那刚刚作什么死?

司辰夜眉心突地一跳,脸上冷得如冰雕,压根懒得看她手上那点小伤。本来他已经攥紧了佩剑,打算一刀劈下疯马的腿,她倒好,自作聪明砸得他背脊都隐隐作痛,还敢胡说八道!

白雁回眼珠转了转,没有再继续刺激他。

她又不傻,今天是来给五皇子君玄曦送寿礼的,要干的事还有很多,才没空和司辰夜这黑心货较劲了。

对付司辰夜这种王八蛋,无论用武力还是身份都干不掉的,只能在背后阴死他!

心里想了一万个干掉司辰夜的办法,白雁回神清气爽,微微弯身行了个礼,指着不远处的破马车,继续假笑道:“既然公子无事,那我先进去了。”

司辰夜一脸嫌弃地让属下帮自己整理装束,才拢起眉心,却在认出那辆马车是出自哪个府邸后,眯起了眼,也没再说什么。

这女人竟然是白家的人,白家还有利用价值,那就没必要对她做什么了。

白雁回无视身后凉嗖嗖的眼神,一溜烟跑过去收拾贺礼。

上好的江南织锦散了一地,金寿桃虽然染了灰,但问题不大,只是这只绣金锦盒里的东西……

白雁回舔着唇,紧张地打开了盒子,传说中柳安南雕的东陵暖玉鸳鸯镯子碎成了三块。

“二姐,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

身后清脆的嗓音吓了她一跳,再一转头,白府三小姐白初桃和白将军白千城已经到了。

白初桃夺过染上了灰迹的锦盒,拿出晶莹剔透的碎玉,担忧起来,“这可怎么办啊?”

她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看看沉了脸的白千城,又转头愁眉苦脸地看着白雁回,“二姐,你不是故意的对不对?这暖玉是难得的宝物,我和娘亲寻了半年花了好几千两才求回来的,不是让你好好保管着它的吗?”

“这下寿礼都没了,可如何是好啊?”

白雁回静静看着她的表演,眸里染上几分讥讽。

白府今天派了三个人过来贺寿,她这身体是早没了娘的白家二小姐,一直卧病在床半死不活,最后扛不住病魔折磨死了,她就在这具身体上醒来。

她是原配嫡出,比继室的女儿白初桃年长一岁,按照辈分得一起来这里祝贺,本来都在她计划之内。

但那搞事的白初桃却以马车不够空位为由,塞了她在另一辆车上看劳什子的寿礼,然后马还好死不死忽然发疯了,车夫立刻跳了马,就留下她和疯马齐飞!

呵,真巧,还是个戏精白莲花。

白莲花依然在惶恐,一如以前栽赃嫁祸了原身又为她求情的样子,眼泪汪汪对着白千城道:“爹,不要怪二姐了,我们先想想没有寿礼怎么平息洛安王殿下的怒气吧。”

“跪下!”白千城听见这话当堂炸了,严厉的眸子瞪着白雁回,国字脸上布满怒意,“白雁回,你现在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这么重要的寿礼为什么会在你手上出事?你没把它护在怀里吗?”

白初桃在一旁直摇头,继续求情,“爹爹,玉石碎了就不可能黏回来了,现在时间那么赶也不可能再找一件更好的贺礼,我们总不能就送这些东西给洛安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您就别为难二姐了。”

白千城听罢脸色更黑,扫过石狮子上的马血又看向锦盒的碎玉,眉心突地一跳,怒道:“初桃,不要替她说好话,该担的责她一样都少不了!”

周围进王府的人渐渐多了,不远不近地围着看热闹。

整理好衣袍的司辰夜睨了白雁回一眼,刚想踏进王府,却在听到她的话后顿住了脚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