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女王不要太高冷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星离的抉择
作者:倾如玥  |  字数:3231  |  更新时间:2020-02-20 13:37:20 全文阅读

正在他狐疑不定的时候,那个女人接着说道:“不用看了,你的右脚脚心有三颗红痣,连在一起就是个半圆,那是你的胎记,也是唯一可以和琛儿区分的标记!”她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她身边的那个少年。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因为他对这种夹着尾巴的遭人嫌弃的生活早已经习惯了,这突然之间与王族扯上了关系,还真是让他无法适从!

他转过头看了看他那个温暖的男人,只见那个男人眼中早已噙满了泪水,他又侧过头,看了看一向冷酷无情的师父,这回师父却破天荒的向他点了点头。

站在女王身边的那个少年走上前来抱住了他:“大哥!我就是你的双胞胎兄弟,我终于见到你了!”

他下意识的推开了那个少年,紧紧的盯着他,而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脸,他从小就带着面具生活,他从来就没想过或在意过自己长的是什么样子。

女王轻轻地拍了一下手,两个侍卫模样的人搬了一面镜子走了进来。

女王走上前,将他推到镜子的前面,那个少年也紧跟着走到了他的身旁,两张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了镜子里,他有些惊慌的看着,慢慢地,他的忐忑被他一贯的清冷所代替。

他一言不发的转过身来,径直地看向身前的这个眼神里充满冷漠的女人。

“你竟然这样看着你的母亲?”这个女人眼里腾起一丝愤怒。

“也罢!从小就将你寄养在尔多族的平民里,想必你也吃了很多苦!但是,正因为这种艰难环境的历练,才让你迅速的成长起来,你的表现已超出了我对你的预期,我很满意!”女王眼里的愤怒瞬间转化为一丝赞赏。

“我努力不是为了让你满意,我只是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勇士!”他忍不住抗议。

“我不管你为了什么?我要的只是结果。”女王又重新变得耻高气昂。

他无语的看着她,心里充满了愤怒。

女王看也没看他一眼就扭身坐在了宽大的座椅里,并盛气凌人的道:“你就是我埋在尔多族的一颗棋子,你的任务就是要不择手段的取得尔多王的信任,进入王府,然后里应外合完成我统一地心的大业!”

他紧盯着女王,想在她冷漠的眼睛里发现一丝的母爱和温柔。

可是他终就失望了,因为在那里有的只是无尽的威严和仇恨,对,就是仇恨,那里没有想要完成大业的兴奋,有的只是将成大业的仇恨。

他没有说话,女王也没想让他说话,她随手指了指那个女孩:“那个就是你唯一的妹妹,今天我们一家就算团聚了,你的伤也好了,你现在就跟欧阳忻回去吧!”

“不能让他们兄弟,兄妹相聚一晚吗?”父亲怯怯的问。

“你就是把儿女情长看得太重了,我可不希望我的儿子和你一样一事无成!”女王怒斥道。

他回头又看了一眼已低下头的满脸愁苦的父亲,在这月余来的相处中,他已经开始习惯了依恋这个男人。

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爱和关怀,这个男人都毫不吝啬的送给了他。

于是,他默默的走到父亲身前,伸开他有力的双臂使劲儿的拥抱了一下有些柔弱的父亲,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回到尔多族,他又投入到无休无止的训练中,欧阳师傅对他的要求越来越高,他自己也越来越拼命。

可是,无论他怎样拼命,都达不到欧阳师傅的要求,虽然每次只差那么一点点,可就是为了那么一点点,他一直在即将崩溃的边缘苦苦挣扎着......

五年一次的蛟兽潮如约而至,他在蛟兽群中奋力斩杀,最后以杀死二千五百一十六只蛟兽的战绩而成功获得尔多族第一勇士的称号。

他成了尔多族的大英雄,也成为了大家羡慕的河岸护卫军的一员,他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尔多族人的尊重。

所以为了早日实现母亲的计划,他向尔多丽郡主展开了狂热的追求,因为这是他进入尔多王族的唯一的捷径。

只可惜他的出身实在太低微了,尔多丽郡主对他根本就不屑一顾,在受到了贵族子弟们的一顿暴揍后,他终于明白了,他要走的路还很长......

面对同伴的取笑,他不断的隐藏着自己的内心,他将自己的内心冰冻起来,也将别人对他的屈辱深深的埋到骨子里。

他选择了坚忍,坚忍到大家都仰视他的那一天,所以他像一只困兽般,蛰伏着、等待着......

这一天还是来了,他成为了蛟兽王的主人,也成为了尔多族的护国大将军。

当人们用无法抑制的热情来表达对他的敬意时,他情感里只剩下了冷漠。

当尔多丽郡主一改对他的鄙弃而投怀送抱时,他有的除了冷漠,还有鄙视,世态炎凉早已使他的心冻成了千年的冰川,他早已失了心......

可是现在呢?

星离从靠背椅里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拉开了厚厚的窗帘。

今天又是一个挂满星星的美丽夜晚,在那个也挂满星星的温馨小屋里,住着那个融化了他的心底冰川,也找回了他的心的女孩。

“孩子!你记住!世间最美好的不是权力和争斗,而是爱,你的母亲已被仇恨迷失了自我,我一直痛恨我自己,痛恨自己成为你母亲的一颗棋子,更痛恨又让你成为你母亲的下一颗棋子。”他好像看到了父亲的不忍。

“我没有丝毫保护你的能力,更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记住没有爱的人生是可悲和痛苦的,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真爱,你一定要牢牢抓住,那才是属于你的真正的幸福!因为等到幸福与你擦肩而过时,你才明白所有的权利和地位和她比起来,都如漫天的雪花般可有可无。”

他的眼前仿佛展开了一张纸,那张纸就是父亲临终留给他的遗言。

过了良久,星离蓦然的转过身来,大步走到书房的门前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他径直走到了将军府的停机坪,登上他的飞行器快速的向北飞去......

……………………………………………………

星离已经好几天没有来过了,想起以前的卿卿我我、耳鬓厮磨,宇薇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今天正是个小雨纷飞的天气,跟她郁结的心情倒很是般配。

她叫青絮拿了把油纸伞跟着她去河边散散心,可刚走出院门,便碰见去康神医那取药的白熙。

她实在是怕了白熙婆婆妈妈似的刨根问底,就跟她谎说要和青絮到后面的花园里走一走,顺便再摘几支时令的花草。

白熙听闻便侧开身,让她和青絮顺利的走过去了。

青絮向白熙扮了个鬼脸,便打着油纸伞扶着宇薇走出了将军府。

宇薇心不在焉的向河堤的方向走去。如雾、如烟的小雨,早已将通往河堤的山路渲染的如水墨画一般。

宇薇看着这如梦如幻般的风景一扫几日来的烦忧,一边哼着“小薇”,一边顺手摘了几株顶着水珠的不知名的漂亮花草在手中把玩儿着。

来到地心这么久,她除了生病就是调养,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都说贴近大自然是治疗情伤的灵丹妙药,现在看来委实不假。

她开心的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欢快的前行着,在不知不觉中,她好似听到了飘自山后面的宛如行云流水的琴声。

一时好奇,她便由青絮扶着向琴声飘来的方向走去。

当她和青絮翻过了这道山脊,就发现在半山腰的“小薇亭”里坐着一个身穿白衣的模糊背影,正对着这恍如仙境的堤岸动情的弹奏着。

这是何等的洒脱和闲情逸致啊!

宇薇不由得驻足聆听,只觉得优美的琴声似九霄仙乐般让人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在这丝丝细雨中,能弹出如此琴声之人,不是一位情趣高远的脱尘之人,就肯定是一位淡泊名利的天纵英才!

散心,散心,她今日出来散心的决定简直太英明了,如此美妙的风景,在叠加如此动人心弦的琴声,这才是出来散心的真谛。

想罢,宇薇便揽着青絮小心的向半山腰的小薇亭走了过去,还未走到凉亭,弹琴人的曲风便突然一转,一首熟悉的欢快曲子便如珠落玉盘般飘了过来。

“姑娘,这好像就是您刚刚唱的那首曲子?”青絮忍不住说。

“嗯!宇薇轻轻地点了点头,呆呆的站在原地,她已经猜到了亭中弹琴之人,只是想不出在这雨丝飘飞的日子里,他为何会独自在这里弹琴?难道他也有和她一样的心事吗?

正当宇薇站在雨中暗中揣测不知进退的时候,亭中人那惯有的春风和煦的声音撩开如雾般的雨幕暖暖的传了过来。

“没想到宇薇姑娘也有在雨天出游的兴致?今日难得与宇薇姑娘偶遇,还是请宇薇姑娘移步到亭中给本世子品评一曲如何?”说完便站起身来满脸含笑的看着她。

“宇薇不通音律,大世子殿下如此邀约,宇薇怎敢承受?

”宇薇也只是一时闲来无聊,才随便出来逛逛的,不经意间被大世子殿下这恍如仙乐的琴声吸引至此,如有打扰,还请大世子殿下莫怪!”她好似被人看穿了心思般低下了绯红的脸。

“今日细雨蒙蒙,山色青青,再配上宇薇姑娘亭亭袅袅立于雨中,似一株青莲般圣洁清丽,如此难得一见的天人合一的景色实在令本世子叹服!”大世子依旧满脸的笑容。

倾如玥
作者的话

“孩子!你记住!世间最美好的不是权力、争斗、而是爱,你的母亲已被仇恨迷失了自我,我一直痛恨我自己,痛恨自己成为你母亲的一颗棋子,更痛恨又让你成为你母亲的下一颗棋子。”他好像看到了父亲的不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