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女王不要太高冷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女王的权数
作者:倾如玥  |  字数:3422  |  更新时间:2021-11-10 10:51:55 全文阅读

“周大人!”

从书房一路赶过来的毛阁佬看着气势汹汹的周管家深深一揖。

“毛阁佬!”

周管家瞅了一眼毛阁佬不屑的说:“女王陛下有旨,毛芷若毒害泓世子妃殿下,让老奴前来查抄,还请阁老大人莫要见怪!”

“请周大人明鉴!”

毛阁佬抑制住心里的惊慌,故作镇定的问:“老臣尚未听说哪家闺秀受封为泓世子妃殿下,小女又如何加以毒害?”

“陛下刚刚下旨!”

周管家将眉毛一扬,傲慢的看着一脸苍白的毛阁佬,“册封宇薇姑娘为泓世子妃殿下,择吉日就将举行订婚大典!”

“宇薇姑娘?”

毛阁佬不禁摇晃了一下,他一生谨慎,左右逢源,没想到侍奉两位君王而屹立不倒的他,终究是折在了自己的女儿手里。

“就是泓世子殿下带回来的宇薇姑娘!”

周管家说着朝身后的侍卫军摆了摆手,侍卫军立即如狼似虎的冲进了府里。

“自从宇薇姑娘住进王府,就连陛下都要敬她三分,老奴更是不敢直视!”

周管家说着冷笑了一声,“而阁老的千金呢?却胆大妄为,下毒谋害,就这一点,也足矣毁掉阁老一世的英名了!”

“下毒之事,不是已经有了定论,怎又牵扯出了我那个孽障?”

毛阁佬心里一动,将腰间佩戴的羊脂玉的福牌摘下来放入了周管家的手中。

这块羊脂玉是他属下的传世至宝,为了搭救自己身犯死罪的儿子才不惜忍痛割爱!

“这个,老奴哪担待的起?”

周管家两眼放光的看着手里的玉牌,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顿时笑逐颜开。

“微末玩物,不成敬意,还请周管家给老臣透个风声!”

从前日,泓世子殿下毫无征兆的抓走了毛芷若后,他就整天的提心吊胆。

他担心自己步了荣联的后尘,为官一生,却落了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阁老是个明白人,岂需老奴来指手画脚!”

周管家朝着四周环视了一圈,“上次的中毒事件不过是被陛下压了下来,从未进过王府的阁老的幺弟又如何能毒害泓世子妃殿下!”

“只不过是陛下从小疼爱令千金,所以将罪名扣在了毛简繁的头上!”

周管家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怜啊,一家十几口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当了替死鬼!”

周管家斜眼看向毛阁佬,只见毛阁佬正在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他一直佩服毛阁佬的隐忍,即使是毛简繁满门抄斩,也能做到不露声色。

“唉!那也是无奈之举!”

毛阁佬也随之叹了口气,自己兄弟一家的惨状还历历在目,就连刚刚满月的侄子都未能幸免。

“其实,谁人下毒,泓世子妃殿下心里清楚,既然陛下给了交代,她也不敢有所造次!只是”

周管家凑到毛阁佬的耳边,“这次荣玉儿劫持的目标并不是郡主殿下!”

“什么?”

毛阁佬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难道她的目标是泓世子妃殿下?”

“是啊!”

周管家连忙点了下头,“这次劫持不仅使陛下损失惨重,还害的泓世子妃殿下痛失腹中的麟儿!”

“啊?”

毛阁佬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怪不得泓世子殿下此番大开杀戒,原来是为了尚未出世的小世子殿下报仇。

“那又如何牵连到了小女?”毛阁佬颤抖着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从毛简繁出事后,他就将毛芷若禁锢在府中,虽然此次劫持事件毛芷若才是幕后的主谋,但是荣玉儿和刘鹰樊已死,毛芷若并没有把柄落到泓世子殿下的手中。

“应该是迁怒吧!”

周管家若有所思的答道:“老奴奉旨查抄阁老府,希望不要抄出什么违禁之物!”

“这个绝对没有!”毛阁佬毫不犹豫的答道。

他已将府里从里到外搜查了好几遍,所有的违禁之物都已经销毁。

“那就好!”

周管家看着毛阁佬眼睛里的一丝喜色随口应了一句。

荣联和毛阁佬势均力敌,一方倒下,另一方又如何能独善其身?

“报告,属下未发现违禁之物!”

“报告,属下未发现违禁之物!”

……

负责搜查的侍卫头领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周管家的面前,就似毛阁佬承诺的一样,侍卫们并没有搜出任何的违禁之物。

周管家的脸上随即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毛阁佬权势倾城,这般滴水不漏的操作只能加重陛下对他的猜忌。

“陛下有旨!”

周管家拿出女王的圣旨,冲着跪在地上的毛阁佬念道:“毛阁佬纵女行凶,罪不容赦,本王感念其忠心不二,特罢黜其阁老之职,限即日搬离阁老府,闭门思过!”

“罪臣领旨谢恩!”

毛阁佬诚心诚意的叩了三个头,这已经是他想过的最好的结局了,只要不死,他就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阁老保重!”

周管家看着已恢复了神态的毛阁佬,忍不住大笑了几声,然后便带着侍卫军扬长而去。

刚走出阁老府的门口,他就看到了脸罩寒霜的泓世子殿下。

周管家赶紧快步上前,满脸堆笑的行了个礼,泓世子殿下现在的火气正旺,他可不敢触了这个霉头。

“你去做什么了?”

星离冷若冰霜的看着眼前这个善于逢迎的周管家。

“回殿下,老奴奉陛下之命查抄阁老府!”

“哦?”

星离看着周管家毕恭毕敬的模样冷冷的问道:“为何?”

“回殿下,陛下下旨,说毛阁佬纵女行凶,毒害了泓世子妃殿下,罪不容赦,即日起削职为民,搬离阁老府!”

“泓世子妃殿下?”

星离为之一愣,宇薇已与他情断义绝,何时成了他的世子妃?

“回殿下!”

周管家谄媚的答道:“是陛下今天一早下的旨意,说宇薇姑娘温厚端庄,特赐婚为泓世子妃殿下!”

“那宇薇姑娘呢?”

星离的心紧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宇薇决绝的模样还恍惚就在眼前,按照她的孤傲品性断不能答应此事!

“当然是领旨谢恩了!”

周管家满脸都是笑容,他虽然没从宇薇姑娘的表情里看出丝毫的欢愉,但宇薇姑娘一向清冷,这样的表情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星离听闻便陷入了沉思,宇薇最讨厌受制于人,领旨谢恩绝不是宇薇的做事风格,难道是……

“老奴还要回去向陛下复旨,不知泓世子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周管家看着泓世子殿下变幻不定的神色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没想到听到婚讯的泓世子殿下竟比死了老子还要难受。

“不用你去复旨了,本殿下亲自去见陛下!”……

……

王府的大殿里格外明亮,穿着一身素衣的少女正坐在大殿里拨动着琴弦。

动听的琴声时而如山涧泉鸣,时而似环佩叮当,女王正坐在王座上入神的聆听着……

“陛下!”星离径直走进来,冲着微闭着双眼的母亲微微鞠了个躬。

女王徐徐的睁开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已冻成了冰人的星离,“泓儿,你这是怎么了?”

“儿臣没事!”星离看着流露出关切之色的母亲淡淡的答道。

“没事?”

女王露出了异样的神情,“你的头发都已经结成冰了,你还跟本王说没事!”

“儿臣只不过到冰原上走了一走!”

星离云淡风轻的答道:“儿臣遇到了周管家,所以就过来看看陛下!”

“看看本王?”

女王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该不是又来质问本王!”

“儿臣不敢!”

星离目光清冷的看着母亲,没有丝毫的身为人臣的尊敬。

“说吧!”

女王侧了侧身,端起桌上的香茶抿了一口。

“请问陛下!”

星离冰冷的问道:“为什么要给宇薇下旨赐婚?”

“不好吗?”女王头也没抬的反问道。

“宇薇小产未愈,尔多尼殿下又被关在地牢,现在赐婚,当然不妥!”

“本王却认为正合时宜!”

女王抬起头,朝满脸寒冰的星离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不容置疑的威严。

星离不禁扬起了唇角,“这个时宜是不是又是巩固陛下王权的时宜?”

“当然!”女王不加思索的答道。

“陛下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星离看着母亲盛气凌人的神色心里一寒,他突然意识到,把宇薇劫到北国来寻求母亲的庇佑,是他这一生犯的最大的错误。

“残忍吗?”

女王倏然一笑,“本王下旨成全了你们,你们不应该感恩吗?”

“感恩母亲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上?”

“帝王之术,何来玩弄?”

女王漫不经心的看着星离,“本王只不过是在利用身边的人巩固皇权!”

“的确!”

星离的眼里里充满了愤怒:”儿臣抓了毛芷若,陛下却利用儿臣将毛芷若打入地牢而铲除了朝堂上最大的壁垒!”

“是,也不全是!”

女王又抿了一口香茶缓缓地道:“应该是一举多得,你助本王找到了罢黜毛阁佬的理由,本王助你提升了下身为王储的威严!”

“陛下多此一举了!”

星离冷冷的看着一脸悠闲的母亲,“儿臣对那些朝堂议论本就毫无兴趣!”

“你是我费朗族的储君,你不在乎,可本王在乎!”

女王神色凛然的看着星离,“本王绝不会让你背上一个只近红颜,不近贤臣的骂名!”

“这个陛下无需多虑!”

星离不屑的看着母亲,“儿臣早就放弃了费朗族的王位!”

“放弃王位?”

女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宇薇姑娘已是我费朗族钦定的世子妃,你可以放弃王位,远走高飞,但是费朗族的世子妃不能离开!”

“陛下怎能出尔反尔?”一股冲天的怒火从星离的眼里迸射出来。

“当然是为了我费朗族的千秋大业!”

女王看着星离气愤的样子,露出了一丝微笑,泓儿和宇薇都有王者之相,他们相辅相成,定能使费朗族光耀地心!

“泓儿是不会再成为陛下的棋子的!”

星离看着母亲得意的神情心中不禁骇然,他终于体会到了父亲和二弟的心境。

“下棋是掌权者的游戏,你只配成为本王的棋子!”女王的脸上浮现起浓浓的笑意。

“儿臣宁愿一试!”星离看着母亲令人炫目的笑容扬了扬头。

“本王恭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