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女王不要太高冷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女王间的对峙
作者:倾如玥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21-11-10 12:54:09 全文阅读

栀子树是南国的国树,现在正是栀子花盛开的时候,碗大的栀子花坠在枝杈上发出了醉人的香气。

他们穿过栀子林后向右一拐便走进了一条狭窄的甬道。

甬道光秃秃的,只有白日的光芒从琉璃瓦上透下来洒了一地银灿灿的光点。

周管家带着众人走到了一座精致的小院前,“准泓世子妃殿下,陛下就在这里!”

宇薇没有犹豫,一步便踏了进去,还未待费朗琛和舒逸姐妹走过去周管家就关上了院门。

“你还是来了?”

还未等宇薇看清小院的全貌,一个苍白无力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宇薇参见陛下!”

宇薇冲着站在栀子树下的女王微微的点了下头。

“在你的面前,我还是陛下吗?”

女王缓缓的掉转身,用一双摄人心魄的黑色眼睛紧紧的凝视着宇薇。

有着一刹那的愣神,宇薇随即脱口而出:“陛下是否到过地表的苍岭森林公园?”

“你问这个干什么?”

女王闻之一惊,一双冷目随即立了起来。

“我在地表苍岭森林公园的山顶上也曾见过这样的眼睛!”

宇薇看着神色突变的女王,“那双眼睛的主人让我尽快离开那里!”

“让你离开?”

女王不可置信的向前走了一步,“难道你就是那个清净如水的女孩?可是这里是地心,你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对,我就是那个女孩,我是被一场泥石流冲到地心的。”

“怎么可能?”

女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本王活了半世,只听说地心人到地表,还从未听说过地表人到地心!”

“不可能的事还有很多!”

宇薇轻轻勾起唇角淡然的看着女王。

“你的眉眼的确与那个美丽的女孩颇为相似。”

女王若有所思的回忆道:“本王当初就是一时不忍才好心的提醒你,没想到你却阴错阳差的来到了这里。”

“宇薇一直记得陛下的提醒,只是那个地方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重大的自然灾害,所以没有人愿意相信我说的话!”

“真是一群愚蠢的人!”女王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那次的泥石流死了很多人,我和朋友幸运的来到了地心,但他也被尔多丽郡主杀死了。”

“看来你来地心发生了不少事!”

女王傲然的扬起了头,“那都是你卷入王权争斗的必然结果!”

“我对王权毫无兴趣!”

宇薇平静的看着她,“我只是希望和我爱的人双宿双飞!”

“在王权下怎么会有双宿双飞?”女王的神情一下子萎顿起来。

“就因为没有,所以才更值得追求!”宇薇看着满脸悲切的女王仍旧一脸平静。

“也许就是因为他自己没有得到,所以才想要成全你们吧!”

女王突然冷哼了一声,“只可惜,他一心谋划的婚事终究是竹篮子打水,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泓儿会在你大婚的前夜将你夺了过来!”

“夺来的东西又怎能长久?我可不是费朗族的泓世子妃。”

“你说什么?”

女王满脸的怀疑,“泓儿是我们整个费朗族的骄傲,你怎么可能会放弃他?”

“他只是你们的骄傲,与我何干?”

“你难道不爱泓儿?”女王满脸质疑的看着宇薇。

“我已经忘了爱他的滋味了!”宇薇倏然一笑

“泓儿是地心最优秀的男子,你怎么可能不爱他?”

“那就让地心的女子都爱他好了!”

宇薇看着女王傲娇的样子异常平静,“我早已是尔多族名正言顺的世子妃,又怎能抛弃夫君,另嫁他人?

“那泓儿呢? 他爱你已经胜过了他的性命!”

“宇薇担不起他的爱!”

宇薇暗暗的吸了口气,“他爱我的结果就是把我一次又一次的推向险境,他害死了我唯一的朋友,害死了最爱我的爸妈,还害死了我一直盼望的麟儿!”

“可是那并不是泓儿的错!“

女王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恳求,“那都是本王在幕后操纵,泓儿压根就毫不知情,更何况他为了救你已经失去了他的一条手臂!”

“他失去手臂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这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母亲!”

宇薇鄙夷的看着满脸悲痛的女王,“是你将我们逼上了陌路,也是你绞杀了我们最纯真的爱情!”

“胡说!”

女王的怒火一下子冲了上来,“本王已经将你封为我费朗族最尊崇的准泓世子妃,本王何时将你逼上了绝路?”

“准泓世子妃?”

宇薇不禁笑了一声,“封我为准泓世子妃只是你的一个阴谋,我只不过是你掣肘星离的一颗棋子!”

“王族的人本来就为了王权而生!”

女王的声音尖锐起来,“我们都是王权的棋子,没有谁会成为那个的例外!”

“那我就要成为那个例外!”

宇薇看着嚣张的女王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她决不能成为任何人的棋子,她要掌控自己的未来!

“例外?”

女王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你以为尔多开珞没有私心,他的私心就是你明日的地位!”

“那只是你梦想着要得到的地位,而我只想去过没有勾心斗角的生活!”

“你以为尔多尼世子就能给你没有勾心斗角的生活?”女王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那当然!”

宇薇不假思索的答道:“大世子殿下对我的爱永远都是给予和呵护,在我爱星离时成全我、在我彷徨时理解我、在我痛苦时劝慰我、在我危难时救助我!”

“他对我的爱无微不至,就似一杯千年的玫瑰酿,入口醇香,回味无穷......”

“再醇香也是一杯酒!”

女王蛮横的看着宇薇,“等杯碎了、酒洒了,一切都是枉然!”

“也许吧!”

宇薇淡淡一笑,“我一直有个问题埋在心里,还请陛下为我解惑!”

“什么?”

女王满脸狐疑的看着宇薇。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地表的昌岭国家森林公园?你又为什么会知道即将到来的特大灾害?”

“那是因为本王就是那场特大灾害的策划者。”

女王傲慢地答道:“本王之所以会出现在那里,就是为了要确保那次计划的顺利进行,可是本王在下山之时却碰见了你,所以就起了恻隐之心。”

“什么?”

一股久抑的愤怒从宇薇心头涌起,她不由得朝女王逼近了一步,“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死于那场灾难?你可知道,有多少家庭因此而支离破粹?”

“一人功成万骨枯!”

女王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区区几十个地表人的性命又算什么?”

“那不是区区几十个地表人!”

宇薇强忍着心头的怒火,“那是几十个即将走出校园的年轻人,那是几十个怀着理想和抱负的年轻人,他们的生命在最美好的时刻戛然而止,都是因为你的这个策划!”

“那就只能怪他们在不应该的时间出现在了不应该出现的地方,为了地心族的统一大业,本王可顾及不了那么多!”

“请问陛下!”

宇薇咄咄逼人的看着她,“你们地心族的统一大业又跟我们地表有什么关系?”

“那只能怪尔多族!”

女王冷漠的看着宇薇,“谁让尔多族有了定期给地下河蓄水的规定!”

“本王只是要利用泥石流造成的混乱对尔多族发起进攻,没想到尔多开珞却叫尔多尼秘密训练了一支铁血兵团,只能让本王的计划功亏一篑!”

“为了一己之私发动战争,枉顾他人性命,视累累白骨于不顾,你这样的人怎配做一国之主?”

“一己之私又怎样?”

女王突然咆哮起来,“你以为他们都是正人君子?他们抢我女儿、毁我幸福,他们就是一群卑鄙无耻的小人!”

“可是行事卑鄙的人早已经死去了!”

宇薇冷冷的看着这个因爱生恨的女人,“现在的尔多王就是你今生最爱的人,你怎能忍心向提起杀戮的屠刀?”

“我爱他?”

女王苦涩的摇了摇头,“他早就残忍的抛弃了我,在我无依无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

一缕白日的光芒透过浓密的栀子树的树冠,洒在了女王悲痛的脸上。

宇薇能理解女王的伤痛,但是尔多王同样也满身的伤痕,她突然想起了尔多王似穿越远古一样的眼神,那种凄凉令人心痛。

宇薇看着树影下的已逝去韶华的女王缓缓地问:“陛下可曾想过,当日的一切都是命运的捉弄,也许尔多王从来就没有抛弃过你?”

“不可能?”

女王无力的扶住了栀子树,“我在她父亲的将军府门前跪了三天三夜,他若还有一丁点的情谊,又怎会任我成为尔多族的笑话?”

“难道陛下就没有想过,尔多王也有他不能言的苦衷?”

“他能有什么苦衷?”

女王一阵心酸,“他是尔多将军唯一的嫡子,所以才继位成了现如今的尔多王!”

“错付一生不可怕,可怕的是痴情一片,却陷入了仇恨的桎梏!”

宇薇看着栀子树上开放的宛如白玉般的栀子花,这可是尔多族最美丽的国树,难忘旧情的女王竟然将它移植到了不适合生长的北国!

“你说谁痴情一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