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反抗二婶
作者:柏水舟溪  |  字数:2437  |  更新时间:2019-12-18 18:21:38 全文阅读

秋,虫鸣阵阵,正值卯正时分,还有些凉意。

“嘭!嘭!”骤然,门不知被谁砸响,席暮云往身上多披了件外衣,又将妹妹的被子向上拉了拉,起了身过去查看,还未开门,二婶的大嗓门就震的她耳中嗡嗡作响。

“臭丫头!这都什么时辰了!快去地里干活!”门外的人话刚落地,猛地抬脚就朝门上踹了一脚,本就不结实的木门吱吱呀呀,响了好一阵才停下来。

席暮云白了一眼,眸底泛起冷意。

自从两天前原主误食相克的草药中毒而亡,被她穿过来之后,这二婶就没停休过一刻,眼下正值秋收农忙,二婶更是变本加厉,小两口每天享着清闲,却将她当奴隶使唤,天不亮就开始吵吵,做不完还不给饭吃。

如果只是农活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一家子的脏衣服脏袜子,以及每日吃饭的碗筷锅瓢,全部用桶装着留给她去洗,甚至连狗盆子,恭桶都要逼着她刷。

这对于洁癖超严重的席暮云来说,简直是爹可忍娘也不能忍!干脆啥也不干,她倒要看看这二婶到底有多厉害!

“这大清早的,二婶好大的脾气,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死了人,晦气!”她打开门,猝然开口,唇角扯了扯。

眼前的妇人一身湛蓝布衣,身材臃肿,眉眼间带着怒色,鼻孔喘着粗气,左眉上还有颗黑痣,正是二婶李氏。

“呸,你个死短命的娃娃,地里的粮食都还没收割,你还有心思在这睡大觉,赶紧给我去地里,不然小心我抽掉你的皮!”

李氏本就上挑的眼角又往上翘了翘,一巴掌拍在门上,声音大到整个院子都震了震,原本熟睡的妹妹嘤咛了一声,悠悠醒转。

席暮云惊的一激灵,又生怕惊了妹妹,向前走了两步将门掩上:“我倒要看看,这光天化日之下,你要怎么抽掉我的皮!占着我家的地,不要命似的指使我干活,你也不怕半夜我爹娘从坟包里爬出来掐你的脖子!”

她作势伸手,比划出一个掐脖子的手势,翻了个白眼:“今日我把话放在这,要是今天你再敢动手,我就去找村长,分家!”

自从爹娘去世后,原本家中的二十亩地就被二婶收走,她和妹妹也改跟母姓,这几年来李氏占着她家的房产地产,日复一日地折磨他们姐妹,原主性格软弱不敢吭声,但如今既然她接过了这具躯体,就自然不会再让自己受委屈!

“你个白眼狼!竟还敢提分家!谁给你的胆子!我白白养你这么多年,还想要我家的地!”李氏双眼冒火,一手叉着腰,满院子找着棍子,一边对席暮云怒骂。

向前两步,李氏手掌高高的抬起,一巴掌朝着她的脸上扇了过来。

但席暮云也不是个肯吃亏的,只见她嘴角忽的勾起一抹冷笑,一个利落的转身,紧接着手上一枚石子打在李氏的腿弯处。

打断我的腿?

你要是再这般!我就打断你的腿!

这般想着,席暮云双手环胸,瞪了一眼躺在地上正揉着腰的李氏,十分嫌弃地甩了甩手,两手一摊,很是无辜。

她在二十一世纪,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上学那会儿兼职干得多,像什么餐厅服务员啦,发传单搞小画报啦,论文辩赛帮人代打啦,伪声男友帮闺蜜回家过年啦,二十年来,可将自己培养成了一个文武双全的十佳小能手。

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懂得一点点跆拳道的人,虽然还有些不适应这具身体,但对付起一个李氏还是绰绰有余!

“呀!二婶你怎么自己摔在地上了?”她状似惊讶的唤了一声,轻轻挑眉,却没有要去搀扶的意思。

李氏趴在地上,浑身就感觉散了架似的,哀呼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觉得今日的席暮云说不出的诡异,也不敢再贸然动手了,慌忙朝着外面逃窜而去,临到门口还回头瞪了她一眼。

“贱丫头!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我还怕你不成?”席暮云拍拍手,冲着她的背影做了个要打人的手势,吓得李氏回头一慌,差点跌一旁的莴苣地里,赶忙一溜烟逃走了。

席暮云回到屋里,这屋子是原主父母留下来唯一的遗产了,也幸好那黑贪心的二婶舍不得让他们姐妹住进他家新修起来的房子,才留着他们姐妹住在这破屋子里。

“姐姐!”席暮雨从房中跑出来,一双小手挂在她脖子上,小脸红扑扑的带着刚睡醒的惺忪。

“好啦!快放开!乖,姐姐去给你找点吃的。”席暮云拍了拍她的手背,将她抱到一边的凳子上坐好,用湿帕子擦了擦手,正准备去找食物。

哪知小丫头蹭地又站起来,蹬着小短腿儿跑了出去!

“离哥哥!”席暮雨叫的欢快。

席暮云转头,随着她的身影看去,便见院中来了人,小丫头则一下子扑在来人怀里,席暮云心中警惕,但还是出去迎接。

男子玄色衣袍随风而动,衣角的祥云一直延伸向上,坚毅的面庞犹如刀刻一般,一点都不像往常的书生一般温文尔雅,反而略微冷峻,让人有一种压迫感。

“暮雨,快下来!”席暮云笑笑,嗔怒的唤着妹妹。

“不嘛!离哥哥你同我玩可好?”席暮雨挂在他身上,满含期待的盯着他的面庞,又转过来对着席暮云扮了个鬼脸,“离哥哥,你可以专门过来探望姐姐的?姐姐昨晚睡觉刚念叨你,今天你就来了,真神奇。”

“席暮雨!”

齐离琛反倒并没在意,应了一声抱着席暮雨进入屋内。

“粮食。”他空着的手从身后递过来一袋粮食,语气冷漠,但语气中隐藏着关心之意,只是常年的面无表情让他脸上的神色十分僵硬。

席暮云抿了抿唇,心里流过些许暖意,接过粮食放在墙边。

这人她并非不识,反而熟悉的很!一年前父亲出门,无意捡回伤痕累累的齐离琛,结果不久便病重在床,临死之前,还将她许配给了这个男人!

妥妥的坑女儿啊!

这么说,眼下这人是她的未婚夫?席暮云尴尬地咽下一口唾沫。

“你怎么过来了?这些粮食……你哪儿来的?”原主的记忆中,齐离琛虽然独自居住,却也是个实实在在的穷小子,没有田没有地,日子过得比他们姐妹好不到哪儿去,突然送来这么一大袋粮食,着实让她惊讶。

“再过些天便是秋试,我会去参加,这些粮食是我用草席子和村长家换来的。”

齐离琛身躯站得笔直,明明是两个人在面对面地说话,却让席暮云生出一种仰视的感觉,这怎么肥事?

席暮云尴尬地点点头,脚尖往他的方向惦起一点点,这种感觉瞬间好多了。

齐离琛注意到这个小细节,隐隐憋着笑意,低头揉了揉席暮雨的头发,自从进门就已经感觉到席暮云对他的警惕,但也没多想,看着二人因为长时间营养不良皆有些瘦小,心中有些不忍,“等我考试回来,我会照顾你们二人。”

席暮云一怔,照顾?这个照顾应该不是她想的那种带回家养起来的照顾吧?

“你二婶那边我会去想办法。”以为她是在顾虑,齐离琛又补充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