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家男神是国民教练 > 卷一 你的信仰,我的信念
第一章 一切如新,往事如故
作者:诺槿  |  字数:3131  |  更新时间:2020-01-01 09:00:01 全文阅读

【乐嵘戈:“有个人,她想走他走过的路,与他曾经的荣誉比肩。复制他的理想,完成他的使命!”】

当“离经叛道”用在一个男人身上,她这辈子唯一的两次大胆都与他相关。

第一次叫失误,第二次叫失手……

乐嵘戈成长了二十多年,那个男人为她醉过两次酒。

第一次喝醉是男朋友,事后开启她由独居到同居的生活;第二次喝醉,男友变老公,单人床转战双人床。

过后,他狭长的眼角夹杂了细碎的温柔,哑着嗓音温存道。

“真好,终于把你叨了回家,我的——顾太太!”

她细想片刻,皱着眉反问。

“所以,昨晚你是装醉?”

男人清冷的眼眸替而代之的浓烈温柔,如烈酒,笑声爽朗。远处荡漾着温柔地回应,经久不散。

“现在才发现,是不是晚了点?懒得想理由骗你回家,不如一劳永逸。”

他扬了扬手里的结婚证。

清风拂过,道路两侧的树叶沙沙作响,那本红色的证书在斑驳的光圈下折射出红色的暖阳。

耀眼的微光,像极了记忆中你我初见的模样。

若生命再来一次,我依旧选择爱你!如热血、如奋斗、如赤子心,从此你是我此生南风入怀也不肯戒掉的温柔!

三月的舟安。

暖雨晴风,寒冰破洞。柳眼眉腮,春心萌动。

舟安就有这种你来不来意境都在那里,不偏不倚的风情。它的底蕴会让人无形中陷入沉醉,今年的仲春仿佛带着一抹明显的寒意。

乐嵘戈按照惯例,依旧早早到来打扫好整间办公室,这个习惯是他还在身边时就有的。

此情如今再追忆,当初不过是两个人罢了。

她打开窗户,瞬间凉意倾袭。

清风拂过发丝,寒冽的春风跟剪刀似,吹得咔咔作响。

乐嵘戈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环视着整间办公室。神情懵动,一片锵然。

她胳膊撑在桌子上,浅浅倦意阵阵来袭,梦里像是谁在说话,熟悉的声音,温软的触觉。

带着他一贯温润的笑意,一切都如此真实,一切将变得朦胧。

最终,她还是抵不过那阵倦怠沉沉睡去。

像这些年无数个日与夜,他终究成了她心上的一道疤,谁也不能去碰。

“一会,会有人来接我,你不要拦。”

男人清润的声音带着一抹苍白,薄唇微张,像是有很多未尽的话想要一次说尽。

“我走了之后记得好好生活,别惦念我。”

可惜唇色发白,欲言又止了几次。

最后都化作柔情抬手轻轻覆在她的脑袋上,像往常一样地拍了拍她脑袋。

眼底的情绪,浓烈的聚集,像天边风雨欲来的汹涌。片刻之后逐渐散去,变得清明,直至最后很用力的扯出一抹笑,极尽苦涩。

“你的脾气有些急,遇事容易冲动,做事又爱横冲直撞。你为人单纯,心思都摆在了脸上,以后记得凡事要收敛。”

他宠溺的抬手,试图擦拭掉她的眼泪,乐嵘戈倔强地躲了躲。

这样的动作,曾经他做过无数次,每一次看上去都像是地老天荒,每一场看上去都那么极尽缠绵。

今天他温柔地告诉自己,从今以后他们就到这儿了。

明明是做好了准备的,所有的心理建设都没想过会是眼下的结果。

她颤抖着声音,不敢置信。

“所以顾瑨珩,你……你这是不要我了吗?”

眼底蓄满的眼泪,声音仿佛带着某种不可思议,她曾以为的永远是一辈子,他曾倔强的告诉她。

“乐嵘戈,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说出我们的关系。”

她心甘情愿带着女儿家的旖旎与夙愿,嫁给了他。

原来生命终有时,夫妻一场亦是有尽头的。

为什么这尽头这般快,她的脆弱,她的无助,她的神伤,烫的男人心口一紧。

乐嵘戈有多倔强没人比顾瑨珩更清楚,训练累了不哭,身体受伤不哭,就连那一天他们在医院决定好要离开,她也没哭。

认识她这样久,顾瑨珩就没看见乐嵘戈正儿八经的哭过。

这会她哭的像被全世界遗弃的孩子,无助神伤。

此刻这姑娘双手环抱着他,微微低着头。

红唇浅浅的抿着,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滴在他的脸颊上。

晶莹剔透的眼泪顺着他的面颊做着直线下落,快速顺着耳垂流到颈窝里。

湿润润的,带着一丝极浅的黏。

顾瑨珩狠狠地皱了皱眉,直勾勾的看着她,眼底一片猩红。

这一眼像是真正要看进眼里,望进心里,带着无尽的缱绻和痴缠。

柔情的丹凤眼里那抹红大面积的红席卷,如天边的火烧云,层层翻涌,巨浪滔天。

金灿灿的光晕穿越天台,隔着一层薄顶松软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和煦的光泛着暖意的橘色,像是在留恋什么。

顾瑨珩狠了狠心,用力阖上双眼,生生隔住眼底的那抹情绪。

他嗓音哑的不像话,声音低沉近似冷漠。

“如果三年之内我没有回来,我会授权委托人同你签订相应的离婚协议书。未来别委屈了自己,他日若能遇见合适对你好的人,千万不要顾忌我而苦了你自己。”

这个男人对她一向纵容有加,自两人在一起以来。他从未对自己提过什么要求,凡事由心是顾瑨珩给乐嵘戈最大的宠爱。

相爱一场没想到,他对她唯一的要求是将来在一场没有他的余生里。要求她学会独自坚强,好好生活!

看吧,顾瑨珩对乐嵘戈的爱是这样毫无保留的彻底,又是如此激励奋进的坚信。可是顾瑨珩你又凭什么能够笃定,没有你的余生乐嵘戈可以学会成长。

后来无数个日与夜,每当她坚持到无能为力,都曾诘问过自己是否仍然可以。

窗外三三两两的说话声,忽然惊扰了办公室里沉睡的某人。

梦里不知身是客,有时候她宁愿南柯一梦终不醒,不过都是奢望罢了……

她缓缓撑着手臂坐了起来,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笑容渐起,冷意却不达心底。

“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竟是这种感觉,从前的乐嵘戈是不喜欢这些诗词的,要么觉得伤春悲秋,要么觉得情爱缠绵。

于她来说最好的爱情,就是所爱之人长长久久的陪伴。如今陪伴倒成了她最大的奢望,独当一面的成长。

就像现在,可以依恋的那个人不知所踪。

她低头扫了一眼桌上的点名册,温柔的、不舍的、留恋的表情逐渐淡去,被一抹冷冽所取代,恢复成那个无往不胜的乐队。

从前,人们口中称呼的是“乐队”,是带着几分调侃与玩笑意味,现如今这一声“乐队”是尊称,更是敬畏。

宁素冉一进来看见乐嵘戈正言厉色的坐在椅子上,眼底流淌的冷色如同染上一层月色的清华。

澄澈却不见暖意,同事多年看到这样的乐嵘戈,她不免有几分心疼。

“嵘嵘,今天的体侧那边我一个人去就行。你过两天要去场馆带队,这么辛苦你会吃不消的。”

乐嵘戈手上的动作一顿,“这么辛苦你会吃不消的。”

这样的话基本上每天都会有人和她讲,和她说这些话的人左右不过出自心疼,今天这一场可以相帮,那么明天呢?后天呢?

她们终归不是他,既然不是,她宁愿不要。

乐嵘戈的执着在心里,倔强的不肯认输,是她打小不变的尊严。如今他留给她的东西为数不多,剩下的这一点孤勇她不想丢,更舍不得丢。

“没关系,我可以的。”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背后蕴含的辛酸,只要她自己懂,不愿示人的软弱是她最后的倔强。

“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

宁素冉重重叹息,“你啊,总是太倔强,何苦死撑呢?”

乐嵘戈闻言的动作一滞,无尽苦涩从喉咙里划过,那一抹笑像风中凌乱的花儿,瑟瑟颤抖。

太多学生眼中,八百米长跑如同一场炼狱的经历。每年一次,开始之前不是怨声载道,就是满面愁容。

乐嵘戈看着这样的她们感到倍觉真实,曾经的她不也正像她们一样害怕女生的八百米。

想着每一天等待自己的都是枯燥、乏味的统一训练,无边无际的日与夜不是踩着朝阳的余光出门,就是伴着深夜的清辉回家。

那时的她只希望有一天自己做了教练或者老师,一定要离这样“泯灭人性”的训练远一些。

她才不会像她当初的老师或者教练一般,如此逼迫自己的学生做他们不喜欢的事情。

现实证明,今天的她不仅这样做了,还隐约有发扬光大的趋势。

看到率先越过同伴拼命发力奔向终点的前三名,她落笔记下分数。

跑完的同学有不少瘫坐在地上,大喊着累,更有体质较弱的同学跑完直接抱头安慰悄悄流泪。

乐嵘戈清了清嗓音,命令式的语气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

“跑完的同学不许坐下,体能尚存可以接受的同学缓慢走走,没有体力难以支撑的同学就在原地站一会。”

舟安素有东临、南接、西抱、北依之美名。

境内河港交错,湖荡密布。

属亚热带季风海洋性气候,四季分明,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是典型的江南特质。

富庶水乡,人杰地灵!

所谓水天一色,坐观夕阳;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月落乌啼,银霜漫天。

诺槿
作者的话

2020爱你爱你的第一天。 大家好呀!我是诺槿,对的,我开新文啦! 好像你们都知道【每早九点固定更新】 乐嵘戈:“听说一上来就有人要虐我?” 顾瑨珩:“听说一上来我和我老婆就要面临彼此分离的局面?玩这么大?这么狠?” 作者君:“都别听说,听官宣。本人亲妈,甜宠轻虐,有热血,有梦想,有故事,有趣味,不信咱接着往下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