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古怪小神仙
作者:槐树爷爷  |  字数:3248  |  更新时间:2020-01-05 18:31:03 全文阅读

安阳城的晚上十分寂静,一个姿容艳丽的姑娘站在暗处,一条紫色的小龙在她身边飞舞。

“站了半天了啥也不做,女的路过你不劫财,男的路过又不劫色,难道你是在等爱情?”那小龙说着扬了扬脸,如果走进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小龙的模样和平日里看到的龙很不一样。

他头的部分是一个人头,小拇指指甲盖儿大小,说话时摇头晃脑的样子,叫人觉得像是他那细长的身子承载不住他的头似的。

“说话,闷葫芦,你这幅样子站在这里会吓到小朋友的!”

“哎!我烛龙怎么这么命苦啊!”烛龙说着,身体在空中打了个旋,然后用短小的龙爪子点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便幻化出一个紫玉般的镜子,烛龙对着镜子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脸“像我这么帅气的人,怎么就遇见了你呢!三句话蹦不出一个屁来,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脸上的皱纹都要多上五六条了。啧啧啧——可怜了我这么好看的脸了!”

那姑娘似乎觉得烦了揉揉眉心,冷声说道:“安静。”

“别啊!当康!”烛龙喊了两声,苦着一张脸看着当康,“你那袖兜小的可怜,可别让我再回去了!”。

“安静。”当康抿嘴看着他,下了最后通牒。

烛龙只得闭嘴,耷拉着尾巴飞向当康,在她的肩膀处落下。

街上的行人少得可怜,零落的打更声从远处传来,当康从黑暗的地方走出仰脸看了看月亮,眉头微皱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烛龙待在当康肩膀上无聊极了,左看看右看看不经意间就看到了这一幕。

当康皮肤很好在月色下透着白光,高鼻梁凤眼柳叶眉,嘴唇薄薄的,头发随意的束着,瞧着像是月宫的仙女下凡似的。

虽然这张脸已经见多好多遍了,但烛龙还是看呆了,直到精卫出场的时候才被惊醒,精卫的出场方式着实有些骚包,她踩着由青色的鸟儿组成的光路自天而下,手上的蝶恋花花瓣化作两只蝴蝶,飞到她脑袋两边变成了两朵淡绿色的头饰。

“当康姐姐,久等!”精卫个子比之当康矮的多,脸圆圆的,眼睛像是神将天上的星星摘下来安到她脸上了似的,眸光亮的惑人。

当康低头看她,摇了摇头。

精卫有些失望的看了看裙子,又晃晃宽大的袖子,心里想着:我今天不好看吗?为什么当康姐姐看见我的时候都不笑了。

“说正事。”当康的表情冷的像石头。

烛龙觉得当康说话太冷淡补了一句:“小姑娘今天很好看啊!就是安阳城的晚上凉,你穿的裙子才到大腿可能会冷。”

精卫得了夸奖但是并不开心,垮着一张脸说着:“下一片在一个娼。妓身上。那女子的名字叫做梦姑,是梦跃居有名的花魁。这就是烛龙吗?”说到这儿时精卫挑眉,手指笔画了一下,“传闻烛龙睁眼为昼,闭眼为夜,吹气为冬天呼气为夏天。怎么本尊看上去反倒像一个蚯蚓呢?”

烛龙闻言脸都紫了,刚想开口回话就被当康的眼神逼得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说完了。”当康扯出一个僵硬的笑。

精卫的动作顿了一下,挠了挠头才接着讲道:“没有,那个妓。子有个姘。头,好像姓方。”说道这儿精卫冲当康俏皮的眨眨眼,“好了,我说完了。姐姐再见哦!”精卫说完打了个响指,身体化作点点星光随风消散了。

精卫来的慢走的快,当康已经习以为常了,烛龙倒是有点苦闷,他觉得精卫走后他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当康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把烛龙缠在袖子上施了个术飞向空中环视四周,而后飞向城市正中央那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梦跃居不愧是安阳城内最大的销金窟,已经是亥时了,梦跃居的大门处还是人流涌动,烛龙从当康的袖子里探头 看着这一幕不禁赞叹道:“烟花柳巷多金主,这话果然不作伪。”

当康点头,这一点头就遭了,烛龙像是被打开了话匣子似的。

“当康,你那记忆对你那么重要吗?还有你怎么和一个闷油瓶子似的能不说话就不说啊!我认识你这么些年你给我说的最多的就是安静!

安静这两个字共二十画,我倒着都能写出来了!是本龙不帅气了吗?我这张脸没有魅力吗?你怎么连句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啊!是因为失忆自闭了吗?

康康我给你说——没关系的——”当康嫌他聒噪捏了个指决将他的嘴封住,所以“的”字的音被他拖的格外的长。

烛龙闭嘴了,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的乱转,细长的身子在当康的袖子上不规律的扭动着。

他想“等我找回了所有的灵魂和记忆,我一定要把当康如法炮制,让她见识见识山海经第一巨兽的威名。”

当康因为要进花楼,便幻化成了一个身穿华服的俊俏公子,刚一进门就有一群莺莺燕燕凑到面前,厚重的脂粉熏得当康胸闷,还是嬷嬷过来帮当康解的围。

“都聚在这里干什么!没见公子是个不喜欢人近身的吗!”嬷嬷脸上带着浅笑,从一旁走过来说的话不轻不重。砸在那帮子莺莺燕燕里,惊得鸟儿四散。

人走净了,当康大口的喘息了几下才将刚才那股子窒息感驱散,他向嬷嬷点头道谢,嬷嬷这才走进些,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站定。

“公子是第一次来吧!想找哪位姑娘共话春宵啊,”那嬷嬷笑着后撤半步半侧着身子扬了扬手,“跟着奴先进来,奴为公子哥寻个去出,坐着想想!”

当康挑眉,这个人人精似的,说话含蓄不惹人,察言观色的本事更是神异。

她刚刚只是皱了一下眉这人就已经明白她的心思真是神奇。

而后她点头跟在嬷嬷的后面往梦跃居的深处走,周围传来一些恩客和清倌儿的对话都是些奢靡之语,这不得不让烛龙再次感慨“花街柳巷多金主!”

“公子啊!我这里有两个头牌四个艳主,头牌是梦姑,胭脂;艳主,是梅兰竹菊。一晚上一百两。公子若是图清雅就找梦姑,或者竹菊,喜欢艳丽的就找胭脂或者梅兰,剩下的丫头都是些入不了您眼的,我就不介绍了!”嬷嬷的话从前面悠悠的传来。

“梦姑。”当康回话。

嬷嬷应了声好,便不再多说什么。

不多时,嬷嬷在一个门口站定,当康走上前将一个荷包抛到嬷嬷怀里,嬷嬷也不恼接了荷包打开见着张五百两的票子,笑着快步走开了了。房间外的两个丫头,对着当康行了一礼,将门上挂的帘子撩开,帘子上的珠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扰动了一屋子的宁静。

“公子!”屋里坐着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裙的姑娘,那姑娘模样不是一般的好看,鹅蛋脸杏眼琼鼻端的是一副温润喜人模样,此时开口那嗓音清脆悦耳极了,“公子是要听曲儿,还是要奴给您讲些话本子?。”

当康进屋捡了个里那姑娘最远的位子坐下,那姑娘见她这般举动不禁哑然失笑。

“梦姑旬月间见的恩客不少,如公子这般的到是头一遭。且让奴做近点,瞧瞧这不近女色却入青楼的古怪公子长得一副什么模样。”梦姑这般想着,起身走到当康身旁的凳子上坐着,看着当康的出神:“模样到是俊俏的很,就是不知做事为何这般诡异。”

“姑娘,自重。”当康的语气有些重了,可她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在花楼劝清倌儿自重怎么看怎么显得滑稽。

他这话把梦姑说笑了,梦姑看着当康笑盈盈的说着:“公子倒是个有趣的!莫不是公子觉着奴难以入眼,又不忍心说狠话,找了个婉转的说法搪塞奴。奴好伤心呐!”梦姑说着,一只手捂着心口佯装出一副心痛的样子。

“我今天来找你,是要给你一个玉佩。你之后有事可以找我,我对你有所求。要见我的时候对着玉佩,唤三声当康就行了!”当康也不看她,一双好看的眸子直愣愣的看着屋子里的香炉,烛龙在当康的袖子里笑的整个龙身乱抖,细长的身子一会儿蜷成团一会儿扭称s型,那动作惹得当康眉头青筋连着一起跳。

当康快忍不下去了,将玉佩放到桌子上。一挥手整个人就消失了,惊得梦姑瞠目。

······

天空中,烛龙细长的身子在当康的手里不停的变换形状,烛龙闷哼了一声,哭丧着脸对着当康说着:“康康姐姐,饶了我吧!我不是有意笑话你的!呜呜呜,可怜可怜龙吧!”

当康看着他也不说话,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停下,也不知道是和自己还是和烛龙怄气。烛龙见她这幅样子,连身上的疼都忘了一边咧嘴一边笑。

“这丫头这时怕是也觉得自己做的事丢人了在找东西撒气呢!”烛龙这么想着,居然觉得当康有些可爱了。

······

另一边,梦姑看着眼前的玉佩出神,想起那可爱拘谨的小神仙一点惧意都没有。其实梦姑一见到那个小神仙就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好像很久以前就见过对方似的,不自觉的想逗弄那人。

“我对你有所求!”梦姑想到这句话,嘴角就不自觉的勾起。

梦姑想,“今天这番趣事若是说给方郎听,就他那拈酸吃醋的性子必要将自己说道一番,然后嗤笑小神仙的诡异行径了吧。也不知道那小神仙对我所求的是什么东西,真真的叫人好奇呢!哎!嬷嬷要是进来了又要如何解释呢!真叫人头痛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