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绝世上神来抱抱 > 正文
章一:拿你没办法
作者:花谗  |  字数:3514  |  更新时间:2020-01-17 20:49:22 全文阅读

“上神,这是今年开了的海棠,酿成的棠酒。”

循着声音去瞧,一个身着绿衣的小生正端着两坛酒在那里,他们九辰宫种的都是梨树,只因为他们家主人在南疆喝对了那里的棠酒,于是便带他从南疆挖了六株棠树回来。

他们九辰宫没有四季交替,也不分日昼黄昏,数十万年都是这个样子,不过,这梨树每到了这个时候,那花都会掉落,此间主人在这片梨树施了法,让它落了就会在开出新的来。

一抹墨灰色的身影站在那一片梨落之中,那人儿抬手接了一片落下来的梨花在掌中,又放在鼻尖下嗅了嗅那股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虽说是从下界带上来的凡物,但是种在这三十三重天,就会显得缭绕。

“嗯,单闻着香气就不错,这手艺是愈发的熟练了。”人儿走到绿衣小生面前,打开酒坛凑过去闻了闻道。

小生听到夸奖自是高兴,但是又瞥了瞥嘴道:“上神的嘴这么叼,非得要喝跟南疆的味道一模一样的,青棠可不得好好精进嘛。”

“怎么的,看来你是不乐意了,要不要,本上神再把你送到西山好好玩玩儿?”九黎拿了一坛酒一边走到旁边的石凳坐下,一边说道。九辰宫的生活还是太好了,不如送到西山去好好调教调教。

青棠一听到西山这两个字儿,立马就慌了,慌忙道:“上神上神,我错了,你可千万不能送我去那个地方啊!”说起这西山,恐怕是他青棠这辈子都不敢去的地方了。

西山处于九重天,若说起这个渊源,那可便要从两百年前说起了,两百年前,九黎上神带着青棠一道去西山寻些幽兰花的种子,就在他们寻到准备回九辰宫的时候,不知从哪儿钻出个小雀儿来,追着青棠就是一顿啄,从那以后,青棠可在不敢去那个地方,倒是九黎上神,每次总会拿此事来与他逗趣儿。

九黎上神看着青棠那模样,不禁笑道,这傻孩儿每次都能被她吓到。

“那株棠树也快成形了吧。”九黎上神灌了一口酒,瞧见旁边一株灵气缭绕的棠树。三十三重天灵气缭绕,比九重天灵气要强的多,这些小树呀,小花儿什么的,受着这儿灵气的滋养,但是成形的却只有青棠一个,不过,化形也要靠机缘,总的,又有一株棠树要成形了。九辰宫也又可以多一个人来玩儿了。

青棠顺着朝那株灵气缭绕的棠树看去,欢喜的说:“希望你快快成形,如此,九辰宫又添一位新人了。”不管怎的说,这三十三重天离九重天远的那么一大截儿,这么僻静的地方平常又没有什么人来此,所以万万年,青棠还是寂寞的。

“上神,那些幽兰花不知怎的,还不开花。”那些幽兰花就种在棠树旁边,所以青棠也瞧见那些光秃秃的兰花。

九黎上神把酒坛放在石桌上,起身走到那些幽兰花跟前,蹲下身来,伸出一只手撩拨着那些光秃秃的叶子,“它想开的时候便会开。”九黎上神不知想到了什么便如此说道。

“上神,您要去哪儿?”青棠看见九黎上神站起来,朝宫门口走去,便问道。

“南疆。”

九黎上神说着,眨眼就幻做青烟不见了,留下青棠在原地看着,嘴里喃喃的嘀咕道:“上神真是的,每次都不带我出去。这次又不知道走几天。”确实是这样,九黎上神带他出去的时候很少,把他一个人留在三十三重天,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若是这样也就罢了,这九黎上神要么不出去,要么一走便是数月或者几年的。

话转南疆:

九黎上神隐去了周身的灵气和天神之身,来到了南疆,因为九黎上神是南疆的常客了,而且又是与南疆王关系甚好,所以,南疆宫里的这些人基本上都知道九黎上神,在南疆宫里的地位可是相当于南疆王了。

九黎上神直接进了梧伉殿,看见那个男人一副懒散的模样,斜靠在榻上,可是个妩媚的主儿。

“渊昀恒。”九黎上神瞧着这家伙怎的还未察觉到她来了,便叫了一声。好家伙,看来她是得天天来了。

榻上的人听到声音,一抬头就瞧见了九黎上神站在他跟前,不过他也早就习惯了,她进南疆可总是以这样的方式。

“哟,一百年都不来了,今儿怎么得空?”渊昀恒端正了坐姿,看着九黎上神道。

九黎上神在渊昀恒坐着的榻旁边一个空位上坐下来,看了渊昀恒一眼,此时渊昀恒自然明白九黎上神的意思,笑了笑道:“芜希,去酒窖取几坛棠酒来。”这可是她每次来南疆都必须要的。

不一会儿,就见一个丫头端着三四坛子酒进来,递到九黎上神和渊昀恒的桌子上。

九黎上神示意的朝芜希笑了笑,而后便拿起一坛来打开,凑近鼻子下闻了闻道:“不错,这味儿还是一样。”她还是最爱喝这南疆产的棠酒,味儿香。比青棠那傻孩子酿的可好多了。

“这青棠,学了许久,也都不如你这南疆原产的好喝。”九黎上神朝嘴里倒了一口酒,说道。

渊昀恒摆了摆手示意芜希先下去,随后,他也拿起一坛来喝了起来,“都是你这张嘴太叼了。”

九黎上神想着,这家伙怎么跟青棠说的话都一样,莫不是真是她的嘴太叼了,罢了罢了。

“听说你前些日子把一位和亲的公主又给人家遣送回去了?天下也只有你渊昀恒能做出这事儿了。”九黎上神又抿了一口酒,轻笑着说道。这渊昀恒可着实是狠,不怕坏了人家的名声。

只见渊昀恒犹豫了一阵,才缓缓开口说道:“是啊……”和亲本就是目的性的,那些人不过是怕南疆哪天掠了他们的国土,起初那个被送来和亲的公主也是百般个不愿意的,他渊昀恒自然是,所以本来想着把那丫头在南疆宫里留个十天半个月的,哪知道,这丫头后来看见渊昀恒模样生的也不错,于是到了送她回去的那天,又百般个不愿意回去了。无奈之下,渊昀恒只好让芜希把她绑了,当天就直接给送回去了。

九黎上神看了看渊昀恒的样子,不由得发笑,渊昀恒抬起头来给了她一个眼神,“九黎上神晓于六界,连本王这点儿事儿都听说了。”其实渊昀恒怎么不知道被送来和亲的公主,本来就是双方的一个牺牲品,他这么把她送回去,也等于把她推向了虎口,若不是因为九黎不喜欢接触凡人,他大可以把那公主留在宫中,保她一辈子无忧。

“好好好,本上神不问了。”

“你倒是想问,本王也不会告诉你。”

九黎上神瞪了渊昀恒一眼,又继续喝着酒。“你这酒真是不错,回头再给我搬个十几坛。”

“南疆的酒窖都快被你这个上神搬光了,您这是迟早要把本王搬空啊。”渊昀恒说道,每次她到南疆,总会顺走些东西,还是以不同的借口,而且,她借走的东西,从来就没见她拿回来过。

“本上神以后会看着拿的,肯定不会让你做南疆第一个穷的皇帝,这么行了吧。”九黎上神语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的确是不好意思,她这么些年都不知道顺了渊昀恒多少东西,今儿被渊昀恒这么一说,确实觉得好像九辰宫许多东西都是南疆顺回去的。

“拿你没办法,待会儿让芜希带你去酒窖,自己挑个几坛带走吧。”渊昀恒无奈的叹道,确实是拿她没办法,好歹是个天神呢,怎么感觉比南疆还穷。

九黎上神一脸贼笑,“就等你这句话!”将手里的酒坛子放下,站起身来,就直奔门外去。渊昀恒看着她的背影,边笑边摇了摇头。

……………………………………

“南疆珍藏的好酒倒是不少嘛!”

这南疆的酒窖,九黎上神自然是熟门熟路的,渊昀恒叫芜希与她带路,其实就是怕她把他藏得好酒给顺了。

南疆的酒窖确实大,可相当于两个梧伉殿了,渊昀恒倒是把酒堆得满满的。“姑娘爱喝的棠酒只有这么三坛了。”芜希走到一处放酒的柜子跟前说道。

九黎上神走过去,挥了挥手,用灵力将剩下的那几坛棠酒都收了起来,忽而闻到一股香气,嗅了嗅,问芜希道:“这是什么酒?”

“听陛下说,这酒叫做半日欢,不知陛下是从何处得来的,一直舍不得喝,便一直放在这儿。”芜希说道,这半日欢,她家陛下可是宝贝的很呢,这酒性子烈,不过,对于九黎上神这样的来说,喝多少也不会醉的。

“诶,姑娘……”芜希正心里想着,稍没留意,九黎上神就将那半日欢摸了两坛准备拿走。

“芜希,这等好的酒这么放着不是浪费,既然你家陛下舍不得,那本上神就先替他尝尝。”九黎上神快速将那两坛半日欢收起来,随后又对着芜希笑笑。

“只是姑娘,这半日欢可不可多喝。”芜希无奈道,也拿她没办法,谁让这上神好酒,自家陛下又惯着呢。

“知道了知道了,好了,酒也拿完了,那我们就走吧。”九黎上神拉着芜希便往出走,这怕是悄悄拿了渊昀恒的宝贝酒,想赶紧撒丫子跑吧。

梧伉殿,九黎上神拿了酒便走了,芜希一人回梧伉殿,告诉渊昀恒九黎上神拿走了他很是宝贝的半日欢,那渊昀恒自是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这边儿,九黎上神从酒窖出来后,自然是高兴此番又顺了渊昀恒这么多酒,正朝着宫门口走去,却远远瞧见了一人。

她将那人叫住“孟非夜!”

迎面走来得人听到他的名字,朝那边儿看了一眼,脸色瞬时就变了,慌忙想从另一边绕过去。

“还想往哪儿跑啊?”九黎上神不知什么时候到已经堵在了孟非夜的前头,瞧着面前这个熟悉的人儿,眼神里是欣喜,嘴角却是微微一提。

孟非夜见是躲不过去了,索性也不跑了,“跑,遇上你,我还跑的过去吗。”

“果真是你,你竟还活着,那为何你又会在这儿?”九黎上神没想到,此来一番南疆,还能碰到这三百年不见的人儿,倒真是好运气。

孟非夜顿了顿,见到九黎上神,他到不觉得意外,“是,我还活着!”他一字一字的吐着,夹杂了许多恨意,也带了些许失落。

“随我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