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绝世上神来抱抱 > 正文
章七十四(番外):
作者:花谗  |  字数:2401  |  更新时间:2020-05-04 21:44:17 全文阅读

咳咳!此番外记得是南疆的后事。

南疆————

经历了渊世容和疆北芫邱一事之后,渊昀恒收回了南北各个疆土的实权,重新巩固了朝堂。自从继任南疆王的那日渊昀恒手里便没有太大的实权,上一任南疆王薨逝之前,将整个南疆的兵权划分给东西南北四个疆主。直至疆北芫邱谋逆之后,渊昀恒才逐渐将四个疆主的实权收回到自己手里。

梧伉殿————(ps:梧伉殿是为南疆主事大殿,也是渊昀恒的寝殿,不要问为什么,因为咱们的南疆王陛下懒得在两个殿中间跑来跑去。)

渊昀恒坐在上堂,那一副威严霸气的样子,简直跟平常那个庸散懒洋的渊昀恒判若两人。一身金袍衬显出朝堂天子的威严与气势,此时的渊昀恒才称得上是个真正的南疆王。

“有昭禀奏,无事退朝。”

难得上一次朝,渊昀恒还是一副吊儿郎当。朝堂下众臣皆是无奈,这南疆王陛下自继任以来也没有上过几次早朝。也就是前几个月出了疆北芫邱一事之后,渊昀恒才上了南疆皇帝生平的第一次早朝。

“陛下,您身为南疆一主,这早朝您想上便上。只是这……这大祭司为何两次都不来早朝,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

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向渊昀恒抱怨了一句。这朝中谁不上朝都可以,唯独这孟非夜,他身为南疆第一大祭司,在南疆是什么身份,身为南疆祭司,南疆的任何朝会都必须参加的。(说白了就是眼气人家。)

“本王特准的,如何?你还有什么疑问?”

那位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朝官瞧见渊昀恒脸色煞黑的看着他,顿时便吓得不敢在开口了。(花:活该,让你多嘴。)

此时,朝堂众人为首的一位老者,不悠悠的又开口了:“咳咳,陛下,恕老臣多言一句。陛下您宫中无主,是否该……”

这一位你猜是谁呢?嗯哼,猜不到吧?

此位朝臣乃是历任南疆王的身侧史官,已经辅佐了南疆三位皇帝。咳咳,当然,算上渊昀恒才是三位。在南疆朝中的地位也是不小(除了南疆王和大祭司便是这位史官了。)

渊昀恒瞪了那老臣一眼,他如今已然快三百八十岁了,而南疆皇室的年岁一旦到了三百八十岁就必须已经诞下下一位皇室继承人,南疆寿岁八百年,一旦渊昀恒到了六百二十七岁就必须让位给下一任继承人。如果他过了最迟三百岁仍未诞下皇室下一任皇帝,那么渊昀恒也将必须退位了,这是南疆的规矩,更是历任南疆皇室不能更改的规训。

“此事……本王抽时间会考虑的。”

“这,陛下,您现在最当紧的便应该是考虑这个啊!”

“陛下!陛下?陛下。陛下……”

朝堂上的众臣都眼巴巴儿的看着渊昀恒一脸无所谓的走出了梧伉殿。这,他们这可都是为了他好,为了南疆好啊。

他们不知道,渊昀恒现在最不喜的便是这些人与他提什么纳妃传宗接代的事儿。

菀非殿:——

孟非夜独一人正坐在屋内品着茶,对没错是的,就是品着茶。(因为实在想不出咱们的孟非夜大人还有什么喜欢干的事儿来了。)忽间一人直直推门而入,还未等孟非夜看清楚进来之人,就被身前一道黑影禁锢在了椅子上。

“渊昀恒?你,这么快便上完朝了?”

“那群老家伙,整日只会说让本王纳妃,本王听得厌了,便提早走了。”渊昀恒道。他是不想纳妃,从前不想,现在便更不想了。

孟非夜推了推他,但没能推开。渊昀恒瞧见他这个动作,便直接上手了。他直接用手禁锢着孟非夜的一只手腕,孟非夜挣脱不开,因为此刻他整个人都被渊昀恒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忽然间,他瞧见有什么东西从渊昀恒的袖子中滑落出来,掉到了他的腿上。

“……”

渊昀恒瞧见孟非夜的眼睛一直看着那小物件儿,只以为他是喜欢。这小东西他也不知是从哪里得来的,只依稀记得脑海中有个人告诉他,这小东西有特别的意义,一定要将它送与最重要的那个人。但好像,这小东西也是一个重要的人给了他的。

“送与你。”

孟非夜抬头看了看渊昀恒,什么话都没说,嗯,准确的说,是什么都不想说。他用另一只手将这小东西拿到掌中,这个东西别人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孟非夜可不能不知道。

“渊昀恒,你知道这是什么?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只是一只兔子雕塑罢,怎的?你知道什么?”渊昀恒看了看他手中的兔子雕塑。那确实是兔子,瞎子都能摸出来的东西,孟非夜不知道那是兔子么,他的意思是……

孟非夜抬起头来看着渊昀恒,脸上带一丝不知道该怎么跟渊昀恒说的表情。孟非夜心里不禁默骂,到底是谁给了渊昀恒这东西,下面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上面的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这种东西怎可以随便拿出来给人的!

“孟非夜,怎么了,有何不能说的?”渊昀恒看着孟非夜脸上纠结,掌中紧握着那小东西。

怎么了,你说你怎么了。不能说当然不能说了!

“无,这兔子刻的还挺逼真的……”打死都不能说,打死渊昀恒他都不会告诉他。

南疆宫城外————

“哥哥哥哥……”

忽然间,两人耳边传来几身稚嫩童声。四下张望却未发现有什么孩子,渊昀恒只感觉自己的衣袍被人拽了拽,便低头看去。

募的,那一张脸映入了他的眼睛。他的瞳孔不断地放大再放大,渊昀恒使劲儿盯着那孩子,脸上却是一丝震惊,又夹带着一丝莫名的心绪。

孟非夜看着他,随后又看向那个孩子,瞧见那孩子一只手紧拽着渊昀恒的衣袍,那双皎洁的眸子与渊昀恒那惊诧的眼神对视着。

“孩子,你唤作何名啊?”孟非夜蹲下身,微微朝那孩子笑着。

“没有,没有名字。”

那孩子双眼清澈,看着孟非夜答道。而此时,渊昀恒还处于惊讶当中,他心里不断重复着:像,太像了,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你是一个人?”

渊昀恒也蹲下身来,看着那孩子问道。那孩子点了点头,又看着渊昀恒。“跟我们回去吧。”

渊昀恒将那孩子的小手托进自己的大掌之中,他知道冥府有轮回,但他也知道,那个人死了两次已经不可能轮回了。如果,如果这个孩子是天意安排他遇见的,他感谢,能让他遇见他。即使这个孩子不是那个人,渊昀恒这次一定会好好护他长大……

…………………………

不久之后,渊昀恒便拟旨:立渊恒容为皇室太子,待他三百年退位之后,太子渊恒容将继承大统。

…………………………

既然天意又给了他一次机会,这一世,渊昀恒会竭尽所能去弥补,去护他。因为这是他欠一个人的。

世容哥哥……这次,换我好不好……

———— 全篇完————

ps:敬请期待下一篇续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