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许你两世不相负 > 正文
第一章 离奇穿越
作者:凤轻舞  |  字数:2905  |  更新时间:2020-06-16 14:44:39 全文阅读

“小偷,抓小偷!”喧闹的大街上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正拼命的追逐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街上的行人指指点点,骂骂咧咧,却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抓小偷。

眼看着小偷越跑越远,大妈也终于体力不支越追越慢。

一个女警突然出现,挡住了小偷的去路。

小偷眼见不妙,一个急转身向另一边跑去。

女警一个箭步便追了上去,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小偷就被她一个擒拿手擒住动弹不得。

“警官我错了,你放了我吧!我保证改。”小偷一边求饶一边把抢来的钱包递到她手上。

女警名叫季暖,十九岁,刚入职不到一个月,这是她入职以来办的第一个案子,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大妈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见小偷已被警察抓住,自己的钱包也安然无恙的在警察手中立马喜笑颜开。

接过季暖递过的钱包打开数了数,发现钱没少又发挥了唠叨的本性“姑娘谢谢你哦,这个小偷实在是可恶,连老年人的钱都敢偷,你一定要把他抓到警局好好关上几天,看他还敢不敢再犯。”

“阿姨别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姑娘长的可真好看,有没有男朋友啊?要不要大妈给你介绍一个?”大妈自已经完全忘记了还有小偷的存在,直接拉着季暖的手就唠起了嗑。

季暖也十分无语,连忙摆手道:“不用了阿姨,我还年轻不着急。”

这一松手,小偷立马趁机而逃。

“站住,别跑!”季暖立马甩开大妈的手,转身便追了上去。

此时,小偷已经跑进了一个公园,季暖仍旧穷追不舍。

却不知,原本人声鼎沸的公园里竟一个人也没有,就连四周的花草树木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还跑,抓住你了吧!”季暖追至一颗大槐树下时终于将小偷给抓住了。

这一次,她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直接拿出手铐便拷住了他的左手。

小偷哪肯轻易就范,拼命推搡间手铐的另一端竟拷在了季暖手上,两人被同一个手铐拷住,他依旧不死心的挣扎着后退。

“啊…”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季暖也被拉进了槐树下的树洞之中。

这个公园她以前常来,却从未发现这里还有这么大的洞。

此时,两人才发现天色早已变得昏暗,眼前也逐渐模糊起来。

…………

季暖恍惚中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素净的白,此刻她正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木床之上。

眼前一切都无比陌生,她想要看清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却在起身的那一刻胸口传来剧烈的疼。

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下一刻便差点尖叫出声,因为她的胸没了。

她不可置信的左右胸口都摸了摸,依旧是胸口平平。

顾不上疼痛的身子,她奋力挣扎着坐起,将身上单薄的里衣拉开,一具男性的身躯便映入眼帘。

如果不是胸前那触目惊心的爪痕,这具身体堪称完美,肌肤似雪,身强体健,一看就是练家子。

可她现在哪有心思管这些,也顾不上穿鞋,捂着胸口便下了床,想要找一块镜子看看自己的脸。

四处张望了许久,也没见到镜子,只有床前一米开外处有个盆架,上面放着一个铜盆,里面有半盆清水。

几乎是踉跄着奔了过去,待看清自己的脸时,便再也无法冷静了。

“啊!”一声浑厚的男音响起,季暖下意识的捂住了嘴,水中那张棱角分明的英俊少年眼中满是错愕。

“师兄,你醒了,太好了!”

季暖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一脸雀跃的望向自己,还未来得及答话,便见他又飞奔了出去。

少年名叫木然,是一个药师,因为宋忘尘伤重就一直留在此地照看他,刚才便是听到尖叫,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现在便想着将此事告知他的师尊木荀,还未跑出多远便见到一个少女端着药膳迎面行来。

“师姐,宋师兄醒了?”语气兴奋,神色得意!

“木然,你是说师兄已经醒了吗?”少女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遍。

要知道,宋忘尘已昏睡半月了。

“醒了,师兄醒了,师姐你快去看看吧!我这就去告诉师尊。”木然一边回答一边已兴奋的向清幽阁跑去。

少女叫程筱柔,是暮溪掌门程锦的女儿,长相柔美,婀娜多姿,素有暮溪第一美人之称。

暮溪乃是修灵界第一大门派,其中有三大主峰,以岁寒三友梅、竹、松、命名。

其中以‘锦松尊’程锦所居住的松峰为首,松峰应其名,满山皆是松树,是以松而闻名。

其后是‘智竹尊’诸远智居住的竹峰,竹峰也是唯竹是也,再无其他树木。

以及‘寒梅尊’梅清寒所居的梅峰,梅峰终日严寒,梅花常开不败。

三峰同气连枝,却又不尽相同。

“师兄、”程筱柔心中雀喜,却依旧保持着一贯的优雅缓步行进房间,并将药膳搁置于梨木圆桌上。

季暖只是愣愣的盯着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古色古香的房间,身着古代衣物的女子,这是穿越了?

可就算穿越,也不应该变成一个男人才对,这一定是梦,还是个噩梦!

“师兄,你怎么自己起来了,身上的伤口可好些?”程筱柔抬眸便见他裸露着胸膛,急急将眸光收回,低头便红了面颊。

季暖故作镇定的拉好了那半敞开的里衣,应了声“无碍,已经好多了。”

虽不知道这是个地方,也不知这个身体的主人姓甚名谁,但作为民警,她早以习惯以不变应万变,少说话以免说错话。

程筱柔羞涩的转身,便开始将瓦罐中的药膳一勺一勺的盛入玉碗之中,动作轻柔优雅。

盛好之后,又恭敬的递到了季暖面前,笑道:“师兄,吃点东西吧!”

季暖故作淡定的“嗯”了一声,便接过药膳坐下,扑鼻而来的苦药味让她心生反感,又立马将它搁置在了一旁。

抬眸盯着眼前长相绝美的少女,正想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耳边突然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男音:“忘尘,身体可好些?”

来人正是程筱柔的父亲‘锦松尊’程锦,也是宋忘尘的师尊。

程锦虽年近不惑,却依旧相貌堂堂,一身灰白相间的华服称得他清雅脱俗,恍若嫡仙。

见宋忘尘一脸疑惑的盯着自己,转身对着身后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又道:“木师兄,你来帮他看看吧!”

被称为木师兄的老者便是木然的师尊,医术高明,素有医仙之称。

木荀点头,缓步行来,抬手便准备为宋忘尘号脉。

季暖会意的伸出手,任凭木荀的手搭在自己腕上。

盯着他那张变幻莫测的脸,心中不免有些害怕,万一他们知道自己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会不会直接给弄死了。

正胡思乱想之际,程锦的声音突然响起:“木师兄,可有不妥?”

“忘尘身体已无大碍,只需好好静养即可!”木荀收回手掌,转身对木然叮嘱道,“你宋师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你还是继续留在此处按时给你师兄敷药吧!

这是为师新制作的伤药,只要按时外敷,方可消除忘尘身上的伤疤。”

言语间已将袖中一个精致的药瓶递到了木然手中,不等木然回答便径直出了房门。

“木师兄,可有不妥?”程锦随后跟上,直至走出长廊才担心的问出口。

木荀刚才的神情一看就不是无事的样子,相反他不在宋忘尘面前说出,定是出了大事!

木荀停下脚步,摇头叹息了一声“确有不妥,忘尘体内除了元丹尚在竟毫无修为。

如此,他要如何降妖除魔?”

“竟有此事,忘尘把除妖当成毕生所愿,若是没了修为,他定是万不能接受的,难怪师兄刚才不愿多说!”程锦一脸的担忧,便知这事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其实掌门也不必如此担心,或是伤的重了些,我回去再炼些丹药,定能助忘尘恢复灵力。”

木荀自己也并无十足的把握,却也只能如此劝慰程锦,毕竟宋忘尘可是程锦最得意的弟子。

程锦应道:“但愿如此!”

此后,两人便分道扬镳,一路向着自己的房间而行。

木荀回到清幽阁就开始火急火燎的翻找医书,这是他这几十年来遇到的头等疑难杂症。

清幽阁位于三峰之外的另一座小山,药王峰。

药王峰与松峰相隔并不远,中间以一座天桥连接。

此峰与其他三峰不同,山中遍地种满了药草,是暮溪最有力的后盾。

而程锦也因为担心宋忘尘而回去查阅古籍,希望能找到与此有关的线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