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你是想找死吗?
作者:荣玉  |  字数:3084  |  更新时间:2020-01-28 08:01:01 全文阅读

“重要!”

  “...有什么重要的,反正我又不是你的谁!”

  “我们拜过堂。”

  “那又怎样,你自己说我们只是合作关系,第一天咱们达成的共识你应该没忘记吧?”

  “没忘,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那不算数的。”

  “我们拜过堂,有天地为证!”

  “......好端端的你扯这些干嘛?”

  “那好,你为什么生气?”

  “.....”颜佳欣叉起了腰看着他,跟他这样一掰扯,心里倒是没那么郁闷了,可也没那么容易就过去了,要知道,女人的心眼儿都很小的,尤其是她这种时时刻刻被人盼着死的人。

  颜佳欣甩给他一个眼神就转过了身:“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生气了,今天我回家住,你自己回府吧。”

  云梦宸就跟在她身后:“回什么家,宸王府才是你的家!”

  “那是你云梦宸的家,不是我颜佳欣的家。”

  云梦宸顿了顿,星眸里的光黯淡了一些下去,随后还是扬着一丝勉强的笑追了过去:“王妃是要回岳父家吗,正好之前回门一事被耽搁下来了,不如本王陪王妃一起回去吧。”

  颜佳欣觉得有些奇怪,今天的云梦宸似乎和往常的有些不太一样,今天的他怎么感觉有些黏人?只是她也没有多想,头也没回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你别跟着我,我今天不想看见你!”

  听到身后戛然而止的声音,颜佳欣说完便冲出了马场的大门。云梦宸愣怔在原地,脑海中回响着刚刚颜佳欣最后的那句话,画面和许多年前的记忆重叠,他就那样呆呆的看着那道消失在门外的身影失了神。

  走到一半的天突然下起了小雨,颜佳欣不由的回头往马场来时的方向看了过去,心里突然有些担忧云梦宸会不会淋到雨,他那身子淋到雨可不好吧...

  随后又想到他出门都是马车代步的,应该淋不到他才是,更何况不是还有月如在吗?想到这里,她加快了动作朝颜府的方向冲了过去。

  回了家,本以为可以图个眼不见心不烦的,可是她却有些心不在焉的,一顿晚饭吃下来,颜如之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过了晚饭他就把颜如欣给支开把颜佳欣单独叫到了书房。

  此时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时不时还伴随了几道雷鸣声。颜佳欣来到颜如之的书房:“爹爹,您找我?”

  颜如之赶紧招呼着她:“快进来,这入了冬的雨那是寒冷刺骨的,小心淋雨着凉了。”

  听了他的话,颜佳欣还回头看了外面的雨一眼才进了屋。屋里升了火,很是暖和,只是却怎么也暖不热她那发冷的指尖,化不掉她心里的那缕忧思~

  “有心事?”

  “爹爹为何会突然这样问?”她表现的有这样明显吗?她只是有些担心那家伙...

  颜如之笑笑:“你是爹爹的女儿,爹爹怎么会不知道你有没有烦心的事,是在宸王府受委屈了?”

  颜佳欣摇摇头,半瞌下了眼帘:“没有,他对我很好。”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觉得矛盾,如果他不对她那么好,那她以后在走之时才可以决然的不会有任何愧疚的离开不是吗。

  “爹爹知道你可能觉得他太柔弱了保护不了你,可是女儿,相信爹爹,宸王他是个好男人,至少他敢为了你在皇后面前出手护着你。”

  “可是爹,这难道不是因为他知道皇上宠着他吗?”其实说真的,云梦宸为她挡下那杯酒的那一刻她是有被暖到的。

  颜如之摇摇头:“其实不尽然啊女儿,朝堂中的那些纷争你不知道是对你好,只是有一点你要知道,这宸王和皇后之间的暗波不是常人能看明白的,却是一直存在的,皇上对他好是念在手足之情,这和他护着你是两回事。”

  见她垂眸不语,颜如之微叹息一声:“其实爹爹没想到你会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回来。”

  颜佳欣这才抬起了头看向他:“今天这样的日子?爹爹,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颜如之看了她一会儿才悠悠的道:“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毕竟你才嫁入王府没多久,这宸王的父皇,在多年前的今日被杀害,他的母后也在今日消失了~”

  颜佳欣脑袋嗡的一声炸响,也没听清颜如之之后说了些什么,只是觉得,马场的那一幕现在让她回想起来,有些扎她的心,她怎么会忍心对他说出那样的话?他的反常都是因为今天这样的日子不想一个人呆着吧!

  颜佳欣攸地的站了起来:“爹,我..”

  颜如之了然的冲她点点头:“去吧孩子,马车已经在府外等着你了。”

  颜佳欣冲他点点头:“谢谢爹,那我先走了,外边天冷,爹爹不用出来了。”

  颜如之慈爱的笑着点点头,看到她狂奔而去的背影,视线慢慢的飘远,却是忍不住轻声的叹息着:“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啊~”手里摩挲着半块玉珏,神思渐渐沉重了起来。

  颜佳欣刚出颜府大门便看到宸王府的马车疾驰而来,她心下一惊,却是看到月如心急如焚的从马车里出来:“王妃,快随奴婢回府吧,王爷他出事了!”

  颜佳欣心里一窒,此时的天空上炸响了一道惊雷,映着她的小脸惨白一片,在马车上坐了好一会儿颜佳欣才抓着月如的手:“你家王爷他..怎么样了?”

  月如看着她有些空洞的眼神,她抓着她的手也是异常的冰冷,还有些微微的发抖,想来她也还是在乎她家王爷的吧?只是她想不明白,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她为何要离开?

  想着,月如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很善:“王爷在马场被王妃丢下后淋了雨,回府后也不吃不喝的,身子自然是扛不住。”

  颜佳欣的心在慢慢的往下沉,她收回了手呆呆的坐着,良久她才又悠悠的吐出一句话:“今天,真的是他父皇的忌日吗?还有他母后...”

  月如看着她的表情,像是什么都不知道那般:“难道王妃都不知道?”

  颜佳欣惨淡的笑了笑:“你们什么都不和我说,我怎么会知道?”她才刚来就一连串的破事儿,她能知道什么?

  想想似乎也是这样,月如便神色和善了些:“其实月如也不是很明白,往年的今天就算王爷他不想与人说话,只想一个人待着,但也不会不吃不喝..”

  月如拉过颜佳欣的手:“王妃,请您对王爷多一些关心吧,自从您来了王府,王爷脸上都开始有了笑容,在那之前的王爷,若能看到他笑,似乎都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小时候遭遇了那么大的变故,又被扔在这宸王府自生自灭,换做别人怕是早就活不下去了吧,听齐霄说,宸王府被袭是常有的事,也不知道咱们家王爷是怎么挨到今天的..”

  月如的一字字一句句都敲打在颜佳欣心上,想到他们认识的那天,不,应该是她来到这的第一天开始,那些人似乎就都是想要对付他的人,就算是这样,他也在尽他最大的力量护着她和她的家人!

  到了宸王府,颜佳欣都被宸王府内的场景给惊呆了,府里的人都跪在祠堂外面,被齐霄送回府的司马静姝此刻正在门外敲喊着:“宸哥哥,静姝来陪你来了,你开开门好不好?”

  颜佳欣的眉头不自觉的一皱,她看向身后的月如:“她什么时候来的?”

  月如低着头摇了摇:“方才我出门之前她没在的,也许是知道今天..往年她也会来,只是最后都被王爷叫人给送了回去。”

  颜佳欣走了过去:“齐霄,去把火盆暖炉都点上,除了送来祠堂的,另外把王爷的房间里也暖上,其他人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齐霄看到她回来终于舒了口气,赶紧迎了过来:“是王妃,属下这就去办。”随后他又看了看司马静姝才悄声对她说:“王爷这边就拜托王妃了!”

  颜佳欣点点头后走向祠堂的大门,司马静姝拦着她:“这里是什么地方,能容得你在这发号施令?还有,你到底对宸哥哥做什么了,你是想找死吗?!”

  颜佳欣看都没看司马静姝一眼,眼神在打量着祠堂的格局之时,顺便示意了一下月如:“找两个人看着她,司马将军的小姐在王府可不能站在这吹冷风才是,将她带去客房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她的话刚说完,月如便了然的笑着应了声,随后便叫了几个侍女和侍卫带着司马静姝往客房里去。“你们,你们放开我,本将军只是伤了一只腿,又不是感冒风寒有什么不能吹风的,颜佳欣你让他们放开我,颜佳欣!..”

  颜佳欣走到祠堂的侧面还能听到她那刺耳的叫喊声,无奈的摇摇头掏了掏耳朵,随后眼前一亮,看到了那祠堂上面的一个风窗口。她叫来了一个侍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等侍卫离开后,她来到门边敲了敲:“云梦宸,云梦宸?王爷,是我啊,颜佳欣,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大家都很担心你,你能把门打开一下吗?”里面回应她的是死寂般的沉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