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点降唇 > 正文
第一章如此悲凄的命运该结束它了
作者:老梅森  |  字数:3375  |  更新时间:2020-01-22 21:53:53 全文阅读

“生了生了,是个女娃~” 

一个残破不堪的茅屋里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悠然降临了这个世界。

  悠然不是一个形容词她是一个人的人名,而这个人在前面的世界一共生活了25年,她在这生存了这25年期间基本上都躺在床上,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全靠她年迈的奶奶伺候着,父亲早逝母亲也受不了她天生残疾在她22岁那一年,母亲为了自己的幸福离开了……

  悠然很理解离去的母亲,因为自己的残疾真的是看不到任何康复希望的~除了脖子能动能说话之外身体的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属于自己——因为身体的其他部分根本没任何知觉……

  试问20多年来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人还能有什么希望?所以母亲离去对悠然来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悠然自己也活够了!真的不想祸害他人了~

  只有白发苍苍的奶奶依旧不离不弃地照顾自己,每天都用那苍老的手给悠然喂饭去清理悠然的大小便,即使这样悠然也要定期去医院检查治疗身体发生的并发症,目前家里拿不出一分多余的的钱了,即使这样拮据的经济奶奶都给悠然配上了一部手机,让她在能网络世界中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快乐……

  年幼时母亲还在悠然身边悉心照料,无法上学的悠然也从母亲那里学会认识了不少字,悠然也就是从那个时候百般无趣的生活加入了书香,从书中开阔了眼界~

  那时母亲在她脖子处放了一个板,板子上曾经放过各式各样的书,悠然嘴里含着一根筷子,就用这根筷子来翻书,厚一点的书这根筷子根本翻不了,所以悠然的书都是旧书,这些从旧书摊上淘来的书籍分成了很多小块,只有这样筷子才能轻松地将页面翻开不至于自身的厚度又合上了。

  旧书摊上的书各式各样,很杂很乱,但是百般无聊的生活只有这些书能给悠然带来慰藉,可是随着母亲的离去悠然觉得此生已再无任何眷恋~奶奶一辈子没享过福,自己离去也能让奶奶轻松地安享晚年了,她的退休金全部都用在了自己身上,也不过60多岁的奶奶现已苍老的如同七八十岁一般的,这个年纪的她完完全全可以安享晚年,毕竟姑姑和叔叔能够让她的晚年生活变得轻松惬意~悠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吸血鬼一样将奶奶的余生牢牢地套住,现在也该结束它了……

  奶奶不愿意跟叔叔一起住,依旧带着自己住在乡下的老屋里,悠然知道不是她不愿意去是因为奶奶不愿意放弃自己,叔叔和婶婶不会照顾瘫痪的自己的,毕竟自己母亲都忍受不了何况是其他人呢?

  乡下停电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奶奶要出去,悠然就让奶奶在自己的脖子旁醋点了一根蜡烛方便自己看书,奶奶也没有想太多点了这根蜡烛之后就出去忙活去了~悠然就用筷子放倒了这根蜡烛,蜡烛带着火苗一直滚到被子上,火焰开始慢慢的烧起来,一直烧到她没有知觉的身体~后来慢慢的到她有疼痛感的脖子和脸庞,自始至终悠然没有一丝恐惧反而从头到尾都在笑~仿佛对她来说此时正在解脱~脱离这残破不堪的身体,即使那个世界阴暗潮湿冰冷~或许也比这样要强一些吧……

     

  

  “是弟弟还是妹妹?”

  说话的是一身穿着麻衣的小少年,这个少年不过六七岁唇白齿红眉清目秀,说话间还隐隐带着一股书卷气,此时他正昂着小脑袋盯着悠然在这个世界新的父亲的发问。

  “是妹妹。”

  悠然这个新的父亲看样子很喜爱这个小孩,用手抚摸着少年的头温和的回答道。

  “我能看看她吗?”

  小少年似乎对这个新出生的女孩还特别的关心主动提出要去看看。悠然的这位父亲并没有反对只是对着小少年说:

  “她是你指腹为婚的妻子,你去看看也无妨!”

  悠然听闻瞪大了刚出生不久的眼睛!

  “啥?媳妇?我是谁媳妇?”

  挣扎着想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个所谓的未来老公长什么模样?可是毕竟才刚降临不久小脑袋还不会转动,努力想睁大眼睛可是除了啼哭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可是此时悠然能明显的察觉到来源于四肢的感知,这温暖的襁褓和触碰带来的触感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原来它是那么的美妙~美妙的都忘记想看自己未来老公长什么模样了……

  看着渐渐熟睡的婴孩,悠然的新父亲思绪万千。整整十七年了!妻子终于为自己诞下一名孩子~虽然不是男孩,可是对于妻子她那瘦弱的身躯已是不易!

  妻子跟随自己17年从未享过一天的福,妻子家里也曾经是官宦世家,其父亲还当过一任县令,后来因得罪了朝中大佬被贬,其父挂冠去职在家里,妻子其父一生教授百余学子,认为儒家为天下正道!其教授学业也为儒家经典,自己正是他的学生之一。

  后来师傅对自己亲眼有加,将自己的独女配与自己为妻后又极力在官场为之瀚旋为自己谋取县尹一职。

  这些年官场动荡的厉害!西域秦国如虎狼一般,朝中又有奸人作祟!师傅过世之后自己一怒之下与好友双双挂冠隐居在此~十几年的风风雨雨让自己看透世态炎凉,女子有何不好?若能悠然自得也不枉来世间走一遭……

  “叔父妹妹有名字吗?”

  小少年看着襁褓中熟睡的女婴头也没回的问。

  “她叫悠然~以后就跟你们家姓管。”

  “管悠然?管我叫悠然?~这便宜老爹起名字也走点心啊!这么随意~”

  悠然本来睡着了,结果被她老爹这么一闹又醒了~心里琢磨着自己老爹难道没姓吗?怎么还整到别人家里去了?难道这终身大事就这么定了?不是嫁过去之后才改姓吗?我可是刚出生的婴儿!您也不要这么急着把女儿给倒贴出去吧?难道我奇丑无比?还是天生残疾?可这四肢能明显的感觉到有触觉啊~若奇丑无比自己才刚出生一天~皮下脂肪还没有,哪个小孩刚出生不都跟猴似的?

  悠然很难理解自己老爹到底想干嘛?这么上赶着把女儿给贴出去难道女孩在这时代真的是赔钱货?

  刚出生不久的小脑袋瓜,虽然里边住着一个25岁的灵魂可是想这么多事情,对她来说已经体力透支了,于是悠然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七年,悠然现在已经是一个梳着两个羊角辫满村子转悠的小丫头了。从两岁开始悠然就不让自己闲着,每天到处瞎转悠,可能是上一辈子自己在床上躺太久的原因了吧?这一生岂能放过这好手好脚的?

  这七年悠然知道了很多东西,当然也知道了自己被烧死之后来到了这个世界是战国之末!自己所住的这个地界应该是楚国之边,因为具体位置没办法对照后世地图,战国时期七个国家所分布的地理位置具体是什么模样悠然已经不记得了,所以说呢即使村民告诉她这是什么地界依然是白瞎~只知道从这里到楚国国都寿春有千里之路!不过现在也没有必要想着去那里看看了,因为就在自己出生的那一年楚国被秦始皇的大将王翦所灭,现在这里已经是秦国的版图了。

  秦始皇登基是哪一年?悠然也记不清了~这也就等于不知道自己生日是哪一年?~天干地支自己上一世还没背全,悠然也问过博学多才的父亲,可是他虽然知道天干地支,但是还不知道这玩意还能拿来计算年月,后来悠然又仔细琢磨了一下,原来天干地支计算年月是从西汉以后才开始的,现在计算年月十分的混乱!是以王登基的年号时长来计算~要知道春秋战国时期大大小小的国家可有上百个,脑子稍微不好的人根本就算不清!……

  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行~毕竟秦始皇登不登基和算清楚哪一年跟自己关系也不大~人家身上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而自己身上穿的是麻衣,吃的是最粗糙稻谷和没有脱壳的麦子偶尔吃一点豆子改善生活,在冬天下雪的时候冷的实在受不了就往麻衣里面使劲塞干草。还好这里比较偏僻也没有兵乱,大家每年的收成还能勉强果腹但是穿不暖始终是一个大问题!

  悠然家的草棚子里有一个大大的土床里面堆满了干草。比同村其他穷苦人家要好的是上面还有几张羊皮,在大雪纷飞之际又能暖和不少。每年冬天都有冻死的人还好悠然的父母非常在意这个女儿,穿的麻衣里面并没有塞草,而是塞了一些鸡毛鸭毛外面又缝上了一层土狗皮。

  说实在的这种土特产版的羽绒服十分的不好看!可是也不能光要风度不要温度不是?

  悠然从自家的茅屋里出来拐了一道弯,那里有一条从山涧里流过来的小溪,小溪的水常年不冻而且还有一点点温和,小溪上面架了一座竹桥,竹桥有些年头了绿色的已完全退去,变成了斑驳不堪的黄色。七岁的悠然身体比较单薄但是踩在桥上都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桥上飘满了落叶,落叶上面还有一层薄薄的霜,穿着草鞋的悠然慢慢的从这些落叶上踩过去,下了竹桥就有一户人家,外面有一个竹子的篱笆墙,三间茅草房的房顶上都落满了黄色的秋叶~现在正是初冬时分还没有下雪,若是下了雪这里将会变得难走许多,因为这里地势要稍微低积雪也比其他地方要厚,即使这样从四岁开始悠然每天都会来这里玩。离得远远的就看到了茅草屋西边的板窗已经被推开,窗坐着一位俊美的少年,这位少年已经14岁了,他手里正拿着一册竹简在全神贯注的念书~发出的朗朗的读书声在这个小小的山谷里回荡……

  未完待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