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后院起火 我是消防
作者:万年福  |  字数:2925  |  更新时间:2020-02-01 12:35:01 全文阅读

这天,好像是星期日。女婿阿斌抱着他的闺女巧巧,风风火火地闯进屋来,我一看脸色,觉得不太对劲儿,我心想,一定是出事了,出的这个事还不是啥小事。

  他们结婚五年多了,我知道这女婿的性格,他虽然有些明显的内向,但却很是沉稳内敛。说话办事也很有修养有礼貌。每次见到我都是咧嘴一笑,然后叫一声妈。他就是那种不叫妈不说话的那种女婿,然后,就是帮助我在家里干这干那,特别的勤快。也特别的爱干净。如果赶上家里正在做饭或即将要做饭的话,阿斌下厨那更是他的拿手活。一般的厦门特色菜他做得可好了,姜母鸭,海蛎煎,鱼丸汤,白灼章鱼等等,色香味形四大要素全都像模像样。我曾多次说过:“咱家要是开饭店,有咱们的韩斌当大厨,生意一准能火”!

  但是,今天的阿斌可不是昨日的阿斌了。面色表情特别的难看。可以这样说,他与阿霞结婚五年多了,我还从没有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只见他将外孙女巧巧紧紧地抱在怀里,好像生怕被别人抢走一样。整个额头莫名其妙地紧皱到一起,两只眼睛毫无目的地地忽而目视前方,忽而看着地下。那张阴沉而犹豫的脸色,如果打一声闷雷,就可以炸出哗哗的泪雨来。我的心里说,今天这女婿是怎么啦?是不是摊上大事了?

  别看我没事时大大咧咧,给人的感觉是胸怀大度,其实我是个小心眼的女人,尤其是遇到棘手的难事,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今天我见到女婿这反常的现象,我的心里也一下子紧张起来。“蹦蹦蹦”的似乎能听到心跳的响声。

  阿霞跟我们不住在一个小区。相距也有四五里地远。阿斌在市里开公交,每天的工作轮班倒,也很紧张忙碌的。所以,没有什么大事,他们也很少到我这里来。

  “今天不值班吗”?我问。

  “不去了,我跟马师傅打了招呼,倒换一个班”。他回答得声音低沉,似乎故作镇静不动声色。

  “阿霞上班吗,她怎么没一起来”?没想到我这么随口一问,竟然问道阿斌的痛处了。阿斌不再镇静不再萎靡了。他像是在睡梦中让人惊醒,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不仅语速加快了,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妈,您还提她呢,可能又去约会那个网友啦”!

  “啥?什么网友,到哪去约会啦”?

  这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阿霞还有什么网友,还要专程到一二百里之外去约会,啥重要的网友,有啥重大的事情,还要跑到市里去约会呢。

  知女莫如母。我的闺女我了解。

  阿霞这孩子性格外向,直筒子脾气。争强好胜,做事从来不甘落下风。因此,跑商业保险的工作就比较适合她。第一,她好动,第二,她好说,第三,就是亲戚朋友熟人也比较多。干了两年多新华保险业绩很不错。听说单位为了重点培养她,今年初还到市里进修培训了一二十天呢。

  “我觉得,很可能就是这次进修惹的祸”。

  不善言表的阿斌,一下子冒出这么一句。让我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我问:“进修怎么啦,惹什么祸啦”?

  原来,阿霞在进修班期间,认识了一个跑保险的同事,于是,两个人就建立了非常紧密的联系。大有情投意合,相见恨晚的意味。几个月里,两人的感情急剧升温,似乎有要走到一起的势头。今天,因为要去约会这个网友的事,两人说僵了,吵得不可开交了。阿霞一气之下竟然提出了分道扬镳的想法。她说的究竟是气话,还是认真的,是思考很久的成熟的决定呢,无人知道。这些情况,我都是今天才听阿斌透露,是真是假毕竟是一面之词。

  再者,阿霞的脾气我知道,她是个办事独断专行的性格,无论是大事小事,没有和父母商量的习惯,与其他的亲戚朋友商量,虚心地听听别人的意见,就更谈不上了。就是因为她这自以为是,独断专行的性格,所以,她的事我们从来都不好干预,说到底也干预不了。这是我和她的爸爸老吴最大的悲哀。今天,姑爷阿斌突然提出阿霞要与他分手的事,我哪里有心理准备呀。刹那间,我的头就“嗡”的一声,感觉一下子肿大了,我要蒙了,有些不知所措了。

  为了稳定女婿无可奈何的情绪,我急中生智,只好劝解他说:“分手,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离婚是那么容易的事吗,离婚是光彩的事吗!不可能的事。从我这里就过不去”。

  稳定一下自己的紧张心情,我坐下来喝了几口白开水,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仍然劝解阿斌说:“那都是阿霞在气头上说的胡话,你怎能当真呢”。

  阿斌将闺女放到沙发上,走近了我几步,认真地说:“妈,您不知道。她可没和我开玩笑。我的心里是有数的”。

  原来,阿霞这次和阿斌提出说分手,并不是第一次,而是有n次之多了。只不过她这次提出来,与以往是大不相同的。第一,她是认真地与阿斌正式谈话的方式提出的;第二,说分手时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打架;第三,她在提出分手的前提下,将一切的后事都策划好了。比如孩子给谁,财产怎么分割,分手后的归宿等等。第四,就更严重了。她承认她那个网友也是同行,是她欣赏的人,崇拜的人。并劝说阿斌不要影响她的幸福,不要耽误她的前程。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能是在开玩笑,还能说是什么“气话”吗?

  阿斌在介绍这些细节的时候,很是激动,嗓门一直在提高,高得几乎都改变了音色。四岁的孩子巧巧还以为在吓唬她呢,一下子在沙发上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不断地喊着要“妈妈,妈妈。。。。。。”

  在这样的情境下,在这样的背景中,我突然觉得,这孩子的哭叫声是那样的可怜,那样的令人揪心揪肺。此时此刻,我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意识到,我家里的乌云已经密布,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即将来临了。我的心蹬蹬的跳个不停,我的两只腿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为了不让阿斌看到这尴尬的一幕,我把腿迅速地伸到了茶几下。

  阿霞与韩斌结婚已经五年有余,我知道的,她们俩平时虽也有过磕磕碰碰,在我们的面前也曾打过嘴架,但是,吵了就吵了,闹了就闹了,很快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就云消雾散了。没有一次提到过分手,提到过离婚,甚至把离婚的一切相关的问题都考虑好,策划好了。看来,问题真的是严重了,麻烦真的要来了。阿霞的生性强势,习惯了我行我素,一意孤行,这些,作为一个母亲我是了解的。她并且有一条道跑到黑的毛病。只要她认定想去办的事,几头牛拉她都很难回头。今天,她不但提出了离婚,更为严重的是,她还要求阿斌,不要将离婚的事情与双方家长们说。要保密!她说,这是我们俩的事,与双方的父母无关。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像是在开玩笑,还像是在赌气吗!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两行眼泪扑嗒扑嗒地往下掉。从她的小脸上,一直滴答到自己的衣服上,孩子哪里知道她爸爸此时的心情,哪里知道她姥姥此时的心情。她哪里知道,她的命运在接受着严峻的挑战啊。

  好好的日子不好好过,却想些斜的歪的。“这个该死的阿霞”!我的心里狠狠地骂道。

  后院起火了!那谁是消防员呢?阿霞的爸爸是指望不上的。他本来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性格,再加上老来得女,特殊的娇惯,阿霞长这么大,他爸老吴既没有骂过,更没打过,几乎连大声的吓唬都没有。老吴平时又拙嘴笨舌,他说一句姑娘就说三句四句,他能把闺女说服吗?

  那么,靠亲戚朋友呢,也不行。我们的亲戚不少,但是来往密切的并不多,在阿霞的心理有一定地位的更不多。这样的大事,非得让她崇拜的人出面说服,我想了一大圈,我们哪里有这样的亲戚,哪里有这样有威望的朋友呢!

  求谁也不如求自己。想来想去,我很快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就是“灭火”吗?看来这个“消防员”非我莫属了。我是她的妈妈,我一定要拼尽全力灭火,一定要立即制止阿霞的胡作非为,哪管我被大火烧得遍体鳞伤,这是我的责任,我责无旁贷,我义不容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