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猫耳朵很软 > 正文
路畅(二)
作者:沐秋之春  |  字数:4315  |  更新时间:2020-01-28 20:09:22 全文阅读

    我跟她在一起了。

  天台的凉风吹散她的长发。

  蓝天中滚滚凝望的眼,

  比任何夜空中璀璨的星光都耀眼。

  我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就这样,从正午到余晖。

  万物都变成赤红色。

  人间烟火的落幕成为你我相吻的背景。

  沉默变成此刻对白。

  但你后来却变心了,变得如此冰冷无情,我永远也追不上你远去的背影,映照着我渺小的身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才明白,你的心从来就不在我这里;每一天黑夜我都会体验失去你的恐惧,但当我惊醒的那一刻,我才明白,我根本就不曾拥有过你,都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班里的一切依旧是那样,我与韩鑫走得越来越近,他是个很会耍宝,很受欢迎的人;每个班级或许都有这样的一个人,活跃气氛,充满活力,走到哪里哪里便是他的舞台。

  我希望与他一样,只可惜我从不会表演,我从不受欢迎,我还记得在酒吧的时候,姚慧说的那句话:

  喜欢一个人,自己也会跟着改变。

  我那天喝了很多,想起过往的许许多多,我哭了出来,在一个陌生的那帮人面前,我以前跟本无法想象。

  每天在天台上看着宋晗晞与崔城的身影,我总会把自己代入进去,看着她弯弯的眼睛,我总觉得那笑容是给我的。

  自己不够优秀,自然不配,但我依旧不停幻想着,因为我始终相信着,相信给我幻想能力,幻想给了相信光芒。

  我像个跟踪狂,几乎站在一切可能看到她的地方,但学霸的身影总是那么刺眼,我的心一点点凉下来。

  最终,我的幻想破灭了;当我看到他们俩情侣头像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切都晚了。

  我是个懦弱的男人,或许连男人还都不是,明明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当最后确定的那一刻,还是泪流满面。

  晚饭的时候,家里碎碎叨叨的声音又涌进了耳朵。

  “别整天想那没用的,看看做你的卷子,上次考试你看你那样子,你还想不想学呀。跟你说,期末你可别退补啊。咱们家不向人家崔城,我得哄着老师教你,我....”

  “够了!!”我仿佛一个升空的氢气球,被一刻火星点爆,“有完没完!!他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他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老纳我跟他比什么?!”

  来不及躲闪,我被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她穿着粗气,眼圈红了,仿佛她也知道,对于这个普通家庭,她无能为力。

  “好了好了,你俩别吵了,赶紧吃饭,一会儿赶紧回屋学习去。”

  父亲的声音从屋里传来,他拿着一教科书从屋里走了出来,他这次骨干教师又没有评上,为此跟妈也没少吵架。

  我放下了碗筷,气呼呼地走回房间去。听见背后充满失望与怒火的声音。

  “孩子这样,都是你惯的!做父亲的挣不来钱也就算了,孩子你也不管!”

  “你说什么呢?!我不玩命么?!我为你俩.......”

  我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世界一下子安静,我躲在门后慢慢滑落在地上,没出息的痛哭起来,我觉得此时一切都完了,但我又很讨厌这没有出息的我,就像韩鑫说的那样:

  她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

  但此刻我却管不住我的泪水,我不希望这世界听见我的哭声,因为我是个懦夫。

  这个时候,我看见微信发来的消息,是姚慧发来的,突如其来的冷静,好似从海底的最深处又一下子泡在了冰池里。

  “halo,小伙子,最近咋样?”

  这问题问得我不知所措;她是我唯一一个能够倾诉的人了,我便写下:

  “不怎么样,有时间么?那家酒吧等你。”

  她好像很意外似的,马上回复了我:

  “OKOK,日渐成熟呀,小伙子”

  这种调戏一向是非常钩我心的,隔着手机屏幕我笑了笑,便趁爸妈吵架回屋的时候,夺门而出。

  那家酒吧很火,每天晚上都会聚集很多人,学校外面的小混混,受处分受得光荣的劣等生;女的几乎个个都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她们的衣品几乎大街上任何一个男人看见都会一下子羞红了脸,像梁文博那猥琐小傲娇的话,或许会一下子喷出鼻血来。

  一地的烟头,酒气弥漫,灯光像是乱舞的群魔,随着音响肆意舞动。

  她依旧坐在那个位置上,朝我挥了挥手,嘴里叼着一根烟,扑克牌散乱地铺在桌子上,前面的人应该刚走。

  我坐了下来,上次在这里喝得烂醉如泥,好像增强了我对这种地方的抵抗力,百毒不侵,或者说是自甘堕落,同流合污。

  “咋啦?你今天真像个基督徒,一脸的惨淡的虔诚。”

  对于这种调戏,仿佛一下子刺入我的心坎,我是个基督徒?对,软弱无能。

  “我跟你说,今天我算是明白了,癞蛤蟆吃不了天鹅肉。“刚说完这句话,我就想扇自己大嘴巴,连倒霉的时候连自己都骂,虽然是真心话。

  “哈哈哈,咋了?小帅哥,女神跟别人跑了?第一次看你这么不冷静。”她吐了一个完美的烟圈,继续开口说道:“还真别说,你那羞涩的样子真可爱,以后叫你小可好了。哈哈。”

  这话说得我很不爽,谁是小可爱?

  但它却一下戳中了我的软肋,我的心思她好像一眼就能看透,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跟她比,我仿佛是个小学生,而她呢?幼儿园老师?我这想象力估计也是没谁了。

  “小可,你知道为什么这家酒吧叫‘action‘么?”

  我摇了摇头,但我心中对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好像已经有数了。

  “action是动起来的意思。”

  “错,是行为,你可真没文化。”我感觉搬回来一局。

  “得,您文化水平高,这话我还不说了。”

  旁边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我转头一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但这是很平常的事情,酒吧的打手很快就会让他们滚蛋。

  “别别别,别不说呀,慧姐。”我仿佛放松了下来,感觉自己也跟这里的人无异,说完手朝着那盒烟伸了过去。

  她朝我撇嘴笑笑,那笑容仿佛在看一个装逼的小学生。

  我把烟叼在嘴里,她用打火机点燃了我手里的烟。

  “小可,你可越来越上道了。”

  我一下子被呛得直咳嗽,喝得那点酒仿佛都要吐出来。

  “哈哈哈,当我没说,不禁夸呀。”

  我白了她一眼,说道:

  “我跟你说,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感情呀,不得强求,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根本就得不到。”

  “哈哈哈,你可真有意思;一看就没谈过,跟你说,感情最有趣的地方你知道在哪么?”

  我又吸了口烟,突如其来的尼古丁让我一下咳得喘不过气。

  她扑哧一声又笑了,像个穿着华丽舞装的孩子似的,“得到你想得到却又得不到的,好好享受那种成就感。”

  他听得有点懵,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你要明白,任何事情没有配不配,只有得到与不得到。”她看着我一脸懵懂的样子,哈哈哈得放声大笑,笑声淹没在酒吧的音响里,“跟你说,小可,像你这样的,我可一撩一准。哈哈”

  我一下子被这句话给激怒了,借着酒意,冲她大声说道:

  “你tm有完没完!约你就是来损我的?!”

  她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嘴角依旧有着笑意,但眼神却失了神,仿佛想起了什么心事似的,静静地看着我,什么也没有说。

  我感觉我在她面前就像一只小白兔和一只狐狸,明明软软绵绵地连叫都不会,却总是要像狐狸显示自己的凶狠。

  喊完的我,头脑一瞬间清醒了,声音一下子变得和平常一样温和纯净,“不好意思;我刚才激动了,我今天找你就是有些苦闷。我怎么也没想到。”

  我又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仿佛和这个背景融为一体。她坐在前面用手摸了摸我的头,用安慰我的声音说道:

  “小可,好啦,我知道你现在肯定特别难受,不过你要明白,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

  “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么办?全tm完了,我就tm是一个......呜呜”

  我没出息的哭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何,在这个女人面前我却总也控制不自己。

  她递给我瓶鸡尾酒,用安慰的声音对我说道:“宝贝儿,我跟你说,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他们都老老实实的,最后错过到了跟我这么大,还哭着喊着当初的事。”

  我继续趴在桌子上,小声哭着。

  “你能得到的东西就是你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我不希望你最后变成我那些兄弟一样,因为一个女人痛苦。”

  这次我听明白了她要说的意思,对于别人的女朋友,我从来都不敢想。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女神,就是你的,她在你这里就是神,在他那里呢?”

  我继续听着,心里好似打开了一个天窗。

  “你要好好想明白,你这是为了她好。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喜欢她的人么?”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豁出去地摇了摇头,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不可能,我的世界都是她,我上学也是她,天台上看到的也是她,我晚上睡觉梦里也是她,我......”说着说着我一下子控制不住,用手捂着嘴,眼框一下子湿润了,自从见到宋晗晞的第一刻以来,我从没有这样放纵过。

  此刻我觉得自己终于抬起了头,再被风吹雨打,霜击雪落之后,真正挺起了胸膛,我从没有感觉到我竟然如此的高大。

  “你要得到她,因为你最喜欢她”

  说完她又递给我一支烟,点燃我吸了一口气,这次没有被呛到。

  每天晚上我还是会关注doctorC的直播,看到姚慧总会在下面打赏;白天仿佛在围着夜晚转,我跟她几乎每天都会见面,而我家里每天都充满了火药味,我一刻都不愿意回去。

  我的成绩自然步步下滑,直到那天小傲娇走到我面前,拿起我笔盒里的笔,露出渴望的眼神,在手里把玩着。

  “我说过,咱俩都没戏。你看,到头来还是那样。”

  我感觉自己被戏耍了,被谁呢?被我自己。

  “你有完没完,说得我好像真的把她当回事似的。”

  他好像get到一个很有趣的点:

  “诶呦呦,您真伟大。”

  说完他便走了,看着他背影我的怒火一下子上了头,这是我不曾有过的。

  我以前的世界是蓝色与白色,而且在却变得没有光,但我才发现:

  没有光的世界,原来是红色的。

  没有人愿意做懦夫,仅仅是没有勇气罢了。

  天台上的风吹得旁边的老柏树沙沙作响,四周渐渐阴冷起来,我捂了捂手臂,等待着阳光。

  “老弟,你这几天咋了?出去泡妹子,不认识我了?”

  韩鑫披着校服外套,喝着可乐说到,有些堆笑,仿佛晴天的一抹朝阳。

  “滚,有你什么事。”这句话我条件反射的说出口,我自己都很纳闷,但对于他我一向是没有隔阂的。

  “脾气大了呀,找到大哥了?”

  他用老北京腔说到。

  “有意思么,我跟你说哈,这日子我tm可是混不下去了。”

  “咋?这话可不像你说的。”他转过头看着我,我感觉得到,他留了心:

  “没什么。就这样吧,晚上王者你打什么位置?我觉得上次那貂蝉太智障了,那射手也.......”

  “宋晗晞么?”

  这抛出去的话像一道优美的弧,一下子坠落在我的心间。

  我默然不语,转过身,倚着栏杆,看着渐渐射过来的夕阳,暖暖的照过来;这天台上的我们,好像在演一部哑剧。

  “小老弟,你那点心思,我早就看透了;每天跑步你都盯着他俩看,还能是什么?”

  此刻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别人都在注视着我;小丑在从前的欧洲一直是个可悲的存在,为了生活装成搞笑的样子博所有观众开心的一笑,可谁又能看得见他面具下的泪水呢?

  “你要想得到,就能得到。”

  他继续说道。

  我依旧选择沉默。

  “你真的觉得崔城那虚荣自私的人会给她幸福么?”

  我一直没有说话。

  “你这样只会是自己折磨自己,跟你说....”

  “那我能怎么办?!”

  心里的话一下子说出来,我控制不住。

  他应该也很吃惊,背靠栏杆,过了一会儿沉声说了一句话。

  “很好办。”

  “如何?”

  “把他俩分开。”

  阳光的影子渐渐变浓,像是墨水洒了下来,氤氲得流成一片。

  猫咪在阴暗中,看到眼前光芒四射得如同无数燃烧的太阳般的光柱,映出了自己的影子,在阴风过往的地方自顾自地舔着锋利的爪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