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0秒钟记忆
作者:轻风不解雨  |  字数:3461  |  更新时间:2020-03-20 17:16:07 全文阅读

“唔~”

男子只觉一阵头痛起来,有种要炸开的感觉。当他艰难地睁开双眼时,他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他下意识想用手撑起上身坐起来,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力气,身上还有几丝疼痛。他揉了揉自己的头,脱下自己的衣物,发现身上有几处已用纱布包好的伤口,胸口还有一处结痂的伤疤,想要回想这些伤是如何来的,脑袋一阵抽痛,放弃了思考。

咚~

男子试图从床榻上下来,一块玉佩从他身上掉了下来。他走下床,捡起玉佩,细细地打量着······

他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捏着一块看起来价格不菲的玉佩,满脸的疑惑。

这块玉佩只有半个巴掌大小,通体光滑温润,纯白无暇,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虽精致却简洁大方。他仔细打量,发现玉佩似乎闪耀着淡淡的光芒,并没有太过惹人注意的地方,除了玉佩正面刻有“景”字。

景?

他摸着玉佩上的“景”字,总感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似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多次。他努力地去想,脑袋又是剧烈的疼痛,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他艰难地平复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不要去想。

推开门,白莫辰一眼看见男子站在床榻前,脊背挺直,微微低下头,手里捏着一块玉佩,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满脸的惆怅与疑惑。

男子此刻未着外袍,仅仅穿着一件里衣。身形修长挺拔,虽穿着普通,却掩盖不住他的卓尔不凡。一头长长的墨发如瀑布般随意披泻于后背,随着吹进来的风轻轻舞动,漂浮不定的。他的皮肤很白,与他那黑得发亮的头发交相辉映着。

脸上依稀显现出几丝病态的苍白,却不显得虚弱,好似一种刚中带柔的温润。眉眼精致,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温柔中又带着几丝冷漠。“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也不过如此。但他此刻似乎内敛着自己的光芒,美好而不张扬。

男子注意到一道目光的打量,眉头微皱。他一抬头,看见一男子站在门前,虽在细细打量自己,却并没有丝毫的不善,反而嘴角带着几丝笑意,好似一翩翩公子。

白莫辰回应他的打量,笑了笑后走了过去。

他来到男子面前,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一脸温润,淡淡地说道:“你感觉怎么样?”

男子看向白莫辰,他身穿一件浅蓝色衣衫,身形清瘦,满头墨发绾于发冠上,十分优雅。

琥珀色的瞳孔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藏着独属自己的故事。直而末尾翘起略显剑形的眉毛,薄薄的嘴唇,五官清秀,俊俏中带有几分温柔。

正所谓,有着君子般温润如玉的风度和俊秀的摸样。大概也就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了罢。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甚至闻得到白莫辰身上的味道。淡雅的气味中混合着一股淡淡的药草的味道,两股气味好似完全交融在一起却不会觉得矛盾,反而让人安心舒适。

男子笑了笑后回答:“是你救了我?这里是哪里?”

白莫辰淡淡说道:“这里是药灵庄,救你的不是我,是我娘子路过救的你。”

男子一脸好奇问道:“是在哪里救的我,还有药灵庄又是什么?”

白莫辰一脸讶异,思考一番后说道:“你不记得了吗?”

“嗯。”男子点了点头,一脸的懊恼。

“我娘子是经过仓吉山下,然后看见你在溪水下游。你应该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不过你命大,掉下来刚好掉到小溪里面,而且溪水从山顶冲刷而下,一直到下游,你竟然都没有事。”

白莫辰想了想后,又说道:“至于你失去记忆,最主要是你的脑袋在水里泡太久,大脑被长时间灌入了很多的水,堵塞了你的神经交流,导致什么都想不起来。”他看着眼前男子,心里一阵感慨,命可真是大!

男子沉思着,心里嘀咕着:嗯?我是从悬崖上掉下来?欸?我叫什么名字?那个玉佩可以确定是自己的,那那个“景”又是什么呢?

他越回想头就越痛,依稀间,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片山林,有人护在他的面前,好似是在保护他,为他抵挡着一群蒙面人的攻击。

白莫辰看他想得痛苦,安抚地拍了拍了他的肩膀,说道:“想不起来就算了,来日方长!”

“我不记得我是谁了,我只记得我到了一处悬崖边,有很多人,然后就什么也想不出来,而且我越想头越痛。”男子一脸苦闷。

“切莫忧虑,总有解决的办法的。不过,一切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你暂且在这里住下,这里离事发的地方也近,多去走走看看,想必很快也就可以记起来的。”

“好。”

……

屋外,夜已深深,月明星稀,皎皎的月光散落在这户人家。微风吹拂着树叶,空气中只有沙沙作响的声音,少年衣衫被风浮起跌落,带着丝丝急促弥漫在空气中。

茅草屋内,光线暗淡的烛光下,一女子坐于桌子前,手中正拿着针线缝制着衣服,心里眼里满满都是愉悦,藏都藏不住。

小小的烛光,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好似太阳,带来丝丝缕缕的光彩,给屋内增添了几丝暖意,也温暖了屋内的女子,温暖了这个家。

砰砰……

一阵敲门声响起,女子听到敲门声后一脸柔笑,起身迫不及待地要跑去打开门。

她一打开门,看见是意料之中的人,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高兴。

“姐姐!不是说了不用跑那么快来开门嘛?”何妍看着何绣气喘吁吁的样子,一阵的心疼。

何绣缓了缓气息后笑道:“没事的,就这几步路!这也是一种锻炼,成天叫我躺着和坐着,我也受不住,还不如早早离开,才不会给阿妍拖后腿了!”她语气里充满了对自己的不满,对何妍的抱歉。

何妍听到这话,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忍着不让它流下来,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生怕下一刻就哭出了声音。她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心情,抱住了何绣,紧紧地抱住,生怕下一刻姐姐又离开了自己,又是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一个人,一个人是怎么样的感觉?

独上高楼,望尽人生路。

山高水长,容身于何处。

夕阳西下,唯独我一人。

漫天繁星,却最是孤独。

不!不想再经历了!

何妍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但双眼红红的,眼眶里还噙着泪水,看上去十分惹人疼惜。

何绣看到这个情况,虽然讶异于她的反应,毕竟自己的妹妹平日里很是坚强,受到磨难都不会掉一滴眼泪,但是还是很心疼,毕竟是听到自己刚才的一番话。她伸手擦了擦何妍的眼泪,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眼睛红红的,鼻子也是红红的,现在看着倒是像个小姑娘。何绣刮了刮她的鼻子,眼底的笑意藏也藏不住,心里满是心酸与苦楚。

她摸了摸何妍的头发,一脸好笑地说道;“你怎么还哭鼻子了?不害臊,都是大姑娘了。”

看着何绣的一系列动作,何妍心里暖暖的,有人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我的太阳,我的光,我的希望······

何妍紧紧地窝在何绣的怀里,像个小孩子一样紧紧缠着她,一刻都不想放开。

她们就这样紧紧地抱着,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这一刻她们觉得很幸福,最爱的人就在身边,这就是生活最大的温柔。

可是,人生哪里有那么简单,哪里有那么仁慈?

“好了,吃饭了。”

“嗯。”

“对了,小昊去哪了?”何绣一脸疑惑。

“他说要出去转转,莫不是走了吧!”何妍淡淡的,此刻心情不好,也就没有把沈昊放在心里了。

“那孩子看着很有礼貌,应该不是那种人吧!”何绣皱了皱眉后想了想,他莫不是被阿妍气跑了。

“不知道,不管他!”

何妍哪里知道何绣心里的想法,要是她知道,她可是要哭冤了。自己死活诓骗他回家,连目的都没有达到,怎么可能气走他。

······

“快点睡觉啦!”何妍两只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个不停,何绣感到苦笑不得。

何妍想了想后,淡淡说道:“姐姐,你先睡,我不困!”

何绣不知道为什么那番话对她的影响那么大,心里不觉有些懊恼自己。连晚上睡觉都要粘着自己,她知道自己的妹妹,很是固执,自己不睡她就绝对不会睡。

想到此,她也就慢慢忽略心中所想,加上今天缝制衣物耗费了她的精力。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另一边,何妍还在傻傻地盯着何绣。她乌黑细致的长发垂落枕边,脸上未施粉黛,却面容秀丽,说不尽的温婉可人。全身白皙,只是肌肤之间少了些许血色,显得异常的苍白。眉头紧紧拧着,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的忧愁。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显示着内心的不安。

她侧卧着,面对着何妍,纤纤素手正放于枕边,这双手在此刻显得消瘦。

窗外的月亮高挂在天空,像是一盏永不熄灭的灯,照射着柔和的亮光。月光偷偷爬过树梢,洒满了整个大陆。

月光透过窗户,照上床榻。一男子躺在床上,正安安静静地熟睡着,睡梦中,他看见了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看见女子肩膀上似乎有着一图案。他想走近去看,想抓住那个女子。当他就快要抓住那个美妙女子的手时,女子不见了······

······

“阿景,照顾好自己!”

一声极其虚弱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他回头一看。

病床前,一女子面容枯槁,用尽最后的力气,抓住了面前男孩的手,朝他微微一笑,缓缓地合上了眼睛。

男孩轻轻地答应了一声,似乎怕吵醒在病床上沉沉睡去的女人。

······

一幕幕从脑海中划过,却很是模糊。

偌大的床上,男子双眉紧锁,眼角泛着泪花,表情格外的痛苦,身子还在不停地发着抖。他只觉得脑中嵌入了几千根针一般刺痛着,心像被人挖了一个口子。

他一直在跑,一直在追。

永远也抓不到,永远也看不清。

我到底是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