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妖娆凤妃宠天下 > 正文
第六十章:陆贵人之死
作者:三打白马王子  |  字数:2011  |  更新时间:2020-02-20 11:35:55 全文阅读

“淑妃一早来请安,身子可困乏?”贤妃关切道:“ 本宫这里也没有这么大规矩,若是困倦,早早去休息一会儿,也不会有谁说你。”

  “姐姐怜爱,是嫔妾之幸,臣妾一切还好。”淑妃面上带着柔和的笑意,面上的确瞧不出有疲倦之意。

  “你是个懂规矩的,”贤妃点了点头,“大王昨儿虽歇在你寝宫中,你却还是一大早便来请安,若是乏了还要说与本宫听。本宫安排你回宫休息。”

  淑妃嘴上应着,也不知到底如何想。

  “这会儿良妃姐姐应该也要来请安了。”林容华淡淡的接了一句,但是语气里仍旧带着寡淡的味道。

  贤妃闻言看了林容华一眼,笑着道:“她素来也是个规矩的,即便伺侯过大王,也是早早便来请安的。”

  淑妃面上笑容不变,微微垂下眼睑,掩饰眼中的讽刺,贤妃以为这点手段便想让自己与钟离姝对上,还真是好笑。她若真去找钟离姝麻烦,最后她与钟离姝两败俱伤,自己没准得个特定而骄的名头,笑着看戏的不就是这位好贤妃了?

  “臣妾也是喜欢良妃规矩的,”淑妃抬头笑了笑,笑颜如花。

  “良妃到!芷贵嫔到!若贵嫔到!”

  “这三人倒是约好了似的。”淑妃笑着补充了一句。

  贤妃笑了笑,“凑巧了便是缘分吧。 ”

  钟离姝进去时,厅内的几个女人正笑得面如春风,让人看去,就像是几个关系极好的人聊着有趣的事情般。

  等钟离姝请过安落座后,就听到淑妃开口了,“方才贤妃娘娘还夸赞良妃妹妹即便伺候了大王也会早早来请安,这刚说完,妹妹便到了,可见人是念不得的。”

  钟离姝闻言,便笑着道:“诸位姐姐妹妹不都是这般么,臣妾不过是按着规矩行事而已。”淑妃这话倒是有些意思,不知是单纯告诉她贤妃在算计她,还是有挑拨之意?

  “可不只本宫这般说,方才可是连林容华也提及过良妃规矩好的。”贤妃笑着道,“你规矩好,大家自然要夸赞你。”

  钟离姝羞涩一笑, 缓缓低下头。这贤妃也是个有意思的,把话说得一清二白,倒让淑妃无话可说,只是她提到林容华又是什么用意?

  后宫的女人啊,都是高智商人才。

  请完安从昭华宫出来,钟离姝坐在步辇之上,一路行来又不少宫女太监行礼避行,她打了个哈欠,昨晚运动过度了些,似乎没睡饱。

  “嫔妾见过良妃。”这个声音有些冷淡孤傲,钟离姝抛开自己那点睡意,看着给自己行礼的女子,微微一愣,这不是芷贵嫔的妹妹?

  虽然与芷贵嫔接触过,但与这个性子有些泼辣的若贵嫔却还只是点头之交,倒是今日在御花园碰到了。

  “若贵嫔不必多礼,”钟离姝看了眼若贵嫔来的方向,“若贵嫔这是去昭华宫么?

  “回良妃问,嫔妾近来身子不利索,不敢去昭华宫叨扰,只是听御花园有菊花开了,便想着去看看罢了。”若贵嫔与钟离姝并无多少来往,自然也没有多大仇怨,所以她回答钟离姝的问题虽说有些僵硬,但是并无失礼之处。

  “这时节菊花确实开得不错,若贵嫔喜欢倒也可以多走走看看,只是身子不爽利还是多多注意的好,不然喝那苦药汤汁实在难忍。”钟离姝笑着道,“那我便不叨扰你了。”

  “良妃慢走。”若贵嫔站在原地,目送着钟离姝一行走远,才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

  宫里打更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足以让人听清。

  希莲匆匆的走进熙和宫大门,因为走得太急,在秋日的夜里也冒出了一头细汗。其他宫女太监见她这副神情,也不敢上前拦她,只是心头微微不安,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内室的灯火亮着,希莲当下也不犹豫,便抬脚进了屋,进门一看,钟离姝刚刚躺下,休宁正要把帐子放下,见希莲神情不对,便停下手中的动作,把帐子再度挂上,

  “出了什么事?"

  “主子,墨玉闹的陆贵人没了。”希莲喘着气道,“这会儿墨玉阁里正闹得厉害呢。”

  “墨玉阁的陆贵人?”钟离姝坐起身,疑惑的问:“陆贵人不是痊愈了么,前些日子还在外面见过她,怎么会说没就没了?”

  “奴婢也不清楚,只是听墨玉阁的奴才说,近两日陆贵人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哪知现在便没了。”

  钟离姝微微皱眉,心神不宁?又这般无声无息的去了,当真没有什么别的原因?

  陆贵人病了不少的时日,又不得圣宠,母家不显,只怕就算死得有些踩跷,南宫卜也不会特意派人去查,至于贤妃恐怕更不会费这个心。。

  “大王可有什么旨意下来?”钟离姝深吸一口气,她与陆贵人并无交情,听到其死得莫名其妙,手心还是有了半分凉意。

  “乾正宫的李公公已经传了大王口谕,说是一切由贤妃娘娘主理,只是念陆贵人进宫也有怀有龙嗣,便特恩以贵嫔之礼办身后事。”希莲在后宫好些年,哪里会猜不出陆贵人死得蹊跷,只是大王不过问,陆贵人也就只能这般不明不白去了。

  “贵嫔之礼,”钟离姝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望着烛台,后宫中不受定的妃嫔下场这般凄凉,就连死也没有多少人放在心中,倒与那路边花儿谢了般不打眼,“既然大王已经有所裁决,我们便按规矩吊唁。”

  “是。”希莲福了福身,休宁微微愣了下,便原本挂上的帐子再度放了下来,遮住了室内过于明亮的烛火。

  钟离姝躺在锦缎床面上,了无睡意。

  “娘娘,可要灭了屋内所有烛火?"帐外休宁小声问道。

  “留盏靠着门的吧,”钟离姝闭上眼睛,再不开口。

  “是,”休宁与希莲相互对望一眼,灭了其他灯盏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钟离姝翻来覆去到夜深才睡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