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姻路上的抉择 > 正文
第十二章:(终章)复婚阴谋让我遗憾终生
作者:寅火  |  字数:3608  |  更新时间:2020-02-19 12:19:29 全文阅读

(上)

再好的人,只要是受了利益的驱使都会变的:好的变坏,坏的变得更坏。我没想到我对秦瑶表姐的报复,却让无辜的秦瑶受到了牵连......

:“商大哥,我帮你找了份在市场和别人一起收管理费的工作。明天上午我陪你去应聘?”

:“小红,你不仅给我借钱、租房,还为我找工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

:“商大哥,我俩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以后有啥用得着我上官红的地方你只管说,我很乐意效劳!”

:“那个……那个……小红,你——你的培训学校一个月的利润——多吗?”

:“商大哥,咱俩认识好几年了,也是老交情了。有什么话你直接讲出来别不好意思。唉——说吧,要多少资金?”

:“两——万?行吗?”我本以为这么大笔钱小红是不会借我的,没想到她望了我一眼,便站起身来回卧室去给我取了两沓钱来放到了桌上。对我讲道:

“想好做啥生意了吗商大哥?无论做什么生意,诚信最重要。有诚信才有利润。这两万块说多不多,你要好好利用。别再像以前那样赚点钱就大手大脚的,你要将这些钱尽量都用在刀刃上。”

:“嗯!”

:“节约是为了少亏本,浪费永远都赚不到钱。客户就是上帝,把产品卖给上帝就要多站在客户的角度去想。只有把上帝‘哄’高兴了满意了,你才会有永远的进帐。”

:“小红,想不到你懂的还挺多的。″

:“不是我懂的多,这是做生意的本质。要照顾好‘上帝’,‘上帝’才会心甘情愿的在你这买帐。对了商大哥,你上回说秦瑶姑娘的表姐开了个电子厂?现在厂里效益怎么样啊?”

我心里说道:哼!还能怎么样?有了这两沓钱我怎么着也得把她欧阳万俟给打趴下站都站不起来。哼!敢在本尊面前耀武扬威的,早该给你好好上一课了。”

:“商大哥你想什么呢?钱不够吗?不够我再给你添点儿?”

:“没事,我没事。我在想这钱该怎么好好归划。”

......

:“老商,今天过来有什么事?”

:“阿涛,怎么就你一个人?小苏呢?”

:“她?她出去另外找事做了。唉!直说了吧,她担心在你这结不清帐,所以另谋高就了。”

:“那你心里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我跟你就像是兄弟。再说兄弟之间哪有隔夜仇的。我是铁了心跟你干的。那话咋说的?兄弟如手足,啊——亲兄弟还明……明……”

:“明算帐——对吧!阿涛啊,我商周可不是赖钱不想给的人。既然我打算付钱,我总得要知道这钱的去向,还有这钱用的地方对不对。这个付出就相当于投资,你说这看不到一丁点儿效益这不是让我白投吗?等我赚的时候你也就赚了。你说你眼里只盯着一把谷种,那能长出几斤稻子?你多付出你的庄家地就会旺盛是吧?”

:“说吧,这回让我干什么?”

:“质量差的电子产品虽然到欧阳万俟的客户们手中了,但他们都相信她的信誉。所以她赔礼道歉又准备重新给客户们发货还打算给每位客户免费送一箱一样的货。”

:“那这回我们还从中做手脚吗?”

:“经过这件事,再想做手脚是不可能了。我之前用匿名让厂里寄了一百零一箱劣质货给了我。再有两个多月不就过年了吗?你去找些人让他们把这些劣质货在她客户们进货的时候去她厂里找她赔偿精神损失。一箱电子元件的批发价是150块,那元件零售价是320到350块一箱。”

:“一箱不就100块零件吗?零售赚这么多?”

:“所以她要是一箱赔不到400块咱们就找人继续闹。”

:“到时不会出什么事吧?”

:“哼!她欧阳万俟是个很爱面子的人——来,阿涛,看看这个清朝的东西怎么样?我一看见它就知道你准喜欢。这1000块你拿着。我下午还要去医院‘看望’秦瑶和黄贵芳了。曾经那36万的精装三居室我是一定要收回来的。”

看着汪涛欣喜的把玩着古董,我在心里讲道:汪涛啊汪涛,我已去过几家古玩店了。连十年的先生都看不出这玩意儿是高仿,更别说你这么个土鳖了。欧阳万俟、秦黄氏、汪涛还有苏妲,我余生是专门向你们讨要利息的。不把你们玩儿玩我商周是收不回成本的。哼!”

后来在我的阴谋诡计下,秦瑶表姐欧阳万俟的电子厂被查封了,这对我商周来讲是件天大的喜事。还有秦黄氏也因这事昏死过去了,直到现在三个多月了都没醒过来,只有氧气机和点滴继续维持着她那微弱的生命体征。

很快的,我也向秦瑶提出了复婚请求…………

“瑶瑶!我们复婚吧!”我低声说到。

:“商周哥!再等等吧!我想等妈妈醒过来当着她的面,让妈妈亲眼看着我们举行婚礼。我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也担心妈妈走的太快!也许——盼望我们再次复婚就是她的遗愿!”瑶瑶望着病床上秦黄氏那苍白的脸眼眶里闪烁着泪光,又将秦黄氏的手抬起来紧紧的攥着低沉的说到

:“妈妈!瑶瑶很想你很想你,你要早些醒过来,醒过来看我跟商周哥的婚礼。在婚礼上我和商周哥哥还要给你敬茶呀!妈妈!我亲爱的妈妈!你快点醒过来呀你快点醒过来啊……”瑶瑶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将头枕在黄贵芳的肩上不停抽泣。我叹了口气,在她身边也坐了下来,两手将她拥进怀中对她讲道:

“瑶瑶!你放心,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要将所有的爱都永远的浇灌进你的心里,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我离不开你!我真的再也离不开你!我等你、我等阿——我等咱妈醒过来我们就举行婚礼。我想这一次我们的婚姻一定是永远——永远!”说完瑶瑶侧过头来望了我一眼后又转过身来抱着我大声地哭了出来,泪水打湿了我的胸口,热热的、凉凉的。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是自从我和瑶瑶认识七年以来的第三个拥抱。

看着瑶瑶这么伤心,我复婚后的阴谋计划也决定彻底打消了。瑶瑶的泪水刚浇灭我本来的报复之心,可瑶瑶表姐欧阳万俟却卷土重来,决定将我严厉打击并且要将我拒知秦家门外。因此又一场风波猛然来袭…………

“告诉你姓商的,别以为你跟我表妹瑶瑶又将复婚,你就可以高枕无忧又为所欲为。还有我厂子里的事你脱不了干系,你指使的谁到我厂里做的那些个手脚,哼——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一定!你要早些承认我可以看在瑶瑶的情面上饶你不死!否则别怪我对你剥皮抽筋,好好掂量掂量吧你!”

面对欧阳万俟的怒骂我竟无言以对,更别说她厂子里的变故是我一手策划的。可我料不到这样的打击对瑶瑶的母亲却是致命的。瑶瑶要是失去了母亲她得有多难过多孤独。我不忍心再看到她痛苦的样子,我怕她承受不了与亲人的死别,更怕她柔弱的身子在那种变故中熬不住。

下午,我终于再次走进了秦家大门,在秦瑶的卧房那张柔软热乎的席梦思床上坐了下来。我抚摸着瑶瑶那个叮当猫卡通枕头,枕头中间有跟棉花异样的东西,我立即将枕头拆开,里面有好些封信,都是当年秦瑶找我时给我写的信,却因找不到收件人被退了回来。信里全是瑶瑶对我的思念、信里也有瑶瑶受着夹板气的那些委屈…………

要是换做以前,还没看完这些信我便会泪流满面,可现在除了为她心酸,却连一滴眼泪也没有。我觉得我好像是又变了,不——我不是好像我是真的又变了。而我这次的变化却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噩耗紧接而来…………

(下)

后来我无止境的拿着小红给的辛苦钱肆意挥霍,做无尽的复仇斗争。一时间,苏妲、汪涛、秦瑶表姐——欧阳万俟,还有那过去总是对我富敬穷嫌的秦黄氏——黄贵芳,他们在我复婚前被我逼迫一一离去。而我和秦瑶之间的感情同时也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那极端来自我贪婪追求的荣华——为了富贵荣华,我开始打起了我最爱的人的算盘…………致我爱的人以死地骗保单享受“逍遥自在”的生活——而秦瑶曾经还为我挡过大货车落下过重大残疾……

今年,也就是我和秦瑶认识的第八年的开春,我们在各位亲友的见证下又复婚了,而秦瑶的妈妈秦黄氏到死也没亲眼看见我和瑶瑶的再次结合。这次的结合,瑶瑶哭了,是那种淋漓尽致的哭,而我,连一滴眼泪也没有从眼眶中挤出来。

一年后,瑶瑶怀孕了,我很开心,因为这回这个孩子是她跟我亲生的,我也开始有了灿烂的笑脸。

然而对于追求富贵荣华的生活的态度我从来再也没有变过。

又一年后,这时已经是我和瑶瑶认识的第一个十年。

不论是最初的于心不忍,中间的反复挣扎,再到最后“恶魔之手”的伸出,终于结束了我最爱的人的生命,将她私存的101万的银行卡吞为己有。

而瑶瑶走后,这张101万的银行卡需要遗嘱才能使用,我却在跟她早前和她吵架时连同她的身份证件被我给撕毁了。而从此之后我接连面临着生意失败企业破产身患重病却又不死。到这时我才知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然这种报应让我万分痛苦生不如死。

我以为结束自己便能逃离这担惊受怕的生活阴影,可是——在面对两个孩子的不受管教和顽劣,还有两孩子九年义务教育中,我拖着残缺的身体为孩子们的学费和教孩子如何做人中吃尽了苦头。想起了去逝的秦瑶,也回忆起秦瑶还活着的时候,两个孩子那是多么的听母亲的话,多么的懂事孝顺……

冬去春来,百花盛开,孩子们:一年比一年大了,也争气了!生活上再也不用我操心了!而每到花开的季节,我都能在瑶瑶的墓前看见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那低着头的身影,仿佛装了满腹委屈和蹭不干的泪水。

我将秦瑶的墓上杂草除去,躺在填满泥土的坟背上躺了下去,希望能用真诚的心,唤醒曾经那没好好珍惜的梦……我想——在梦里,一定会比现在幸福…………

此刻,一阵警笛声从“秦家大院”对门那边清脆急促的传了过来…………

(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