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霸道总裁爱上我(17)
作者:欧阳无月  |  字数:1778  |  更新时间:2020-05-31 10:22:58 全文阅读

  夜晚的风显得格外的阴凉,风调皮地在树叶上跳来跳去,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天空中只有微弱的亮光。陆蓝韵站在墓碑前,一束兰花轻轻的放下,心中有无数的五味杂陈,陆蓝韵身旁的男子也同样站在她旁边,沉默不语。

  陆蓝韵后面站着林伯,林伯看了看手中的东西,沉默不语,君云泽在林伯旁边也没有说话。

  在这个夜晚里,静,格外的静。连树上的知了的歌唱都能听的见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地上,慢慢的雨逐渐的变多起来,陆蓝韵静静站在那里没动,薄雯清怕她被雨淋到,然后感冒,他急忙把身上的外套脱下,双手拿着外套在陆蓝韵的头上悬空拿着。

  林伯把黑色的雨伞打开,他撑着雨伞走到陆蓝韵旁边,他把雨伞递给了薄雯清,薄雯清接过雨伞给陆蓝韵撑着,陆蓝韵眼汪汪的看向他,薄雯清左手拦住了她的腰,他往自己身上一拉,陆蓝韵被他猛的一拉,她投入他的怀里。

  她的耳边传来温和的声音,“以后,有我在你身边,你不再是一个人。”

  陆蓝韵听着薄雯清说的话,顿时哭了起来,她哭了好一会儿,终于累了。她顺势往下掉落,还好薄雯清及时接住,伞似乎在她倒下的那刻早已掉落,林伯眼睛充满了担忧,匆忙问道:“陆小姐,怎么了。”

  薄雯清温和的看着陆蓝韵,说:“没事,只是有些累了。”林伯松了一口气,说:“你抱陆小姐去车上吧。”

  薄雯清点了点头,走向车那里去,林伯先他一步打开车门,薄雯清把陆蓝韵放好在后座上,也上了车,林伯叫了声君云泽离开,君云泽放好了一束蓝色鸢尾花,希望她一生快乐。

  放好了鸢尾花,君云泽就离开了……车子缓缓行使,他头发上的水珠掉落在车上。薄雯清看着怀抱的女子,回忆起六年前的时光……

  ——

  医院

  陆蓝在医院里哭累了,她就晕了过去,她正在往下跌落,还好君云泽在旁边扶住了她,肆雨思见陆蓝韵晕倒,她急忙的走进去,接过君云泽怀里的女子,她把抱她到床上,放好。

  肆雨思给陆蓝韵检查了一下,松了口气,还好只是疲劳过度,休息一下就好了。

  第二天,陆蓝韵把顾云舒的身体下葬了。葬礼上,陆蓝韵捏了捏手中的纸,看着女子沉睡的容颜,陆陆续续的人过来和她谈心,包括薄家的大少——薄雯清的兄长也是,薄雯清见到陆蓝韵出现在这里,他以为她也是来参加葬礼的,并没有多进行交谈。过了许久,葬礼上的小辈们,就要离开举行葬礼的地方。

  薄雯清离开了举行葬礼的地方,留下的只有长子与一家之主。

  林伯看了看手中的遗书以及留给自己的信纸,叹了叹口气,他在葬礼宣布了遗书上的继承人——陆蓝韵。

  陆蓝韵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林伯阅读了顾云舒留给他的信封。

  信封写上:自从我当上家主的那刻起,你不在是我的仆人。而是我的家人,因为家族的牵连,让我变得冷淡对你的态度。只因我没能力护你,让你受尽我的冷落。

  现在我离开了,我名下的其中一个公司送给你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顾家的人只剩下你一人,想必你会很孤独吧,陆蓝韵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她或许成为你的家人

  再见,林伯。再见,林叔叔。再见我亲爱的家人。

   ——顾云舒

   写于X年X月X日

  看着上面的文字,林伯沉默不语,他知道,家主身来要背负许多,但却一直以来守护我们林家,林家也一直以来都是顾家的管家,说是管家,不如说是亲人吧。

  不管是哪一代家主都全心全意的对他们好,当年家主七岁那年救了我们林家的独苗一命。

  从那时候起,家主的病变得恶化了起来,老家主并没有怪罪我们,只是告诉了我们以后家主不能明面上对他们好,只能像个对待仆人一般……

  到了现在,顾家从此没了,家主,你让我如何是好。没了家主,我该去哪里?

  林伯想着在出神,“叮咚~”提示音响起,只见自家臭小子,发来一条信息:爸,快到妈的生日了,你回来吗?

  林伯打了一个字,回。不回去,家主又不在了,我不回去,回哪里呢?林伯在心里默默想着。

  过了几天,林伯收拾行李离开了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陆蓝韵拒绝了特例,说要靠自己的努力,让员工认同她这个总裁。她用了三年时间,得到了员工们的认可,同时她还给薄雯清升职,薄雯清苦笑了一下,搬好了自己的东西。他心想:这次连“也是”两字都没有了吗?陆蓝韵,我再也不能超越过你了。可我却甘心在你之下,我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

  陆蓝韵见薄雯清发愣,在他面前摇晃了一下手,过了一会儿,薄雯清才回过神来,他捉住了在他面前摇晃的手。他感觉又软又小的,他有些不愿松开的感觉,陆蓝韵想抽回手,她却感觉到手被捉紧紧的。

  陆蓝韵无奈的看了看薄雯清,说:“麻烦你放开我的手,我还要工作呢!”

  薄雯清脸微微一红,他松开了陆蓝韵的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