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渣男给我死远点 > 正文
第一章 穿越了
作者:娜小谁  |  字数:2188  |  更新时间:2020-03-01 17:24:10 全文阅读

夏夜的沧月国,寥无月光的夜空,只有繁星点缀。

京都的街上满是红妆铺路,唢呐声阵阵作响,热闹非凡。迎亲的红轿从梁府中抬出,幽暗的夜光下,队伍似是火光般,浩浩汤汤的走在街道上。

“咳咳。”梁玉清轻咳一声,悠悠转醒,但手脚却乏然无力,眼前能见的只是一片红色,外面还有阵阵的唢呐乐响起。

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她所在的医院。

梁玉清只记得,她是要救一个要跳楼的患者,没想到却被患者一同拽下去了,再睁眼就是眼前的场景,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喜轿突然有些颠簸的感觉,梁玉清阖眼清了清视线,一些陌生的人影和对话的声音也出现在脑中。

一个时辰前的梁府。

“好妹妹,真是苦了你了,嫁给幽王的女人,哪个死的不惨?你不会还不知道吧,嫁过去的余家小姐,还有上个月刚嫁过去的白家小姐,可全都是在洞房中死去的,这京都都传遍了,那幽王可是个食人骨肉,喝人血的恶魔!”眼前的女人煞有介事的说着。

坐在另一边同样打扮的亮眼的女人也随着附和:“可不是,父亲为了仕途选择将你嫁给幽王,这是让你去受罪啊。好妹妹,我们已经替你准备好了毒药和匕首,这么多年的姐妹,我们也想让你走的好看些。”

说完,二姐梁玉宁就从衣袖中拿出一把匕首和一个小瓷瓶,随后就放在了她面前的梳妆台上。

长姐梁玉如假作擦了擦眼泪,随后轻拉住梁玉清的柔荑说道:“好妹妹,姐姐只能帮你到这了,余下的还是由你自己决定。”

桌上的镜子里是一张娇俏可人的面容,只不过眼下哭的声咽气堵,好不可怜,眼泪汪汪的滚下脸颊。

“长姐姐、二姐姐,你们帮帮我吧,求求你们帮帮我!”梁玉清声泪俱下的央求着眼前的两位姐姐,身子也止不住的颤抖着。

梁玉如冷哼一声,拿出被梁玉清紧攥着的手,低眉俯瞧眼前的梁玉清:“这不是已经帮你了吗?听姐姐说,如果你不想死相太惨,你也只能选择自尽身亡了。”

梁玉宁轻叹一声,也随之附和道:“妹妹,你若真殁了,我这做姐姐的定会多给你烧些阴间的纸钱。”

“吉时已到,迎新娘入轿!”门外礼官叫喊的声音传进屋中。

梁玉如眉头一皱,赶紧将桌上的两样东西交到梁玉清手中:“好妹妹,是自刎还是食毒而亡,就由你自己决定吧。”,说完赶紧将红盖头给她盖上。

在那之后,梁玉清就被扶上喜轿,她手里紧攥着两位姐姐给自己的东西,那把匕首被她收入怀里,而毒药一直紧攥在她的手中。

画面最后定格在梁玉清服毒自杀的一幕,而再红盖头下的,是她绝望闭上的双眼。画面播放结束,脑袋中原主的记忆也逐渐清晰,这自杀的原主是当朝梁太医家的三女,被圣上赐婚给幽王,却因为她的两位姐姐‘劝说’自杀了事。

梁玉清长叹了一口气,等等、她不就是梁玉清吗?

一想到这,梁玉清颤栗一瞬,现在自己头上的不就是红盖头吗?这样看起来她也正是坐在喜轿中,所以说、她现在是已经穿越了?

正想到这,喜轿突然停下来了,鞭炮的声音瞬间响起来。待嘈杂的人声安静下来之后,礼官高喊着:“迎新娘下轿!”

梁玉清也清醒许多,眼下的情况她也没有能力改变,在现代她是一名医生,想来也是因为不慎坠楼导致身亡,因此才会穿越到这个和自己同姓名的悲惨小姐身上。

轿帘掀起,她被喜娘搀扶着下轿,只不过可能是由于服毒的影响,身体还是虚弱无力。

不过既然已经穿越来了,那就安稳的以这个身份活下去,她倒是想看看,这个骇人不已的幽王,到底是何方神圣。

礼成,梁玉清也随着仆人来到了洞房,即便是盖着红盖头,她也能感受到房间散发出来的寒气,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梁玉清坐在这静谧的洞房中,她刚想活动一下酸软手腕,洞房的门突然被推开。

脚步声慢慢接近,房门也被关上了,这时一阵谐谑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二哥不待见我,但这王妃还是要弟弟来替您享受的,今日当然也自然是这样,二哥说是吧。”

听闻这话,梁玉清眸子睁得极大,突然另一道沙哑刺耳的声音传来:“五弟说的自然是,二哥这般身子,自然要劳烦五弟了。”

语带得意的声音阴森的洞房中响起:“既然二哥也这么说了,我就不和二哥客气了。”说罢便向梁玉清走去。

眼前的大红盖头被揭去,她也看清了眼前的男人,那男人同样身着喜袍,虽说五官俊俏,但眼神中却透露着一丝yin色。

梁玉清虽心中已经厌恶至极,但表面上也是不动声色。

“梁太医的女儿竟如此娇俏可人,二哥,你也同意我的说法吧。”顾庭渊视线轻佻瞧着坐在另一边的男人。

梁玉清也顺着他的视线探去,在屋子的正中央,另一个身着喜袍的男人正端坐在椅子上,她看不清男人的面容,入眼的只有一副骇人的面具,面具下那双深邃的眸子也同样在打量着她,其中的意味让人看不通透。

就在两人视线相撞的一瞬间,顾庭筠的神色动了一瞬。眼前的女人看到自己并没有预料中的害怕,反倒是一种颇具趣味的打量,没想到全城都知晓自己的情况,竟还有不害怕他的,不过也是可惜这张俏丽的脸了。

“五弟说的确实。”顾庭筠视线依旧直直的打量梁玉清,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

而一边的梁玉清也突然想起来,传闻中幽王腿脚不便,似乎是个残疾,外貌也是丑陋无比。不过经过刚才的事,梁玉清倒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幽王不仅被自己的弟弟这般欺负,甚至还要在洞房夜亲眼瞧着自己的妻子被弟弟侮辱。

梁玉清这时也想起长姐曾在家中说的话,那些女孩都是在洞房中死去的,应该都是因为被欺凌才死去的。

“今天二哥的王妃,比起以前的都要好看,不知道一会她在本王身下婉转承欢的时候,是否和那些女人别无二致。”顾庭渊yin笑着慢慢接近梁玉清。

梁玉清只觉得心中一把火,在顾庭渊伸手要解开自己衣带的时候,穆然冷声开口:“不知您到底是哪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