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王影帝不好惹 > 正文
第二章 好久不见
作者:言伊落  |  字数:1957  |  更新时间:2020-02-20 10:59:21 全文阅读

夏安然这些日子如同往常一样,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偶尔会去自己开的“花焙坊”坐坐。

  “花焙坊”是一年前,夏安然刚出国的时候开的,一家又卖花又买甜点的餐厅,这些年来经营的不错,受很多顾客的欢迎。

  夏安然看着店里为数不多的人,真好啊。她自己曾经的梦想,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店里当老板娘,平日没顾客的时候她可以做些自己感兴趣的事。

  “叮铃~叮铃~”

  门铃响了,夏安然放下手中的设计稿,微笑着看向门口,“欢迎光......”

  话没说完,却见一个“全副武装”的人走了进来。

  那个“临”字,像是卡在了夏安然的喉咙里,怎么也出不来。

  “你......”夏安然看着来人,熟悉又陌生。

  那个人,是她从来不敢在外人面前提起的人啊。她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在遇见他了,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香草拿铁,谢谢。”

  许是周围还有几个客人在,来人压低了声音,只是简单的点了一杯香草拿铁。

  “没有。”夏安然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香草拿铁是她第一次做给林白的咖啡,和林白分开后,夏安然便再也没有做过香草拿铁。

  香草拿铁,本就是为了林白。既然都已经分开了,还是不要去想的为好。

  林白顿了顿,“我想,你给我做。”

  夏安然抬头看着他,黑色的眼眸深了深,“我并不会,我想你搞错了先生。”

  “你会。”林白也不避讳的看着夏安然,“安然,好久不见。”

  夏安然不知怎么的,鼻子突然一酸,背对着林白,“我们店里没有这个,这位顾客你若是要别的我去给你做,若是不要那就走吧。”

  好久不见,是啊。林白,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夏安然内心十分复杂。

  “珍珠奶茶,七分甜常温。”林白复杂的看着背对着他的夏安然,默默开口。

  夏安然的身形一顿,转身去做奶茶了。

  今天是周六,照惯例,夏安然周末不上班,便会到“花焙坊”来。

  “花焙坊”的员工周末是放假的,夏安然喜欢一个人在店里照佛,便把店员都放了。

  夏安然边做着奶茶,一边心绪复杂着。

  三年了,林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默默无闻的小歌手了。他们之间相差太远,她怎么追也追不上。

  林白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看着为他忙碌做奶茶的人,林白也很复杂。

  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来这里见她一面,花了他多少勇气。

  他们之间的距离,确实很远,远到林白都不知道自己和她之间,还有什么交叉点。

  又或者说,他们之间所有的交叉点,都只不过是人为的罢了。

  林白就这么在“花焙坊”坐了一下午,直到店里再没有人来了,林白才走到夏安然身边。

  “你怎么还没走?”夏安然皱眉,她真的不想,也不敢再和林白有一点关系了。

  “安然.......”林白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我送你回去吧。”

  夏安然刚收拾好东西,便听到林白的这一句话,轻蔑的笑了笑,“怎么?刚回国就想上热搜?”

  林白皱眉,“我只是想送你回去。”

  夏安然看着这样的林白,一字一顿的说出口,“林白,我不信你。”

  当初那件事,几乎要了夏安然的命。夏安然知道,在林白心里,梦想远比爱情来的重要。

  林白的心狠狠的一抽,“对不起。”他也知道对不起没有用,况且,这声对不起也着实来的太晚了。

  “我不需要,麻烦林先生以后还是不要来了,我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而已。”夏安然把门锁上,头也没回的走了,留下林白一个人在原地。

  果然,那丫头还是不肯原谅他。林白自负的笑了笑,这是他犯下的罪,是他的选择,怨不得任何人。

  其实林白很想问她,五号的演唱会她会不会来。

  现在看来,她怕是不会去了吧。

  夏安然回到家,看到放在桌上,昨天乐欣给她的演唱会门票。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林白。

  其实夏安然从没想过,三年前林白走后,她还会遇见他。

  毕竟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而她只是个普通人。

  林白从“花焙坊”离开后,绕道回了趟公司。

  演唱会马上就到了,林白最近也要更加卖力的训练了。

  明星就是这样,或许别人以为生活在聚光灯下的他们很轻松,但是却不曾知道,他们在无数个夜晚,为了一场演出做出了多少努力。

  自那天之后,夏安然便再也没见过林白。那个人,好像是天上的流星一样,一闪而过,好像从未出现过夏安然的面前。

  夏安然也还是照常的忙碌,“淳芫珠宝”与“花焙坊”,她让自己没有一点空暇的时间。

  就连陆芫芫好几次来找她,都是见她忙的不可开交,便灰溜溜的走了。

  而陆芫芫貌似和顾乐淳的关系逐步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夏安然很开心可以看见那丫头幸福。

  夏安然觉得,只要自己身边的人都幸福了,她也会很幸福。

  至于她自己的幸福,夏安然不知道。她不知道这辈子除了年少时喜欢的那个人,还有谁是她能接受的。

  夏安然看着桌上的两张门票,是前排的VIP座位。她猜顾乐欣是从顾乐淳那里拿到的,不知道林白这次回来,有没有见过顾乐淳他们。

  或许他们两个人的交集,也只能是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

  这是夏安然能想到的,对他们两个来说,最好的结局。

  这场演唱会,是他们的约定,林白没叫她去,她也没告诉林白她会来。

  夏安然决定不再想他了,越想越烦。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不能因为一次相见就被打回原形,她不能这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