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妖姬王妃 > 正文
第一章 初闻落芬满香
作者:特辣小笼包  |  字数:1239  |  更新时间:2020-02-22 15:05:23 全文阅读

落芬时节,院里的桃花都已凋落,萧瑟的枝桠上,只停留着几只小雀,似是错过了风去的时辰找不得归路。

  而那凋落得慢了些的桃花树下,只亭亭地坐着一个正在抚琴的姑娘,细水长发,柳叶弯眉,凤眼菩提,脸色还有些苍白,看起来甚是孱弱。

  此时她正闭着眼,手中轻抚着琴弦,一阵温柔婉转的琴声流淌着,纤纤玉指灵动飞舞着,转轴拨弦,似乎不知疲倦。

  许久,琴声才渐渐停歇,旁边的丫鬟捧着雪色的大衣上前,慢慢披在她身上:“小姐,我们该回去了,老爷该着急了。”

  她呆望着零落的桃花,苦笑了一声:“我若不回去,怕不止他一人着急吧。罢了,终究是会来的。”说完起身,抚落衣肩上的桃花,由丫鬟搀着回家。

  她本是21世纪最有名气的歌手,深爱琴棋书画,又喜欢练练跆拳道保持身材。

  那日,她正坐着专车准备去领即将颁发的年度奖,却不小心被迎面而来的大卡车一下撞到了一个架空的朝代,还成了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废物,好几次都差点想“死一次”再回去。

  可估计被弄成残废的可能性似乎更大,只好安心在这乱世里求生。

  回到家,门上闪闪发亮的写着“诺府“。

  正是,诺府是幽城最有权势的门第,所拥有的阴阳师和伏魔师都是最多最优秀的,也是整个凌罗帝国势力最大的的四个修术世家,每一代仅有一个继承者,却都有着强大的天赋,几百年如此,凌罗帝国的君臣都对其十分忌惮。

  而这一代的继承者,正是她这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废柴,毫无灵力,倒是常年病着,整个诺府都巴不得没有她的存在。而她的父亲,眼下正张罗着她和霍府的联姻之事。

  她一步步踏进诺府,走了许久,才走过这偌大的庭院到了正厅,而此时,她的父亲诺易尘正端坐在高椅上,一脸怒气,身边坐着一个穿着贵气的妇人,还有一个身着素衣,看着楚楚可怜的女人。一个是她的继母,一个是她的二姨娘。两个女人都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她,像准备看一场猴戏一般。

  她弯下身行礼:“女儿来迟了,望父亲不要见怪。”

  彭!一声脆响,一个茶壶砸到了她身上,茶水还是滚烫的,浸透了她半身的衣服。她轻轻咬了下唇,忍住没有出声。

  “回来这么晚去哪儿了?偷偷出府以为我不知道吗?!跟你娘一个德行。”诺易尘怒气难消,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女儿。

  继母装着害怕的样子轻轻拉着诺易尘衣袖,细声细语地说:“老爷千万别动怒,潇儿也是一时贪玩,少了些女儿家的样子,多管教管教就好了。”

  一边的姨娘也上前说:“老爷,不要气坏自己的身子了,潇儿也许是有难处也说不定呢,妾身会好好教她的,以后嫁去霍府也不会失了颜面。”两个人的话看似劝和,不过也是雪上加霜。

  果然,诺易尘的怒气更盛了,狠狠拍桌怒视着诺月潇:“看看,你姨娘她们多担心你,你倒好,紧要时头跟你那娘一样,到死也不想待在诺府!”

  诺月潇身子却在微微发抖着,却又忍住愤懑一言不发,在这个家她没有说话的资格。

  诺易尘骂了一会也累了,挥挥手让她回去,她慢慢起身,蹲了那么久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临走诺易尘语气阴狠地说:“下月初二举行婚礼,霍家来接亲,要是敢逃或是搞砸婚礼,你该知道我的脾气!”

  她微微顿住,俯身行了个礼就大步离开了。这个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多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