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江湖有点乱 > 正文
第一章 幼—初识
作者:瑶瑶凰凰  |  字数:3648  |  更新时间:2020-07-19 11:03:04 全文阅读

1、幼—初识:

叶惢站在奶奶庙后山的半山腰上,回想着前十几年的欢声笑语,那样快乐的时光像是叶父为她偷来的,一夜的时间就被不知明的势力就那么终止了。

如果她不那么好玩,如果她从来没有来过奶奶庙,如果她不去看花灯,这一切的一切会不会避免。

奶娘望着叶惢的背景,她不再是当年的小女孩,去了幼稚、青涩,有的是成熟、忧伤,还有些她娘亲的高贵。

亢城是南方最大的城镇,且山青水秀、景色宜人、民风优良。

这天是北城奶奶山奶奶庙会,全城人都起了个大早,而做生意的连觉都没睡,连夜占个好地方,祈祷做个好生意。

叶惢与叶林两人很早就起了,一般情况下不睡到日上三杆是不会起的。更重要的是奶娘今天要领着两人去赶庙会,一般都是偷偷跑出去玩的,回来还得挨训。而这次是奉了旨领着赶会。

叶惢很是高兴,这会上好吃的、好玩的肯定一大把。像算卦的(一定给叶林算算他的未来媳妇是什么样的)、捏泥娃娃的(要给爹爹捏一个和他一样的小人。)卖糖人的(叶林最喜欢吃糖人了)、卖面具的等等等。

奶娘吩咐,要是女妆,必须要做轿子,且女孩是不能露面的,拜完奶奶就要回家,要不就在山上奶奶庙住一夜,但只能在房间里念佛抄经。

要是想逛庙会,就必须扮男妆,大家闺秀是不可以抛投露面的。叶惢是不想扮男妆的,因奶娘会把她画的很丑。但是为了逛庙会,忍了。

画好妆,穿好衣服,叶惢穿的是哥哥穿过的旧衣服,站在哥哥身旁,哥哥是小公子,她像小书童。

“爹爹,你不去吗?”叶父在书房研究他的药材,叶惢隔着窗喊叶父(扮男妆不用讲究太多规矩)。叶父一般不出门,出门就是采药买药。就连家里的医馆都是管家打理的。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但不可以离开奶娘的视线,不可以太野。”

“知道了,爹爹,你想要什么,我给你捎来。”

“把你自己捎回来就行了。”叶惢撅了撅嘴。

“叶林,看好你妹妹。”

“放心吧,爹。”叶林是个很稳重的孩子,书读的好,武功练的好,人长的俊。

奶娘吩咐丫鬟好好服侍老爷。

三人一大两小,两个家丁。出门向北,直入奶奶山。

奶奶庙会是亢城最大的庙会,离亢城10里,奶娘带着叶林、叶惢坐在马车上,两个护卫做在车夫的位置赶车。

三人来到庙会,还没到奶奶庙,车马已不能行,只能下车步行。

叶惢看了下来时的路,这山路崎岖,步行就感觉极难走,两个护卫赶车竟然不颠。技术真好。(她当时还不知这两护卫是奶娘训练的高手,只为保护她)。

这庙会路上,三五成群,有护卫涌着公子的,有丫环护着小姐的,还有玩伙一起的,有老有少家人一起来的,很是热闹。

来到庙会,会上有卖各种好玩意的、好吃的呀,还有美人、美男。

亢城是很美的城市,有山有水,一般美景的地方,都盛产美人,看看这庙会上的人儿,此话不假。

庙会的头柱香,是最好的(图个吉利)。在亢城头香是没有疑问的,年年都是慕容家的,慕容家族是整个宇麟国的四大家族之一,别人也不敢与他家争夺。

“你们猜今年会是慕容家的谁上头香。”旁边有人议论。亢城一般没人敢跟慕容家争,可这慕容家自家人可要争个先后。一般情况下,都是慕容磐上头香,这慕容磐又比较自大,不到人最多的时候,从不露面,他不上香,谁敢上呀。慕容家其他子弟一样等他来到才敢争夺。曾有一人在他没上头香上了头香,第二天,人就再也找不到了。

但是今年有个慕容雪,这慕容雪冰冷高傲,从不理她这个自大的哥哥。虽然是女孩,但武功不亚与男子。慕容家只准这一个女儿和慕容磐争,其他全是男孩。

“谁说的准,这个慕容雪,听说武功了得,是个美人坯子。”有一男子色咪咪的,一看就是个小瘪三。

“收起你的哈喇子,小心被慕容家的人听到,你就走不出这奶奶山了。”旁边的人提醒。

“奶娘,他们说的是慕容商行的慕容家吗?”慕容商行离叶家医院不远,叶惢是知道的。

“听说慕容家盛产美人,男子也很英俊,且质量上乘,从丫头到小姐,从少年到仆人,个个精致漂亮。”叶惢想着给叶林找个慕容家的老婆。

“小姑娘不要瞎说。”奶娘可不想小姐这样没个正形。

“我现在是男孩。”

“男孩,也要像你哥一样,彬彬有礼、温文尔雅。”

看看叶林,这也是美男坯子呀,一定不愁娶。

“学着点”叶林一副小大人模样。叶林撅了撅嘴。

“看奶奶庙前,是谁在上头香。”叶惢,第一个看到奶奶庙前有一英俊少年。

“这个是谁呀?不是慕容家的人,没见过呀。”看热闹的人很多。

“这就是慕容家的人,不是慕容家的谁敢第一个站上去。”

“你们没见过吧,这就是慕容雪,未来慕容家最美的小姐。”

叶惢拉着奶娘叶林往前挤,这亢城第一美女,她当然要一饱眼福。小巧的身躯,还是费了很大的劲挤进前面。

抬头,映入眼前的是英气、漂亮、冷清、侠女风范武功高强的样子。虽然是一身男装,也挡不住这一身的冰清玉洁。

“哇,多想变成她这样。”叶惢感叹,虽然还是个小女孩,但是这种气质压倒了一大片少女小姐。在路上见到的那些小姐呀什么的,都没法跟她比。

“哥哥,你就娶她吧,让她做我的嫂子。”回头找哥哥奶娘,映入眼前的全是些陌生面孔。

“哥哥、奶娘。”庙前声音噪杂,叶惢的声音沉默在噪间中。

“哥哥”“奶娘”“哥哥”……怎么叫都没有回应。

这时慕容雪上好香,进入庙里,人人争着上香,人群更是骚动。

叶惢被人群挤来挤去,早已分不清方向。不知挤到了什么地方。挤出人群,被挤到一个小门里,这个小门像是通往庙的后院的。

叶惢看这人群拥挤的连根针都难叉进去,想:进入后院,从后院再进奶奶庙大殿,哥哥、奶娘一定在那儿等她。就算不在那等她,那儿又是最高点,哥哥奶娘眼力好,一定能看到她。

叶惢通过小路,又进了一个小门,里面稍微宽广一些,景色又好,走丢一会也没关系的。

正是春暖花开时,满院的花草香,很是醉人。走了好多条小路,过了好几个门(每个院子都是满院花草香,也看够闻够了),都走大半天了,怎么就走不出这个后院了呢,就连一个人影也没见到呀。

站在一个小门前,墙外伸出几枝嫩白的小花枝,忽听到一丝杂草动,进门看到一个少年靠在小梨树旁擦药。白色梨花罩在白衣少年头上,虽然看不到脸,但这景色很有诗意。

叶惢走近看到一张英俊俏丽的小白脸,头上还有两片雪白的梨花片,“慕容雪,你是慕容雪,你受伤了。”此时慕容雪还是男装。

慕容雪转了一下身,冷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羊脂玉式的手,继续给撞伤的小腿擦药。

“你这样是不对的,撞伤,必须要揉开。”叶惢天天看父亲研究药呀、草呀的,早就成了半个医师了。

慕容雪抬头看到一双清澈的眼睛,这双眼里,清澈透亮,没有任何杂质。在慕容家里是没有的。

叶惢预接过药帮她擦,慕容雪起身,用长袍盖住受伤的小腿。轻盈的躲过叶惢,往另一个院子走去。

“唉,别走呀。”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大活人,还是小美人,怎能放过呢。

慕容雪小小年经武功已经很高,像叶惢这种没有一点武功的怎能追上。只是小腿撞的很重,一不小心又撞上了拐弯的墙角,拖慢了脚步。

“你这腿伤不尽快处理会肿老高的,一个个小毛孔一个个小洞,就像癞蛤蟆,很不漂亮的。”叶惢趁机赶了上来,抓住慕容雪。

听到小孩说这调戏的话,慕容雪用力甩开叶惢的小手,期间夹杂着一些内力。叶惢被甩老玩,即将落地时,发现地上有一棵断了的小树枝,立在草丛里,如果扎上,这个不怎么俊的脸就开花了。

慕容雪也发现了,迈开轻功,迅速抓住叶惢的手,拉了回来。可因有腿伤站立不稳,歪倒,躺到了小路的石板上,叶惢也跟着趴在了慕容雪的身上。

一只手被慕容雪抓着,一只手抓着慕容雪还没有发育出来的胸口,手还不忘捏了捏,这个位置还真柔软,嘴一不小心接触到慕容雪白滑 嫩的小脸蛋,被弹开。

‘真软、还有弹性。’小嘴又扑了一口。

慕容雪躺在石板上,由疼痛到惊恐、羞涩,再到愤怒。

叶惢刚感到身下小美人身体的冰冷,就被推开,叶惢比较幸运翻身躺到了路旁的草地上。

“你……”慕容雪羞涩加愤怒的说不出话来。

叶惢傻傻的躺在草地上,还没有发现情况的严重性。

“我要杀了你。”慕容雪刚坐起身,拳头就扑了上来。因倒在石板上时,胳膊撞了一下,拳速有点慢。叶惢对于挨打反应又是很快的,脑袋往旁边挪了一下。

拳头打到地上,陷进去半个拳头深。这要是打到脸上,这张不怎么样的脸,就更不用要了,叶惢滚了一下站起来就跑。

叶惢不会武功怎么能比得了慕容雪的速度。

迈出左脚,右脚再也迈不动了,脚慢慢离开地面,衣领被被慕容雪左手抓住。

右手的拳头就上来了,叶惢闭着眼睛、咬着牙准备承受这一拳。

‘拳头怎么还没有挨上’睁开眼睛。

“哥哥,你可找到我了”。此时叶林赶来接抓住了这一拳。

“不知他怎么惹到公子了。”,叶林看着慕容雪这位冷清俊美的少年。

“他是慕容雪,慕容家未来最美的小姐。”叶惢抢先回签。

“就算有人替你撑腰,你一样逃不掉。”慕容雪眼里更是冰冷。话音未落,慕容雪另一拳又上来,叶林只得还手,两人打了起来。

“哥哥,你别伤着她哦。”叶惢解除了危险,站着不忘看好戏。

“你到底怎么着她了。”叶林不好还手,只能见招拆招。

“我只是一不小心,亲了她一下。”

“你……”叶林忙着接招,语气里更是无奈。

这时慕容雪更是生气,招式更猛,叶林慢慢退至叶惢身旁。

“别靠我这么近呀。”叶惢这看热闹的心态,还不忘往后退,可不能一不小心挨上。还是没有躲过叶林的长胳膊,伸手拽开了叶惢头上的头巾,鬓发垂下,现出了女儿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