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庶女当家(十九)
作者:甄歌  |  字数:3480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28:17 全文阅读

来人正是安生在枫园看到的其中一位男子,这人面如冠玉,狭长的眼眸,面部线条温润如玉,他身形颀长,一身白色长袍,头戴白玉冠,右手拿着一柄折扇,左手置于背后,衣衫随着步履浮动,气质很是儒雅、稳重,配得上一句:云仍儒雅故依然!

安生心道:好一个清新俊逸的美男子,不过这人是谁?林凛之还是封昭?

看面相不像是林凛之,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不会来找自己,毕竟林凛之可是自始至终都完美忽视原主的,就算因为这段时间自己出风头,太高调,林凛之就算是再好奇,也绝无可能现在这个时间来北宅厨房找她。

所以这是封昭?

他到底是来干嘛的?

之前在惊澜园书房窗外偷听的人是不是他?

话说回来,既然安生和他现在见面了,那就得好好忽悠忽悠他才行,否则多对不起他给自己找的麻烦呢!

待他走近,安生出言道:“公子怕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北宅厨房,还是下人专用的厨房。”

安生说完,眼睛便定定地看着封昭,只见他面色瞬间变得愉悦起来,低声一笑,声音很是清脆,他说道:“安生姑娘,大概是猜出来在下的身份了,在下有疑问想要问姑娘,不知姑娘可否为在下答疑解惑?否则,在下这一晚上可就无法安于睡眠了呢。”

安生眼神坦荡荡,装着明白揣糊涂地说道:“公子此言差矣,安生是初次与公子交谈,并不知道公子的身份,若公子无其他事,便请回吧。”

安生心说:笑话,你不说自己的身份,还想着让我来说?老娘可没那个闲工夫,我又不是找罪受,提了身份,不就得向你行礼?你想的美!

封昭右手单手将折扇打开,许是看出来安生不会给他面子,于是他脸皮十分厚地自行坐在安生的右手边的位置上,语气暧昧又温柔地说:“姑娘莫怪,既然姑娘不知在下的身份倒也无妨。只是在下听说,姑娘算命的本事很是厉害,不知在下能不能求着姑娘,帮在下算上一卦呢?”

安生没有立刻正面回答,而是解释道:“公子怕是不知,安生每日只接二十单,今天的份额早就完成了。”

安生低头喝了一口酸梅汁,表情犹豫了一下,询问道:“安生刚才路过枫园的时候,曾见过公子,不知公子可是这林府的贵客?”

封昭将左手虚撑着下巴,左手肘放置于桌面上,身体微微向安生侧身,气息有些灼热,只见他眼神似是带有深意般看着安生,说道:“在下目前是住在枫园中。”

封昭靠得有些近了,起码这个距离让安生有些不太舒服,安生在心里甚至都有些想给对方一巴掌的想法,但是生生忍住了。

安生:小不忍则乱大谋!

安生将身体后移,靠向椅背,拉开两人的距离,好脾气地说道:“那么公子便是府上的贵客,安生今日可以破例为公子算一卦,公子想问什么呢?”

封昭见安生的动作,面上没什么反应,反倒是听到安生的话后,也将身体后移,靠在椅背上,面带笑容,好整以暇地目视安生,语气慵懒地说:“那就多谢姑娘了。”

封昭顿了一下,他本来是想问安生为什么不愿意入昭王府为妾的,以后他会宠着她,一辈子被他呵护,锦衣玉食,不好吗?

可是复又一想,这话现在可不能问,问了不就证明了自己听墙角的事实?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之后,他想起了下午听到的那些传言,小可爱若真的有本事的话,不妨问一问,就当提前和小可爱培养感情了,于是封昭声音愉悦地问道:“姑娘觉得在下的运气如何?能否登上那位置?”

呕吼,简单明了,够直接!

安生放下手中的空杯子,抬头后,眼神一变,表情变得很是耐人寻味,朗声说道:“公子运气很好,从那里出生的人,气运自是不同凡响。只是那位置的话,恐怕公子尚缺些助力,其实公子此时不应该在林府,解决那区区银两的问题,而是应该侍候在亲人一旁,那样的话,机会自然便来了。”

两人都是聪明人,安生的话,封昭自是听懂了,但是他不太相信安生的话,太过虚无缥缈、模棱两可,更何况他有自己的计划。

封昭将折扇合拢放在桌面上,双臂抱胸,语气正经了不少,说道:“姑娘莫要妄言才好,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意置喙的。”

安生看出来了,封昭虽然面上淡定,其实他早已经心生警惕了,他那双臂抱胸的动作,其实就是防备,自我保护的意思,这个时候安生只需要再添加一把火即可。

于是,安生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公子找安生算卦,安生怎会危言耸听呢?安生可以再告知公子一句话:公子若是即刻返回,或许还有五成的希望扳回危局,若是再晚些时日,那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大千世界,冥冥之中自是相互关联的,比如这颍州城驻军。”

“有些人出生便是造化弄人,是公子意想不到的存在,安生言尽于此,再会。”

安生说完便走,虽然很饿,但是也不想继续在这厨房和封昭打哑谜,和人精打哑谜还是很费脑子的,封昭可不像是林峰那么好忽悠,封昭鬼精着呢!

安生走后很久,封昭都仍然是那副坐姿,像是入定了一样。

其实封昭在仔细思考安生的话,尤其是那句颍州城驻军,最近他确实收到了线报说是颍州城外的驻军人数好像减少了不少,训练场上日常训练的人数不如以前那么多,但是探子确实没看到那些驻军大批离开的迹象……

安生其实也是晚上回府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城南很多人的行迹有些不同寻常,很多人眼神和举止都有些异样。

但是安生当时没放在心上,后来路过一个小巷子时,那里猫着两个人,安生听了一会儿他们的对话,才知道他们是颍州城驻军。

之后掐指一算,大概猜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就编出了上述那些话说给封昭听,安生好久没有将故事编得这么精密无敌了,还真有些怀念当年自己和师父相依为命的旧时光!

第二天一大早,林峰就来安生的小破院儿报道了,顶着两个黑眼圈,神经兮兮地在安生的院儿门口站着,安生本来是想去吃饭的,猛地一开门就看到林峰那张沧桑的、面无表情的老脸。

安生一大早就得面对原主的老父亲的灵魂拷问,也是颇为无奈了,无奈地问道:“父亲,这么一大早来安生这里,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只见林峰左右张望了下,低声说道:“女儿啊,昨晚上昭王爷连夜从林府离开了,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安生挑了下眉毛,心道封昭还不算笨,不过疑心病很重就是了,自己随便一说就立刻返京了,封昭还真是听风就是雨啊!

安生大概是忘了自己神棍的身份了,封昭可不就是信了嘛~

安生将门关好,头前自顾自地走着,解释说道:“他返京了吧,最近颍州城外的驻军频繁调动,大概是要兵变了,这事儿四姐应该最清楚了,毕竟杨家全家都在颍州城军营里述职,封昭应该是听到了风声。”

身后的林峰亦步亦趋地跟着安生,见安生停下,也跟着停下,只见安生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对了父亲,最近你最好是看着点儿大哥,要不然可能会很麻烦。”

林峰一言不发,只是认真地思考安生的话,他发现他最近但凡是安生说的话,不管内容长短,他都要费劲脑筋地想是什么意思,安生的话每次都好像是双关语一样,老是打哑谜,难理解得很!

安生:老父亲,你是否有一脑门子的问号!

就这样安生自顾自地走到了北宅厨房,准备吃早餐,她身后还跟着陷入思考中的原主老父亲。

厨房下人那真是不常见林峰这个家主的,一大早猛然一见,还有些慌神,众人纷纷心道:这五小姐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不仅将七小姐带得天天往这下人专用厨房里跑,现在都将手伸到家主那边了,真牛批~

因为林峰的突然加入,王大只好又加了几样原本给厨房众人加餐的早点,等到刚端上桌的时候,林峰闻着食物的香气才缓过神来。

与此同时,林清雅踩着点进了餐厅,猛然在早上看见父亲和五姐姐同桌吃饭,还是在北宅厨房,林清雅也是一脸茫然,她还揉了几下眼睛,确认眼前的景象是否真实。

“啊,父亲你怎么在这里啊?”林清雅大喊道。

林峰此时正在忙着往嘴里忙活,根本没空搭理林清雅,心道:还真别说这北宅厨房的早餐还真是花样多,这个小花卷怎么就是绿色的呢?味道也是香香甜甜的,还真好吃!还有那个豆腐一样的东西,怎么一碗甜甜的,另一碗竟然是咸口的,还有这个小菜怎么这么爽口啊,也太好吃了吧~

林清雅见林峰不理会自己,只顾着吃饭,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饭桌,加入抢饭大军。

两刻钟后,三人都陆陆续续地吃饱,桌面上可以说是一片狼藉,周围虽然没有下人围观,但是桌面上的战况还是很说明问题的。

这时,林峰抱着一杯消食茶,一边喝着一边开始对林清雅盘问:“林清雅,你怎么回事儿?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吃那么多?你想胖死自己啊,万一以后嫁不出去,你还想让你老爹我养你一辈子啊,你长点心吧你!”

林清雅撅着嘴巴,不满地说道:“爹,女儿只是偶尔这么吃,平时都可注重自己的身材了,是真的。”

林峰用手宠溺地点了点林清雅的额头,父女两个顿时开心地笑起来,安生在一边看着,静静地感受着内心羡慕的情绪,心道原主原来也是渴望父爱的,看着林清雅对林峰撒娇,两人的互动都令原主羡慕着。

不过此时内心的情绪也只是有点羡慕罢了,倒是没有想要去亲近的感觉,大概是原主被伤害得太彻底了,原主和林峰之间的父女关系绝对没有挽回的可能,这点安生可以确定!

安生只需要保持原有的态度即可,这倒是给她省事儿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