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此爱无期 > 正文
第一章 天际有光 婴降陈仓
作者:今夜阳光正晴  |  字数:2919  |  更新时间:2020-02-27 20:22:39 全文阅读

元和历五三四年七月初九,曦和大陆,寒江雪国,陈仓村。

陈仓村风景优美,清一色的雪白,除了树上坚持的绿色和枯黄以及活跃的动物身上的颜色,一切都被白色接纳。

一群大老爷们站在一间屋顶积雪的小屋外,相互依偎,抱团取暖,哈着白气揉搓着手。

一颧骨瘦削的中年人在屋前来回踱步,手上还拿着一本书。

屋内几个妇女来回走动,一人推开了门帘,手中拿着一个盆子,正准备去打热水,差点与中年人撞个满怀,“易先生,你就莫要走来走去了,快去找副襁褓来,屋子里你家夫人正努力着呢,你还拿本书,书能给你生孩子吗?”

妇女说完就径直走向厨房,她的话让屋外的男人们是哈哈大笑,寒冷都暂时失了真。

找不到方向的中年人走向了屋外的男人们,“诸位乡邻,我家夫人的襁褓尚未缝好就突然临盆了,不知诸位能否帮忙想想办法?易某再此谢过大家了!”中年人说完对着众人行了一个读书人的重礼。

寒江国是一个推文重礼的国度,所以中年人行的礼节使得屋外的男人们也还了礼,他们知道这是除了下跪之外最重的礼节了。

其中一位长得五大三粗的汉子说道:“易先生,襁褓是什么东西?”

这并不能怪汉子,毕竟文不普众,陈仓村又位于寒江国的边缘,所以也并不是人人都知书识礼。

他是村里的打猎好手,也是狩猎队的队长,在陈仓村很多家庭也都以打猎为生,还有些做生意的,再有就是中年人这样的,作为一个教书先生。

妇女打着热水又回来了,“我说易先生啊,跟他们你还说襁褓,李大棒他们能听懂吗,你就不能说话的方式简单点,襁褓就是裹小孩的棉布,看看谁家有,快取来!”说完快速地撩开帘子,进到屋内。

男人们都沉默了,然后快速各回各家找着,最快返回的是张大宝,手里拿着的棉布上面好几个窟窿,看来是被耗子祸害了去,而其他家差不多都是这个情况。

到最后还好周大江家的保存还算完整,主要也是因为他家的孩子在场出生的最晚,不过也快两岁了,几个大男人一起抖着灰尘,然后将干净的襁褓递到了中年人手中。

天空的云层压得有些低,往往这种天气预示着马上来到的大风雪,而大风雪是人们的钟爱,因为一般不会持续很长,而且大风雪后很多动物就要出来觅食,正是狩猎的好时机。

中年人抬头望着天上,说道:“黑天欲沉,大雪将临,鸟兽归巢,各藏己身……”

屋外的男人们似懂非懂,听着好像与他们所想有些联系。

中年人观完天色正欲低下头,从层云里突兀地出现了一抹亮光,而这亮光追溯而回,云层居然像是被开了一个洞,可以看到云层之后的那一浑圆,光就照在小屋上。

男人们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而屋内突然出现了“呜哇呜哇……”的啼哭声,还有妇女们高兴地欢呼“出来了!出来了!是个男孩!”

中年人的身体都在颤抖,自己终于有孩子了,当父亲了,激动他推开门帘就跑了进去,什么礼义廉耻此时都不能约束他。

他并没有先去看襁褓中的孩子,而是来到了床边,握住了床上女子的手,“兰儿,辛苦你了!”女子摇了摇头,虽然面带微笑,到满是汗珠的额头和失去血色脸颊以及湿润的头发都在表明着她的虚弱。

然后从帮忙的邻居手中抱过孩子,抱到床边,女子能轻易看到的高度,两人都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虽然孩子还不能睁开眼睛,但是原本一直“呜哇呜哇”的哭声停了,而且小小的面颊上绽开了大大的笑容。

邻居也都凑了过来,中年人征得了夫人的同意后,掀开帘子站在了屋前,而屋外的男人们也都围了上来,将寒冷阻挡在外。

一个个大脑袋大眼睛瞅着小家伙,不忘恭喜中年人,说孩子长得水灵,长得像他,不过妇女们围上来之后便又争论说更像屋内的女子一些,是各不相让。

说话间男人们又提到了当时天空的异相,妇女们听了也是啧啧称奇,直说这孩子将来肯定不一般,那必定是要出人头地的,这叫什么,这叫老天开眼。

中年人听了乐呵呵的,说啥也要留众人在家吃饭,而众人听了是欣然答应,不过表示请吃饭可以,食材什么的得大家一起出,中年人本来觉得不好意思,李大棒指了指天上,中年人抬头一看,笑了。

天上的层云并没有在异相后消失,不过云洞倒是和那浑圆的光一同消失了,李大棒让中年人看头上的意义就是因为每一次大雪来临之前,村里的人们便会把囤积的食物集中在一起,做上几桌村宴,全村的人一起吃,吃完后就等着雪停进山。

这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规矩,寓意着好彩头,原意是吃完了再进山那山神也会恩慈将猎物赐予村民,若是家里还有盈余还要进山,就会遭到山神的怪罪,让山神认为人性贪婪,贪得无厌,山神便也不会再将食物赐予村民。

这规矩世世代代村民都遵守着,从未有人僭越,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一丝明白,这规矩其实不是约束,而是让村民邻里间更互敬互爱,友善相处。

团结力量大,不一会儿中年人的小屋前就多出了桌子、凳子、食材、菜板、菜刀、锅碗瓢盆和很多人。

众人拾柴火焰高,石头围成的炉灶已经是火焰升腾,这里的人们没有载歌载舞的传统,不过却有摔跤的习俗,而中年人来到后又添了一项,那就是村里的孩子一起背诗,很多人们听不懂但是不影响他们为自己的孩子骄傲。

他们知道狩猎的危险和辛苦,所以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再受这份罪,希望自己的孩子走出大山,像中年人这样能当个先生也行,这是很多村民送孩子到中年人处念书的原因。

当热气腾腾的食物放在桌上的时候,便有人说道:“易先生,把小家伙抱起来给大家瞧瞧啊,现在这里的以后可都是他的长辈。”

他的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都听说了易先生老来得子,除了当时在场的,可好多人还没看过呢,而且村长也在其中,村长头发稀疏,头上戴一顶毡帽,手中拄着拐杖,一脸慈善,“易旷,这可是民愿,你可不兴驳回。”

易旷进了屋,看到自己夫人还在和孩子逗趣,走进一看,原来孩子醒了,而且睁开了眼睛,“夫人啊,这眼睛可真像你,水灵。”

女子看出了自己丈夫的异样,“是不是外面的大家伙要看孩子?”易旷点点头。

“抱去吧,记得快点抱回来,要不然孩子着凉了。”女子说到。

得到夫人的允许,易旷抱着小孩小心翼翼地走着,就怕脚下拌蒜,抱着孩子人人都凑上来喽了一眼,这小子谁看他他看谁,而且还面带笑容,可是融化了汉子温暖了妇女。

“对了,这小家伙叫什么啊?”有人问到,很多人也加入附和。

易旷脑袋一下嗡嗡的,自己当时高兴坏了,一下忘了,于是回忆起先前想好的名字,立马又跑进屋子,孩子落到了村长怀里,村长看着小家伙,“你说你爹名都忘了给你取,我们叫你啥好呢?”

谁知小家伙居然吧唧着嘴,“Dia…”

众人皆惊,村长也睁大了眼睛,旁边的李大棒说道:“他刚刚是不是想说爹……”

虽然众人都这么想过,但是并没有说出来,这李大棒一说出来立马遭到了众人的“殴打”,村长摸了摸胡子,“以后这小子不得了。”

大家在想这不得了是不是因为一上来就让大家叫爹,这还了得,不过更大可能是他记住了村长话中的那个字,跟着说而已。

而与夫人协商好了的易旷掀开门帘走了出来,“我与夫人商量好了,以后就叫他易小星。”

村民们都在想着这个名字,易小星,小星,小星挺好的,不过村长手中的孩子“哇”地一声哭了。

易旷把孩子接了过来,“你们看孩子都像我,就是眼窝子浅,听说我给他取得名字,一高兴就哭了。”

众人饭后一起忙着搬桌子凳子洗碗打扫院子,小屋又重归安静,孩子就躺在女子身边,易旷端着碗喂着床上虚弱的夫人,从今以后,陈仓村便多了一个本名易小星的小子。

而在易小星出生的当天,在曦和大陆的中州之地,沧海国国都蔚蓝城,一个女婴伴随着漫天霞光也降生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