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此爱无期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奇怪的开始
作者:今夜阳光正晴  |  字数:2117  |  更新时间:2020-03-21 16:15:59 全文阅读

原本耽搁了一天的出行,在第三日易尘缘终于背起囊箧再度出发,全城就像过节一般热闹,因为连环杀人犯已经伏诛。

青盈在前,迈着轻盈的步伐,风吹过岸边的杨柳,树叶沙沙,易尘缘跟在后,温暖的阳光又降临大地,替出行的人们先热热场子。

此去的下一城便是风城,在沧海国也算是一处别致的城市,这里有着全年最多的风刮过,而此地四处也没高山,亦没油峡谷山川,这风从何而来无人说得清,于是这城的名字毋庸置疑地起名了风城,朝代的更迭也未能改变其风城之名。

当易尘缘离着风城几十里地,便感觉风在寻找着空隙,发现易尘缘清爽的面庞后就给他来了个扑面而来的亲密接触,长长的发丝迎风飘起,久久不愿下坠,格外的衬托玉树临风。

在风城之外,空地之上,易尘缘抬头看到了放着风筝的孩子,不乏大人,他们迎风奔跑,只为手上的风筝飞得更高,风筝上了高天之后,晃眼的光芒让细看不能,而风筝的确成群地在空中同风嬉戏。

易尘缘从放风筝的众人中间穿过,却感觉什么拉住了自己的胳膊,回头一看,前面走着走着的女孩原来已经

驻足在他的后面,还用手把自己拽着,不让易尘缘走,易尘缘本想直接进城,看来是没戏了,放风筝虽然寒江国没见过,但是一路行来也见过不少。

青盈指着头上,“我没玩过,我要玩!”

易尘缘心想你不会一来到俗世便待在雨都了吧,那地方的确就没停止下雨过,由于地域和天气的限制,那铁定是没有风筝玩耍的,若真有,大概也是冲着触电而去。

“真要玩?”

易尘缘摸了摸钱袋,里面只剩下两文钱了,而刚刚路过人家三文钱,算了,青莲居士都说了千金散去还复来,买就买吧,还得自己圆滑两句。

易尘缘走到卖风筝的摊主前,“老板,我只有两文钱,卖我一个风筝好不好?”

卖风筝的老板抬起头看了这个对着自己定价讨价还价的家伙,“我这风筝不卖。”

旁边一个小孩拿着三文钱跑了过来,“我要那个。”

摊主笑嘻嘻地将三文钱收入怀中,小声地说道:“小朋友的钱就是好赚。”

“老板,我会写字作画,以此来抵一文钱如何?”

摊主根本不搭理他,“没钱放什么风筝,呼吸呼吸空气不就行了。”

居然因为一文钱被鄙视了,易尘缘转身就离开了,一文钱难倒了英雄汉,也难倒了易尘缘。

“你也看到了,人老板不卖。”

青盈还格外期待来着,易尘缘只见青盈来到了风筝老板的摊前,只见手一扬,原本避风处的小摊突然一阵劲风刮过,而这阵风将风筝摊给掀了,摊上的风筝倒是一只只都飞了起来,摊主高喊着“我的风筝!”而风筝已经全部到了天上,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不过有一只不一样,一直在逆风飞翔,而且停留在和其他人放飞的风筝差不多的高度,其他人看着摊主的风筝都上了天,心里还是比较同情的,不过又忍不住想笑。

看着那只另类的风筝,摊主拔腿就跑了,其他人以为摊主化悲痛为力量,要回去糊更多的风筝,而只有摊主和易尘缘能看到,青盈就站在风筝之上,对着摊主笑,这才是摊主逃跑的原因。

若是这些放风筝的知道这只风筝没有线的束缚,却又与他们的风筝保持一样的高度,上面还站个人,相信他们也会跑的,他们会觉得不可思议,而细想之后便会目瞪口呆地觉得惊恐。

易尘缘也没闲着,因为不想引人注目,在青盈的眼神关怀下做着无实物的放风筝表演,手中无线,心中有线,别人路过的时候还可以抬起手臂让别人过,路过的人也会自觉地低下头,被人问起,他便指着越飞越高的风筝。

放青盈从空中飘然而下时,易尘缘看呆了,如此美丽的女子说不定真是从那九天之上来到,美得不可方物,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易尘缘感觉心里有些“砰砰砰”的响动。

青盈啪的一掌拍在易尘缘的额头上,“你盯着我看什么?刚刚我在你的心里发现了一种神奇的东西,跟我有关,快说,是什么?”

易尘缘捂着头,头上出现了五根手指红印,心想这哪里说得清啊,“这是幻觉,我刚刚在看那只飞走的风筝。”

还没进城,又见到了造型有些独特的城墙,城墙之上有一些小洞,当狂风吹过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琵琶一般嘈嘈切切,当微风拂过的时候犹如悠远箫声一般空灵,易尘缘通晓音律,所以能从其中听出玄妙,赞叹这城墙的设计者。

进入城中,易尘缘将囊箧一放,纸一盖,便搭出一个小摊,这里的摊上摊主们都有防风小妙招,只有易尘缘被风祸害的不行,不仅墨被吹洒,就连小摊也被风差点带走。

如此看来是不行的,摊摆不了,不能卖钱,说不定真又得睡马路了,将目光投向青盈,青盈正在旁边的房顶上欣赏着风城之风,具体在看什么只有她自己清楚。

想不到堂堂寒江国学士居然流落街头,就连卖艺都没有地方,真是嘲讽,这时易尘缘想起了羽欢的方法,在自己写字作画之处,立下了一个噱头,让别人给他出对子,一文钱一次,若是他答不出便给人一两。

如此大得噱头之下,很快就围满了人,大家都想挣这钱,而易尘缘真真是空手套白狼,经过一番艰苦卓绝喝口水的功夫,易尘缘就挣了一贯钱,而且往来参与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他利用了人性,并让自己挣足了温饱,知识就是力量,知识也是金钱。

这么多人为了一两而牺牲了一文,易尘缘觉得有些愧疚,看来羽欢不知不觉中教会了自己处世的技能,不过不到必要他也不想用。

青盈从房顶上飘下,“看吧,靠自己也挺好。”

易尘缘想了想,还真是,但是你把我往饭馆拉是怎么回事。

“你不常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吗?放心,我也不白吃你的,我要为你打开新世界。”

易尘缘想了想,新世界不是自从遇见你就变得有些奇怪了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