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皇后的陨落
作者:萧月离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20-02-27 13:46:03 全文阅读

“你不是见了朕才肯说么?现在,朕来了。”

  男子冰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地牢中响起,带着几分厌弃的意味。

  阴暗潮湿的地牢里面漆黑一片,偶尔响起来的滴水声和细微的喘息声非但没有让这里有几分生气,反而显得牢中越发死寂。

  地牢的角落里,衣衫褴褛的女子被挑断了手筋和脚筋、脸上也被横七竖八划了许多伤口,只依稀看出脸型和身形应该是不错的。

  随着冰冷的说话声响起,地牢里的火把纷纷亮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习惯了黑暗的沈沐漓下意识地眯了一下眼睛,但还是看向了面前的男人。

  沈沐漓漆黑的瞳仁映着火光,像是一眼就能将人看穿一样。

  这就是她的父亲相信了五年、教导了五年、一手扶上帝位的男人。这就是她卖了五年命,已经将其当成家人的男人。

  因为功高震主,他亲手捏造沈家叛国的证据,灭她满门、废她后位、将她打入冷宫之中,甚至还将她父母的首级送到她的面前。她想求个为什么,便落了个贪得无厌的名头。

  因为得知她弟弟沈沐洵成功逃脱、知道了沈家还有后手,他在遍寻无果之后便命人百般折磨她,想从她的口中逼问出弟弟和沈家暗卫的下落。

  沈沐漓知道,夏宇凕至今都没有杀她,除了想从她的嘴里知道点什么,无非想用她来逼弟弟沐洵出现,意图永绝后患。

  可笑。

  她怎么会让夏宇凕如愿呢?

  还剩一件事。

  只要做了这件事,她就立刻自杀,让夏宇凕所有的期望全都落空。

  “陛下,您还是来了,这是不是说明,您对臣妾还念着那么几分旧情呢?”

  沈沐漓的语气中满是柔和与哀婉,垂下的眸子中却写满了冰冷与阴暗。

  “旧情?呵,沈沐漓,你满身的伤疤、还不知廉耻地在军中和一群臭男人同吃同住那么长时间,陛下肯娶你就是对你们沈家最大的恩典了,你居然指望陛下对你有情?你做的什么春秋大梦?”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沐漓抬眼望去,就见一名容貌昳丽、穿着华丽宫装的女子出现在了夏宇凕的身边,甚至亲昵地挽住夏宇凕的胳膊、靠在了他的身上。

  看到对方那连宽松的宫装都已经掩饰不住的孕肚,沈沐漓突然就笑了。

  她以区区女子之身,为了夏宇凕出生入死这么些年,甚至还为了帮他一次一次跟着将士们上前线,换来的结果就是夏宇凕嫌弃她身上伤痕密布,从大婚那一日开始便至今没碰过她。

  而她为了沈家的尊严在后宫里空守着皇后的虚名时,夏宇凕却和沈沐溪这个没名没分、丫鬟出身的沈家义女搞在了一起。

  的确,沈沐漓对夏宇凕没有多么深刻的爱,甚至还对他有所防备,但至少她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未婚夫君、自己的男人,当成自己的师兄和战友。

  她以为夏宇凕对她起码是有兄妹情、有战友情的,果然,是她的想太多、也想的太单纯了……

  “沈沐溪,你这身子少说有六个月了吧?”沈沐漓自嘲地笑了笑说,“我死心了,你先是借我爹之手给我下毒,又帮着陛下捏造沈家通敌证据,可叹我当年居然还可怜你、让爹收你为义女,真是瞎了眼了。”

  “你少血口喷人,谁是反贼沈家的义女?”沈沐溪居高临下地看着沈沐漓,嘴角带着几分轻蔑说,“本宫明明是古太傅的义女,而且身怀龙种,马上就是大夏国的皇后!”

  还有古太傅的份么?

  沈沐漓的心中升起几分遗憾,古太傅只能交给弟弟沐洵来处理了。好在虽然父亲不相信夏宇凕会过河拆桥,但弟弟却在她的教导下早已能独当一面,处理一个古太傅应该并非难事。

  沈沐溪见沈沐漓就这么低着头,像是真的认命了一般,同以往受折磨时候的硬骨头根本不是一回事,这分明是在示弱给夏宇凕看。

  她以为夏宇凕会心疼她不成?

  沈沐溪往夏宇凕的身上靠了靠,娇声说:“陛下,臣妾有些胸闷……”

  夏宇凕先是抬手轻柔地拍了拍沈沐溪的后背,这才看向沈沐漓,语气中满是嫌恶地说:“有什么话就快些说,溪儿身子弱,经不起你身上血腥气的冲撞!”

  沈沐漓抬头看向夏宇凕,眸中满是哀求:“陛下答应不伤害沐洵,我就说。”

  夏宇凕颇有些不耐烦:“朕答应,你快说,沈沐洵和沈家暗兵到底藏在哪里?”

  口头上的答应谁不会呢?可真等到抓住了沈沐洵,想怎么样还不是他说了算?

  沈沐漓只凄婉地笑了笑道:“你离近一点,我悄悄告诉你,好么?”

  夏宇凕先是看了看身边的沈沐溪,抬手拍了拍沈沐溪的手背,这才上前几步。

  沈沐漓的四肢具废、内力尽无,全身上下除了牙齿已经没有哪里可以伤人了,他还真不怕这贱人能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夏宇凕停下脚步的时候,沈沐漓面上的笑容还有几分凄婉和哀伤,可紧接着,她突然用尽浑身力气扑了上去,直接咬到了夏宇凕的嘴唇上,她唇边的鲜血也直接蹭在了夏宇凕的唇上。

  夏宇凕一把推开沈沐漓,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怒道:“贱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沈沐漓脸上的哀伤与凄婉全都不见了,嘴角的鲜血衬着冰冷的神色,使得她在飘忽的火光下仿佛一只从地狱里爬出来讨债的恶鬼一般。

  她咬着牙冷笑道:“从大婚那日你没有碰我开始,我就每天命御膳房煮一碗药膳给你补身子,你肯定每次都查、每次都没查出来问题,而且碍于名声又不得不喝吧?”

  “我不妨告诉你,那些药膳真的全都是补药,当然不会有问题,可只要有一样东西作为药引,他们就会化作催命的毒药!”

  沈沐漓笑着,脸上的伤疤让她的笑看起来扭曲又可怖:“你想不到吧?药引就是我的血。”

  她啐了一口,将口中鲜血全部吐了出去,这才嫌弃地说:“真恶心啊,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才不想碰你,夏宇凕,原来和你接触的感觉是这么恶心……”

  夏宇凕闻言脸色变了又变,他不敢保证沈沐漓这句话是真是假,也不知道只有嘴唇沾到的那一点鲜血到底有没有用。

  至于沈沐溪,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沈沐漓居然亲了夏宇凕?”

  失了理智的沈沐溪几步上前,扬手就打向沈沐漓,谁知沈沐漓不但没有躲,反而转过脸来,正面迎上了她的耳光。沈沐溪却没注意到,沈沐漓被鲜血染红的牙齿中间,是一根泛着幽蓝光芒的钢针。

  手心处突然的刺痛让沈沐溪尖叫出声,沈沐漓则是一口血喷在了沈沐溪的脸上,嗤笑道:“你不打我本来不会有事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沈沐漓!”沈沐溪看着刺在手心里的钢针,像个疯婆子一样尖声道,“你居然给我下毒?我要杀了你!”

  “不想死就别碰我。”沈沐漓冷笑,“你们也不过就是多活几年而已,我先去等着你们,到时候让我看看,你们临死的时候,是何等凄惨的模样,哈哈哈哈哈……”

  嘴角不断溢出的鲜血已经变成了黑色,沈沐漓缓缓闭上了双眸,感觉到腹中撕扯一样的疼痛,她也终于哭了出来。

  爹,娘,女儿来陪你们了。

  沐洵,姐姐已经帮你铺好了复仇的路,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眼前是漫无边际的红,宛如无尽的血色。

  沈沐漓仿佛回到了夏宇溟把她父母的人头丢到她面前的那一日,双亲惨白的脸色和脸上未完全干涸的血色令她一想起来就遍体生寒,而这仅仅是夏宇溟让她看到的,她看不到的地方,沈家已然血流成河……

  眼前的血色裹挟着那冰冷彻骨的回忆从四面八方袭来,几乎要将沈沐漓的理智湮没。

  “爹、娘、沐洵,你们在哪儿?”

  她挣扎着呼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现实和记忆混杂着冲击她的心神,几乎令她窒息。

  突然之间,一抹白光闯入她的眼帘,将她从回忆之中唤醒。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掀开了她头顶的喜帕,沈沐漓下意识地抬头望去。

  面前的男子一身大红喜袍,长身玉立,剑眉星目,薄唇紧抿,比之在战场上见到的时候,少了几分锋锐凌厉,多了几分淡漠清冷。

  “公主在发抖,同本王成亲,竟让你如此紧张不成?”

  听到对面这人的声音,她这才反应过来当下的处境。

  在她以为自己再也没有亲手报仇的机会时,她重生了。

  重生在了夏宇溟尚在的五年后。

  重生在了南楚那位女扮男装上战场,打下了赫赫声名,却被一道圣旨剥夺兵权和战北王身份,送往北夏和亲的安北公主慕离焰身上。

  而今日,正是慕离焰同北夏的峥南郡王厉惊辰成婚的日子。

  那遮挡视线的、漫无边际的血色,不过是昏黄的烛光之下颜色有些发暗的红绸喜帕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