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应该叫王妃
作者:萧月离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20-02-27 13:47:28 全文阅读

厉惊辰收回了自己审视的目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差不多了,该让下人们进来伺候了。”

  新婚第二日,该是新媳妇见婆婆的时候了。

  厉惊辰的母亲黎老夫人并没有住在郡王府正院,她的天养居那边像是一处独立的府邸,只不过在府邸和王府正院中间开了一道门。

  坐着轿子去天养居的路上,沈沐漓很是好奇,哪有亲母子不住在一个府里的,这也太奇怪了吧?

  这种疑惑在沈沐漓的脑海中盘旋了一路,直到进了天养居的正堂天养堂、见到了黎老夫人,这疑惑终于蜕变成了另一种情绪——震惊。

  主位上那个鬓发全白、看起来慈眉善目的黎老夫人,沈沐漓曾经见过她不止一次!只不过不是在这里,而是五六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在皇宫!

  这个人,怎么会是厉惊辰的母亲?

  从沈沐漓跟着厉惊辰进了天养堂,就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霎时间,她就把所有震惊的情绪收敛了起来,开始不动声色地打量堂中众人。

  黎老夫人的左手边是四个各有特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姬妾,右手边是两个空位,第三个位子上,坐了一个一身浅紫色衣衫、梳着少妇发式、明艳动人的女子。

  这最后一个女子是峥南王府唯一的侧妃秦思容,据慕离焰的人查到的消息,此人还是当今皇后的表妹,也难怪她能在峥南郡王府做侧妃了。

  沈沐漓在打量她们的时候,这些人也在打量这位南楚的和亲公主。

  结果黎老夫人原本和蔼慈祥的眉目就染上了几分不悦。

  沈沐漓装没看到,不动声色地跟着厉惊辰上前行了礼,又给婆婆敬了茶,然后就在厉惊辰落座后坐在了右手边第二个空位上。

  黎老夫人没吃沈沐漓敬上来的茶,反而沉下脸来问她:“公主这是什么意思,大喜的日子穿得如同奔丧,莫不是对大夏和南楚定下的这桩婚事不满?”

  说罢她一巴掌拍到了手边的桌子上,饱含的怒意将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

  沈沐漓一脸淡然,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

  她从南楚带的衣服本就不多,中间又经历了数次刺杀,能穿的早就没几件了。况且依照北夏的风俗,新嫁娘的衣服就应该是婆家准备才是。

  所以在今早贴身丫鬟琴韵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的新衣都是白色、其他颜色的衣服用料极差的时候,沈沐漓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她选白衣证明她不是不懂礼数就是没心机,她选差衣服证明她软弱可欺。而且厉惊辰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为她出头,大概也能看出她在郡王府将来会是个什么地位了。

  一石三鸟,想法不错,就是用这种手段来给她下马威,太低级了点。

  厉惊辰并没有给沈沐漓出头的意思,反而饶有兴致地看向了她。

  他想知道这小猫一样的丫头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会怎么应对。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沈沐漓的身上。

  关于她身上的白衣,有人知道内情,有人不明就里,但看热闹的心却是人人都有的。

  沈沐漓没给他们看热闹的机会,故作茫然地开口道:“这不是老夫人您准备的衣服吗?宫里的嬷嬷特地交代儿媳,大婚之后只能穿婆家给准备的衣服,故而今早儿媳虽然疑心新婚穿白衣不妥,但想来许是北夏与我南楚风俗有异,这才穿上。”

  原本厉惊辰提前告诉她见了老夫人不必喊母亲,只管喊老夫人的时候,沈沐漓还在想哪有这么当儿子的。真正见到黎老夫人之后她才明白,这俩本就不是亲母子,也就不必为了给厉惊辰面子太委屈自己了。

  想给她下马威,那就得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才是,她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大夏可没有这种风俗,我也不曾替你准备白衣!你穿成这样进宫面圣,若是冲撞了贵人,要我们郡王府如何自处?”

  黎老夫人说得语重心长,但实际上不怀好意,沈沐漓听得不以为然。

  冲撞夏宇溟和沈沐溪怎么了?她巴不得他们去死。

  一想到那两个人,她的心情就倏地低沉下去,好在身边的厉惊辰适时开口了。

  “不知者不怪,衣服及时换过就好,老夫人不必太过生气,免得气坏了身子。”

  沈沐漓忍不住看了厉惊辰一眼。

  不知者不怪个鬼,这人就眼睁睁看着她换的白衣,没有提醒、没有帮忙,这时候跑出来说话,他果然是在看热闹吧?

  “那可就奇了,衣服不是老夫人准备的,是谁故意陷害咱们郡王府吗?”沈沐漓故作愤慨地反问,“我们两国都没有这种风俗,给儿媳准备的新衣却都是白色的,安排新衣的那人必然心怀不轨!定是想借着儿媳不懂大夏规矩,让皇上误以为郡王府对赐婚不满!”

  黎老夫人顿时被哽了一下,得知这个南楚和亲公主是个临时册封的公主时,本打算给她个下马威好好拿捏一下的,没想到这么难缠。

  她面带不渝,哼了一声说:“莫要一惊一乍没个体统,定是哪个没脑子的下人出了纰漏,秦氏,速去命人查一下,到底是谁一时失误,把给别人做的素衣弄错,全放在了公主的衣柜里。”

  秦思容恨得手里的袖子都被绞成了一团。

  哪里用得着查?谁不知道就是老夫人安排的人,她不过是顺水推舟做得更过分些罢了?

  以她的想法,一个战败被送来和亲、又非南楚皇室嫡系的公主敢有什么脾气?初来乍到的,想必她也只能忍气吞声,穿着那些质量不佳的衣服来奉茶。

  反正厉惊辰从来也不在乎这些姬妾们,多半也不会帮她解决问题,到时候摸清了这和亲公主的脾性,还不是任她掌控?

  谁知这公主也不知是性格强硬还是没脑子,竟然选了白衣,甚至有意无意拿话嘲讽了她。黎老夫人当着厉惊辰没奈何,只能做做样子,秦思容自然也不好当众驳老夫人的意思。

  只是秦思容还没来及起身,沈沐漓就一脸认真地开口道:“秦侧妃是么?请务必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毕竟出了这种事情,可不止我一个人丢人,若是今日本公主穿了这一身白衣进宫,遭殃的可是整个郡王府。”

  “而且本公主同郡王爷的亲事代表的可是夏楚之间的讲和,那安排衣服的人诚心要破坏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这种罪行死不足惜,秦侧妃可莫要姑息了啊。”

  沈沐漓一脸的义愤填膺,心中却满是冷笑。

  给她下马威?那她就狠狠地给对方扣个帽子,她们敢接么?

  秦侧妃愣了一愣,转头看向了黎老夫人。

  虽然她不怕惹怒黎老夫人,该卖面子却也得卖。

  黎老夫人暗中咬牙,心怀怒气,面上却一脸认同地点了点头:“公主言之有理,此人死不足惜,一定要严加惩处才是!”

  她还以为这和亲公主是个软性子或者没心机的,如今看来这和亲公主很不好对付,她得换个方案拿捏她了。

  秦侧妃从黎老夫人这里得到了默许就要离开,却听沈沐漓再度开口。

  “当然,就算把那包藏祸心的下人给惩处了,这身衣服也还是白色的,我还是没有合适的衣服可以穿着进宫。你们看,该怎么解决呢?”

  黎老夫人闻言,装模作样思考了片刻,然后问身后的冯嬷嬷:“年初宫里赏赐的那两匹风华锦,前段时间不是刚拿来做了两套正装吗?快些找出来给公主换上。”

  衣服是早就准备好的,但是戏该演了还得演。

  冯嬷嬷应了一声就去找衣服了,厉惊辰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沈沐漓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和焰儿去旁边的暖阁等着,冯嬷嬷拿来衣服之后直接送到暖阁就是。”

  厉惊辰说罢又深深地看了黎老夫人一眼,这才开口道:“而且老夫人该改口了,焰儿在大夏不是什么公主,应该叫王妃。”

  听到“王妃”二字,原本垂眸假扮文静的秦思容蓦地抬头,满是警惕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沈沐漓的身上。

  跟着厉惊辰出了天养堂的沈沐漓却是暗中咬牙。

  在这幅身体的记忆中,除了慕离焰的生母薛青梧,还没人喊过她“焰儿”,从别人尤其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口中听到“焰儿”俩字,沈沐漓硬生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差点没忍住狠狠瞪厉惊辰一眼。

  这人怎么回事?喊这么亲昵做什么?

  进了暖阁之后,天养居的丫鬟奉上热茶便退下了,只有琴韵守在身边,外面守着的,也是慕离焰带过来的两个丫鬟纹音和怜之。

  沈沐漓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茶杯,然后没好气地看了厉惊辰一眼问:“王爷刚刚喊的亲昵,怎么就不知道多帮我这个王妃说句话呢?”

  厉惊辰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轻笑一声道:“你这不是处理的挺好吗?”

  沈沐漓忍不住瞪了厉惊辰一眼,不再理他,开始暗中琢磨如何还这黎老夫人一招。

  反正那老太婆也不是厉惊辰的亲生母亲,只要她做的不太过分,想必厉惊辰也不会拦着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