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林家有女初修仙 > 第一卷:大龄女的都市仙缘
第五章 色彩与药田
作者:宝妆成  |  字数:2522  |  更新时间:2011-04-30 16:14:38 全文阅读

林洛然将种着何首乌的盆子拎在手里,这东西是天然的黑发剂,农村很多墙角屋下就有,吃了能黑发是真,至于为什么和人参,灵芝等并列灵药之流,林洛然倒是不知缘故了。

或许是年份太浅了,只能起一些活血生发的作用吧。

何首乌叶子上都是灰尘,让林洛然不好意思把它带去空间,唯有打盆水来给它细细冲洗。不过让她费解的是,怎么洗了这么多时候,这小东西还是雾蒙蒙的,到底是有多脏?

林洛然感觉到不对劲,又把花盆往阳台挪了一点,又凝神看去,这才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何首乌的叶子已经很干净了,起码是正常意义上的“干净”,林洛然感觉它脏,是因为在叶片上流动着一缕缕灰色的雾气,将整株植物笼罩着。不单如此,在藤蔓的中心,还有一股淡绿的雾气,在一伸一缩,尤以靠近根部最为浓郁。绿雾每伸一点,灰气就退后一点,绿雾一收缩,灰气就又围过来占据位置,两种不同颜色的“雾气”,好像在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啊!

而且,现在的情况看来,绿雾完全不是对手……

林洛然还想再细看,眼睛有几分干涩,似乎是用眼过度,她闭上眼睛,心里却如山岚一样起伏不定。

她刚才看见的,难道是灵气,或者是植物的生命精华之类的存在?

林洛然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看来那枚果子带给她的,不单是容貌的改变,在她身上发了更加美好神奇的事情呢。

等她再看何首乌,又是那株耷怂着脑袋的可怜虫了,刚才的灰气和绿雾都消失不见了。

只有将心神集中,全神贯注去查看,变魔术一般,灰气和绿雾才会突然出现。林洛然福至心灵,抬眼从防盗窗望去。

老旧小区也有好处,花木都是多年前种下的,现在都长得很高大,林洛然家窗外不远处就有一棵高大芙蓉,此时正当花期,粉白和浅红交错点缀在绿叶间,又美又热闹。

仔细看去,芙蓉树也出了何首乌一样的情况,灰气和绿雾在你争我夺,两相僵持。唯一不同的是,芙蓉树绿雾最浓郁的地方,是它的花朵周围。

不仅如此,空气中也流动着这样一缕缕灰气,被不知情的行人随着呼吸吸进了口鼻之中。

林洛然吓了一跳,赶紧看了一下自己。

灰气也在向她涌来,在她四周流动,在靠近她身边一米的地方,却仿佛被一个看不见的妖魔惊走,让它们四下逃散。

咦,怎么偏偏就自己能不被灰气沾身?

她周身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啊……除了手腕处的珠子!

神秘的珠子安静地系在林洛然的手腕上,发出常人不可及的朦朦之光,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光芒,正是在林洛然前后一米的界限出才微弱不可见,这么说来,珠子的功效,又被自己发现了一点啊,呵呵。

如果绿雾是植物的精华,是草木之灵气,那灰气就是这世间的浊气了吧?人类每天生活在这样的浊气里,怪不得科技日益发展,却多了很多以前没有的怪病。

要是在古代,植被覆盖很高的年代,到处都是绿雾,灰气肯定占不了上风,单从这一点看,那还真是让人向往的年代啊。

林洛然徜徉在遐思里,过了片刻才想起来自己本来的目的。

她从桌上拿了一个玻璃杯,心念一动,又出现在了神秘的空间了。

昨晚进来只是觉得这里的空气比外面清爽,现在林洛然身体被改造,对天地灵气格外敏感,这时候刚一进来,就舒服的差点哼哼起来。

此时空间在她眼里,也与昨晚大是不同。

林洛然昨晚只是觉得很有韧性的青草,上面的绿雾比外面的整株高大的芙蓉花都还浓郁。而昨晚结了果子的小树,上面流淌着的绿雾,都快成实质了。

至于那汪小泉,落在林洛然眼里却是蓝盈盈的。

更重要的是,这空间里,没有一丝外面那种灰蒙蒙的气体。

草木都是绿色,只是浓淡有别。小泉上方却是一片蓝雾,这难道就是世间万物不同的属性?

对啊,按照五行划分,植物都是属木的,小泉是属水的,可不就是两类么!

林洛然心里明白过来,用玻璃杯在小泉池里舀了一杯水,正准备出去,看到池边的小树,它昨晚结的那颗红果子倒是劳苦功高,林洛然手一倾,半杯水就落在了小树的根部。

泉水转眼渗进土里,小树欢快地喝着“营养液”,枝叶之间流动的绿雾更深了,整株小树都翁翠喜人。

林洛然这才满意,端着水出了空间。

何首乌半垂在地上,非常不满意自家主人的缓慢行动。林洛然小心将半杯水一点点倒入到花盆中。

随时泉水的吸收,何首乌藤蔓上的绿雾一点点变浓,灰气暂时不敌,不得不往后退了一些。

林洛然敢肯定不是自己眼花,这株先前半死不活的何首乌,在“喝了”半杯泉水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神采奕奕了。

应该不是错觉吧,怎么感觉它还长高了一些,露出泥土的根茎还长大了一点?

林洛然揉了揉眼睛,不但不是错觉,就这么一会儿,何首乌得寸进尺,又长了一些!

天!这泉水,比什么催熟剂给力多了啊!

林洛然大喜,望着何首乌就像看见了一张张钞票像她跑来,她一向冷静自持,此时却眉眼都是笑意。

林洛然现在迫切想试验自己的能力,手搭在花盆上,心念一动,连人带盆儿一起移进了空间。

脏兮兮的花盆,和干净清爽的空间非常不搭配,林洛然自然不会有碍雅观。

轻轻将何首乌从盆中拔了起来,林洛然手中这个根茎,比她捡回来来大了三倍,都是这短短的时间里泉水的功效。她准备将何首乌移植在空间中,发现除了她不能进去的小屋范围和泉水四周,整个空间都被这些三尺高的青草占据了地盘,根本就没有种植的地盘嘛。

林洛然望着这个悠然的方寸空间,发现自己的活计还不轻松啊,整理也是个问题呢。

……

手里拿着的小铲子,自然不是专业的花锄,林洛然平时用来炒菜的铲子,这时候被委以重任。

一株株青草被连根移除,在离小泉较近的地方,此时已经被林洛然开辟出了一块一米见方的小药田,四周围绕着林洛然去楼下捡回来的小石子儿,做出了一个隔离带。

何首乌被她种植在了中央,还插了一根细竹竿,让它能顺着竹竿往上长。原本围绕在叶片四周的灰气,自然早被空间排除地干净。何首乌的根部和藤蔓,现在只剩淡淡的绿雾。

至于药田的大小,到不是她不专心工作,实在是这青葱细草太难对付。明明就是很松软肥沃的土地啊,青草的根系却发达的不像话,紧紧抓住泥土,就是不松开。

林洛然费了老大力气,才在工具简陋的情况下开辟出这块药田,种下她寄托希望的何首乌。

打量自己的劳动成果,林洛然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想起自己还没收拾的床单,她没有放任自己继续傻笑,而是出了空间。

看了看挂钟,下午两点,现在过去的话时间应该还来得及吧?林洛然心里思付,动作麻利地将脏床单脏被褥还有脏衣服一起打包,准备出门顺便拿出去扔掉。

这样油腻腻的又臭的,就是能洗干净,林洛然也不想再往身上穿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