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缭乱君心

苏家有女初长成, 倚风凌波露香凝002前尘碎梦

[更新时间] 2011-04-30 17:37:33 [字数] 3011

不知道通往清萧园的路是不是十分坎坷,舒锦只觉那个单薄的怀抱虽牢牢的护住自己,却是分外颠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阳光温暖柔软,风里捎来缕缕甜香,这是春末夏初特有的味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耳边只有窸窣的脚步声,并着莫鸢儿的心跳,令人神思渐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开始思考从睁开眼睛到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倒并不关心刚刚在那个金碧辉煌的房间里的纷乱,傻子都看出来了,那个王爷被这个莫鸢儿扣了顶绿帽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她很难相信拥有一双如此澄澈双眸的女人竟然会红杏出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微抬了眼睑,正撞上那双低垂的眸子。已无泪,却依然清亮,仿佛寒潭秋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从那些群情激奋的女人的脸上不难看出愤怒、嫉妒以及无限的吐气扬眉与幸灾乐祸,她也是接受过诸多艺术作品洗礼过的人,于是不免想到这是一出典型的栽赃陷害,否则怎么单单让凯旋而归满怀激情的王爷恰到时机的看到那么绯色的一幕?这无疑是兜头一盆冷水,难怪他那么愤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如果是栽赃陷害,莫鸢儿为什么认了?是因为她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看了看那张年轻的脸,就如她前世一般青春鲜嫩。而她,一个十八岁的女大学生竟然成了一个年纪相仿的女人的孩子,还顶着这样一个尴尬的身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道路实在太颠簸了,她有些晕,于是胃一抽抽,一股温热涌到口中,又顺利的滑到腮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鸢儿拿袖子轻轻的擦干了她的脸,又将她抱起拍了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很不好意思的打了个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实话,她现在也很想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她的亲爹究竟是那个王爷还是她们口中的车夫,他应该叫王柱吧。凭心而论,她的情感还是倾向于那个王爷的。当然,她不否认是因为他在外貌上占了极大的优势,剑眉星目,直鼻薄唇,往那一站,英姿飒飒,骨俊神清,偶像派的明星也不过如此嘛,至于车夫……应是没他好看,而且王爷的身份也足够尊贵,莫鸢儿除非脑袋让门挤了,否则怎会舍了肥熊掌去吃小咸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最关键的是……王爷一定很喜欢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男人最爱脸面,尤其害怕被扣绿帽子,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当然,男人倒比较喜欢给女人戴个小围脖什么的,且看……一、二、三……如果她没有数错的话,他应该有六个老婆,还不算上莫鸢儿。据说他是眼睁睁的目睹了“奸情”却对莫鸢儿如此宽大处理……莫非他也觉得其中有诈?过后会不会去调查清楚以还她个清白?可是当时他眼中的惊怒和痛楚清清楚楚淋漓尽致的喷薄而出,根本就是……而且众口铄金,那群莺莺燕燕绝非善类!人前尚敢颠倒黑白,何况背后?万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她琢磨这些干什么?她现在应该着急的是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梦,一定是梦,有时梦境真实得不可思议。可是梦总会醒的,现在自己要不要安安静静的等待梦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梦醒又怎样?她仍会是那个只要不打针便沉默得如空气一般静止在床上的“渐冻人”,连抬一抬眼皮都是奢望。她的脑子在运转,思维在行动,身体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还有无数个心愿……今年院子里的丁香花该开了吧,那是她亲手种下的,只一心等着那淡紫的小花播撒清雅芬芳;小狗皮皮快当妈妈了,这还是它第一次当妈妈呢,她曾答应它会在身边陪着它,给它打气;那台话剧早已结束了,只是缺了她这个女主角,那是她好容易躲过母亲的监视争取到的登台表演的机会,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她还会有以后吗?而且,她还没有谈一场恋爱,这也是母亲不允许的,只是即便她允许,自己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她是“渐冻人”,初时需靠药物维持行动。药力会消失,到最后,肌肉萎缩,不仅是四肢,是全身各处肌肉。她现在已经快到了要被切开食管,输入营养液方能维持生存的地步,直到有一天,肺部肌肉萎缩,然后头脑清晰地迎接身体力量的最后消失。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发病率为十万分之四,目前无法医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要是梦,我不想那样死去,那种无能为力太可怕,可怕得让人心悸。可如果不是梦……她已经死了吗?这是投胎转世了吗?怎么不是转到未来倒好像是回到过去?这是什么朝代?当然,这些并不重要,只要活着就好,只要能健健康康的就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欣喜的伸出小手,抓住垂在莫鸢儿胸前的一缕青丝,感受此刻的真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如果不是梦……那个世界就只剩下母亲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指一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一定会很伤心,虽然母亲对她很严厉,严厉得有时近乎不可理喻,可那毕竟是与之相依为命十八年的母亲。为了她,母亲拒绝了一切追求者……不,或许也不能仅仅说是为了她,还有那个人……母亲虽然恨他,却更爱他,正因为这样令母亲更痛恨自己矛盾却无法抽身的情感而导致她对女儿分外苛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和那个人……或许她应该叫他父亲,只是这么多年了,她一想起这个称呼,就和母亲是同样的又恨又爱,她绝口不称他为父亲,他也毫不介意,因为他根本就没把她当女儿。她对他而言,连鸡肋都不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年,母亲是京剧团里的台柱子,年轻貌美,体态婀娜。那个人是地方上的高官,风流潇洒,才华横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郎才总要觅女貌,女貌更须配郎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珠胎暗结之后,母亲忽然听闻他早有妻室,儿子也已读了小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震惊和愤怒不足言表,而母亲对他的爱已伟大到不在乎他是否有妻儿,也不在乎那一纸凭证,她只要他在心里默默的惦着她就好,她只要每月见他一面就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即便如此,那个人也是做不到的。他的官做得越大,他的妻子得知母亲的存在还到剧团里大闹一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那以后,母亲就变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固执的认为自己和那个人的相识是缘于她的工作,因为有许多人都是冲着她的扮相身段疯狂的追求她,甚至险些弄出人命,结果那个人的妻子便利用这些事疯狂的制造舆论来诋侮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舒锦自小就喜欢文艺,总幻想有天能像母亲一样站在舞台上,随着清越悠扬的京胡之音,轻甩水袖,婉转吟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母亲像灭火一般掐断了她这个苗头,只要她敢碰一碰戏服,哪怕只看上一眼,便会遭到一场责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她偏偏在这方面有天分,刚上初中的时候,音乐老师安排她参加独唱比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千瞒万瞒,可不知母亲是怎样得知的。那天她在台上刚唱了半截,就见观众爆满的剧场的过道上有一人风风火火的赶来,正是母亲,她的词一下子就卡到了嗓子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直接翻上台不由分说就给了她一耳光,音乐老师上前阻止,同样挨了耳光并一场痛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此,她再不敢奢望,甚至说话都力争处于同一个音调和节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上了大学……她特意考到远离家乡的学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小心翼翼的报名迎新晚会的话剧演员竞选,意外的成为了女主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知道那一刻她有多开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认认真真的背着剧本,认认真真的跟着排练,哪怕没有她的戏,她都在一旁看别人的表演进行学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准备了一个月,马上就要登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天……装扮完毕,她对着镜中和母亲分外相似的脸再次慎重的背了遍台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舒锦,马上要开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起身,迈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人跪在了地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急忙拉她起来,可是她不听话的一次又一次的倒了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替补的演员代替了她,而她则回到了原来的城市,住进了雪白的病房,然后见到了消失了十年的……那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他们的争执让她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还真是种新奇的病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为新奇的是那个人开始频繁出现,当然,都是被母亲威胁来的,因为治疗这种病需要许多钱,住院也是要钱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人很不耐烦,话里话外说治这病就是拿钱打水漂人也跟着遭罪巴不得她早死早托生,甚至暗示进行安乐死。母亲就和他吵,全不顾这是在医院,是在她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时她真恨不能赶紧死掉,省得所有人心烦,可是针剂却一次次的输入体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时她甚至怀疑她的苟延残喘是母亲用来和那个人短暂相处的凭借,哪怕是争吵。于是即便可以行动,她也闭着眼睛,不去看那两个人的狰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今,那个想生存却不得不死亡偶尔又渴望死亡的她真的死了,想必那两个人也解脱了吧。母亲是会伤心还是失落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切如果真的就此结束,她愿母亲能放下纠缠半生的心结。那个人不过是她年轻时的绮梦,早已变了颜色,何必固守不放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您看完了?赶快看看作者推荐的作品:<<富贵花开>>

中了魔咒吗?怎么穿越过来倒彻底成了弃妇?天理何在? 弃妇门前是非多啊! 虚情假意?她忍;明争暗斗?她躲;指桑骂槐?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口蜜腹剑?栽赃陷害?蓄意骚扰……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粉红小猫? 还有那个谁谁谁,过来!别东张西望了,就说你呢,听说……是你休了本姑娘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