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帝君你红线断了 > 正文
第一章 初见
作者:妫囹  |  字数:2739  |  更新时间:2020-02-29 20:39:26 全文阅读

“相传在很久以前,我们天庭曾有两位神秘的尊上,一位是神女殿的云依神女,一位是寒宫的寒渊帝君。啧啧,这两位大能不仅法力无边,传闻还容颜还是世间绝美的。”在一处山谷中,一位老人摇着扇子,半眯着眼,悠悠的讲着。

  “唉,这故事你都讲多少遍了。”老人旁边的孩童嘟起嘴,不满的嚷嚷道。

  老人一听,立马吹胡子瞪眼的反驳道:“你这熊孩子,这哪是故事,明明是事实!”

  “得了吧,那神女台和寒宫我都没听说过,更别提你口中的那两位尊上了。”孩童满不在乎朝老人做了个鬼脸,飞快的跑向了山野中。

  “嘿,你个小兔崽子!”老人生气的叫骂道,也不管那孩童听不听的见。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会上演。

  老人抚了抚心口瘫倒在竹椅上,目光深沉的望着远处的重重山脉,思绪又回到了几百万年前。

  ———

  “喂,云依,你等等我。”一个绿衣女子拼命的追赶着前方的白衣女子,无助的大喊道。

  云依停下了脚步,着急的看着绿衣女子“清清,都说了让你减肥,你偏不听,你看这不胖的连路都走不了了。”

  柳清清包子似的脸紧紧的皱在一起,悲伤的抽了抽鼻子“云依,你竟然说我胖,我哪胖了?”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抹了抹眼泪。

  云依见状,跑回柳清清的身边,轻柔的安慰道:“好啦好啦,你不胖,我错了还不行嘛?”

  “哼,不行”柳清清把头转向了一边,赌气道。

  “那…那我给你一瓶桃花醉好不好?”云依一脸肉痛道。

  “三瓶!”柳清清慢悠悠的伸出了三根手指。

  “两瓶!”云依坚决的反驳道

  “好嘞,成交”柳清清立马答应了,露出了狐狸般狡猾的笑容。

  “!”云依突然醒悟过来“柳清清你又坑我!”说着,便要施法和柳清清决斗。她自己只有五瓶桃花醉,天知道她当初为了从落羽那要酒费了多大功夫。

  “喂喂喂”柳清清看见云依一脸要和她拼命的模样顿时急了,慌忙的大喊道“我只是负责挖坑,明明是你自己往火坑里跳的,我拦都拦不住。”

  云依一听,瞬间怏了,唉,自己咋这么笨呢?她越想越郁闷,转身就准备离开。

  柳清清见云依转身就走,着急的询问道:“云依你去哪?我酒呢?”

  云依回过头,咬牙切齿道:“取酒去!”说后,掐了个法术,迅速的飞走了,她怕她再呆下去,会被柳清清给气死。

  云海翻腾,霞鸟在云层中穿梭着,入眼所见皆是一片洁白,偶尔才会出现那么几栋阁楼或几处假山。

  云依看着周边的景致,不由的自言自语:“这天界还真是无趣的很,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还不如我姑姑百花仙子那有趣。”可云依似乎是忘了,那百花园也是天界之一的景致。

  云依刚到神女殿外,便看见一个人影站在门口。

  “哥,我回来啦”云依挥了挥手,大声的呼喊道,接着飞快的窜到了云霄的身边“哥,娘回来了没?她回来了我肯定要挨骂。”

  云霄看着眼前这个绝美的人儿,刚到嘴边教训的话瞬间变了,淡淡的回答道:“没有”

  “太好了!”云依高兴的叫道,拉起云霄就像屋内跑去。“依儿”云依刚进门,便听见自家娘亲温柔的声音。

  “啊,娘,下午好啊”云依极其尴尬的转过身,僵硬的打招呼。自家娘亲虽然性格温柔,但在教育子女这一方面,可从不含糊。

  云母端坐在大堂中的梨花椅上,平静的对云依招了招手“依儿,过来。”

  云依硬着头皮,慢吞吞的向云母走去。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又一历历的在云依的脑海里上演“娘,孩儿知错了,我再也不会贪玩了,求您不要再将孩儿禁足了。”

  “依儿,你可是神女的继承人,将来是要继承神印的。日后可不能再如此胡闹了。”云母看着云依委屈的模样,心终是软了下去。

  云依听闻,抬起头,泪眼朦胧的望着云母“娘,孩儿不想当神女,我只想平平淡淡,自由自在的过完这一生。”顿了顿,那绝美的面庞上闪出一丝决绝“哪怕是剃去仙骨,毁掉仙根,孩儿也在所不惜…”

  “依儿!”云母生气的打断了云依“依儿,从你出生那一刻起,神印就和你的命运绑在一起了,我们是星幻一族的后人,神印就是我们的信仰。这个神女你必须当,你没有其他的选择!”说后,云母捂着心口,走向了里屋。

  “凭什么?!”云依不甘心的反问道,见云母不再回应便哭着冲出了门外。

  “依儿!”云霄看了看云母,又望了望云依消失的地方,也跟着冲了出去。

  云母看着屋内各种关于神女的书籍和牌匾,讽刺的笑了笑,这都是命啊!

  这边,云依边哭边跑根本没有关注自己去向了何方,待停下脚步时已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四周灰蒙蒙的一片,压抑感不断地增强。云依十分的不安,刚想原路返回,却发现周边被雾气重重包裹。那雾气甚是诡异,竟将云依的神识都阻断了。

  云依这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慌张得擦了擦眼泪,警惕的看向四周。

  “吼—”灰雾中突然传出一声兽吼,紧接着一浑身鳞甲的丑陋怪物出现在了云依的对面。外露的獠牙泛出青幽的光芒,一张比云依整个人都大的兽嘴不时滴出腥臭的涎水,两双浑浊的眼睛贪婪的盯着云依,似乎下一刻便会将对面的“美味”一口吞食下腹。

  云依看着对面的凶兽,脸色煞白“饕餮!”竟然是上古凶兽之一的饕餮,难道今日我云依就此葬身于兽腹吗。

  “拼了!”云依咬咬牙,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器离殇鞭,抢先对饕餮展了攻击。

  伴随着离殇鞭的攻击,鞭子与饕餮的鳞甲擦出了片片火花。别说重伤饕餮了,现在连它的一块皮都划不开。

  云依的内心一阵绝望“嘶,这家伙的皮怎么这么厚呢。”

  在云依做无所谓的挣扎时,饕餮满是趣味的看着眼前这不停蹦跶的人类,反正又伤不了它,干脆让这个“食物”多蹦跶一会儿,等她最绝望的时候再吃掉,那滋味一定很美妙。这种行为和猫捉老鼠一般,先食物折腾一番,再了结它的性命。而这无疑是十分残忍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云依满头大汗,马上就要支撑不住了。饕餮感受到云依的攻击的越来越弱,知道用餐的时间快要到了,瞬间张开了血盆大口,要知道它能忍到此刻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云依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兽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神的降临,不,应该是冥王叔叔的笑脸。

  过了许久,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未降临。她悄悄的睁开了一只眼,却突然看见一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连连后退,“噗通”一下跌倒在地。

  好久才惊恐的指着那风华绝代的玄衣男子,颤颤巍巍道:“饕餮怎么…怎么变成人了?”

  那玄衣男子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似笑非笑的看着云依“本尊长的像饕餮?”

  云依吞了口口水“你长的的确不像饕餮,毕竟饕餮可没你这么好看。可你不是饕餮又是谁?”

  玄衣男子笑了笑“吾名北,字寒渊,你说我是饕餮?”

  云依惊讶道:“你就是寒宫中的寒渊帝君。”

  “正是”寒渊帝君满意的点了点头,正欲再说些什么,却因云依的下一句话瞬间黑了脸。

  只见云依恍然大悟的叫道:“你就是传闻中冷的像石头一样的面瘫帝君?”说着说着蓦然瞥见寒渊帝君黑得能滴墨的脸,赶紧捂住了嘴。

  坏了坏了,自己说话怎么就不过脑子呢?听闻这尊煞神发起怒来可是很可怕。云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张美到出尘的脸上净是担忧。待她抬起头时,才发觉寒渊帝君都走进了迷雾中。

  云依赶紧跟了上去,毕竟她可不知道出去的路,万一待在这再遇到一直饕餮或穷奇之类,那她就真的完蛋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