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往事回首
作者:沁柠  |  字数:2648  |  更新时间:2020-04-12 13:34:00 全文阅读

大君皇朝

  皇城内一片欢声笑语,喜庆的似乎冲淡了内在的阴暗凶狠,也终究是表面罢了。

  去锦宫乃冷宫,之意为剥去锦衣终生冷落受罪,远离嫔妃居住的殿阁,是历代被废黜的嫔妃被关押的地方。

  有不少被废黜的嫔妃贵人因为受不了被废后的凄惨冷宫生活,大多疯癫失常或是自尽,很是晦气。

  传言闹鬼,每至深夜,路过去锦宫似乎还能听见里面传来永无止息的哭泣呜咽和喊叫咒骂,更渗人者,听闻有宫女声称在午夜时分见到飘忽的白衣或红衣幽魂在去锦宫附近游荡。

  在这样的冷宫内,能安然平静的生活七年,珞子柒也宫内其他嫔妃不能想象到的。

  冷宫的一个偏殿,看起来似乎与旁边的偏殿有些许不同,一路下来,其他偏殿或是阴森,荒凉,或是废黜的嫔妃嘶吼,哭泣。

  而这处偏殿却似乎特别突出,却种了一排梨树,还有红梅,寒冬季节,梨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杈,红梅却开的鲜艳,为这偏殿添了一点色彩与生气,干净,荒僻却如隔绝人世。

  一白衣女子,静静地站在其中的一颗梨树下静静眺望,似乎要和西边的晚霞融为一体。

  忽的“嗤”的一笑。

  初遇时她是相国嫡女,他是皇帝不受宠的皇子之一,她六岁,他十一。

  皇太后寿宴后,她与陪同的宫女走散,独自坐在湖旁玩水,银铃般的笑声吸引了当时的七皇子君律,也是那时她记住了他,

  她记得他的袍服雪白,一尘不染,面带微笑的对她伸出了手,将她牵起带到皇帝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说在云轻湖遇见的不知谁家的小姐。

  再次相遇,她已然被他温文尔雅的表面迷惑,他表示出想娶她意愿,可他告诉她说她是相国嫡女,皇帝的意思是要许配给疼爱的二皇子巩固地位,他无能为力。

  她自是不愿意,记得那时他说若是她助他登皇位,他便娶她为妻,许她为后,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因那句话为十四岁入王府,他卖命七年。

  逼迫父亲支持七皇子,将自己的庶妹许配给二皇子为妾当做眼线,贿赂达官贵人站在七皇子一边,她为他七年从单纯的躲在父亲身后的小女儿,变成了对后宅宫斗,拉拢人心炉火纯青的蛇蝎美人。

  她助他登皇位,建立大君皇朝,她想她终于可以陪他一生一世无忧无虑了,最后等到了,一朝为后,也一夕废后…

  忆昨尚如春日花,悲今已作秋时草。

  犹记得大婚前的甜言蜜语,许下的誓言,什么执子之手,什么与子偕老,像梦一场。

  “皇后,该回去了,小心着了风寒”宫女若雨带着担忧的语气的对依靠在树下那一抹消瘦的身影说道。

  “若雨,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唤我皇后了。”珞子柒略带不耐的道。

  这一声“皇后”打断了珞子柒的思绪,呵~入宫七年,仍是不喜被称为皇后,便是最后的倔强了罢、珞子柒心里暗暗嘲讽,嘴角仍是那一抹冷淡无所谓的笑。

  珞子柒没有转身也知道是谁在唤她,冷宫七年,好似无一人记得他。

  也对,连最亲近的人也被自己为了他的野心逼死了,能抱怨什么呢、荒废的冷宫里,只有她珞子柒这个为后一天就被打入冷宫的皇后,还有一个自己最信任的陪嫁丫鬟若雨罢了。

  “是,小姐,小姐可是乏了,回去歇着吧。”若雨急着让她回去,便是怕她听到今日那个皇位之人喜增皇子而想不开吧。

  “唉,若雨,回去吧”珞子柒悠悠的叹了口气。

  “是”若雨赶紧上前,为珞子柒抖落衣服上薄薄的积雪,披上洗的发白的披风,回到那多年无人的荒废的冷宫殿内。

  承蒙他还念及多年情义,虽身在冷宫吃穿用度也一一供应,不过皇宫内的人也都是一些趋炎附势的,去掉克扣,也还是饥一顿饱一顿。

  珞子柒也不在乎,七年再加上这个七年什么苦没吃过。

  拜他所赐,当真是精彩啊!

  七年前的那日,她也曾着红衣,凤冠霞帔,红唇皓齿,在红纱帐缠绵的梳妆台前,等待她爱爱慕的如今的夫君。

七年后的今日,这位尊贵的皇上啊喜增第一位皇子,便是那极为得宠的皇贵妃惠妃产下的一子,皇帝甚为高兴,取名为君世天,瞧这名字就知道这位皇帝有多么喜爱了。

不过这七年来这是第一位皇子,也不是说皇帝不行,只是那位得宠的皇贵妃狠毒罢了,死于襁褓之中的孩子还未出生的孩子,珞子柒想想就觉得可怕,也就这位皇上觉得这位皇贵妃怎么怎么心善了,真是瞎了狗眼了。

  这皇贵妃拥有皇后的权利,可君律不给她皇后之位,可珞子柒知道,他不会封后的……世人皆会称赞吾皇重情,可分明只有珞子柒知道不过是为了皇位罢了。

  这皇贵妃拥有皇后的权利,可君律不给她皇后之位,可珞子柒知道,他不会封后的……世人皆会称赞吾皇重情,可分明只有珞子柒知道不过是为了皇位罢了。

  她也天真的幻想者今天的美好未来,但他没来。她满怀期待,他冷酷无情。

  拥有尊贵的皇后之名,表面上冠宠六宫,其实珞子柒知道自己被君律骗了,大婚之夜,他借口没来,其余时间也有着各种理由推脱不来她的宫殿,珞子柒忍了,唯一一次发生关系,似乎是她威胁他,“君律,你敢这样对我,我兄父既然能助你上位,便有能力拉你下来”

那日,珞子柒以为自己还有他的把柄在手,至少那一夜他留了下来,值得欣慰的是,也是那一夜,珞子柒发现自己有喜了,她开心的像个孩子,她想不管皇上有多么不喜欢她,但是对于自己的孩子应该不会那么无情。

珞子柒兴冲冲的赶去御书房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却得到了他不屑的冷笑“皇后,你该不会以为那一夜朕碰你了吧,可笑”

“什么?不。臣妾有喜了啊···皇上这是你的亲骨肉啊”珞子柒不相信。

“哼,不知廉耻,朕的皇后,被乞丐睡得滋味怎么样”皇位上的人一脸蔑视看向珞子柒。

“什么?我不信···我不信···啊啊啊啊啊啊”珞子柒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自己爱了多年的人儿居然会这样对待她。

“哼,算那小子多福,不仅睡了最尊贵的皇后,居然一次就让皇后你有喜了,不过皇后你觉得朕会让你和这个野种在皇宫中安然度过吗”

珞子柒没想到,他居然能做到那样狠毒,珞子柒觉得自己瞎了眼了才会看上他,她好后悔···

  “来人啊,皇后不知廉耻,与人私通,怀有野种,朕念其多年年的情义,与功劳,免死罪,打入冷宫,从此情义已绝”珞子柒疯了似的挣扎,怒吼着为什么。

  可那看似尊贵的人啊,看都不看她一眼,待太监宣旨后便绝情的就那样给她留了一个冷酷的背影。

后来朝中珞相国位高权重,又因为君律将珞子柒打入冷宫,对君律多有不满,朝堂之上多次言及恢复皇后之位,惹怒皇上,却没有对抗这个老相国的权利,暗地里却栽赃陷害珞相国一家企图造反。

“珞氏一族,私造玉玺,藏龙袍,是为大逆不道,死罪难免,当满门抄斩,朕念其多年功劳,赐珞云默自尽,珞子凌三日后问斩,其余人发配边疆"

三日后,珞子凌问斩之日,珞子柒身处冷宫,无法面见自己大哥最后一面,只有在院子里看着问斩台的方向不停地哽咽。

但是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皇贵妃居然踏足这无人问津的冷宫,当真是稀客啊。

“来人,去看看里面那女人死了没有,要是死了本宫可不想进去污了本宫的眼,晦气”一道尖锐的女声在冷宫外响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