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三见倾心 > 正文
第一章 第九次相亲
作者:长安未知子  |  字数:2877  |  更新时间:2020-03-14 22:31:47 全文阅读

11月28日,农历十月初八,宜畋猎、嫁娶。

出门前,林霜再次翻看了手机上的万年历,“宜畋猎、嫁娶”这五个笃定的字,让她紧绷的弦稍微放松了0.1毫米。长出了一口气后,林霜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顺手将IPHONE塞进皮包,猛地拉开门,冲下楼。

今天是个晴天,碧空如洗。蔚蓝的天空找不到一丝云絮。像一片深海笼罩在城市上方。如果说林霜生活的这所地处西北边陲的城市有什么好处,那么看得见蓝天绝对排在榜首,无可替代。除此之外呢,好吧,没有之外了。至少林霜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天晴,但气温却只有零下19度,属于西北特色之一,阳光普照、寒风凌冽。虽然可以出门晒晒太阳,但对于林霜来说,晒太阳本身就很蹊跷。第一她怕冷,一到冬天就恨不得刨个坑把自己埋起来。第二她爱睡懒觉,每逢周末不在床上赖到12点就是奇迹。所以能让林霜在冬季周末告别温暖的被窝,勇敢走出家门,应对寒风低温,以及棘手的社会百态,除了采访,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相亲。

没错,大龄女青年,31岁的林霜,即将迎来自己人生中第九次相亲。相信任何在两年内经历过九次相亲的大好青年,如今都不太好了。姑且不提一次次希望而去失望而归,就是每次接到信息后的研判工作都让人呕心沥血。有靓丽照片的,怀疑是美图效果;个子高的,担心五大三粗;年龄稍微大点,害怕心理不健康....综合考量后,还要为到底见还是不见伤透脑筋。如此这般的相亲桥段一多,智商高的变低了,智商低的变傻了,原本就傻了吧唧的呢,已经彻底智障了。很明显,林霜属于第三种类型。但她是谁呀,战功显赫的电视台民生记者,啃过无数硬骨头热线,让众多职能部门闻名头痛的新闻人。能被区区一个相亲打败吗?当然不能。所以,强悍的林霜整理好心情,假装明媚地朝着第九次相亲目的地奔去。

第九个相亲对象,是个公务员。

这要是搁在以前,年轻气盛的林霜一听对方是公务员,头都不抬,立马傲然回绝。作为一个天天跑各职能部委为百姓解决问题的民生记者,林霜看到过太多没有作为、没有能力、没有担当、没有气量的公务员。尤其是在采访中和N名公务员发生过争辩乃至争吵后,林霜对这一职业彻底免疫。至于这次是怎么回事?也是众说纷纭,据了解,当介绍人,也就是台总编室热心大姐宋编辑告知林霜这一信息后,她嫣然一笑后,说了一个字:“好!”惊讶万分的宋编辑60秒内把喜讯传播到了全台的每一个角落,闻讯聚集的众人还为此搞了个竞猜游戏,揭晓林霜性格大变的真相。最终,纪录片部的摄像老马哥以字数最少、文采最高、内涵丰富等优势勇夺冠军,为此,老马哥沾沾自喜了半月有余。

大家公认的答案只有简单的四个字——“美人迟暮”。得知消息的林霜嗤之以鼻。其实,真相是这样的,在宋大姐出现三天前的晚上,正在熟睡的林霜突然被一阵动静惊醒,她睁眼一看,黑暗中老妈正坐在自己床前叹气,还被睡魔掌控的林霜挣扎着问了一句:“妈,你怎么了?”老妈又叹了一声气:“没啥事,就是想想你都31岁,还没结婚,亲戚朋友问得我都没话说。越想越烦,睡不着,起来看看你,没事,没事,你接着睡。”第三声长叹紧接着悠悠而出。苍天老爷,试问这种场景下,谁还能睡得着?谁还敢睡得着?瞬间满血复活的林霜满口吐蜜,哄了老妈一个多小时,拍着胸脯保证今年绝对找到男友,明年一定嫁出去。最后赌咒发誓了三遍,才成功把老妈劝退。等消停后,手机时钟显示已是凌晨三点零五分。擦擦额头的冷汗,林霜爬回被窝,心里默默地说,这日子,没法过了,得赶紧嫁出去。

回想起那晚的惊悚一刻,坐在2路车上的林霜开始悲春伤秋了,还是穷啊,想到自己卡上的余额,她痛苦万分,果然贫穷是一切麻烦的源头。要是自己工资高一点,能买套单人公寓,就可以避免矛盾了。一个人住,想追剧到几点就几点,想什么时候吃炸鸡喝啤酒都行,周末睡到中午也没人管,简直不要太棒。可是,再想想老妈的段位,就算搬出去自己住,她也能找上门来唠叨。很有可能是夜里两点来敲门,那时候.....画面太美,林霜哆嗦了一下,不敢再深究,赶紧让自己从幻想中清醒。转头看着车窗外缓缓变化的街景,霎那间,突然有恍然隔世的感觉,还是嫁吧,她再次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这已经是林霜第12次坚定自己的决心了。从两年前的那个春节第一次被老妈催婚后,林霜就开始下决心嫁人,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她开始接受了介绍人的信息,并抱着速战速决的心理正式加入相亲大军。谁知道,自信心爆棚的她首秀就被嫌弃了,对方是做装修的个小老板,据说在三亚都有一套房产,热爱大海的林霜为此蠢蠢欲动,下班后就迫不及待地跟着介绍人去了约好的西餐厅。结果,对方来了一男一女。是的,你没有看错,一男一女。前来相亲的小老板居然还带了自己的一位女性朋友——当地略有名气的一位女歌手,美名其曰活跃气氛。这位熟练吐着烟圈,画着精致妆容的女歌手不负小老板的重托,口吐莲花、妙语连珠,活跃了整个用餐过程。在她的精彩衬托下,全场只说了一句“你们好”的林霜像个咧着嘴的木偶,只好和面前的腓力牛排较上劲儿,以至于小老板事后向介绍人抱怨“人长得一般也就算了,木讷的连话都不会说。只顾低头吃,还是名记者呢?”赤裸裸的嘲弄,让林霜直到今天对自己的第一次相亲经历都讳莫如深。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被打击到一蹶不振的林霜好一阵都没有缓过来,对嫁人这个话题高度敏感,无比厌恶。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到天长地久,毅然打破僵局的是自家老妈。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林霜老妈突然神神秘秘地凑过来:“丫头,你看看这个小伙子,行不行?”。看着照片上的陌生男人,林霜莫名其妙,这是谁?从哪儿来的?干什么的?怎么会出现在老妈的手机里?灵魂式追问是林霜最拿手的工作技巧。招架不住的老妈只好和盘托出,周末她去了人民公园的相亲角,兜兜转转了一下午,于是手机里就多出了好几张照片。林霜哭笑不得,刚准备开口,老妈急忙抢话:“丫头,你放心哈,我没拿出你的照片!”开什么玩笑,自己的闺女经常在电视上出现,好歹也算是个名人,可得谨慎,坚决不能搞出什么绯闻。看着老妈一幅求表扬的谄媚,林霜没由得一阵烦躁,才准备再次开口,又被打断了:“丫头,我这儿还有一个呢,长得像靳东,你快看看”。满头黑线的林霜只好硬邦邦地回了句:“我采访去了”,夺门而逃。

自己有这么差劲吗?离家出走的林霜蹲在马路牙子上愤怒了,感觉遭受了一万点暴击的她,四下一张望,立马选择了街边一家破旧的烧烤店。50分钟后,这位店里唯一顾客的桌子上,已经凌乱地放置了6个空啤酒瓶和至少20根铁签子。年过五旬的男老板心惊肉跳地看着对面眼神逐渐涣散的女酒鬼,犹豫着该不该上前提醒对方先把帐结了。大西北饮酒蔚然成风,各类小酒馆遍地开花,醉后闹事的酒鬼并不少见。虽然积攒了不少处置涉醉案例的成功经验,可这位是一口气干掉6瓶夺命大冰啤的女汉子,再加上比肩壮年男性的食量,初步判断杀伤力巨大,男老板深知自己万万不能小觑。

拯救烧烤店老板和第七支啤酒的,是一条微信信息。纯白的背景底色上,死党苏苏一个大大的泪目表情:“我要和老王离婚!”,一个寒颤,林霜的酒瞬间就醒了,口齿含糊的咒骂一声后,她依依不舍地灌下最后一杯啤酒,扫码付款。踉踉跄跄地告别小店,一头扎进了黄昏下的边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