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偏执总裁霸道宠 > 正文
第1章:嫁给残废?
作者:小小妍  |  字数:2024  |  更新时间:2020-03-07 16:48:53 全文阅读

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袁馨一直懂得这个道理,在袁暖说请她吃饭时,袁馨毫不客气地说了一句‘不去’,然后挂断了电话。

在袁馨的记忆力,她们两人的关系可没有好到,袁暖会这么殷勤地为她接风洗尘的境地,更何况,她又不是第一天做空姐,刚工作的时候袁暖都没有给她接风洗尘。

自己都上班一年了,她居然打电话过来说为自己接风洗尘,袁馨心底冷哼一声,挂断电话后,还没有把手机放起来,电话就又响了。

袁馨看了一眼手机,是开始放养她十几年的亲爹袁峰,自从袁暖被她妈梅琉璃带到袁家,袁馨这个正牌的千金就变成下堂的灰姑娘。

十几年过来了,她亲爹袁峰给她打电话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次亲自打过来,一定和袁暖有关系。

心不甘情不愿地接通电话,如袁馨所料,袁峰启齿的第一句话不是像他人父亲那样,问一句,‘累不累,如今在哪,什么时候回家?’

而是直接问,“你姐姐刚刚给你打电话,让你回来吃饭你还不回来。”冰凉凉的口吻没有一丝感情。

听的袁馨心底泛起一阵凉意,她真的很想问一问。‘我们两个人究竟哪一个身上流着你的血,我一个亲生的女儿都比不过,一个与你毫无血缘关系的女人。’

“我真该感激姐姐!”压住心底的怒火,袁馨冷着声响道。

“感激不是用在嘴上,既然懂得感激就早点回来。”对面人不明白是真的没有听出来,还是装作听不出来,袁馨说完袁峰居然天经地义地应了一句。

“是啊!要不是我姐姐,爸哪里会给我打这个电话,我又那会有时间与你们一同吃个晚饭。”挖苦的声响自袁馨那张含笑的樱唇中吐出来,落到袁峰的耳朵里。

“你还好意思说,你自小到大什么时候让我省心过,你要是有袁暖一半省心,我就不必为你这么费心了,傍晚我们在全顺酒店等你。”

自顾自地发泄完,完全不给袁馨说话的机会,袁峰直接挂断了电话,握着电话的袁馨连叹息都懒的叹了,这样的事情阅历的多了,都带抗体了。

“怎么了,你们家那群蛇蝎又来找你费事了。”拉着行李箱穿着一身空姐制服出来的何以笑,一见袁馨绷着一张脸就明白,她一定是在接袁家那群冷血动物的电话。

“晚上让我回去吃饭!”见何以笑出来,袁馨收起手机拉着行李箱,往酒店走。

何以笑的脾气就像是火药,一点就爆,可没有袁馨那么好说话,“袁暖那货找你一定没有好事,别回去了!”

把行李箱放到车上的何以笑转身拉起袁馨的行李箱,一同放到车厢里,盖上后备箱的盖子,拍了拍手,直截了当地道。

“假如是袁暖的电话我可以回绝,刚刚是我爸!”与何以笑并肩坐的袁馨,有些头疼地感慨一句。

“说起你那个极品老爸,不要说我不敬老,他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论,偏偏去宠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女人,我有时候都疑心,袁暖是不是你爸和梅琉璃的私生女?”

守口如瓶,性情直爽的何以笑与袁馨自高中起就是同窗,对袁馨家里的那些破事也是了如指掌,这句话不是她第一次想说了。

“你不要胡说了,袁暖的年龄比我还大一岁,我爸虽然不疼我,但是他和我妈妈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想起小时候爸爸妈妈都在的日子,那应该是她这辈子最兴奋的光阴了,袁馨不希望只剩的美好回忆,都被灰暗所覆盖。

“你呀!明明看着很聪明,怎样竟做这些啥事,算了,不论你了,要是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袁馨的性情顽固的很,还喜欢钻牛角尖,只是看待家人时总会心软,心软到她都替她疼爱。

“谢谢你!”袁馨伸手搂住何以笑的胳膊,很是感谢地靠到何以笑的肩膀上,心底庆幸能交到一个这么靠谱的朋友。

袁馨是非常满足,好友在质量而不再数量。

只是有时候就算对方想要帮助,却也无能为力,这个时候只能自救。

站在空荡的楼道里,袁馨摇摆着头,握紧双手,她就明白袁暖约她出来不安好意,只是没有想到袁峰会这么对自己。

她刚到袁暖说的包间门口,就听到袁暖对着袁峰和梅琉璃撒娇道。

“爸你不会让我嫁给那么一个残废吧!我还想要好好照顾你和妈妈呢?就让我在家里多留几年好不好。”

“小暖你不要难为你爸爸了,这婚约是你爸和罗家人订的,你也明白罗家在乌鲁袁齐的影响力,假如我们单方面的毁掉了婚约,你爸这么多年的心血就都白费了。”

站在门口的袁馨一听这对母女的话,就明白,这对母女在演戏,不过罗家的权力确实不是他们袁家可以抗衡的,只是袁暖在这个时候找自己回来,肯定不会是为了听自己的意见吧!

心底暗暗想着袁暖目的的袁馨推开门进屋,坐在袁峰身边的袁暖立即起身迎了出来。

以往袁暖可不曾对她这么热络过,袁馨没有看袁暖只是望着袁峰和他打了个招呼,袁暖心底气恼,却没有发作,一脸姐妹情深地拉着袁馨坐到桌子前,还特意给她夹了很多菜。

袁馨不断在防范着袁暖,没吃多少东西,就喝了一口水,等到袁暖她们都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袁馨起身说要回去。

却被袁暖一把拉住了胳膊,望着袁峰很是不悦地说出她今天让袁馨回来吃饭的目的。

“你不情愿嫁的人,就让我去嫁,爸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话说完袁馨甩开袁暖的手就往外走,谁知她才出了包间的门,脑袋就晕眩起来。

昏昏沉沉中的袁馨听到袁暖正对着袁峰和梅琉璃哭诉自己多狠心。

没有心思理睬袁暖那朵白莲花,袁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就在她挣扎着往前走的时候,听到楼道转角处传来男人得意的声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