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我的夜神大人 > 正文
第1章, 君生我未生
作者:云水游  |  字数:3445  |  更新时间:2020-05-12 16:52:37 全文阅读

天地分,万物衍。

方丈神山长出一棵奇异巨松,吸天地之灵气,收万物之精华,历经千年风霜雨雪,终化为人形。自黑夜而生,由此得天赐姓为夜,又是修行千年才离得本土,故名为千离。

后,女娲平息水神与火神之间的矛盾,并命玉龙为仙界帝君,管制三界,初设九重天天府之际,女娲为让玉龙得人心,处处慈悲为怀,封各路妖仙为神,以充天界神位,而后又让玉龙收夜千离为九重天夜君,一人之下,享受至高无上的尊贵,后来因夜君狂妄自大,处处招惹是非,由此被天帝贬至离山,做了个逍遥散仙。

光阴似箭,千年如流水。

离山,夜君府。

“锦华呀,最近有没有作祟的小妖啊?”

夜千离身穿红衣,斜躺在软塌上,手捧他最爱的特酿青竹酒,似醉非醉,半片胸膛裸了出来,白嫩细致,如女子般美艳诱人。

“回夜君的话,妖都那边可安稳了,就是……。”

“怎么吞吞吐吐的?”

“锦华听得,近日西边有个小妖恐是碰上难产了,嚎叫的厉害。”

“那锦华觉得,这种事用得着说给我吗?最近,本君的这把玉扇可是未见血光啊!”

“不不不,夜君饶命,饶命,锦华就是逗您笑笑,这不好几日没看见您展颜了嘛。”

“一边去。”

“好嘞!”

不是夜千离腹黑,只是最近,他愁的慌。人呐,越安逸,心就越不安。这散仙的日子可真难熬。

过了许久,当锦华端着一盘新鲜的果子来到大殿的时候,那里早就没了夜千离的身影,锦华歪头一想,便知道他去哪里了。

果然,走到后院,夜千离一袭红袍伫立在院子里,猛一看,好像是染了一身血色。不过,这丝毫影响不了他本身的气质。做了夜君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了,仔细想来,这九千多年的光阴,好像专门是为了雕刻他。

长发如墨,从头顶倾泻至腰间,没有别样的修饰,只有简单一只玉簪,眉如剑,眼如明珠,唇如桃花,肤如瑶池白莲,如此之中,再添一抹艳红,才得神韵。这些零零散散,聚集在一起,倒也成就了一位亦妖亦仙的夜君来。不过,唯一有个‘不良’癖好,让他在外面的名声增了不少的瑕疵。

人人觉得红色太过妖艳娇柔,可是自家夜君却偏爱红色,记得从他修成人形开始,他眼里的夜君就没有穿的其他颜色的衣服,从服饰到府里的摆设,甚至到小池里养的鱼儿,都是清一色的红,或许,在别人眼里,女人的胭脂衣物都是那色儿。堂堂男子钟爱于它,未免有些阴柔。但是自家夜君才不管这些,我行我素,目中无人。

很多时候,他还会怪异的站在镜子面前,悲天悯人的感叹自己的瞳仁为什么不是红色,那幽怨就像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女子一般,尽管自己有些看不下去,但也不敢说些什么。

就这样伴在他的身边,已经是他这一世修来的福分了。

奈何天道就这样的不公,尽管夜君如此怪异,但丝毫不影响他成为天地间的独宠。他也倒是很享受这种你看不惯我却干不过我的姿态。

除了女娲,天帝,谁也不知道这个似妖非妖,似仙非仙的千年老妖精,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夜千离身上自带的冷意,都时不时的震慑着靠近的每一个人。

“夜君,明天就是您一万岁的生辰了,天帝派人送来贺礼。”

锦华来到夜千离身边,向他禀报天上来了人,夜千离微微点了点头,并未言语。锦华也静静的待在一旁。

锦华是夜君的贴身侍从加爱宠。受夜君万千独宠的他,如女子般细腻,又如孩童般单纯,因此,在夜君府,锦华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不过,旁人总是认为夜君喜欢男人。锦华自然不会理会这样的莫须有,该怎样还怎样。

半响,夜千离开口了。

“哦?这次,那天帝老儿又送来什么好东西?”

问完,夜千离轻笑了一声,随手将一片竹叶轻轻弹下,这一抹青竹,是夜君府里唯一正常的颜色。

锦华慌忙朝着四周看了看,生怕有人听了去,而后才对夜千离说:

“天帝送来一颗东海夜明珠和北海红珊瑚一枚。”

“锦华,你说,这天帝是讨厌我呢?还是喜欢我呢?既怕我在天界的风头盖过他,把我弄到这离山来,又一千年一次,屁颠屁颠的给我过生辰宴,这到底是何心思呢?”

锦华怔住了,不敢作答。

夜千离与天帝的纠葛,他一个小小的鲫鱼精岂敢妄加评论。没错,他确实被夜君宠爱,走到哪里都得带着,那是因为,他锦华只不过是夜君池子里喂养的条小鱼儿,又恰好被夜君所喜而已,这些神仙与神仙之间的破事,任他有再大的胆子,也是不敢随意说出口的。

“夜君,天帝应该是怕明天的寿辰宴太乱,所以提前送来贺礼的。”

锦华圆滑的说了一句

“呵呵呵,我的小锦华长大了,知道该怎么保全自己了。”

夜千离邪魅一笑,拍了拍了锦华的肩膀。这一拍不要紧,倒是让锦华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跪在地上,抱着夜千离的腿。他一直都很怂,动不动就被吓哭。

“夜君…锦华知道错了,您责罚锦华吧!”

“责罚我还没想好,但是,锦华要是哭脏了我的新袍子,我就把锦华扔到山下的妖洞里去。”

夜千离低下身,注视着这个细皮嫩肉,一脸稚气的小妖精。抱大腿,是他的老套路了,自己有的是法子治他。

“是是是,锦华不哭,只要夜君不生气,锦华就不哭了。”

这叫什么事!夜千离在心底感叹,多少年了,除了天帝怕他,妖王怕他,这世上再没有人,敢抱着他的大腿哭丧了,虽然一脸嫌弃,但是别有一番滋味。

哄好了锦华,夜千离转身离开了,明天又是他最讨厌的生辰了,他得养足精神,对付那一帮老神仙。

说来,离山也真是座奇妙的山。

绵延万里,山峰奇多,既是一块仙地,又是妖精聚集最多的地方。夜千离是后面才搬到离山的,夜君府就置在东边,而西边,正是妖邪肆意的妖都,因为妖王重楼就住在那里,他带领着无数的小妖霸占了离山,并将那里当做了妖都。

其实锦华说的没错,妖都的确有妖难产。只不过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妖而已。

某一处妖洞,传来阵阵女子的粗喘声。夹杂着几个粗略的声线。

“哎呀,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一个中年男子焦急的在洞里走来走去,额头上冒出了不少的汗。身上的花衣裳让他看起来有些阴柔。

这时,一位肥胖的女子从里面一处帘子出跑了出来,对着花衣裳大喊:

“这梅风怎么还不回来,自个儿的媳妇都快要死了!”

“啊,千万不能让她死,你快想想办法,快想想办法。”

花衣裳顿时泪眼汪汪,双手捧在胸前哀求着女子。胖女子口中的梅风,应该是今晚的主人公,可是他已经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半年,根本找不到他。

“爹,梅婶生不出孩子,你哭什么?”

原本悲伤的情景,突然被一个屁大的小孩扰了,花衣裳赶紧拭去眼泪,蹲下身对小孩解释。

“玉儿,不准告诉你娘爹哭了,知道不?”

被唤作玉儿的小妖揉了揉鼻子,眨着眼睛问到。

“爹,为什么不能告诉娘亲,爹在梅叔家哭了的事。”

“玉儿还小,等玉儿长大了爹就告诉你。好不好?”

“莫非,梅婶生的孩子也是爹的孩子?”

小妖捂着嘴一笑,看上去很明白自己爹的作风。

花衣裳被自己儿子的这句话吓了一跳,小小年纪这么懂男女之事,难道真是随了自己吗?不不不,万万使不得,转眼一想,他想出来一个绝妙的说法。于是,无比诚恳的面对自己儿子,掏心掏肺的说:

“玉儿啊,梅婶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爹的孩子,是你未来的媳妇,爹担心她,所以才哭的。还有啊,你娘亲不喜欢鹿,所以爹才不让你告诉她的。”

“娘亲不想给我找媳妇?”

“ 不不不,她喜欢狐狸。”

“真的是这样?”

“爹怎么会骗你呢?爹疼你,才会疼你媳妇,才一把年纪了哭的。”

“那万一梅婶生了个男孩呢?喜儿可不想找个男人做老婆,喜儿要搂着漂漂亮亮的女孩子睡觉。”

经过如此的哄骗,小妖倒是当了真。

“嘿嘿嘿,放心吧啊,你梅婶肯定会给你生个漂亮的小媳妇的。”

“姑且信爹一回,但是,要是这次爹胆敢骗我,我就向娘亲告状,说你前些天去偷看小西娘亲洗澡了。”

小妖昂着头,满脸傲娇。他可是抓住自己爹的把柄的。

“那肯定…肯定不会,爹保证,一定保证!”

花衣裳一边心虚,一边编着故事。不过有一点他没有骗儿子,自己的媳妇确实喜欢狐狸,因为是他们是同族。

好不容易把儿子送走了,里面又传出女子痛苦的呻吟声,花衣裳的心揪了起来,他虽然是一只处处留情的风流花狐狸,但是对她……,总之一言难尽,她现在是别人的妻,也许最好的陪伴,是默默的守护吧!

“啊!”

伴随着女子的一身大喊,花衣裳终于听到了婴儿的哭啼。

“生了,生了,是个可爱的小女婴。”

“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花衣裳激动的喊着,不料却被接生的女子一阵白眼。抱着婴儿的手往怀里缩的更紧了。

“嗷吆,这么小叫你盯上了怎么行?”

花衣裳顿时火冒三丈,他花狐狸的名誉真的就坏到如此了吗?连个接生婆都看不起。要不是看在他心爱之人的面上,他早就把她撕成几块了。

罢了罢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安然无恙,他又得了未来儿媳妇,何乐而不为呢!花衣裳没有跟胖女人一般见识,满心欢喜的离开了。

而洞外,早已经灯火阑珊了。那正是从东边一直照耀到西边的。

“呵呵,又是那帮神仙闹腾的日子到了!”

花衣裳几分嘲讽,猛灌了几口酒随身携带的酒壶,然后大摇大摆的回自己的家。

“儿媳妇有着落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