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凰权策 > 正文
第一章 灭家之祸,流落街头
作者:陌予上花开  |  字数:3545  |  更新时间:2020-03-10 17:25:32 全文阅读

月如钩,暮色沉沉,树影婆娑斑驳了月色,灰蒙蒙的天空中蔓延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呜呜声起,阴风阵阵。

 砰砰砰!

“开门,开门!“

“夫君,怎么办?一定是他们找到我们,追过来了!”

 一妇人一脸惊慌的说着,只见她身穿麻布衣,面容柔美,虽已年约四旬,却依然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风韵犹存,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是怎么也盖不住的。

  她的怀里依偎着年约八九岁的小女孩,五官端正,眉目如画,明眸皓齿。

  此时,也是一脸惊慌的望着门口。

“没事,夫人,你先和瑶儿藏起来,一切有我应付。”

  说话的男子语气有些沧桑,却莫名的让人安心,女子点了点头,带着怀里的孩子进了内间。

  她将衣柜打开,把小女孩藏了进去,又取下了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妇人一手抚在她的肩膀上,一手摸着她的脸,眸中隐泛泪光,柔声道:“瑶儿,你听娘说,等会儿不管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你都一定不能出声,记住一定不能出声,绝不能让别人发现你在这里,知道吗?你等到明天早上再出来,到时候,你便去城南小镇,去找你的小姨,她会收留你的,知道了吗?”

  小女孩清澈的黑眸紧紧盯着她,声音稚嫩而清脆:“那娘你和我一起吗?“

  听到自己女儿这句话,妇人只觉心中绞通,哽咽道:“瑶儿,爹和娘只怕再也陪不了你了,你自己一个人,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女孩垂下了头,唇瓣动了动,没有吭声,手指却用力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襟。

 “瑶儿!“

  女孩默默点了点头,妇人眼里含着泪,欣慰的笑了笑,手轻轻摸着她的脸,那眼神中包含了太多的不舍与留恋。

 “罪臣叶炳言,竟敢偷偷逃离京都,你可知罪!“

  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嘈杂声。

 “快,瑶儿,快躲好,记住娘说的话,不要出来,也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妇人连忙把小女孩藏的更严了一些,关上了柜门。

  小女孩躲在柜子里,瑟瑟发抖,趁着柜子留着的一丝空隙,睁大了眼睛看向外面。

  没一会,几个身穿官服的官兵走了进来,四处张望着房间内外。

  小女孩害怕极了,眼眸惊恐的望着那群人,只见其中一个朝她柜门缓缓走来,她捂住了嘴,屏住呼吸,紧张到额头上都冒出了许多汗。

  吱呀一声,柜门被打开了,小女孩与那开柜门的官兵四目相对,那官兵浓眉大眼,看到她时,愣了一下,眼眸复杂。

  或许是因为起了恻隐之心,他砰的一声关上了柜门,沉声道:“这房间就这么小一点,看来他们的女儿叶慕瑶,早就已经跑了,走,先把叶炳言夫妇压回京都!“

  “是!“

  随着话音落下,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那领头的官兵,走在最后,不经意的朝身后斜了一眼,快步走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叶慕瑶听到公鸡的打鸣声,才怯弱的轻轻推开了柜门,听着外面没了动静,她悄悄走了出去。

  “爹,娘……爹,娘,你们在哪里,不要丢下瑶儿,瑶儿害怕,呜呜……”

  叶慕瑶四处张望,寻找着自己父母的身影,可是,偌大的院子,地上一片狼藉,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顿时害怕难过起来,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呜呜……爹,娘你们在哪里?不要丢下瑶儿……”

  叶慕瑶边哭边往外走,时不时的还用袖子抹自己脸上的泪,一张娇俏的小脸上,泪痕斑斑,真个我见犹怜。

  “先将叶炳言夫妇压回京都……”

  哭着哭着,她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些官兵的话,二话不说,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泪水,便朝京都的方向跑去。

  ……

  京都

  一连几日里艳阳高照的天空,今日突然变得灰蒙蒙的,就似蔚蓝的天幕,被蒙上了一层浅灰色的幕布,显得有些阴沉而压抑,远远的,都可以听到空气中传来的那隐隐约约的啜泣之声。

  刑台之上,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数百人身穿刑服,跪在地上,低着头,皆是哭泣。

  每个人的旁边站着一位高大魁梧的刽子手,刑台周围则是官兵守在那里,监斩官则坐在上首。

  围观的百姓交头接耳,纷纷议论着。

  刑台之上,为首的男子,跪的笔直,眼神坚定的望着前方,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皆无丝毫害怕之意。

  “夫人,为夫对不起你,害得你就要陪为夫葬身于此了。”

  男人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旁边的女子,一双如水的眸,苍白而憔悴的脸庞带着丝丝笑意,脸颊之处有着些许伤痕,却也盖不住她那万般千华。

  “能与夫君一起死,臻儿死而无憾。”

  两人皆看着对方,眼眸里是盖不住的浓浓情意……

  大街之上,喧嚣无比,九岁的叶慕瑶赤足而跑,穿着一身简单的麻布衣裙,秀丽的脸庞满是焦急之色。

  “大人,时辰差不多了,可以行刑了。”

  一男子恭敬的说着,闻言,监斩官点了点头,厉声说道:“午时三刻已到,将犯人立刻斩首!”

  监斩官威严沉重的声音响起,拿出签盒里的斩牌扔于地上。

  话落,刽子手们举起手中的砍刀,对着手下的犯人重重挥去……

  “让开一下,请让开。”

  一道稚嫩而又焦急的女声响起,叶慕瑶从人群中跑到了最前面。

  “啊……”

  下面的百姓一声惊呼,皆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叶慕瑶顿时停在原地,睁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张小脸已然没了血色。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刑场周围的人也都散了,独留她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弹,神情木讷。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轻轻拍打着树叶,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声悲凉,一滴一滴地刺在她的心尖之上。

  “小姑娘,下雨了,你怎么还待在这里?”

  她见女孩望着刑台,神情木讷,以为她是被吓到了,伸出一只苍老满是皱纹的手抚上她的背,轻叹一口气,无奈道:“唉,是不是被吓到了,这叶大人一家在京都已有数十年,深受皇上信任,谁知,竟也躲不过这灭家之祸,伴君如伴虎,这句话,总是有它的道理的,小姑娘,你快回去吧,刚好我要去给我儿子送伞,我和他打一把就行了,来,我手里的这把伞你拿去用,别淋感冒了。”

  老妇人沙哑着嗓子,缓缓说道,把手中的纸花伞递给了叶慕瑶,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前走去。

  叶慕瑶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纸花伞,红色的,那么鲜红,就像,就像血一样……

  她呆愣的看着刑台上的尸体,想要走上去,脚下的步伐却是那么沉重,每踏一步,犹如脚上绑着千金重石一般,雨水已经淋湿了她的衣服,她眼眸空洞,苍白的嘴唇微微动了动,终是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金陵

  日出东方,晨风轻启

  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各色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喧嚣,整个金陵都一派欣欣向荣,繁华热闹的景象,街道上的百姓往来络绎不绝。

  大街上买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连成一片,酒肆里不时传来猜拳声,杯盏碰撞声.....

  叶慕瑶孤孤单单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眼角红红的,四处张望着。

  “卖包子咯,又香又好吃的包子哦,卖包子咯……”

  听到包子铺老板的招呼声,她停下了脚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一笼包子,那包子是才做好的,还冒着热气,慕瑶吸了吸鼻子,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扑面而来。

  “哇,好香啊……”

  她忍不住说道,“咕……咕……”

  这个时候她的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叶慕瑶只觉得肚子饿的难受,她咽了口唾沫,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慢慢走上前。

  清澈的眼眸看着那个卖包子的老板,鼓足了勇气,道:“老板,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可以给我一个包子吗?我没有钱。”

  那老板看起来也才二十多岁,样貌普通,听到慕瑶的话,他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穿的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忍不住皱了皱眉,嫌弃道:“你这丫头,没钱还吃什么包子啊,走走走,别打扰我做生意!”

  边说,那人一边推着叶慕瑶,直接把她推倒在了地上,叶慕瑶委屈的看着他,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眸湿漉漉的,看的让人心疼。

  那老板见她还不走,脸色凶狠,指着她骂骂咧咧起来:“唉,你这丫头咋回事,你在不走,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住手!”

  突然,一个穿着华贵,体型微胖的男子制止了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看起来应该是他女儿。

  那小女孩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

  她两三步跑到了叶慕瑶旁边,将她拉了起来,柔声道:“你没事吧,小妹妹。”

 “我没事谢谢你。”

  叶慕瑶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

  小女孩见她没事,放下心来,扭头看向那卖包子的老板,皱着眉,不悦道:“你这老板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当街欺负一个小姑娘,好生的无理,你若是不和她道歉,不说清楚,我定要让我爹把你送到官府去。”

  那老板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语气不善道:“你这小姑娘才是没有道理,这丫头没钱还想吃我包子,我怕影响我生意,就想赶她走,结果她还赖在这里,就算是要送,也是把她送去。”

  小女孩听了,顿时怒从心中起,双手掐着腰,责骂道:“你这人当真是没有同情心,她才多大一点,不就是想吃你的包子吗?你给她一个不就行了,能亏得了你多少银子?不给也就罢了,还动手把人家推到地上,那就是你的错!”

 “唉,你这小姑娘……”

 “行了,婷儿,老板,你这包子多少钱,我买两个,给那个小姑娘。”

 一旁的男子终于开口,沉声说道。

 “好嘞,爷,包子一文钱一个。”

  那小贩听闻,连忙一脸笑意,和刚才真是判若两人。

 “切,见钱眼开的家伙!”

 小女孩喃喃说着,还顺带翻了个白眼。

 “唉,你这小姑娘怎么……”

 “我怎么了,本来就是嘛!你……”

 “婷儿,闭嘴!不许胡说!”

  男子一脸严肃,语气厉色。

  小女孩连忙缩了缩脖子,看向叶慕瑶,对着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