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赚钱养家小花花  |  字数:2410  |  更新时间:2020-04-05 22:33:23 全文阅读

易朝世祖开朝多年,兢兢业业,轻徭薄赋,创下三代盛世,奈何百年刚过,手足相残。易朝天宁年初,摄政王爷薛令起兵夺太子之位,因摄政王军心不齐,又有开国将军江氏一族力保太子党,易朝未被摄政王完全吞入腹中,却也自此失了大半疆土。此后正统易朝称为东易,定都金陵。摄政王开新朝为西易,定都长安。东易西易南北划江而治,对峙多年。

五年前,两朝小有摩擦,国力稍强的东易凭借着三路兵马打入商洛,长安几乎不保,西易主动献上皇子薛从嘉前往金陵作质子,成为金陵城中一枚棋子。暂且不提。

话说这金陵城中有一家族赫赫有名,正是一等镇远将军江广施江家,江氏一族三代随着皇家在战场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可惜到了江广施这一代,胞兄弟们病死的病死,老死的老死,竟只剩他一支嫡亲血脉。

江将军与正妻刘氏结亲近十年无果,刘夫人也并未为镇远将军张罗妾氏,世人难免有所闲语。出于无奈,刘夫人将自己的陪嫁丫头何氏抬举成了姨娘,这姨娘肚子相当争气,第一年就生了江家长子江良楷,隔了两年生了长女江世文。

又隔了几年刘夫人终于生下嫡子江良正,后来又添了两个女儿江世彩和江世华。这时候江将军又新纳了妾氏武姨娘。这武姨娘只比长子江良楷大了五个指头,婀娜多姿,媚眼如丝。早些年家里有些小钱捐了个小官,武家眼光自然就高了点,硬是把武姨娘熬成了老姑娘也没嫁出去,最后只得悻悻然被江家当妾抬了去,落得世人笑话。

和安分守己的何姨娘不一样,武氏仗着自己年轻貌美,一来就把江家搅了个鸡犬不鸣,生下一对龙凤胎江良端、江世月后更是愈发骄纵。刘夫人大度,何姨娘贤惠能干,这将军府倒也还算安稳,更何况何姨娘的儿子江良楷早早中了进士,官运亨通,女儿江世文进宫当了东易朝皇帝宠爱的珍妃,显得武姨娘一双龙凤呈祥愈发平庸,所以这些年来武姨娘也渐渐安分起来。

东易七年,金陵皇宫内。

刚服侍主子喝下安胎药,宫女青玉退了出去,正碰上过来送衣料的宫女如画,随手掀开布料的一角,看到这扎眼的鲜红色布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青玉知道房间里睡着的主子已经怀了头胎八个月了,正是心情焦躁不安的时候,皇上体恤才特意允了娘娘的娘家人过来陪产。青玉自小在娘娘身边服侍,自然知道娘娘的嫡母已过中年,这般扎眼的红色显然不合年龄。

“咱们夫人哪能穿这样扎眼的颜色?内务府挑的什么好东西?”青玉对如画说道。

如画福了一福,脆声道:“想必姐姐误会了,你才去太后那边服侍了几日自然不知,进宫陪产的不是镇远将军夫人,而是咱们娘娘的弟媳妇儿正二夫人。正二夫人年轻,穿红色才好看呢!”

青玉这才笑问道:“我听说正二夫人也怀着孩子呢,也有七八个月了。怎么夫人肯让她进宫呢?”

如画压低了声音道:“夫人染了风寒不方便进宫,正巧二夫人怀这胎百般不适,咱们娘娘心疼弟媳妇,接进宫来太医也好一同照料着。”

青玉略微思索,说道:“劳烦妹子多叮嘱那批稳婆,务必要多加小心。另外,把那间偏房收拾一下,娘娘想家想得厉害,不如让二夫人和她住得近些,俩人如此作伴总是好的。”

是夜,正是暮春好时节,暖风直吹得人昏昏欲睡,眼见着黑色绒布一般的天空挂起了一颗颗星,有点像青玉头上戴的一支玉珠簪子垂下来的两颗冰冰凉的圆珠子。青玉仰脸一瞥,借着重重火烛看见了婴儿拳头大小的桃子,投下来斑驳的影子,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青玉看着出神,突然听见内室慌乱的声音:“快——叫稳婆进来,二夫人要生了!”

青玉打起帘子,三步并作两步往婆子的居处走去,还没走远就看见手脚麻利的婆子们往这边赶来。青玉守了半夜,孩子还没出来,珍妃怀着孩子不方便进去,挺着肚子在外面踱来踱去,好不焦急。快卯时了,二夫人那房终于传来微弱的哭声,二夫人自己却早已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众婆子感到一阵轻松,抹抹头上的汗珠,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却在此时听见了青玉的呼喊,这边珍妃也即将临盆。

珍妃虽是头胎,生产却很顺利,不出一个时辰便传来婴孩哇哇大哭声。珍妃接过那个孩子只瞧一眼,心凉了一半,捏着青玉的手发颤起来,青玉起了身道:“你们几个婆子功劳不小,皇上和主子必有重赏!如画,你先带着她们吃酒去!剩下的宫人们,连带着把二奶奶那边的人一块请了,咱们让主子歇一会。”

众人千恩万谢走了,只有一张姓的稳婆对珍妃反常的反应暗暗留了心眼,想来生的不是儿子不合心意,珍妃不太痛快,张婆子心里想着,一边摇头一边随众人出去。

天刚蒙蒙亮,桃树上挂着的桃子渐渐显露了颜色,青青嫩嫩,饱满光滑。皇上身边的太监贵公公老远走过来,身后带着两个手捧礼盒的小太监。小太监突然愁眉苦脸道:“公公,皇上嘱咐的那只太后赏的玉如意忘了拿了。”

“混账东西!还不快点回去取!”那两个小太监吓得屁滚尿流,赶紧往库房赶。

贵公公垂手而立,晃着去了后边的小竹林,还没站稳,一个婆子慌慌张张从竹林冲了过来,贵公公认得这是谁——当初是他带人亲自挑的杏林好手。

那婆子疯疯癫癫的,见了贵公公也不行礼,只是慌忙下跪朝着他磕头:“公公救命,求求公公救救奴婢。”那婆子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滚,才用手抹了又从手缝里滚出。

贵公公用狐疑的眼光看着婆子,冷静道:“你精通千金药方,又是接生好手,我辛苦寻了你进宫做事,你主子刚生了皇子,你——这是为何?”

婆子猛抬起头,如被雷劈一半嗫嚅喃喃道:“皇子……皇子……”转而死死拽住贵公公的一角,低声道:“公公你是好人,你救救我,我一大家子就靠我养活,我儿子——你知道的——是个傻子,我死了谁照顾他!我不能死啊!”

远远传来疾步摩擦衣料的声音,贵公公打了个手势,婆子迅速隐于林中。来的是几个身手矫健的侍卫,见了贵公公做了揖,道:“公公可见到一个婆子,有点胖,脸上有个痦子。”

“宫里的人都生得整齐,哪里见过这样的婆子。”贵公公慢条斯理道。

那几个侍卫解释道:“珍妃娘娘丢了东西,那婆子手脚不干净。既然没见着,想必是我们寻错方向。”

等一众人走远了,婆子才腿软着从林子里走出。贵公公道:“你拿着我的手牌,就说是我府上老妈子过来送东西的。”

东易七年,珍妃娘娘诞下八皇子。同天,江家二夫人生下小女江初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