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凰妃万福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婉在莹侧  |  字数:2518  |  更新时间:2020-03-21 21:19:51 全文阅读

每逢九月九过后,京都的天便逐渐增添凉意,一连下了许久的小雨,在这几天才逐渐晴朗起来。

苏凝落住在家中靠南的院落,小院分为四方,中间挺直立着一颗乔木,四季常青。

门口廊上摆放几株凤仙,白色纯净,黄色明亮,粉色温柔,红色热烈,各有千秋。

靠进窗边台子上摆放一只束口长身花瓶,底部呈半身清水,放了几朵白色蝴蝶兰枝茎,盛开的花凝白无暇,映的满屋纤然宁静,使人泰若安然。

苏凝落回京都旅途正逢小雨连绵,前脚刚踏入家门,后面就立刻头疼发病。

连续不断间几乎耗了二分之一的九月,直到这几天逐渐好起,就如同这变晴的天,明朗和煦。

想到此,苏凝落忽的叹了一口浊气,在外北的风沙地方过了几年,如今回来这京都居然还无法适应,首冲当先就是自己这身体,也不知道她天生就是娇贵的命?

丫头芩兰手上端着胭脂,一把拉她坐在梳妆台上,手指飞舞间间上妆遮住了她那因病而苍白颓唐的脸,耗时好一会,可谓不容易。

而后苏凝落便带着芩兰一同走去宁善堂。

在武国公府上,任谁都知道老夫人素来怕潮冷,如今不过天微寒,便早就在屋子中放上了暖灶。

大火烧灼着,整个房间里暖气弥漫,脚踏进屋子时暖意便朝人迎面扑来。

屋门两侧站着一对丫头,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都是脸色微红,双手放在胸前,恭敬自然。

视线眼前,郑樊香半躺在竹编靠椅的榻上,上面铺着一层皮貂绒,柔软舒适。

她慈祥笑着,在她面前站着一个小糯米团子,两只小手拉着她袖口轻晃着,嘟嘴黏人。

小丫头五六岁的样子,月牙似的双眼明亮耀人,笑起来眉毛弯弯,娇小俏人。

她声音还是奶腔,酥酥糯糯:“祖母呀,今儿我看见那厨房菜筐里送来了一些鲜螃蟹,个头真大。”

说着又道:“我们中午就吃蒸螃蟹,再去让季妈妈将藏的桂花酿挖个两罐来,您说好嘛。”

小丫头说完,郑樊香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对她摇摇头,低头轻声哄着。

郑樊香拒绝道:“这可不允,现在正逢秋季,这时候螃蟹太寒,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可不能多吃,没什么好的。

今天祖母吩咐厨房给你做鲈鱼吃,还有你最喜欢的珍珠丸子,行不行丫头?”

末了,郑樊香又添上一句:“再来一道桂花糕,可好?”

听闻,扎着两个丸子的糯米团子显然不太高兴,秀气的眉毛一皱,嘴巴撅着都快顶到鼻子上去了。

见状郑樊香抿了抿嘴,什么话也没说,即便她平日里都惯着这小丫头,任由她泼皮撒娇,但是正经事上她是不会轻易妥协。

就在这时候,郑樊香瞧见正走来屋子里的苏凝落,神色一悦便也抬头对着苏凝落笑着,神态慈祥说道:“落儿来了?”

正说便向她招手示意,温声说道:“赶紧来祖母这里,来坐着。”

话还未至,站在郑樊香身侧的糯米团子一见到苏凝落,瞬间脸色微怒,气冲冲的转头。

继而从鼻腔中重重发出一声“哼!”,显然对于苏凝落的到来不太开心。

苏凝落看了小丫头这模样不由好笑,轻摇着头向郑樊香走去,先是微弓身子朝郑樊香请安,之后才走到郑樊香身侧。

郑樊香笑着拉她入座,抚摩着她的手,连忙询问:“你这身子可好了吗?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话顿又抬头瞧瞧她的脸颊,说道:“我虽瞧你这气色是比之前好点,不过脸还是苍白。”

她又道:“话说一病便血气亏的厉害,更何况你这一病就是半个月,时常想吃什么就吩咐厨子去做,可要好好补补身子。”

话落又伸手摸了摸衣服料子薄厚,张口说道:“如今已经九月过寒,你这点衣服可不行,太薄容易着凉。”

说着她又劝道:“回去赶紧再穿上几层,往后就要你照料自己,这样不顾身体我可放心不下。”

郑樊香一边说着又扭头,挥手吩咐旁边的使唤丫头:“你快步我那屋柜子里找件厚实的披风过来,腿脚麻利点。”

见状苏凝落忙是拉了下郑樊香。

她笑道:“没事的祖母,我这点衣服虽说在外面有些凉意,可来到您这屋浑身上下都是暖意,一点也不冷的。”

说着反握郑樊香的手,试图证明话的真实性。

郑樊香把纤纤玉手攒在手掌紧了紧,继而松开眉头。

她又道:“那你以后可要常来祖母这里,况且你如今这病可还没完全好,反倒你多穿点,可再也不要受凉了!”

苏凝落看着郑樊香眼中满是慈爱,之后就没说什么,不过显然神色低落,眸中带有惭愧。

她说道:“是孙女这身子骨不争气,总害的祖母为我担忧思虑,是孙女太不孝顺了。”

听完郑樊香佯装气恼,朝着她瞪了一眼。

微怒道:“瞧瞧你说的这是哪门子胡话,你可是祖母的心窝子,祖母只有疼你的份儿,你若再胡诌这种外人的话,祖母可是很心伤的。”

苏凝落笑道:“孙女以后记住了,不会再令祖母忧心了。”

说完,苏凝落嘴角含着笑意,扭头看着仍在一旁嘟嘴生闷气的小糯米团子,轻声问道:“珠儿,你不是还在生姐姐的气吧?”

小糯米团子撇了她一眼,然后快速扭过去头,脸对着墙角闷哼了一声,脆声说道:“哼!我才不想和大骗子说什么话呢!”

苏凝落脸色明显带着遗憾,道:“本想着今儿早上才看到你送来的蝴蝶兰,还觉得你是同姐姐和好的意思呢,唉,姐姐可感觉好心痛呢。”

听着她柔声的话,小糯米团子的神色愣了愣,睫毛轻轻扇动。

但是却依旧不松嘴道:“你想得美!我其实最不喜欢的就是蝴蝶兰了,白的颜色素素的,一点都不好看,而我也不喜欢你,所以我才把它送给你!”

苏凝落轻笑道:“可是就算这样,姐姐还是特别喜欢你的礼物呢。”

小糯米团子嘴里憋满了气,塞得嘴巴鼓鼓的,眼睛到处乱转着,不知在思考什么。

她是苏凝落最小的妹妹,本名苏微,在家里也是最小的后辈,幼名取为“珠儿”,从小便在郑樊香抚养下长大。

武国公府苏家本就是将门之后,苏凝落的父亲在家中排行老三,因三年前领旨需前往外北镇守,任命前卫指挥司,一家本应一同前往。

可最后苏凝落协同两个胞弟并与母亲乔氏跟随父亲赴任,只剩下最年幼的妹妹苏微留上京,一直是苏家老夫人照料的。

当时将离开时乔氏也极为不舍最小的孩子,但是苏微那时却只有两岁。而外北之地常年风沙,环境实在不适宜,无法一同将她带过去,只好是交付给老夫人照料成长。

而苏微太小不理解父母忧虑,从来以为是父母哥姐一家都离开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觉得是被丢掉不要的,因此才埋怨到现在。

幼时不懂事故,如今懵懂知事却也不太明白,毕竟还小。

郑樊香瞧了瞧两人,笑着伸手拉了下苏凝落,而后把苏微抱到怀里,温声说道:“你们两个姑娘啊,谁家姐妹们之间还会有怨气的?”

最后低头看着苏微,道:“你想想,姐姐回来不是还给你带了很多礼物呢,珠儿是不是也喜欢那些风筝、木雕小人和簪花玉镯吗?你瞧,姐姐多爱珠儿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